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黄!绿!爆!光!
李千劫2019-04-13 16:272,715

  三年过去了转眼到了3月份,钟正楠每天放学后业余时间都在龇牙咧嘴的修炼。<p>  爷爷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天星期五,放学钟正楠一路走回家吃饭。<p>  这时二炮(钟正楠的邻居)拍了钟正楠一下后肩:“西村有人放c电影要去看吗,5毛,嘿嘿”。<p>  眼前的二炮是个满肚子屎,一脸憨像,内心猥琐的胖子。<p>  钟正楠跟着嘿嘿,好啊,“呸,老子才不看那种呢,老子要回家吃饭”。<p>  “又要山上跟你爷种树?摘菜”?二炮故意大声说道。<p>  学道术极少人知道这件事二炮经常找钟正楠,没在家时,问过钟正楠他妈妈,他妈妈就会他说去帮爷爷种树,摘菜。二炮知道这钟正楠是什么人,俩人10岁的时候就偷看,而且是偷二炮他爹的。<p>  此时被这么一说脸红了,而且还是当着班花和几个女同学也在的时候说的。<p>  在这个青春的年纪,对他对来说绝不能容忍。<p>  一连十招打的二炮嗷嗷叫,哭的哇哇叫。钟正楠看了四周,匆匆跑了回家,刚要到家。<p>  二炮又出现了,堵在路口,“吃完饭就去啊”!二炮是个脸皮贼厚的人,两人感情一直就是这样,高钟正楠一个头,大胖子,同龄人看着很壮,但就是胆小,中看不中用,为此常被同学欺负。<p>  怕很多人,就是不怕钟正楠。在学校,每次都是钟正楠护着他,只要被人揍就哭着跑去找钟正楠,知道这哥们打架很OK的。<p>  每次都是看着钟正楠跟人打的死去活来,偶尔上去补两刀。打人又不疼不痒。<p>  “呸,滚,洒碧”。钟正楠看着又好气又好笑的二炮,一点脾气全无。<p>  “听说这一部有空老师”,二炮放大招道。<p>  二炮本事没有,但是消息贼灵,在学校有个绰号,百事通,比如哪里有结婚,办喜事,白事,打架,找父母名字,大大小小事找他,他都知道。<p>  钟正楠停下脚步:“20分钟这里集合”。<p>  晚饭后,两人躲躲闪闪走向西村,西村比较小,街角路比较狭窄,二炮带着钟正楠左拐右拐来到一简陋的屋子。<p>  不大不小六七十平方,在门口守着的是个一瘦黄毛,蹲在门口抽烟。<p>  见到两人,叼叼的咬着烟:“看片5毛,不看滚蛋,别在这待着”。<p>  钟正楠和二炮两人暗骂一声:“洒碧,不看来这里看你装17啊”。<p>  给四块,来两幅面具,进场观看的基本都带着面具,看5毛,主要面具一块五,面具就是那种孙悟空的塑料面具,成本拿货不到1毛。<p>  只能带他们的面具,违者罚款10块,不给就散播名号。基本来看的都按照流程来。<p>  进去里面60几平方挤满一大堆人,都带着面具,人头算也得一百多号人。<p>  里面管事的三个人,一个爆炸头,一个绿头发,头发都盖住眼睛了,时常往左甩,学电视里面耍帅的镜头,画面太美,不敢恭维。<p>  还有一个就是他们的带头大哥,“光头熊”,蹲过牢,听说以前抢劫,是因为太会装15,被抓进去的。爆炸头和绿甩头,负责巡视,说是巡视,两人一直躲在墙角看,时常被“光头熊”一顿粗骂!<p>  俩人找了个墙角看了起来,旁边有个身穿小西装上衣配紫色牛仔裤,裤头太深,里面红色内裤都漏了出来。<p>  带着一副羊面具,有些驼着背,一边看着,一边摸着自己的裤裆。这个举动让二炮和钟正楠看见了。<p>  你看,你看,吸毒荣在打手枪,二炮憋着笑小声道。<p>  钟正楠笑声嘿嘿起来。<p>  两人嘀咕的声音被吸毒荣听见了。转过头见两人个头着装是个孩子。<p>  脸色马上变的阴冷起来,虽然看不见,脸上已经愤怒了起来,居然 被倆小屁孩取笑,居然敢取笑大爷我?两人见吸毒荣注意到他们。<p>  暗道不好只见吸毒荣拳头右一抬,一拳向最小的钟正楠打过来”钟正楠左手擒拿式扣住拳头,拳头离面具近一厘米。<p>  一看自己的拳头被接住,吸毒荣先是一惊,立马左脚向前一登,却被钟正楠右脚踢开,踢中的是吸毒荣的前脚踝。<p>  吸毒荣彻底怒了,因为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流氓,经常打架斗殴,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小屁孩!<p>  左手侧身直接框住钟正楠勒住他脖子!钟正楠双手剪刀试,四十五度角往上插,一记KO,完成反杀。被插双眼到的吸毒荣疼的嗷嗷叫。<p>  惊动了所有人,所有人都冲这边看过来。看过来的却是吸毒荣一个人躺在那边捂着眼睛叫唤。<p>  两人在他躺下的时候早已躲进人群,他们两也是算是吃瓜群众。<p>  爆炸头和绿甩头来到吸毒荣身边喊到:“怎么啦,怎么啦,吵什么吵啊,哟,这不是吸毒荣嘛?兄弟,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p>  原来,爆炸头,绿甩头,黄毛仔和吸毒荣是一帮铁(jiurou)兄弟,前几天吸毒荣走了一批货还请黄爆绿三人喝过酒。<p>  这下坏了,钟正楠俩人心里暗道不好,准备开溜。黄毛,把们给我关了,超他丫西瓜我看谁敢欺负我兄弟,我要让他知道我爆哥的厉害。<p>  房间里,光头靠着椅亲吻着一名成熟女性,看这女人,颇有几分眉色,身材很好,白色皮肤。<p>  仰着头,光头听见外面吵个不停,拍了坐在他大腿上的女人一下,“亲爱的,等我一下”嘿嘿嘿”。光头留着两片胡须猥琐的笑着。<p>  “嗯~,不,完事再出去”。光头被她话刺激了一下,心想冻未条啊,这小寡妇真是出了名。<p>  但是外面越吵越大声,让光头想先把外面的火给撒掉,就两分钟等我哦。<p>  光头推开门,喊到:“臭西瓜的,吵什么吵,爆头你丫西瓜你在那吼什么”?<p>  原来爆炸头搬了一张桌子,摆在最后后排正站在桌子上一个劲的找人呢,一边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绿甩头也跟着瞎嚷着。<p>  一边叫吸毒荣认人,可惜吸毒荣看不见,吸毒荣暗骂“洒碧,眼睛都疼的睁不开,哪认得到人”嗷嗷叫都来不及。<p>  一听大哥的声音立马回道:“报告大哥,我在处理一斗殴纠纷,受害人吸毒荣被人暗算,嫌犯躲在人群中,一直不敢露面。大哥你搞你的,这里交给爆弟就够了”。爆炸头拍胸脯道。<p>  光头雄满脸黑线。起步奔跑助跑弹跳脚斜四十五度一脚踢在了爆炸头大腿根道:你。在。玩。个。西。瓜。呢?<p>  这一脚包含的太多了,爆炸头被踢飞摔在了坐在地上捂着眼睛大口喘气的吸毒荣身上,这一摔,现在是两人嗷嗷叫了。<p>  光头熊盯着所有人,笑着说:各位接着看。要打架出去外面打,再被我看到,我不建议卸下他的胳膊,绿毛,给我盯住。话由笑变冷。旁边绿毛心马上乖乖的点头。<p>  显然光头熊大哥在他心中的地位谁都狠。然而此时的光头熊只想卸下身火,交代两句就进屋。<p>  躲在人群的钟正楠和二炮一直没说话,“回去吧”钟正楠小声道。<p>  二炮是个胆小怕疼的人,刚刚打了吸毒荣,他都没敢去补刀,生怕被记住什么细节!<p>  俩人匆匆出门,此时出去黄毛没在意两个小孩,让他们出去,认为两个小屁孩不可能打得过吸毒荣,没多问什么,就让他们出去。<p>  两人刚出门,看见后门被打开,走出一个穿着黑丝短裙,白色羽绒服上衣的女性走了出来。<p>  在打电话,边打电话边往家赶,二炮拉着钟正楠小声道:他就是西村的张寡。

继续阅读:第四章 阴阳降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