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阴阳降头
李千劫2019-04-01 10:172,271

  钟正楠看着这个张寡,脑海里就三字:狐狸精。

  这个张寡两年前丈夫死亡,村里出了名的勾三搭四,每个跟她偷过腥的男人,家庭以后的日子一个来形容:衰。

  所以知道只能对她离得远远的,通俗来讲,看看就好。只有光头熊不怕,距他和朋友喝酒时说:“老子蹲过牢。扛过枪,打过炮,身上阳气重”。

  张寡边走边打着电话,小声嘀咕着,具体说些什么两人没听清楚。

  钟正楠拍了正在瞪直着眼睛看的二炮肩膀一下道:“别看了,走,回家”。反应过来的二炮道:“还早呢”。说着眼睛眨了几下。

  钟正楠对这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心思琢磨的非常侧透,每一个行为他都一目了然。

  钟正楠道:“你不光满肚子屎,你满脑子也是”。二炮毫不在意的说:“看张寡妇走的这么匆忙,说不定有什么劲爆消息呢”。

  眼前这个班里倒数第一,同龄块头最大,打架最弱的二炮却有一副当狗仔队的料。

  钟正楠虽然每当业余时间跟爷爷在山上学习道术,但是要跟二炮在一起,什么消息他都能知晓。

  今天就当是放假吧,带着好奇心两人跟在后面,左拐右拐跟在后面。很快来到巷子深处一间不到70平方只有一层的水泥房。只见张寡开门走进去。

  两人趴在窗户,窗户有保险杠,推拉式的窗,外面看不见里面,刚好里面保险没有按好,推着一小缝可以看见她家的大厅。

  张寡喝了一口水后点了一盏油灯,然后把电灯给关了,漆黑的房子里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光。接着打开了一个柜子,柜子是一人高的老式碗筷储物柜。

  里面却没有一双碗筷,有个黑色的瓷娃娃,两边放着一个草人和一把剪刀,张寡取出一个盆子,盆子里面放着十几条蜈蚣。

  又在柜子下抓了一只老鼠,用剪刀剪掉老鼠的喉咙,吱,吱吱,张寡马上放到嘴里,吸了几口老鼠的血,又把剩余的血拧进盆子,再把老鼠尸体剪六块,分别是双手双脚头和身部。

  接着撒了一把白米,一把黑米,再把草人放进盆子里,用剪刀一边搅拌一边念着一句一句咒语。

  这一幕两人看的清清楚楚,二炮小声脱口而出:“这女人是疯了吗”?钟正楠看到这个举动脑海里就浮现三字:“降头术”。

  跟爷爷在山上学的不仅是道术还有就是听爷爷讲述各种教派宗门,其中就有降头师,降头术最早流传于百越,在东南地带称为“巫降”,其修炼过程千奇百异,其中最常见到的有:“五毒降,飞头降,摄魂降,阴阳降”。

  只见张寡念完最后一字,盆子里噗…的一声,绿色的火燃了几秒,随后自动熄灭。张寡的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眼神迷离恍惚得看着这个黑色的瓷娃娃。

  窗户一边二炮趴着窗户瑟瑟发抖,漆黑的巷子冷冷的小路,旁边旧房子像是无人居住,窗户一边更是遮住了皎白的月光,时不时有股冷风吹过。

  还好傍边有个伙伴才能让他不腿软,扯了一下钟正楠的衣服小声道:“快,回去”。

  钟正楠点了下头,虽然是第一次亲眼看见降头师,心里不害怕甚至想看看这个张寡究竟是要做什么,但是在他身边是一个普通人,还是同龄人,考虑到感受只能回家。

  两人正准备离开,旁边却多出一个陌生的男人,这男人背着一个麻袋,一身布衣,正看着钟正楠两人。

  两人吓了一跳,直接用跑的,而这个陌生男子放下麻袋一手一个手臂捆着两人的头,钟正楠只觉得这个男子的力气非常的重,男子用手捂着两人的嘴巴,就这样把两人拖进张寡的家。

  一连用绳子把两人绑起来,用破衣布堵住他们的嘴。二炮吓得边哭边呜~呜~叫,钟正楠虽然没有二炮那么胆战心惊,但内心还是多少有点紧张。

  张寡问陌生男子:“阿卢,这怎么回事?”这个名叫阿卢的男子用冷漠的口气道:“两个小孩趴在窗户看,我当心事情被人知道,所以把他俩抓进来”。

  张寡知道陌生男子说的当心是什么意思,原来两人早年丈夫还在人世的时候就经常偷欢,这个叫阿卢的男子是三年前来到这的,后来才知道是逃避某协会的追捕。

  两人在最热时阿卢和张寡坦白了身份,并邀请张一同寡修炼阴阳降。有次丈夫从工地回家看到两人在自己的床,一气之下拿了扁担狠狠地打了这两人,阿卢身手好跑得快。

  没多久两人用了降害死了在工地干活的丈夫,而意外死后张寡得到了一笔赔偿款。

  而后阿卢经常外出“接活”,接活就是买凶意外杀人,不拖泥带水,只要得到那个人的一根头发,并同意他交于你,那么降就由阳寄阴煞降术之。

  虽然是小孩,但是看了他们见不得人的行为,就没有理由放过他们两。

  “先别管他俩了,赶紧下降,不然来不及了”张寡道。

  阿卢没说什么只是点了下头,从麻袋拿出一个盒子,用一双红色筷子夹出一根短头发,放入盆中,两人飞快把身上衣物脱掉,一丝不挂站在各自对面。

  钟正楠和二炮两人顿时瞪大眼睛,二炮也不哭了,两人就这么被捆在椅子上看着。

  站在对面一男一女拿起毛笔,染了红色墨水画在各自身上,一边念着咒一边画着看不懂的字体,两人很快将全身画满了一个个字。

  两人本来站着此时盘坐下双掌对双掌念着咒,诡异的柜子绿火又重新在盆子出现,而此时黑色的瓷娃娃两只眯着居然眼睛亮起了,那双眼睛散发着血色的红光。

  突然钟正楠的眼睛变了,也变成了血红色的,黑色瓷娃娃的眼睛也似乎是在看着他。就这样眼对着眼。

  这时盘坐在地上的两人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盆子里的绿火随之熄灭,两人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柜子里黑色的瓷娃娃眼睛依旧散发那血色的光,得~得得……突然黑色瓷娃娃剧烈摇晃起来。

  阿卢虚弱的道:“极,极阴童子,这是怎么了,难道反噬为主”?

  一声尖锐的声音喊道:“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都得死,都得死”。这个声音的源头正是来自于这个黑色的瓷娃娃。

继续阅读:第五章 极阴童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