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诺亚基M97
李千劫2019-04-14 00:423,191

  钟正楠看着眼前这个和尚,满腮银须,身材微胖,皮笑肉笑,给人一种和蔼近人的感觉。

  “呃,呃……嗯,在前面”

  钟正楠指向半山上。

  “谢谢小施主”

  和尚向钟正楠行了佛礼,拎着一袋东西走向山上。

  钟正楠暗自心想,“这奇怪又陌生的和尚找爷爷干嘛”?

  不行,好奇的钟正楠还是躲躲藏藏跟上山一探究竟。

  山上,钟俞年因为茶喝多了,走进厕所小便。

  老和尚走到钟俞年家门口,大力敲了三下门道:

  “钟……俞……年……施……主老衲前来拜访”

  这个声音如雷贯耳。

  钟俞年此时正小便一这听声音,“哎呀,又尿到手了”。

  钟俞年莫名其妙的洗完手出来一看,“诶,这不是庞观吗?,来了啊,坐”。

  老和尚满脸黑线道:“是庞一观”。

  “哈哈哈,不都一个样吗”?

  “不一样”!!!

  老和尚毫不客气的坐在钟俞年的摇椅上一副清闲的道:

  “这么多年没见,你过得倒是过得悠哉,我呢,整天寺内忙里忙外”。

  “嘿嘿~那一别,有二十年了吧,观悟主持应该……”

  “主持三年前圆寂了”。

  钟俞年平生敬佩的人极少,观悟主持就是那极少之一。

  当年高功遇到瓶颈,观悟主持只是那么一点

  ,一句话,用了一年时间大彻大悟才得以突破。

  “哦对了,这次过来,主要是你在信里那头交代的事,我查过了,寺院有过微记载,但是破其之法没在寺院”。

  “可有寻觅之道?”钟俞年边泡茶边问。

  “难,需要些时日”

  “我说庞一观,老头子我这一世只求你一回,你可帮我?”

  老和尚看着钟俞年笑道:“你我还分求与不求?”

  钟俞年和庞一观可谓至交,年轻时与还有一位纵横修士界,是那种生死之交的交情。

  “这样吧,我已经动用寺里能及的消息,还有我再把能联系的老朋友都联系上,应该会有头绪”。

  “好,来喝茶,钟俞年兴奋端了一杯茶给庞一观。

  庞一观品着茶两眼放光道:“这什么茶”?

  钟俞年笑着道:“待会儿拿点回去就是了”。

  庞一观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哇靠,我说庞一观,我的意思是拿点,不是全部带走,况且我也没那么多啊”!!!

  “没见识,这是手机,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邮件跟我写信,都已经out了”。

  说着拆开盒子,里面是一部全触屏+侧滑键盘的手机。

  “这叫智能手机诺亚基M97,新版的,可以看视频,打电话登pp等等等等”。

  “不用,这手机挺贵吧,我自己去买一部吧,便宜点,能打电话就行,到时候联系我方便一点。”

  “还可以看你喜欢的那个女歌星”

  “你说什么?我钟俞年是那种人吗?”说着直接从庞一观手里抢来了手机。

  “怎么弄?”

  两人在屋里叽里咕噜一阵笑语……

  钟正楠趴在外面听着两老头讲了一大推,从头到尾一头雾水。

  听腻的钟正楠屁颠屁颠的回家,回到家洗完澡,本来累坏的钟正楠洗完澡精神了许多。

  一看墙钟已经是晚七点。

  正准备看电视的钟正楠听见门外有人喊了他名字。

  到门外一看这不耗子张浩和张付吗?张浩和钟正楠同班同学,尖嘴猴腮,精怪,点子多。

  比钟正楠矮半个头,瘦瘦的,最喜欢的就是整人,胆子算大,也是猥琐流。

  张付也是精灵古怪,同班同学,比钟正楠高半个头,也是瘦瘦的,也是猥琐流。

  两人整天粘在一起整人,一高一矮,臭味相投,和钟正楠关系都很好。

  张浩道:“正楠,南村过节,放真人剧,来去看啊”~

  钟正楠想着没啥事就答应了,对于这个年纪来说玩是重要滴。

  “要不要叫二炮啊,对了今天早上怎么没来上课”张付道。

  “我去看了,二炮说是身体不舒服,要不去叫叫?”

  钟正楠可不打算跟他们说昨晚的事情。

  三人和二炮父母打了声招呼,来到二炮房间,此时二炮躺在床上看H书,被他们这一来赶忙将书藏好。

  “我说二炮,今天怎么没去上课,身体还行吧?我说你丫这么壮怎么身体那么差”。

  “依我看是噜多了吧,哈哈哈”

  三人笑了起来,二炮也不可能说出昨晚的事,敷衍了几句。

  “去不去嘛”?

  “不去了,身体不舒服,我爸妈不让出去”。

  “那好吧,我们走了,你丫继续噜”~

  三人来到南村,南村道路比较通畅,人口也多,来到戏台下,三人先买了糖葫芦解馋。

  然后津津有味的看着美女,是的,并不是看剧,他们只看美女,剧不剧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美女。

  人群中出现三个人,这三个人正是黄,爆,绿。黄毛,爆炸头,绿毛。

  喂,喂,喂,什么?喝酒,在哪?有妹子吗?没有的话我撩几个过去陪陪。

  此时打电话的正是爆炸头,三人在人群中显眼的位置。

  因为西村昨晚张寡和阿卢的原因,今天治安光头熊关门不营业,三人放假,又开在显眼的位置装17了。

  打电话的声音三人听到了,“这不狗屎强吗”?张浩道

  “哪个?”

  “呐,打电话的那个”。

  爆炸头咬着烟打电话,黄毛叼着烟注视人群,看见年龄比他小的男生就是瞪眼,一副看什么看的表情。

  绿毛则是咬着烟放着那双卡双待山寨版的诺亚基N95的手机放着伤感歌曲,和一名网名叫姐ㄦ℡狠拽聊pp。

  三人脱口而出:“洒碧”!!!

  正当他们三人看着装17的黄爆绿,钟正楠后背被人敲了几下,转眼回头一看,这不是杨艳儿吗?

  张浩两人也回头。

  “呀,女神,求约~”

  “滚,你们来看戏啊,不,我刚刚注视你们一会儿,你们是来看美女的吧?”

  钟正楠又暗自惊叹这个美少女战士,果然不要跟她接触太多。

  三人尴尬的摸着头,杨艳儿轻笑几声。

  “如果要本姑娘不说出去,你们三个要请我吃冰糖葫芦”

  这就给您买去~张浩张付屁颠屁颠去买冰糖葫芦。

  钟正楠刚要走,被杨艳儿叫住了。

  “你别走,早上竟敢叫本姑娘滚,给我道个歉”。

  诶,我说你有完没完,老子有没必要跟你说那么多,你丫存心找抽吧你”~

  你……对于这个钢铁直男,杨艳儿真的是汗颜。

  一直以来班里包括全年段不知有多少男生向他献媚,可是他一个都不理。

  眼前这个钟正楠是她一直以来最好奇的一个人,平时对他爱答不理。

  杨艳儿心思缜密,逻辑思维非常好,看人很准,就是看不透这钢铁直男。

  虽说这个年纪她自知不可能谈恋爱,但是一看到钟正楠,她就很想去了解他。

  “诶,艳儿,冰糖葫芦来咯,呐”~

  杨艳儿咬了一口冰糖葫芦瞪了钟正楠一眼不再看他。

  “哇,真美啊,艳儿你做我滴女朋友,我天天买冰糖葫芦给你吃,保证你得糖尿病”。

  张付踢了张浩一脚,张浩才发现自己说错了。

  迎面又是一脚,张浩被杨艳儿踢了个狗吃屎。

  杨艳儿气哭了,跑着回家,三人进入懵逼状态,张浩苦涩道:完了完了,以后真没机会了。

  也许是委屈过度,跑的时候没看路撞上了真打电话的爆炸头。

  爆炸头被这么一撞,本来轮起拳头的手看到是个水灵的妹子时候道了一句了:“嘿嘿,有了,还是水灵灵的妹子”。

  “小妹妹,跟哥几个去喝喝酒啊,哥哥会很疼你的”爆炸头一脸猥琐的看着杨艳儿。

  杨艳儿有点惊慌失措,准备开溜,却被黄毛挡在身前。

  钟正楠暗道不好,赶忙上前。

  张浩见女神被欺负,壮了壮胆子跟上,张付见两哥们上前也跟着上。

  三人来到黄爆绿面前,张浩道:放开那个女孩,有本事冲我们来,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黄爆绿三人火了,他们23岁的年龄竟然被十几岁出头的小子给挑衅。

  爆炸头恶狠狠的道:“你丫个臭西瓜竟敢挑衅本大爷我?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狗屎强,刚刚才听说的,那又怎么样?”

  钟正楠冷冷的道。

  “妈的,老子今天让你们骨折回家”。

  说着轮起拳头朝钟正楠打了过来,钟正楠双手擒拿卸掉爆炸头的拳头,右手一拳直击爆炸头的脸上。

  爆炸头闪身一躲,怎么说也是经常打架,经验丰富,稳住身形然后一扑,势必要把钟正楠扑在地上摩擦。

继续阅读:第十章 坟头蹦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