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欺骗 第二节 执念
戴西2019-09-02 10:102,824

  1。

  (晚上9点03分)

  章桐走在警局负一楼的走廊里,硕大的玻璃窗外,是几乎与地面平行的花坛,月光透过窗口静静地洒在走廊的地砖上,无声无息。

  听到熟悉的软底鞋脚步声由远至近,李晓伟便从绿色长凳上站了起来,他感到些许莫名的激动,脑子里不断猜测着章桐找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来了?”章桐平静地说道,因为走廊里的灯坏了,所以李晓伟无法看清楚她脸上此刻的表情。章桐双手插在兜里,顺势便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紧接着便是一声轻轻的叹息。

  “出什么事了?”李晓伟心中一动。

  章桐昂起头:“我想问你,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究竟是什么样的意志力能够驱使他不惜冒着死在半路上的风险,放弃亲人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最后机会,而大老远去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去……杀一个人?”

  “心结!”李晓伟吐出了两个字。

  “‘心结’?”章桐不解。

  “或者说‘执念’,有的人是为了见自己爱人最后一面,而有的人则是想在自己死之前,解开心结,不留遗憾地离开这个人世间,我想,你所说的应该就是这后面一种吧,对吗?”李晓伟侧脸看着她,却依旧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因为始终都有一片阴影遮挡住了她的脸,心中不免有了一丝遗憾。

  “今天有人就死在我面前了,”章桐小声说道,“我刚结束他的遗体检验工作,我还从没见过如此糟糕的大脑,简直都被融化了一般。”

  李晓伟听了,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章桐作为法医,见过很多死亡后悲惨的场景,久而久之,她已经学会了在脑海中隔离这种糟糕的感官冲击,但是今天,她却明显无法释怀。

  “那是怎么形成的?”李晓伟小心翼翼地问道。

  “病毒感染。”章桐突然把脸扭向了他,这一回,她脸上的神情在月光下完全展现了出来,尤其是眼神中,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她一把抓住李晓伟的胳膊,声音坚定却又微微有些发颤,“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会擅自改变病毒株的遗传基因链,而不惜让身边的人感染上这种可怕的病毒。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我们究竟离人的恶念到底有多远的距离?”

  李晓伟不由得呆住了,张了张嘴,半天才问道:“你,你说什么?”他突然想起了下午的时候,自己与童小川去了苏川大学医学院,便忍不住脱口而出,“难道是苏川大学出事了?”

  章桐摇摇头:“你们第一医院急救中心,下午的时候有个病人死了。”

  “难怪了,我们医院群里都说急救中心出了事,我下午没去上班。”李晓伟皱眉想了想,“我那时候还奇怪说急救中心那里也是经常有病人因为病情过于严重而去世,为什么这次大家的反映会那么特别。”

  章桐看了他一眼:“病人在医院被病人劫持,而后者所感染的是前者所亲手设计的病毒株。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天天能发生的。”

  “那遗体呢?”李晓伟不安地问道。

  “我处理过了,你不用担心,单独存放的,就等着案子结束后火化。”章桐想了想,奇怪地问,“你为什么会立刻想到苏川大学出事?”

  李晓伟耸耸肩:“没什么,直觉吧,现在看来我的直觉也是错的。对了,有个报告给你。”他从身旁椅子上的公文袋里取出两张打印纸和三张脑部的螺旋CT扫描片,递给章桐,“下午我刚从苏川大学回来,就接到了金玉兰老师母亲的电话,我就开车去了趟胡埭镇。”

  这是一份安平市第二人民医院出具的正规检验报告,章桐不由得心中一沉,她紧走几步,伸手推开解剖室的门,来到灯箱旁,然后分别把三张扫描片夹在了灯箱架子上,这才打开开关,她皱眉逐帧仔细查看着,半晌,一脸惊讶地转头看向身边站着的李晓伟:“我说她为什么会产生幻觉呢,原来如此!”

  “你是说她有可能得了星形细胞瘤?”李晓伟感到有些意外,在来这里之前,因为心绪烦乱,他并没有认真阅读过那份检验报告和CT扫描片。

  章桐点点头:“这种肿瘤主要位于脑白质内,呈现出浸润性生长,与周围的脑组织无明显界限区别,而且多数不限于一个脑叶上生长,范围非常散,而它的生长可侵及皮质,向内可破坏深部结构,甚至可以经过相应的部位越过中线最后直达对侧大脑半球,正常人尚且容易在早期被忽视,而死者被发现前在水里已经浸泡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遗体检验的时候,就更加难区分开来,更不用说这种肿瘤的发现概率很大程度上是需要借助于专业的CT扫描机的。”说到这儿,她伸手关了灯箱,“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家属会想到向你提供自己女儿的病史检验报告?”

  “既然已经排除了他们家族的精神病史,我就想人之所以会产生幻觉,要么是毒品,要么就是脑瘤了,金老师吸毒的可能性不大,你提到说遗体发现的地方有橡树枝,并且怀疑被咀嚼过,而传说中橡树枝叶是治疗癌症的偏方,所以我才给金老师的母亲打去了电话,直截了当问她金老师的病史。”说到这儿,他不由得一声长叹,“这么年轻,真是可惜了。”

  章桐的脸上却依然神情凝重,她逐一阅读着病历上每一个字,包括所使用的药物,许久,说:“等等,水塔上的那个铁梯子我爬过,非常陡,而且像金老师这样处于二期的脑瘤患者,是根本无法一个人单手打开那个特制的盖子的,她必须稳住自己的身形,铁梯离地面非常高,有将近两米到两米五。你别忘了,她的体型非常瘦,才73斤,身高和我差不多。一个身染重病的人,那么沉重的盖子都需要一个成年男人才能用力把它挪开,她又是怎么顺利进去的?并且又是怎么一个人把梯子放下去的?如果说幻觉的话,在她触到冷水的时候,就会立刻清醒过来,如果现场真的自始至终都只是她一个人,那她为什么不爬上来呼救?”

  “难道说现场真的有第二个人?”李晓伟是亲眼见过那两段监控视频的,他实在难以相信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居然还有第二个人存在。

  章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不知道老欧阳他们在那个黑色耳机上有没有找到新的线索。”

  李晓伟果断地摇摇头:“我见过声音催眠,但是正如你所说,只要触碰到水塔里的冷水,死者必定就会醒过来,她又是如何心甘情愿地让自己被一整座塔里的水给活活淹死而不呼救?”

  章桐突然回过神来,她利索地从兜里摸出手机,拨通了童小川的电话:“我需要知道一个问题,最初到达现场时,现场那个水塔盖子到底是谁打开的?”

  “是映秀小区的保安和物业,因为业主投诉,他们要查看水塔的问题,这才发现了死者。”电话那头,童小川的办公室里一片嘈杂声,使得他不得不提高了说话的音量。

  这回答显然是在情理之中的,章桐看了李晓伟一眼,接着又说道:“童队,建议你派人查一下死者金老师来往苏川的交通记录以及银行往来记录,我怀疑她在向人私下购买治疗癌症的非法药物。”

  “这没问题。”

  章桐扫了一眼手中的病历本:“具体时间是去年8月23号过后,到她今年去世为止。”

  “我马上派人去处理,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童小川问。

  “我现在怀疑金老师出事的现场有第二个人存在,尤其是最后盖上那个水塔盖子的人,你能找到相应的监控记录进行核实吗?”

  “离案发现场直线距离不到八十米的地方就是安平酒店,我去那里碰碰运气。”说着,他便挂断了电话。

继续阅读:第四章 欺骗 第二节执念 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神探章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