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前世今生
一刀2019-03-28 16:039,943

  第一话:十年不见,雨后重逢

  窗外下着毛毛细雨,雾很大,道路两边时隐时现一些破旧的房子和一些孤单单的人影,

  拥挤的车箱内喧嚣着…:踩着我了,你瞎了…

  :对不起,对不起,(男子双手合着,向着被他踩的人鞠躬了一个。)

  司机:(大声地)有完没完了,(一支手握住方向盘,一支手拿出香烟递向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口),上车之前就有跟你们说过,这车子拉不了你们这么多人,不听,偏要硬上,现在吵什么吵,还能不能让我好好开车了!

  安以轩:(看了司机一眼,回过头对着乘客大吼)听到没有,叫你们别吵了,看看你们一个二个,都什么东西,有没有一点点公德!车内一阵安静…安以轩在拥挤的人群里打量了360度,目光注向了七夏,他穿过拥挤的人群使劲地向着七夏挤去!

  安以轩:嘿,这不是还没到过年吗,怎么你也回去?(安以轩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身子微微斜向七夏)七夏忙着把两支耳机中的一支从耳朵上摘了下来,瞩目着眼前这个黑黑的,衰衰的体格中又有那么几份坚壮的男人…

  七夏:(猜疑,寻思着)你是,你是安以轩…

  安以轩:(笑着,看向七夏,微微弯下身子)对啊,怎么,就认不出我来了!(寻思着,小声地)快十年没见了吧,话说你这些年都上哪发大财去了,这么多年没了人影!这时七夏把另一支耳机也扯了下来,仰视着黑黑的那张脸…

  七夏:发财,别提了,这些年没死掉算是好的了(七夏一边说着,一边把随身携带的耳机装进挂在腰间上的小包里)

  七夏:哦,对了,你又为什么回去呢,这也没到过年啊!安以轩望了望窗外,毛毛细雨依然不停的泼撒着,长长叹了一口气!

  安以轩:哎,今年我都来回跑了好几趟了,我母亲生病了,前几次说是快要死了,我回去等了半月,这不没死成,我才出来没几天,家里又催着回去,说是…七夏打断了安以轩

  七夏:伯母得的什么病,她应该不是很大吧!

  安以轩:过了今年就55了,哎,怪折磨人的,这样子来回折腾我这一年又白忙了!安以轩哀伤中带着几分不满,眼里透着几分沧桑,仰着头,忍住了就快要掉下的眼泪!

  安以轩:(自言自语)她要是能死掉也好,省得受尽病痛的苦难…安以轩拿起坐垫边上的箱子在七夏边上坐了下来!

  乘客甲:喂,喂,喂,老表,你坐箱子干嘛,坐坏了你可赔不起!(怒气冲天地)赶快把我箱子放回去!

  安以轩:对不起,对不起,安以轩嘴里一边解释到,忙着用两只手吃力地将箱子放回原处!安以轩念叨着,一边提醒自己冷静,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白色的香烟,点燃后大口地吸着,又望向对角的七夏

  安以轩:你呢,怎么想的,回去是遇到什么事了?小车行到半山腰的时候,路边上有两个年轻的情侣和一两没有牌照的小轿车,其中一个抱着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孩子,孩子一直哭泣着!男子躺在小车旁修理着小车!

  司机:(头微微向窗的一边看向男子)老表,车坏了吗,可得快一点,这天可快黑了!男子目向司机,没说一句话!小车继续行驶着,七夏拿出了手机,点开了母亲托人给她发的一些照片,哽咽着!

  七夏:我孩子病了,(一边诉说着,一边哎叹)也不知道得的什么病,全身都烂渣渣的!七夏拿起手机,递在了安以轩的眼前。

  七夏:你看,脸都看不清了,全是疮!安以轩大吃了一惊,脸上露出吓傻的表情。

  安以轩:这,这也太严重了吧,这是什么病,怎么会这么恐怖!七夏抬头往后仰了一下,

  七夏:说是去上学,在学校染上的皮肤病,至于是什么病,不同的医生都是不同的说法。

  七夏:(自言自语地)是我对不住他,他才两岁的时候,我就把他丢给了爷爷奶奶带,十年了,十年里我都没能回去看过他,本来每一个年都想着回去看看他们的,可是孩子们都得上学,家庭开支太大,车票难买,所以每一次我老公都决绝了!小车行驶到半路停了下来…天色更暗了,车窗外到处都是虫鸣鸟叫。

  乘客:能不能别逼逼了,还让不让人睡了!你妈的,谁稀罕你那破事!

  七夏:(愤怒着)你他妈说谁逼逼,我他妈招你惹你了!安以轩一边安慰着七夏。

  安以轩:算了,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安以轩另一边又向着乘客。安以轩:很抱歉,我们小声一点!

  乘客N:哎,都是天涯沦落人啊,我孩子不也是(边说着边向安以轩和七夏靠近)前不久去乡镇上初中,可他说他同学老是欺负他,弄得现在都不敢去上学了!乘客拿起几张白纸做成垫坐了下来

  乘客N:听我孩子说,他们学校前不久还砍死了两名学生,现在的学校啊,老师都不知道干什么吃的,这种事都发生得出来!

  乘客B:……

  这时车上一片沉默小车缓缓地向前行驶着天慢慢地暗了下来…

  路边哀嚎一片片

  第二话:那时年少

  有一些错过,一错就是一辈子

  关于你的回忆我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不一样的是

  后来的每一次想念你

  都是提醒自己

  不要再去想你

  忘记誓言

  放过自己

  天空飘着雨花,一阵阵凉凉的寒风凛冽,刺入人骨,小夜店内店老板在各种收拾,打理着客人留下的残餐!

  台前座着两个像似情侣的年轻人,男人喝得烂醉!

  店老板:你两都吵了一夜了,聊得怎么样,可以走了吗,我们要收工了!

  (没理会)

  七夏:我真的后悔了,可不可以原谅我,我们重新来过,好吗?(哀求)

  安以轩:我原谅你,谁原谅我,请你别忘记了当初大摇大摆的离开的人是你!(愤怒)

  七夏:我承认,我是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但我以后都改,真的,我发誓!

  安以轩:算了吧,大姐…(哽咽着)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你骑过多少男人的肚皮,摆了什么样的姿势,你心里没一点逼数吗?

  散了吧,不要把我这里当回收站,更别把我这里当垃圾场!

  即便我原谅了你,我也原谅不了我自己!

  店老板:你们有完没完,我们要收工了!

  (再次不理会)

  安以轩:你自己不觉得恶心,我都替你想吐!

  受过的伤即使痊愈了长成疤,它也会痛!

  第三话:死亡来电

  汪小彬从昏昏沉沉中醒来,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摸不着头脑…

  汪小彬拿起桌边上还剩一小滴的小酒,猛猛地喝了一口,口中还念念有词

  :舒服

  然后转过身指向猛星魂又指了指毒夜叉,大声地

  :你们是谁,怎么进的我房间,这年头靠偷靠抢的我还真没见过你们这么胆大的。

  猛星魂看了看汪小彬,再望向毒夜叉,不假思索地笑了笑

  :呵呵…

  此时汪小彬再转身正拿起酒瓶子往嘴里倒了倒,直到一滴酒也滴不出来了

  (转过身,拿起酒瓶子指着毒夜叉的鼻子又挥向猛星魂)愤怒地

  :还不快滚,是老子太给你两脸了吗!

  噔噔噔,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便是咚咚咚的敲门声

  一个响亮的声音叫唤着

  :先生,你该退房了,我们已经给你推迟好几个小时了,都叫你好几次了,你不会出什么事吧!

  汪小彬不耐烦地,眼神从毒夜叉和猛星魂身上转移到门边上!

  :知道了,他妈的,催什么催!

  门外依然不听地敲打着门,咚咚咚…

  汪小彬从床边快步地向门边走去,快到门边时手边伸向门把上边破口大骂

  :你她妈的是不是有病,还敲,还敲,敲你妈啊!

  第四话:厄运讯号

  长长的走廊的一边是呜七八黑的,另一头穿过长长的廊子可以看到店外的一片小树林,而走廊的中央则是连接着五彩缤纷的世界,抬头望便是天空!

  汪小彬浑浑噩噩的对骂,然后突然自己穿过门板莫名的出现在服务员的身旁,吓得汪小彬抖动了一下

  汪小彬依然向前,鼓足力气

  :你妈的,你敲你妈逼啊…安,老子付不起房费吗!

  服务员似乎没有听到汪小彬的话一样,继续抬起手敲打着门板

  :先生,你没事吧!

  服务员拿出电话,手指跳动着,拨打起电话来,着急地

  :喂,老板,店里有个客人连续住几天了,现在怎么叫也没人答应,该怎么办啊!

  电话另一头传来“快点叫人撞开门板,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汪小彬对眼前的这个服务员表示很无语,脸上哀笑着,心里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嘴上念叨着:你她妈的,傻逼!

  之后便朝走廊中央的天空望了望,默默的发呆了几秒!

  一群人快步的从楼梯下往上走,朝着汪小彬所住的房间走来…

  一个矮胖一点的男人边走边询问着:这多久没动静了,哎,可千万别发生什么!

  服务员更紧着,快步前进的时手中翻来翻去一张张记录表,嘴里阐述着:昨天16:48开始,房间里就再没什么动静,直到现在,一共查房11次,每一次房间里都再没传出过声响!

  矮胖子生气地:为什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们,干你娘的,出了事谁负责!

  :砰砰砰砰砰砰

  矮胖子大声地:用力一点,撞开它!

  汪小彬从走廊回过头望着,神慌脚乱地嘴里大骂:妈的,住手,你们干什么!

  砰,一声巨响,汪小彬所住的房门被撞开…

  一群人站在门前嫩住了,目惊口呆地望向床边上!

  矮胖子着急地从门口快速走入床边,脸上透露出恐吓的表情加着把手慢慢升向床上那具尸体的鼻子边,想要再断定这个人有没有断气!

  矮胖子:快,快……打电话,报警…呃打急救电话…

  服务员手忙脚乱地拨通了警报电话,支支吾吾地阐述着身边发生的事!

  汪小彬急忙地从走廊跑向房间,看着眼前躺在床上的自己!

  汪小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双手揉了揉眼,无奈地:这,这他妈什么情况,这个人…是我!

  不现很久的毒夜叉和猛星魂又出现在墙角旁…

  汪小彬愤怒地冲向这两个人,一只手握紧拳头:是你,一定是你们两搞的鬼!

  毒夜叉:(笑笑),大哥醒醒吧,先看看他们怎么说!

  正说着,服务员带着几个公安人员从走廊走进房间里!

  公安队长:是多久发现没动静的,有没有他家属联系方式!

  矮胖子:目前没有,不过,不过他自己身上应该有,手机什么的!

  公安人员在房间里来回搜寻着,床底是一个个喝光了的空空的酒瓶子,卫生间里各种方便面桶零食残羹垃圾!

  公安人员:队长,已经确定是死于酒精中毒,可以看看这间小房间里至少摆放着十七八个瓶子!

  汪小彬:我死了,我死了,哈哈,开什么玩笑!

  汪小彬脸上透露着哀伤和无奈,心里万千种感受飞跑着!

  眼泪不争气地从眼角钻出:老天爷,别给我开这种玩笑!

  毒夜叉和猛星魂在一边相互打逗着,说说笑笑,吵吵闹闹…

  汪小彬绝望地跪在地上,开始思索着他自己这一生的罪孽!

  窗外突然电闪雷鸣之后便是一阵阵狂躁的风声雨声,偶尔还夹杂着一些树枝被被吹断发出“咔,咔,嚓”的声响…

  公安队员安排着手下们忙碌地进行着各样工作。

  公安对长从死尸的右口袋里搜出一部诺基亚的手机来,右手从左手接过递给一个随从公安人员,嘴里念叨着:给,拿去查查,看看能不能通过这部手机联系到死者的家属!

  随从公安人员伸出左手接过电话,接着便把电话装进一小个白色的袋子里,加上在死者身上找到的一些身份证件等东西一并装进黑色的打包里走了出去!

  公安队长寻思着:这天气太热,得赶快处理好,最好是先想法把死者弄到附近的有冰棺的地方,你们赶紧想办法联系死者的亲属!

  汪小彬一脸沮丧的样子,心里想着:那个我,死了…那这个我是谁!

  猛星魂和毒夜叉在一旁冷嘲地:对,那个你死了,现在的你也不在是那个你!年纪轻轻,意外死亡,现在你既不能重新投胎做人又不能光明正大地行走与阴间和阳道…哈哈哈,只能做孤魂野鬼咯!

  汪小彬哽咽着,默默地从自己的尸体旁走向门外!

  随着一些处理人员便陆陆续续的进出于房间,直到最后将汪小彬的尸体搬出房间,架上了通往冰棺场的路上!

  第五话:阴阳相隔

  狗吠声越来越厉,鸡圈里的鸡狂乱地在圈里奔跳着,一副副着急的样子!

  天很黑,透过小窗,可以看到一对年老的夫妇在哄着两个幼小的孩子睡觉,婷婷不乖地哭闹着,苗小七也像着了魔一样莫名地泣出声来!

  汪大娘一只手撑着床边,吃力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嘴边念叨着:哎,这大冷天的,这两孩子又是发烧又是感冒的,这可如何是好,这万一出了点什么问题,这小彬回来,咱两可怎么交代!

  汪大爷也慢慢地爬了起来,坐在床头上,拿起自己的老烟杆,无力地点燃了香烟,眼光从床上哭哭啼啼的两个孩子转向自己的老伴:你先去打两符来,这两孩子准是越到什么脏东西了,白天不是还活泼乱跳的嘛,现在怎么就成这模样了!

  汪大娘:可能是吧,但愿上苍不要太过分,饶了我这两苦命的孙子!

  说着大娘摸着黑慢慢地朝厨房走去!

  …轰轰轰…

  汪小彬穿过墙角,走到床前,鼻涕眼泪哗哗地就着,模模糊糊地叫着:爸妈,小七,婷婷…

  大娘:老头,符来了,快,快帮孩子们驱逐一下妖魔,可别让那些该死的鬼怪占了上风!

  大爷把符水往房间四周挥洒了个遍,嘴里还念叨着各种奇怪的口令!

  顿时猛星魂和毒夜叉瞬间飞出了房间,汪小彬回过头大骂:你们两个王八蛋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害了我还不够,还想害我的家人吗!

  艹尼玛的…

  猛星魂和毒夜叉在十米之外又迅速地飘到汪小彬旁边,异口同声地:大哥,咱说话可得带点理,什么叫做我们害了你,是你自己喝的断片,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咋哥两这回可是来帮你的,别不识好心!

  婷婷猛然间大叫起来:爸爸,我看到你了,你怎么死了!

  汪小彬害怕地望后退了几步!

  汪大娘抚摸着婷婷:傻孩子,乱说什么,你爸爸在外面打工呢!

  等过年啊,他就会回来了,到时候给婷婷,给姐姐还有爷爷奶奶都买新衣服!

  婷婷小心地望着奶奶:真的吗,爸爸会回来?

  汪大爷抚摸着婷婷,一只手拥抱着小七:当然了,婷婷乖,我们睡觉觉了好不好!

  小七笑了笑:嗯,婷婷最乖了,过年就就有新衣服洛。

  那时候爸爸就回来了,我要他给我包很大很大的礼物…

  婷婷唧唧歪歪的幻想着

  大娘看了看小七,玩笑地问:小七,你就不想爸爸吗?

  苗小七头往右摇了一下:哼,不想,都怪他,妈妈才会离开我们的!

  大娘竟不知所措,连忙拉起床边上的布子,一边小心地替两个孩子盖好被褥,嘴里念叨着:睡吧,明天在去乡镇上叫李医生来替你们两咕噜咕噜的抽几针。

  汪小彬看着一家人默默地睡去,再看看年老体衰的父母和额头上冒着虚汗的两个孩子,不竟失声痛苦起来!

  猛星魂从房子外边的小墙上向向汪小彬招了招手:走吧,大哥,天快亮了!

  毒夜叉: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汪小彬摸了摸自己的头,慢慢地向门在飘去:去哪,我不走,我要留下来陪我的父母还有孩子!

  哭哭啼啼地脸朝着大爷大娘还有孩子的方向跪了下来:我不走…

  毒夜叉一把抓住汪小彬的衣领:你还不明白吗,那个你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再也融入不了他们的生活了!

  猛星魂走上前拉退了毒夜叉:我们都很明白你的感受,你的父母和孩子都很需要你的照顾,但是他们需要的是那个你,不是现在这个你!

  你必须离开这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过你该过的生活!

  毒夜叉微微低下头,将手伸向汪小彬:走吧,另一个世界你的孩子你的父母同样在等你,等着你回家,等着你买新衣服,等着你一起过大年!

  汪小彬这才慢慢地站起身子,跟着毒夜叉和猛星魂迷迷糊糊地穿过一个又一个道不出名字的气旋来到一个深睡着的小村子前。

  婷婷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激动地:爸爸,爸爸,爸爸回来咯!

  野花慢慢地复苏着,村口的小溪哗哗的地流淌,遍地芬芳,花香鸟叫,虫鸣蝶舞…

  一具乌黑黑的棺材摆放在大门门口,一些人有模有样地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祭祀,一对老人哭痛着,撕心绝望的声音穿彻着整个小山村!

  小孩脸色苍白,裂开的嘴角支吾着:爸爸,爸爸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六话:不请自来

  安以轩从浑浑噩噩中醒来,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不懈地:你来干什么,不是说好一辈子都别再见面吗!

  七夏向后走了一小步,温和地:没什么,我来是有事要告诉你,不过你听了可别伤心!

  安以轩笑了笑:怎么,才分开不多久你就找到新欢了,我早该料到你这人不靠谱!

  七夏怒气冲冲地:安以轩,麻烦你认真点好不好,我这次来不是要和你扯什么尘前往事…我们之间没了就没了。

  安以轩微微地坐向沙发的一头:昨天接到老家里的人打来的电话了,你哥他…

  听到这,安以轩突然想起昨夜梦里梦见哥哥对自己说过的话,安以轩越来越觉得事情的蹊跷,两只手抓紧七夏的领袖慌忙地打断了七夏:我哥,我哥他怎么了!

  七夏:他,他死了…

  安以轩顿时打了一个抖,默默地坐在墙角边一个人偷偷的哭起来!

  七夏看着这个一向骄傲自满的少年竟然像孩子一样哭,心里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面对这个曾经深爱过又伤害过的男人,似乎自己做什么去挽救,看起来都总觉得怪怪的,像是别有用心一般!

  七夏站起身,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消息已经传到,我走了,你不要太悲伤!

  而此时的安以轩,像个傻子一样,躲在墙角里,一动不动,脸上的泪也被风干,留下一道道长长的痕!

  看着慢慢走远的七夏,安以轩慢慢地从墙角走到大门前,直到眼前的这个人消失在人群里!

  自言自语地:死了,你他妈也有今天啊!

  安以轩转过身,轻轻地将房门关上…背对着门,沉默了许久许久…

  第七话:智斗孟婆

  阴暗漆黑的孟婆园子,方圆百里无一活物,风吱吱地随迷雾伴着舞!

  模糊不清的小路上忽然显现淡淡微弱的灯光,随着便是动荡的脚步,一个声音回荡着:走快一点!

  只见画面中出现一个衣裳不整仿佛被折磨万遍的就快死去的样子,鬼差拿着手上的长辫不停地抽打着…

  :这人犯的什么罪,想我孟婆可是好多年没尝过新鲜的灵魂了!

  台下的鬼差吱吱呜呜地描述着,孟婆走到汪小彬跟前用手抬起他的下额,然后一只手顺着端起一个装满液体的杯子往汪小彬嘴里送:来吧,干了这碗孟婆汤,此后不识阳间物,一心不为凡事锁…哈哈哈…忘记痛苦吧!

  砰…一声巨响,一把飞刀从孟婆脸上闪过,那渗满液体得杯子被击挂在墙角上…

  孟婆一个转身:多管闲事!

  说着便用手中的权杖在地面上画出各种模样怪怪的图形…

  毒夜叉扛着着一把金色发亮的大长矛,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孟婆啊孟婆,都说你的汤是世间极品美味,喝了不仅能忘记所有尘世间的痛苦,还能给予自己一个全新的自我以及世界,但,你为什么不自己喝呢?

  猛星魂从屋顶跳了下来:对啊,你为什么不自己喝一点呢!

  毒夜叉邪恶的笑着:多半是假的了,那么好喝怎么忍心送给别人!

  汪小彬看着眼前的一切,越家变得糊涂起来:我到底哪里,我经历的都是什么鬼!

  毒夜叉将长矛挥打好几圈,场面开始混乱起来:带他走,快点…

  原本弱小的孟婆化成奇丑无比,恶臭熏天的怪物,恐怖的声音回荡着:坏我好事,还想走!

  猛星魂一把抓住汪小彬,从混乱中逃了出来…

  毒夜叉也跟随着,逃离了孟婆的魔爪!

  汪小彬疑问到:去哪,你们要带我去哪!

  猛星魂大骂: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被孟婆给吃了!

  汪小彬一脸无辜地看着猛星魂,没说一句话!

  毒夜叉微微向前走了几步,向汪小彬伸出手去:走吧,带你去寻找你想去的地方!

  那里有爱,有家,有温暖!

  第八话:相依为命

  太阳从东边慢慢升起,熟睡着的小村庄从迷天大雾中渐渐苏醒过来,画眉的歌声笼罩着整个山岗!

  婷婷从睡梦中惊醒,揉揉双眼发现睡在一旁的姐姐却没了影,禁不住地哭出声来:小七,是不是连你也不要我了!

  然后迷迷糊糊地爬立起来,往门外走去!

  小七坐在池塘边上,手里捡起一颗又一颗小石子往池塘中央抛去,塘面上映出一道道整整齐齐的水纹,支支吾吾地:爸爸是小气鬼,爸爸对小七撒谎!

  小七听闻哭声,回头一望,一个娇小玲珑,傻透及了的小女孩从房间里踉跄地扶着墙边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小七转过侧脸迅速地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又迅速将脸朝向婷婷走来的方向,笑咪咪地:婷婷,起来了!

  婷婷大声哭着向小七跑去:呜呜呜…,我以为连姐姐也不要我了…

  小七立即战起身,拥抱着婷婷:婷婷乖,姐姐怎么会不要你呢!乖了,不哭啊!咱不哭…

  小七一边安慰着哭哭咧咧的婷婷一边拿自己的袖口替婷婷擦干溢出眼眶的水分,心如刀割般的疼痛在小七内心里来回万千,但她告诉自己,不能哭,因为只有足够坚强的自己才能成为妹妹勇敢地面对今后每一天的生活和挑战所有困难的榜样!

  看着婷婷不消停的样子,小七小声地哽咽着:要笑,不能哭,否则整个世界都会将我们欺负!

  婷婷俯视着眼前的姐姐,望着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快要掉落的泪花,这才乖乖地点了点头,小七垫起脚用手拨了拨婷婷乱杂杂的头发,笑嘻嘻地:走吧,带你去疏理一下你的头发!

  小七带着婷婷来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两个狼狈不堪的女孩,两个人不失地打闹着!

  婷婷坐在小板凳上,小七站在她身后熟练地来回拨来拨去,三两下就把婷婷打理得干干净净的,然后追问婷婷:好看吧!

  婷婷欢快地:嗯,好看!

  小七:好看你还不闪开,难道姐姐就不用打理了!

  婷婷懂事地从小板凳上移开,顺手拿过桌子上的梳子:来,让婷婷帮姐姐疏…

  小七:切,你会吗!

  婷婷用梳子贴近小七的头发,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

  小七:哎呀,你弄疼我了

  小七把手往后伸出:还是我自己来吧,你还想不想早一点一起出去吃饭饭了!

  婷婷递过梳子,往后小退了几步,往着镜子里的两个帅气可爱的小朋友,然后又侧过脸对着窗外默默地发起呆来!

  第九话:雨后重生

  晚风浮动着,山丘的另一边是一座座矮小破旧的房子,婷婷哭着鼻子慢步地向小七走过来!

  婷婷唧唧歪歪地,走上前去保住小七大声地哭起来:

  姐姐,我已经很努力了,可他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小七看着眼前的妹妹,一只手伸向婷婷的眼角抹去了婷婷一滴滴滑落的热泪:

  谁还不在年轻的时候爱错几个人渣,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去和那些你才刚刚认识不久的人谈什么所谓的恋爱!

  小七一边嘀咕着,一边紧紧地抱紧婷婷:

  没事的,会好的,忘记他吧!

  婷婷释开小七的怀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是我真的不甘心,我能有什么错,叫他这样子对我!

  小七慢慢地穿过小草丛边,一只手抓起一根狗尾巴草,咬在嘴里:

  那你能怎样,恨他,有用?

  婷婷走了会儿便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两只手不停地抓着一把把石子从小山丘上往山下扔,被风干的眼泪在脸上留下一道道泪痕:

  当初说好要一辈子对我好,永远永远地为我们的爱情加甜的是他,现在一声不吭就抛弃我一个人远走的也是他,我全是看透了!

  小七看着渐渐从哭声中摆脱干净的婷婷,脸上透露出一丝丝笑意,回想着昨晚婷婷小声地哭泣了一整夜的场景,还有那个睡梦中不停地叫唤了数千万次的名字!

  小七心里很清楚的知道,那一刻的自己是没法去安慰自己这样子不成熟又过早的去触碰爱情的妹妹,何况自己不是也一样一整夜间将枕头泼洒得湿湿的!

  想到这里,小七靠上前去,紧紧地挨着婷婷的肩膀:

  你要学着长大,学着怎样去爱自己,只有这样子你才能有资格去让别人去喜欢你,呵护你,照顾你!

  婷婷看着很认真的样子的姐姐,玩笑地:我有你喜欢,呵护,照顾了。

  小七玩笑般地嫌弃的样子:谁要照顾你了,又懒,又蠢,还不懂事!

  婷婷和小七一边打闹着,一边往山下跑去,婷婷跑在前面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姐姐,倒退着一步一步往后退:我不管,我就奈定你了,谁让你是我姐!

  小七放慢了脚步,看着红着眼睛却又嬉皮笑脸地挑逗自己的婷婷,不懈地:滚,我才没那么伟大!

  笑声回荡着,关溜溜的小路上飘过两个身影,迅速地消失在那堆破旧的小房子里!

  第十话:前世今生

  记住

  我的样子,

  若有来生,

  你欠我的,

  得还给我!

  小七从迷迷糊糊中醒来,起身穿好鞋袜慢慢地走向阳台,待着炎炎红日,从山的那一边慢慢升起!

  鸟儿的歌声越来越烈,天色发亮了!

  小七自言自语地:一切都回不去了…

  微凉的风吹动着树叶莎莎做响:爱很远了,很久没再爱了。

  时间过了好久好久,太阳的光也变得越来越烈。此刻,安以轩才从小屋里扶着墙边慢慢地走出来,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小七已经不记得自己站在阳台边上有了多久,只是模糊的记忆里,心痛过,泪流过!

  安以轩:早,小七!

  苗小七转过身,笑对着安以轩:早,小叔!

  !

  安以轩一边刷着牙一边小声地和苗小七对话,还时不时挑逗着她,然而看着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的侄女,自己也开始沉默着…

  :年轻的时候以为失去一个自己很爱的人就会死…安以轩打着种种方法想去安慰眼前这个十七八岁大的女孩!

  但是他更加清楚,她需要自己走出来,慢慢的经历,从经历中长大,在长大的过程中学会接纳和放手…

  安以轩这样想…

  阳光很恨地垂直于地平线上,一个个人影盲目地奔跑着…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重见天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雅灵沐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