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进阶!
幽之吟2019-07-25 12:592,753

  穆静腾辉的星海,绵绵茫茫。

  华似粼波,明明暗暗翩仟仟。

  “奇兮妙哉,奇兮妙哉!”

  观赏间,意正浓,这货喜不自胜,激荡出言。未久,见他定息存神,径至正中探去,又好一副奇景:

  星璇晶莎暗沉沉,浓浓绵绵无绝期。

  “这,是?”

  李欢喃喃自语,虽然这货在修炼方面一无是处,可是他甚是喜欢与人交流和博览群书,然,于他了解下来,开辟星海乃属淬体九重的范畴,也就是说,只有步入淬体九重才能开辟星海,开辟星海是淬体九重唯一的、独特的特征。

  如今,他已达曾经想也不敢想的境界,可是,奈何与他了解下来的淬体九重的境况很有出入,确是狠辣的多出了个漩涡,他呀,那个心里面啊,是想高兴却高兴不起来,反而还粘带着满满的郁闷。

  “哎呀,管他作甚,稍待片刻,请教一下笑癫师父。”

  这货心中顿然滋生一妙法,然,天不尽人意,愣是弄人。待他神转,定神细看,远古山木、奇卉异草、暗沉泽石,却已脚踏太荒山脉。

  “我去,怎生此般?”

  他很是惊疑,毕竟睁眼这景色,闭眼那景色的,论谁都难以平常心对待,更何况,这货还只是个半吊子的武者。

  “师父……”

  “师父……”

  “笑癫师父……”

  面对眼前此景,他很是难以置信,又怕是那年轻的老头在瞎搞,稍带片刻,这货顿生妙法,接下来,他就开始狠狠的往他自己的脸上招呼了几耳光。

  狠狠的招呼之后,这货的脸颊顿然通红,毫不客气的说,是红的滴血,霎然间,火辣辣的疼痛感极速的冲击着脸颊上的每一寸肌肤。

  此时,这货才相信这不是幻境,可是其心里确是满满的不解,追想梦景,观其身,衣着如往;感四肢百骸,却已达淬体九重。

  旋即,定神细想,却是怎般也想不通此间事情之原委,稍过,李欢却也不恼、不郁,他认为眼下重要的是,境界却是已达淬体九重。

  不知是盘坐已久之故,还是许久未合眼之故,这货顿感倦意席席 ,本已通明的古景,于他看来,却是忽明忽暗,不久,双眼便已封合。

  “嗷呜…嗷呜……”

  “我去!”

  吓得这货从盘坐之姿秒立而起,嘿哟,又现“经典”了,那速度啊,要有多快就有多快,可以和闪电的速度肩并肩了,东看西看,六神无主。

  待住了身,定了神,复看四周,这次,却在身旁看到一本古朴漆黑的书册,李欢移步拾起,扑面而来的是几个明晃晃的大字——幽冥——极乐,观其形,神韵十足,玄奥满钵。

  与此同时,李欢激动难耐,并不是得奇功之故,乃梦境是非之故。这货驱使着纤纤细细的手指,翻滚着书卷,他越看心里越是激奋,熟悉的心法又在其脑海里显现。

  这货喜不自胜,皆溢于表,其内心深知,那事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并且也是真真实实发生的。

  “笑癫师父,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还要当你徒弟呢。”

  李欢看着东方的白肚皮,极其恶心欠揍的,不要脸的喃喃自语道。

  知晓那事之后,这货却是没有合书,继续勤奋认真的把书中所含知识灌输在脑,永记于心,随之,便以石捣之,毁书灭迹。

  不拿波兰大陆,就二田域而论,烧杀抢掠、杀人越货乃是常见,更何况,是武力甚微的他得稀有功法,李欢为了避免招来不必要的祸事,故作此番。

  身处太荒山脉的他,此时,却是不慌不忙,盘膝而坐,开始修炼《幽冥——极乐》中的另篇幅,乃《地煞七十二般变法》功法,所谓地煞七十二般变法,行如其名。

  《幽冥——极乐》书卷,与其说是功法,不如说成《万宝录》更为合适。因为,其里面不但有修理功法、诡术等等,却还含有炼丹经验,以及妖兽形状与其弱点和极细的介绍。

  《幽冥——极乐》书卷里的任意一样,若是显现于世,必将在二田域以及波兰大陆引来一番腥风血雨。与此可见,《幽冥——极乐》是如何的珍贵。

  地煞七十二般变法,虽称之为功法,但称其为诡术却是更为稳妥。而所谓诡术,乃举世不传之秘,其不像其他修炼功法,需要修炼,只需记忆、观摩、体悟便可。

  若是,有人以其诡术相传,那得教之人,铁定乃传诡术之人的亲传弟子。

  约摸半刻来钟,李欢慢慢的起身,撑个懒腰,挥挥衣袖,恰意正浓时,甚是想卖弄一番,便捻着决,念动咒语,摇身一变,便成了一颗真真实实的松树,郁郁氤氲。

  这货见此,兴意愈发浓烈,复捻着决,念着咒语,时而磐石,时而蝇蚁,时而艳果,时而幽居……好不快活,羡煞人也。

  太荒山脉的某一角,这货时而玄冰兽,时而火翔鸾,时而碧水醉天兽,遇兽变兽,不遇则常的踌躇前行着。

  “砰,砰……”

  阵阵刺耳的武器缠打声,缭绕在李欢心间,听之,他小心翼翼的只身前探,探过灌木,实是吃了几惊。

  只见,一帮衣着狼殿下服饰的三尺壮汉,追杀着一个看样憨厚的壮年男子和两个妙龄女子。

  狼殿下不是某个人的称谓,而是三家河的一股小型势力。而,此间追杀与被追杀之人,却皆“高人”而非似李欢这般之人。

  忽然,着狼殿下服饰的带头人快马加鞭,“嘀嗒,嘀嗒”的,未过多时,便已追上其前面的两女一男,其属下也是快马加鞭的赶了上来,紧紧的把他们困住,宛如身处囹圄。

  “臭婊子,你们不是跑得挺厉害的吗?继续跑啊,跑啊。”领头人边说边把鞭子往那两个妙龄女子的身上招呼。

  “挞,……“

  无情的鞭子恶狠狠的抽打在赭黄袍少女的身上,随即,一条血淋淋的长长伤疤显露出来,看着格外的刺眼。

  而后,领头人把鞭子朝向了衣着天蓝色的女子,就在鞭子落沓女子身上的瞬间,在其旁边的赭黄袍少女,确是义无反顾般的替她顶了下来。

  天蓝少女见此,顿时怒发冲寇,光滑明亮的小脸瞬间变得阴沉无比,柔滑的小手此刻捏起的粉拳确是那么的有力,“嘎嘣,嘎嘣”直响。

  坊间有言:“冲动是魔鬼。”天蓝少女没有因愤怒而失了理智,爆棚的粉拳慢慢的松缓下来。

  面对着多半已是淬体六重的武者,只是淬体六重的的她选择了协商,而不是直截了当的妥协。

  她内心深知,若是与狼殿下的人拼死一战的话,那么她们只会是死路一条,豪无生存之希望。相形见拙之下,她选择了协商,而不是威胁和妥协。

  “坊间传言,狼殿下乃仁义之徒,今朝之所作,确是令人齿寒。”

  “哈哈哈,我狼殿下做事,何时轮到你个黄毛丫头指手画脚了?”

  “再者说来,洒家看得上你,那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你丫的,竟然还不愿意?”

  “黄毛丫头,你可知道,喜欢我的姑娘那可多了去了,没有八百也有一千,别给你脸不要脸。”

  “竟然,阁下有如此多的姑娘明许芳心,那为何还紧追我人不放呢?似乎,不差我一个吧。”

  “好一个口舌伶俐的黄毛丫头,老子把话搁在这了,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领头人说着说着,便从高大威猛的骏马上一跃而下,慢慢的走到面容憨厚的男子面前,在其脖子间,架上大刀,复又说道:

  “老子最后问你一句,到底走不走?”

  预计本周末开更,也可能提前,兄弟们挺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邪祖欢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