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以一敌百?
李千劫2019-03-29 21:572,452

  这笔账怎么算”。钟俞年恶狠狠的道:“你们这群小鬼有资格跟我算账?<p>  ”顿时百鬼叫嚣成一片:哇嚓,这老头这么嚣张?干他,要知道上百只鬼,有上百年道行就有近一半。带头的大哥可是400来年。<p>  当年钟正楠出生的时妖魔祭奠。那年8月出头,刚出生的钟正楠被接生的张大婶抱出来院子钟俞年看孩子眉心正中一束红色符号的样子。<p>  张大婶以为那是胎记没在意,而让他在意的是孩子没哭,反而安静的可怕。<p>  钟俞年突然拍一下大腿,赶忙把孩子抱进屋里。“悟本,把六破阳阵符拿过来,快”,钟俞年催促道。<p>  钟俞年对着这位年岁30有余,身高在1.8米,相貌刚毅的男子,这个人就是钟正楠的父亲,钟悟本。<p>  钟悟本一点也不敢含糊,刚忙进屋取。他知道父亲让他这么做必有原因,也怕孩子有什么差错。<p>  哇的一声孩子哭了出来,伴随着哭声还有一丝波动扩散开。只有修士、鬼怪的才看的见这波动。<p>  百里诛途,百里诛途,钟俞年摇头嘴里念叨着。给,父亲,钟悟本进屋。<p>  钟俞年接过六符,脚一剁地板,地板砖龟裂开来,吐了一大口血在地上。<p>  双手结印道: 气不散断愁理尽无界,百元禁地袁先浜。<p>  地上血形成正六角型状态,六符散发着紫色的光,钟俞年把符分别贴在六角念到:圆、方、天、齐、足、引六道紫光分向百里半圆状态下的波动以拼接的方式拉了回来。<p>  紧接着左手剑指钟正楠的眉心喊到封。当晚结束一家人随钟俞年上山待了3个月。钟俞年才让他们回去。<p>  这场波动让近百里的鬼魂差点全部魂飞魄散。<p>  钟俞年讲究的是天地平衡,六道轮回。不能破了这个规律。什么东西都有好坏,都是万物之本源。<p>  厉鬼冷哼一声道:“今天你们爷孙俩都别想活着离开。紧接着手里用阴气化成一把刀飞到钟俞年面前”。<p>  钟俞年不屑道:“伤了我孙子,还放狠话,不在世间走,可知一方休”?<p>  钟俞年掏出一张炽火冥符,喊道: “飞天欺火,神极威雷, 海沸山摧,令下速追,急急如律令”。<p>  符纸一扔化成六道火焰,一道飞向厉鬼身上,厉鬼赶忙躲避,但火焰穷追猛打,另外五道飞向百鬼,百鬼齐发抵挡。<p>  就在百鬼抵挡火焰的时侯,钟俞年趁机拿出罡雷震灵符喊到: “立荡乾坤,敷散乾灵,撼动雷神,八杀威猛,追到翼星,九天敕命,破灭汝形”。<p>  一道道雷电打撒了一大片鬼,厉鬼怒声一喝:“”都给我出绝招”。<p>  一时间百鬼抵挡同时挥出一道阴气,刺向爷孙俩,虽然有的没成型但是这百发阴气,用两个字来形容:恐怖!<p>  钟俞年变换手势道:亓,窦,冥,斗,丁,绿色光圈竟一时间挡住这惊涛骇浪般的阴气。<p>  钟俞年掏出一面镜子。厉鬼吓了一大跳大吼一声:“这是八面通灵镜”?。<p>  钟俞年把镜子扔到半空,这镜子竟然停在半空,钟俞年右手剑指嘴里念着一句一句听不懂的语言。<p>  八面通灵镜射出一道道光芒,照在那些鬼身上有的被打的魂飞魄散,有的阴气变淡,厉鬼也重伤。<p>  剩余二十来只赶忙溜掉,有一只走的时候骂咧道:“您被的大西瓜!还说有把握?有个西瓜这老头就是个神仙”。<p>  各自消失了,只留下了厉鬼,阴影淡淡的厉鬼,厉鬼求饶道:“钟代办”(村里办白事人)。<p>  “求您饶了小鬼,我发誓”………破的一声,化作一律青烟,钟俞年面无表情道:是你们触碰老子逆鳞在先,只是放走其余是我本意。<p>  回到家里,事情经过害得杨采(钟正楠的妈妈)担惊受怕哭着。<p>  钟正楠躺在床上却是没睡着,因为这让他看了一场现实英叔的片电影。<p>  夜半,三人在客厅商量了一晚上,钟俞年:“学,进道门,这孩子注定不会平凡过一生”。<p>  杨采哭着一口回绝道:“爸,什么年代了,楠楠要像常人一样,最好像村里杨老七一样,那一家族人当官,有钱,风光,或者大城市发展,坐办公室,吹空调”。<p>  钟俞年不可置疑的道:“楠楠没你说的那样简单,他必须进道门,你以为今天的事就过了?我会老,会死,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他要自己强大”。<p>  “您给他拿个符戴在身上,这样不就可以解决了吗”。<p>  “你当是贴膏药呢?你以为给他一张符能解决?要是一张符能解决,我挂在他脖子上挡住百鬼攻击红符就不会破了,更不会有这样的事”。<p>  杨采哭泣的道:“我只是想让楠楠其他孩子一样长大成人”。<p>  (更多是怕他有什么闪失,父母总是这样,心里想的,嘴里说的总是表达不清不楚)。<p>  “好了,别哭了,按照父亲那样做”,旁边钟悟本声音凝重的道!<p>  父亲何尝不想让楠楠像其他人一样成长。钟悟本是一个普通人,他没跟父亲修道,用钟俞年的话来讲:“无道根,无道缘”。一夜无话。<p>  第二天醒来的吃早餐没等钟悟本向钟正楠开口,钟正楠先说:爸爸,我要跟爷爷,学法术,我想保护你们。<p>  做父亲的终于忍不住哭了,他哭的是那样心疼,一个9岁的孩子,在父亲的眼里,眼前瘦小的孩子将来的路,将来面对的一切,而他只能看着,他跟父亲没学过,他没进道门,他看过很多。<p>  他抱住了他的孩子,念道:你要好好认认真真的学,听爷爷的话,长大能保护好自己。<p>  上山后钟俞年给钟正楠卜仪式,入道门,得修舍,观自心,观灵犀,得所失,有五弊有三缺五弊为鳏、寡、孤、独、残。老而无妻为鳏。<p>  老而无夫妾为寡。老而无子为独。出生无父母为孤。残:为残疾。三缺为:福,禄,寿。寿一生不有太多的钱财,钱财多了必定会出事,需要花钱免灾,属于穷困之人。<p>  命:寿命比较短,属于短命之人。权:没有权利。算出了钟正楠缺的是寿,钟俞年整个人塌了下来,擦着眼泪,这就是命啊。<p>  钟俞年这一生老伴走的太早,弊的是鳏。<p>  看着自己的孙子,窥探天机,能活几岁?这是钟俞年想知道的。双手结印:“启,疾,破”……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钟正楠拽着他的上衣,他能感觉出什么。<p>  “别”,一个声音出现在钟俞年脑海里。“你是谁”?钟俞年试着找出他。<p>  “后人自有后人路,此时正该做何事”。声音消失了。钟俞年放下结印的手。摸着孙子的头道:“接下来,爷爷会很严肃对你,楠楠怕吗”?钟正楠:“怕,能轻松一点吗”?“嘻嘻,不行”。哇,爷爷,唉哟,啪……

继续阅读:第三章 黄!绿!爆!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