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方休?
李千劫2019-04-03 22:582,505

  “你没得选择”… 极阴童子低下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不错,凭现在自己的存在必然会遭到修士的追杀。

  而这老头既然能为自己解降,也感受的出他的修为起码上千年,和他在一起说不定修炼成那个段位。

  “好,我答应你,我有个条件,你帮我修炼,我称你主,我为仆”极阴童子道。

  “嗯,开始吧”接着依附在钟正楠身上的鬼闭上眼睛眉心处发着一道红光。

  “极阴童子,耗尽阴元,聚阴气为单体攻击之术,全力打向符印。”

  “只要符印减弱,在这小子死前一刻,灵魂离体,我就可以出来了”

  随即钟正楠眼睛恢复正常,只有眉心间那道符印红光闪着。

  极阴童子按照老鬼那样,双手合三角形一股极为浓重的阴气打向钟正楠眉心之处。

  “啊……”这一声啊正是钟正楠自己吼出来的,双手抱头似乎很是痛苦。

  浓重的阴气侵蚀着符印,也同时侵蚀着钟正楠。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大门被踢开,不锈钢的铁门直接被踢飞。

  “你爷爷的大西瓜,给老子住手,敢在老子的地盘动老子的孙子,不想活了吗?”

  一道身形飞快的踹飞极阴童子,“哦,忘记你们早已经凉了”,这人正是钟正楠的爷爷钟俞年。

  被踹飞极阴童子站了起来,淡淡的看着眼前钟俞年道:“你就是那个道士,看不出来你有多强。”

  钟俞年霸气的笑道:“不在江湖走,怎知一方休,老子二十几年没出山了,如果在那时,有鬼怪会告诫你别惹一方休。”

  极阴童子看向钟正楠,钟正楠此时已经昏迷了,只有眉心处依旧闪烁着。

  “这老鬼应该是躲起来了,看来只能自己对付这老头,我就不信我一个极阴童子对付不了他”极阴童子暗自思考。

  “你是极阴童子,生世惨淡,邪修降者贡你做神,十三年每月供奉与你一人寿命”。

  “说是供奉,实则是用你的躯体炼制你身上的降咒,十三年后那降咒在降头师的仪式下包括你的极阴修为可让他修降成极降师。”

  钟俞年说完又看了看地上这对被挖了心脏的尸体眯着眼摇了摇头。

  又看了看钟正楠眉心处道:“我知道你是谁,你叫钟离,你的另一魂正是:冥府界的钟判官”。

  “当年小楠出生时我就觉得不对,孩子抱出院那一刻,有个鬼影,不,是一个非常极致的灵体一闪而过”。

  “孩子抱给我的时候我却看不出那道符印是什么,而突然那一股阴术爆发出来那一刻,正是阴术排行前十二的:百里殊途”。

  “封印过后,我调查了十年,始终摸不着头脑。

  “直到小楠入了道门在窥探他的寿元,遭到术的反噬,那钟判官的出现让我才有了头绪”。

  “你早千年魂飞魄散,小楠出生你却回了魂,这一点我从未见过,而钟判官发现轮回道异动,返回人间一看是你”。

  “本该是两魂的小楠本魂却阻挡了你,而你却试图噬魂想独占其身,已经入了魂钟判官没办法把你抓走只能把你封印”。

  说完,钟俞年拿起一张白符,那张白符闪闪发光,漆黑的屋里像是一缕月光。

  “以前楠楠还小,我只能用封灵紫符,现在他也算是名有修为的道士了,本来让他再大点我再用,现在看来不能拖了”。

  说着,剑指夹符,白符的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刚要念口诀,旁边极阴童子动手了。

  别忘了旁边还有一个极阴童子,这极阴童子还是忍不住想试探一番,钟俞年的出现让他的计划就快泡汤了。

  所以他不甘心,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着一道阴气形成二十把刺刀向钟俞年扔了过去。

  钟俞年冷哼一声另一只手拿起一张敕雷激符道:五天轰鸣,上垒激心,井鬼柳星,神助敕,五道雷鸣闪电一般打撒二十把阴气化成的刺刀。

  极阴童子从修为来讲虽逊色于百只鬼,但是极阴之体加上有妖怪之体的他却比百只鬼加起来要强悍。

  紧接着极阴童子手里凝聚了一把阴枪,这把阴枪的阴气比刚才那二十把刺刀更为浓重。

  二话不说两手握着阴枪直接刺向钟俞年,那速度极快。

  而钟俞年掏出了对付百鬼的八面通灵镜对着极阴童子一照,半空刺向钟俞年的极阴童子被弹了出去。

  “先收了你,八面玲珑,八面镜,八面乾坤八卦型,八面急急如律令:离、震。

  八面通灵镜停在半空中射出一道火,一道雷,那火化成一只凤凰鸟的形状,那雷化成一个兽面人身的形状。

  气势如虹的在半空中,只见那火凤凰厉啸一声速度极快的冲向极阴童子,极阴童子赶忙用阴枪抵挡。

  每抵挡一次,阴枪就消失了一截,没几次就消散掉了,极阴童子吓得赶忙开溜,那火凤凰直接扑向极阴童子。

  极阴童子惨叫一声,半空中那兽面人身形状直接化成一道闪电,直击极阴童子,嘭的一声。

  极阴童子化成一片片灰尘,掉落在地上,前后不到两分钟。

  “一方休?六破阳阵符,八面通灵镜,白符,不妨,再等个二十年,等你死了,我会活的”钟正楠眉心处的符印不再闪烁。

  钟俞年剑指夹着白符道:“七神世尊,霄俯九天,万丈法度,七神白符封灵,敕”。

  说着点向钟正楠的眉心处,那道白符化成七道形状的光分别为:日,月,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按照顺序印入钟正楠眉心处,那道符印随即消失,钟正楠依旧昏迷不醒。

  钟俞年面色有苍白的道:“你这个造孽东西,你妹的西瓜,老子没死之前迟早弄了你”。

  第二天,钟正楠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爷爷的床上,爷爷钟俞年把昨晚事情经过告诉了钟正楠,还把瞒了他十三年的千年之魂钟离告诉了他。

  钟正楠听了一脸懵逼,因为昨晚只看到极阴童子眼睛发光时,他就没有意识了。

  我有两个魂?我第二魂是千年之魂?我的二魂想杀了我?我的二魂出生时被封印?钟正楠脑海里满是疑惑。

  这不就像是动漫《水影忍者》里的主人公聋人吗?

  钟正楠缓了缓瞄了下挂在墙上的挂钟,已经七点半了,起身道:“爷爷,我上学去了”。

  钟俞年坐在摇椅抽了一口烟道:“以后不能做没把握的事,情况不对,得先赶紧撤退,随机应变,理智对待事情”。

  “嗯,知道了”,钟正楠说完飞快的跑下山,回家发现爸妈没在家拿了书包往学校赶。

  一到学校,立马听到昨晚的事情,那消息真是一个比一个劲爆,有人的说:“西村张寡家和一个男的被人挖心脏死了”。

  又有人西村张寡家两人互挖心脏最终死掉了,还有人说有个专吃心脏的怪物把他俩心脏挖出来吃了,更有人说他们相信爱情,可却对方都偷走了他的心…………

继续阅读:第八章 开着跑车的和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