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杨艳儿的请求
李千劫2019-05-14 15:412,167

  时间过得很快,钟正楠依旧日复一日的修炼,偶尔和哥几个玩玩,转眼来到了八月下旬。

  这天,山上来了一位和尚,这人正是庞一观,钟正楠停下修炼:“庞观爷爷好”。

  庞一观老脸一红:“这……”

  钟俞年坐在椅子偷笑,原来自从那次会面,钟正楠就问这和尚是谁,钟俞年就告诉他叫庞观。

  “阿弥陀佛,钟施主屋里说话”庞一观笑里藏刀道。

  两人进屋庞一观不慌不忙的关上门,随后就听到一句:“你妹的,罗汉七星拳…………”

  屋里发出蹦~蹦~嘣~的声音,钟正楠挠了挠头一脸懵逼…………

  大概过了一个钟头,两人这才出屋,只见钟俞年黑着眼圈一脸乖怂,庞一观则是笑容满面。

  “爷爷您这是被庞爷爷揍了一眼炮吗?”钟正楠道。

  钟俞年老脸一红:“呃……屋里太黑,不小心磕到的”,庞一观笑的可开心了。

  “怎么可能,有庞爷爷这个三千瓦的电灯泡(光头),怎么能看不见”

  “呃……哎”庞一观无奈道:“你孙子随你一样扛着毛竹上街”

  “什么意思?”钟俞年道。

  “直来直去”。

  “哈哈哈……”

  “对了,爷爷,你拿着这些东西干什么?”钟正楠指着纸箱问道。

  庞一观道:“我先去车里等你”。随后摸了摸钟正楠的头笑了笑就走下山了。

  “楠楠,爷爷要出趟远门,大概多久不好说,快开学了,学习认真点,修炼别耽误,听你妈妈说你要去镇上读,我让庞爷爷给你找了市区里的学校,没跟你说,你觉得怎么样”钟俞年道。

  “都听爷爷的,只是……这趟远门……”

  “应该要告诉你的,爷爷接到线索,你眉心那灵体有破解之法,”

  “嘘,小心被他听见”钟正楠指了指眉心做了个嘘的动作。

  钟俞年莞尔一笑道:“放心,他听不见的”。

  “这趟远门,危险吗爷爷?”钟正楠有些担忧道。

  “不危险,倒是你,楠楠,你要努力争取自己修行阶段,增加自己的修为,到时候事情才好办,还有就是,爷爷送你去市区,就是想让你独立,可能有外在险难,遇到事情切记冷静面对,自己判断,该不留情面,咱就不留情面,不要惊”。

  “放心吧,爷爷,我……不……惊”钟正楠拍拍自己胸口道。

  “好,我们老钟家从来都没有出过一个怂的”钟俞年也拍着自己胸口,大笑道。

  “爷爷,给我一张最牛的符放在身边,以防万一呗”钟正楠奸笑道。

  “滚”踹了一脚钟正楠没好气的道:“我以前出门游历的时候,你太爷爷一根毛都没给我,直接把我踹给出门,每一次都无不是跟是人的和不是人的打得死去活来”

  钟俞年说着四十五度仰望天空道:“哥的传说,无FUC℉说”…………

  “行了别吹牛в了,赶紧走吧,再晚就搭不到飞机了”庞一观坐不住了,来到山上就听到钟俞年一阵吹。

  钟正楠噗呲一笑。

  钟俞年一红脸又交代了几句,就随庞一观匆匆下山…………

  看着爷爷的背影,钟正楠感觉缺了什么,心里总是不舍。

  “呜呜呜,别多想,要抓紧修炼”钟正楠甩了甩头道……………………

  傍晚,钟正楠吃完饭伸了个懒腰,跑到房间画符,画符需要催动自己的阳力,静口,静身,静心,祝笔,祝墨,祝纸真言,不同的符纸需要消耗不同的阳力。

  钟正楠又拿了一本封面为‘母猪发情配种大全’,翻开一看却是一本写满关于道士的书籍。

  这本是钟俞年亲撰写的秘籍,因为是一页一页的写,找了订书钉了几下。

  钟正楠看着封面不是滋味。

  “可能是怕别人偷吧,这样比较保险一点”钟正楠安慰自己道。

  看了一遍,钟正楠放下书,洗个澡,躺在客厅看电视。

  电视里播放着《非钱勿扰》,男嘉宾一上场穿着朴素的衣服,第一眼被灭了18盏灯,女嘉宾灭灯的理由就是:身高不合适,长相不喜欢,各种理由就是跟RMB不差边,接着男嘉宾第一条VCR播放开头就是:我是上市公司的老总坐拥3亿资产……

  紧接着话一刚落立马就有一位24号爆灯的,然后第二句就是现在公司倒闭了,那名女嘉宾脸都绿了………………

  钟正楠脱口而出:“傻в”。

  这时,二炮走了进来,两人看起了电视,这位男嘉宾快乐的牵着爆灯那名女的走了,随后来了一位衣着华丽,H腰带很显眼。

  自我介绍后,主持人问在场女嘉宾选择哪一位,男嘉宾拿着选择器看了看后说了一句令人喷饭的话:“换一批”。

  哈哈哈哈哈哈…………两人笑的肚子疼。

  主持人:“你这什么意思?”

  男嘉宾:“呃……不好意思,习惯了”…………

  “钟正楠”门外一名女声音喊到。

  两人一听,顿了一下,二炮不怀好意奸笑的看着钟正楠。

  钟正楠也是一脸懵逼,出门一看正是杨艳儿,杨艳儿此时一脸着急,拉着钟正楠。

  “怎么了?”钟正楠道。

  “钟正楠我求你救救我爸爸”杨艳儿带着哭腔道。

  ”你爸爸怎么了”钟正楠正色道。

  “我爸爸,我爸爸可能被鬼上身了”杨艳儿留着眼泪哭道。

  “走,路上说”钟正楠回屋拿了一些符。

  三人赶路去杨艳儿家,二炮也跟了上去,自从发生这些事,二炮不像以前那么胆小了。

  路上,杨艳儿说,他爸爸最近晚回家,前段时间中了暑,躺在床上,之后每到晚上不正常,时常自己泡在水里,刚开始以为是天气的原因需要脱离热源环境、迅速降低体温,可是一泡水里就是到天亮,妈妈说了他几句,被他打的遍体鳞伤,还念着一句一句听不懂的话,经常痴痴的站在门凳,留着哈喇子,歪着头…………

  (两更,两更……)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再遇水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