第六章 愁燕【二】
魏释岚2019-04-01 17:003,853

  “哦?你很有把握?那百鬼的怨气,我看就连给你虚耗旗的家伙都不敢妄言,你就不怕反被百鬼撕噬?”苏若尘饶有兴致,笑道。

  “呵,我要是怕就不会来杀廖杭,当初就更不会修这虚耗旗。”方鸿嘴角一翘,略似不屑。

  “是么?不怕?和虚耗旗定契的后果你承受的住?也对,当一个人被仇恨给蒙蔽了,双眼自然也就黑暗,内心自然也就麻木了,是否?”苏若尘又拾起了香梨,大口咬上,笑问。“那京都大臣的信是出自你手,那用野草骗取了五万两银子的道士也是你,那致廖杭怨气灌眼之人还是你,我说对否?你当真不怕?据说被百鬼撕噬可是很爽的哦?”

  “我真的越来越好奇,你是真疯还是装疯?”方鸿冷笑一声,心中早已大震,眉头紧紧皱起,他从未料想面前这疯狗子竟会知晓如此之多,况且他尚未与一人透露,那怕是赐予他虚耗旗的无情教黔隳长老他都未曾提起半点。

  这疯狗子绝不简单!

  “我疯与未疯如何,装与不装又如何,你如今修了这虚耗旗,做了如此坏事,也算是入了半个魔道,这世上自也再容不得你。”苏若尘放下了手中咬了一口的梨,整了整衣袍,缓缓从座上起身。

  “容不得我?难不成就凭你?呵,只怕你今天自己小命都难保。不过我万万没想到我所有的心思和所作所为全被你这疯狗子晓得了一干二净,可是,那又如何?把你杀了,谁又知道会是我所为。你知道的太多了,且你太过古怪,今日,命就留下吧。”方鸿好笑,觉得这苏疯子净说大话,明知已经死到临头,却还这般猖狂。

  “哦,是么?那你来杀我试试啊。”苏若尘丝毫不慌,只顾自己在一旁笑。

  方鸿面色极度阴冷,一抹凶狠之色涌现,猛然一挥手里的虚耗旗,他的双眸瞬息间被黑暗所充斥,蓦然射出无尽的黑芒。他口中忙念一道诡秘口诀。须臾间,整个屋内如临冥界,色如深渊炼狱般的黑气由屋内带着迅猛之势,极速散去。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这百鬼实力如何。”苏若尘点了点头,哈哈一笑。

  衙府内苍穹色变,完全被黑暗给笼罩,此刻如临深渊。园内,齐轩泽和齐景风正盘腿而坐,恢复真气。齐景风双眸乍然睁开,慌忙看向了屋内,大喊:“不好,屋内!”

  齐轩泽当即也睁开了眼,目光落在黑气弥散的源头,不动声色,缓缓道:“先别管,等它们自己过来,恢复真气要紧。”

  他知晓,能够散出这等黑气绝不是寻常厉鬼所能的,而他二人此刻体内真气灵力早已殆尽,此刻唯有多恢复些,就算依旧不敌,也许胜算能增几分,兴许还能保命。

  方鸿舞动虚耗旗,他犹如地狱之中的恶神,似有统率地府之威严,只见那虚耗旗一面的恶鬼张开了布满血腥的大口,脸上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凄惨笑容。而另一面的彼岸之花盛开怒放,含苞带艳,散发出浓紫色的暗芒。一百只厉鬼却从旗中宛如猛虎般蓦然飞出,凌空立在着屋内,屋内顿时出现上百张渗人面孔,寻常人等见了自是寒毛卓竖,魂飞魄散。

  方鸿一笑,举起虚耗旗向着前方的一挥,似是下了一道百鬼必从的指令。

  那百鬼霎时张开血盆大嘴,伸出锋锐冗长的指甲,骇人的獠牙沾满血色,全都朝苏若尘迅猛扑来,那气势犹如百只数天未曾进食之饿狼,恨不得将苏若尘生撕活剥。

  苏若尘倒是未觉惊慌,泰然自若,似是若无其事,百鬼继而扑来,整个屋内充斥渗人鬼嚎,他犹是随风而动,轻盈踮起脚尖,便在空中婉转。他步伐轻柔,每一次落地都没掀不起丝毫声响,而脚尖却能轻轻触及地面助他腾上空去。数十息,那百只厉鬼却无一能够触到苏若尘,后者总能差之分毫的避开,不着任何破绽。

  “这,好,好,既然单个的来碰不到你,方就百只一起来,瞧你如何应对,试试百鬼撕身的滋味吧。”方鸿看着,嘴角噙带狠厉,毒辣的必杀之心浓郁极盛。

  苏若尘面不改色,朝方鸿微微一笑,从腰间缠带上抽出一片枯叶,笑道:“今日你等三生有幸,能耳闻仙乐。”

  枯叶触唇,苏若尘缓缓闭眼,嘴中吐气,透过枯叶,清澈敞亮的声音骤然响起。

  不知为何,透过枯叶的,荡漾来却是笛音!

  笛音悦耳,宛转悠扬,绵延回响,似是云丝曼妙轻舞,又似灵动画卷,一曲玄妙天籁。当真是天上梵音,仙界灵曲,飘荡传开,世间仿佛顿然清新沉寂。

  萦绕嘹亮之笛音,冲击着方鸿内心与大脑,他自身灵魂犹如被重重枷锁禁锢,就连肉身也无法动弹丝毫,他心中煞是大惊,眼中无不骇然失色。目光中惊恐万状,这种令人就算拼死挣扎也无法挣脱的桎梏,穿入心中的只有种撕心裂肺的窒息感,令人浑身难受。

  不仅是方鸿如此,那百鬼本将触及苏若尘的长爪也已然定住,它们就显得更为死寂,面目也完全凝固,似是假物一般。而整个衙府内,所有的人无不身体死直,僵硬凝固,仿佛是由内而外的封锁。

  苏若尘停了,他随手丢掉了手中的枯叶,笛音虽了,却依旧余音绕梁,悦耳动人,使人难以忘却。他满脸微笑的走到方鸿面前,抬手捏了一回对方的脸,任意拉扯,可却毫无反应,当下笑道:“你今日能听一曲仙乐,算是不枉此生了。”

  此曲,名为《定魂》,是他步入仙界后,一位名为天音仙子的仙人传授与他的。此曲一出,耳闻者,世间万物,皆为定魂,无一能免!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方鸿闻言,当下瞠目结舌,目瞪口呆,脸上呆木,可却充满恐惧。

  苏若尘并未睬他,细细端详着,随后似是怜悯缓言道:“其实,你的仇都与廖杭无关,那是他父母留下的罪孽,不应他来承担,况他父母早已死去,就当已了了这因果。你的命在你出生时便已注定,这一切冥冥中都是你的命数,而世间一切自有定数,你又何必乱了这因果呢?你本不当步这条路的。”

  “该如何那有怎么样?我既下定决心,我也要让廖杭体验这家破人亡的滋味,让他尝尝这是否好受。”方鸿睚眦欲裂,虽不能动,可语气却那般坚定不移,顽固不化。

  “你执念太深,今日我就当替你了去这因果吧。”苏若尘无奈摇头,缓缓伸出了手点在方鸿的眉心前,一抹淡淡青晕吐露出来。

  ……

  “刚刚那古怪的笛音传来,身体竟被定住一般,丝毫不能动弹,这太奇怪了。而且那黑气竟完全消散了,那四只厉鬼也不见踪影了。”齐景风面色无力,他缓慢起身,衙府上空的黑气已然消散,不留任何气息,就连大阵中镇压的四只厉鬼也不见了踪影,他心中自是疑惑不解。

  “嗯。”齐轩泽也颇为纳闷。

  只见苏若尘慵懒的打了一道大大的哈欠,双手背在脑后,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貌似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齐轩泽见了,眼瞳骤缩,他心中想了什么,不禁感叹,连忙走近,可欲言又止,不知该说些什么。

  “好了,虚耗旗已毁,那家伙不足为惧,天色不早了,我该走喽。”苏若尘倒是率先开口一笑,之后便转身欲要离开衙府。

  “前辈,稍等,一月后我们北邙齐氏会同其他七大家族,还有三大宗门共上天道山举办这次的问仙大会,不知您能否前来一叙?”齐轩泽连忙上前,颇为恭敬拱手抱拳,问道。

  “此次何名?”苏若尘闻言,沉默片刻,方才转过身来,笑问道。

  “定名为‘大道朝天’。”齐轩泽恭声道。

  “我考虑考虑。”说完,苏若尘便背过身去,随意的朝后挥了挥手,就向衙府外走去。

  踏出衙府的大门,那胖瘦二厮也已恢复了精神,早早便为衙府门前的两盏大红灯笼点上了烛火,继续看守起来。

  苏若尘悠扬自得,慵懒地走在函州城的街道上,此刻黄昏降临,夕阳西下,天际中那一抹发红泛黄的圆日弥漫了整个苍穹,晚霞绯红,朱霞烂漫,一种怡然惬意顿时落在心间。

  他很快便走出了函州城,踏上一条林荫小路。暮色渐暗,林间小径透着暮色晚霞的余晖,苏若尘也不着急,悠悠闲闲,慢荡荡往家的路上走去。

  苏若尘住在函州城邻近的一座小村庄内,而小村庄前的一颗高大樟树上,便是他的小木屋。

  轻车熟路,苏若尘不觉中穿过了这片林子,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广阔田野。此时已值初秋,田里的麦子也渐渐金黄,黄昏的霞光洒下,微风拂过,遍野的金麦伴着风静静舞动,苏若尘捆束着的墨发也随风轻卷,轻柔温和的微风拂过他稍略稚嫩的脸庞。

  苏若尘伸出手来,指尖轻抚过这些娇嫩的麦子,它们渐渐透往成熟,隐隐散出收获的芳香。他指尖传来细微轻柔的酥酥感,似是挠痒一般,饶是有些舒服。他昂首望着,目光不移那醉人红霞,红晕云霞弥漫苍天,畅然心中似是又笼上了丝丝怅然。

  “燕黔隳那家伙到底在作甚?难道是要违背阳教教教训么?”

  “这么多年了,也不知知归那孩子如今过的怎么样了?”

  “……”

  他嘴角一笑,夹着一丝戏谑,感叹道:“我怎的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哈哈,人生呐,我这一世注定自自在在,无拘无束,不该想的自当不想。”

  微微摇头,苏若尘收回了目光,迈出大步向前跑去,薄暮夕光撒在他身上,夜莺鸣啭,斜落晚阳似伴他同行,旷达的麦田里只见一道人影在奔跑,他身上的衣袍随风飘动,墨发却抚着秋风。

  夕阳落下,银月悄悄挪上夜幕,洁白透亮的月色倾泻下来。穿过麦田,可见一座小村庄的轮廓,此刻村内已然点上了烛火,远处隐隐能够视见星星火光,而村门前最引人注目的赫然是那颗巨高大樟。

  此树足足有十数丈高,其根大树深,古木参天,一瞧便知好歹也有百年岁月。它枝繁叶茂,虬枝盘悬横逸,生生将树上那小木屋遮掩而住,表象看上去,却看不出任何迹象。

  这棵树的岁月比这村子还要老上许久,村里人也极为看重此树,当初苏若尘在树上搭屋,村里人天天无不来扰,最后看他无亲无故,又患了疯癫,要不然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人在这树上居住。

  苏若尘哼着小曲,怡然走到大树下,他耳朵很是敏锐,老远便听到有抽泣之声,谁知走进一看是一少女此刻坐姿蜷缩在树下埋头哭泣。

  “是谁把我们小雨惹哭了啊?”苏若尘连忙跑过去,抚摸着少女的脑袋,疑惑问道。

继续阅读:第七章 愁燕【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