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老朋友
清池潭2019-04-04 14:072,234

  我还是来了,尽管已经毕业了三年之久。

  坐在我对面的叫做程庚秋,是我的死党从初中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直到大学毕业后我们才分开。

  “你最近怎么样?”我率先问道,微笑。

  他犹豫了一下,端起杯子抿了口茶,我给他准备的是毛尖,信阳毛尖是他最喜欢的茶,从我认识他直到如今。

  “挺好的,我可能要被公司调到你们这里了,开心么?”他放下杯子微笑道,如谦谦君子。

  他在中学是就是一个古板的人,身上的书生气总是不能被我扯过来一点。

  我看得出他有心事,我也不问,我在等他说,亲口说出,这是我们俩的默契。

  我喝了一口茶,我的是奶茶,我总是接受不了茶叶,让我没事喝一点可以但是总不能一直喝,但是奶茶我还是从未放弃过,就和泡面一样。

  “是么?什么时候调过来?到时候我给你接风,洗尘,在Z市给你一条龙服务好!”我开玩笑道,这是我们早期的时候经常开的玩笑。

  他呵呵一笑,说:“那可说好了,什么洗脚城,按摩的地方你得先找好,别扯的我到了你还什么都还没准备。”

  我应付着,道:“不会的,那些个地方我认识人,放心吧!”我依旧是这么愚昧的自信。

  “嗯。”他喝了口茶,不在说话,他看着我,很仔细。

  我也看着他,也很仔细,我们都还年轻,我却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不属于这个年龄应有的沧桑。

  “你!”我道。

  “你!”他道。

  “你先说!”我笑道。

  “你先说!”他也笑道。

  我俩对着笑了一会,他对我使了个眼色,我便懂了,开口道:“你老了!”我很认真,直视着他。

  他装模作样的揪了揪自己的脸,没有感觉到松弛,松了口气笑道:“怎么说?小二黑你没有老么?”

  小二黑是我的外号,初中时他给我起的。

  我笑道:“我可不老,我才二十五,要老也是你老了,才二十五就变得这么沧桑。”

  “她才二十四。”他说道,话题转的有点尴尬。

  我的笑容僵住了,脑海里不断地闪过一些片段,像一部青春电影。

  “你们还有联系么?”我问道,我很关心她。

  “毕业之后就没怎么联系,你呢?”他叹了口气,看着我。

  我苦笑,同样看着他,把胳膊放在桌子上撑着身体,道:“还是老样子,我知道她在哪,一直都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知道。”他毫不意外,我什么都知道,起码在他的印象中,“这件事你想怎么了解?不能再拖了。”

  我打个哈哈,试图想转移个话题,却被他直接拉回来:“她的时间不多了!”

  听到这句话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猛的我回过神用颤抖的声音回道:“终于,这一天还是到了么?”

  他点点头,“是的,到了!”

  我似瘫痪的仰在椅子上,望着屋顶,他同我一样,仰在椅子上,望着屋顶。

  我对于屋顶的装修并没有太多,只是让装修的师傅多刷了几层的大白,除了白色也没有什么了。

  “你的选择是什么?”他忽然问道,打破了沉默。

  我突然有些后悔,后悔早年的时候没有学会抽烟,不然此时我应该抽着一支烟望着洁白的屋顶,周遭是云雾缭绕,大脑被香烟麻醉可以说出一些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话。

  但是,我终是不会抽烟,连酒我都不怎么喝了。

  “容我再想想,我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一定的!”我沉默,不想再说话。

  “于我的回答呢?”他又问道。

  我脑筋转了很久终是没有想到我应该给他个什么样的答复,便回道:“你不怕失贞的话周末我帮你安排?”

  他哈哈大笑,声音洪亮,和他谦谦君子的气质截然相反。

  “老规矩?”他站起来,握着手指,关节处发出啪啪的响声。

  我心中一动,大声笑,他跟我一同笑,我们的记忆回到了十年前的冬天。

  …………

  刚下课了,夜自习最烦人了,此时已经八点半了。

  我怀抱着书本回到了宿舍,我们宿舍一共有八个人住,因为有些人的特殊爱好原因,此时宿舍里就我和程庚秋两个人。

  他看着我,推了推鼻梁上的近视镜,笑道:“汝身体可能过得去?”

  我把书放在枕头旁,拧开玻璃杯喝口水,冷笑道:“汝可愿试试?”放下杯子“吾随时奉陪!”

  只见他一件一件的褪去上衣,最后只剩一件单薄秋衣,打着哆嗦提起上衣露出比较精致的腹肌,因为灯光的原因显得有些棱角分明。

  我眼神冷冽,放下杯子,褪去厚重的棉袄也只剩下一件单薄的秋衣,学着他提起秋衣露出我引以为傲的肌肉。

  不分伯仲?开玩笑,当然是程庚秋的肌肉更好了!

  我打着哆嗦,嘴唇也哆嗦着:“怎么说?开始?”

  “开始!”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说话间,他一记直拳朝我袭来,我来不及闪躲,我伸出手果断的抓住他的胳膊向下压去。

  谁知着莽夫力大如牛,一只手被压了下去另一只手趁机偷袭我腰部,我大叫一声,应声倒在床上。

  虽然是冬天,窗外的温度低于零下好多度,但是我俩还是有些出汗的迹象,毕竟身体在这短时间内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他在一旁蹦蹦跳跳,很是活跃,我却是躺在床上,顺势脱掉了鞋子,拉起杯子满足的窝在被子里。

  ……

  “你还好意思说,第二天我就发烧了,请了假去打点滴。倒是你在被子里窝的倒是舒服了。”程庚秋穿着衣服,大汗淋漓,笑骂道。

  我在一旁拍打着自己的衣服,笑道:“还说呢,我不还陪你去了么,中午外边我还请你吃了拉面。”

  “切!”他不屑。

  很显然,我俩刚刚进行了一场大战,这里是我的房间,有点乱,我有点生气,也有点兴奋。

  “你先去洗澡吧,回头我带你去个地方。”我嘱咐道,“洗澡间在隔壁,玻璃门。”

  他瞪了我一眼,去洗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已起,雨未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已起,雨未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