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迷雾
野生阿峰2019-04-10 09:333,076

  同一时间。

  一间宽阔的、没有窗的屋子里,响起了刺耳的蜂鸣声,炽白的大灯照耀下,屋内宛如白昼。

  屋内一排排正忙碌在工位上的男男女女不约而同的站起,立正,他们都穿着墨绿的军装,脊背笔直,像一杆杆钢枪,望向了前方的紧贴着墙面的巨幅屏幕。

  屏幕上显示着一幅巨大的地图,不断有数据从上方闪过。一位坚毅,健硕的中年男子领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大的少女向屏幕下方的半人高圆形立柱走去。

  他大步迈到圆柱前停步,站定,面向下方。

  蜂鸣声戛然而止。

  少女走的稍慢,她嘿呦一声跃步跳到了台前,乌黑的短发和长裙随着跳跃抖动,两个手臂上带着鲜艳的花环,显得格外青春逼人。

  男人把手按在圆柱上方,滴的一声后,圆柱中部扩展开来,他从里面拿出了一跟和圆柱通过黑线相连的银灰色束带,束带宽两公分,长约十公分左右,在带子的一侧布满着突出来的像插头一样的短金属片,男人把它递给了少女。少女伸出左手,取下戴在手腕上的花环。漏出了下方的手腕。

  手腕被金属所覆盖。上面开着一个个的缺口。她毫不迟疑的伸手把束带卡在手腕上,金属片严丝合缝的插入,卡了进去,咔的一声,束带扣上了。

  屏幕上的地图开始极速变焦,扩大,伴随着旁边的数据流刷新而下,少女久久的没有出声,有眼泪从她的眼角溢出,划过她稚嫩的脸颊摔落在地板上。

  整个屋子安静的等待着,每个人都仿佛铁铸的人像。最终,屏幕上显示出了洛市的地图,用刺目的大红色标识着“即将出现地”几个字。

  “谛听,应该怎样称呼这位尊贵的祂。”男人说道,他声音低哑,像是沙子和石头在摩擦。

  “河伯。”少女空灵的嗓音响起:“黄河之神,河伯”。

  男人用力拍了拍手,发出啪啪的掌声。

  “又一位神祇苏醒了。”他环视着下方一圈,陡然他提高了音调,斩钉截铁的说道:

  “又一位神祇苏醒了!”

  “让我们找到祂!然后让我们埋葬祂!”

  “一切为了人民!”

  他面向下方,伸出右手,啪的敬了一个礼。

  下方的人们齐刷刷的回礼,然后巨大的怒吼异口同声的随之响起。

  “一切为了人民!!!”

  ……

  ……

  “女士们,先生们!前方到站是龙门站,请下车的旅客提前整理自己的……”

  要到站了么。

  周凡微颤了几下,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往外看去,窗外掠过的已是灯火通明的城市。

  他站起来,从行李架上拿起自己的背包,往出口走去。

  正好巧,两个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高大汉子,各持一个平板一样的机器迎面而来,互相侧身而过。比一米七五的周凡还高上半头。

  这乘警也太有安全感了,周凡想到。

  车到站了,他跟随着人流下车出站,刚到出站口处,电子闸机左侧站着的一个男人吸引了他的目光。主要是因为他傻笑着冲着人群来回看,并且长得太有特色了点。

  那是一个壮硕的胖子,身高足有一米九,浓密的短发根根竖立着,两侧推的精光,额头宽而高,扬起的眉毛下是快眯成缝的眼睛,宽鼻子下一张大嘴上扬。

  多少有点傻,周凡收回了视线。前面的队伍传来抱怨声。原来是前面出站口有警察守着。让出站的速度相比平时慢上不少。可能是因为要花会了吧,周凡这样想着。

  洛市有办牡丹花会的传统,每年四月是牡丹盛开的季节,在这个时候各地游客都会争相而来。毕竟这的牡丹有着甲天下的名头。

  安保维稳什么的,确实应该做好些。他拿出去耳机带上,顺着人流往外涌了出去。

  这一批到站为洛市的旅客已都完成出站了,空荡荡的出站口只有胖子和这些警察们。

  “他奶奶的”胖子暗啐了一口,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啊……”

  蒲扇般的大手拿出一盒软中华敲出一支,边抽边打起了电话。

  “喂王队,我们这没有检测到目标反应,好,好”胖子挂断了电话,打了个响指,那些警察都朝他看了过来。

  “继续警戒,三分半后准备检测下一波。”

  说完,他蹲成一个肉团,享受的抽起了烟。

  ……

  ……

  “多少钱师傅?”

  “二十二。”

  周凡拿出手机扫码把钱付给了出租车司机。下车朝小区门走去。刚走两步,他皱了皱眉,扭头向路对面的小区看去。他听到有人在哭,可他明明带着耳机,路面的行人也神色正常。

  “叮咚”

  手机震了一下,发出响声。是一条语音消息,他点开来看,是公公司群里老板发来的,什么最近经济不景气,什么坚持之类的鸡汤。周凡无奈的回复了一下,加快了脚步。

  几分钟后,周凡站在了家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有牡丹花的香味传来。

  “我回来啦!”周凡大声说着,推开了门。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人,以前回来的时候老爸总是在客厅看吵闹的无聊综艺节目,还能看着傻乐,被周凡无比的嫌弃。等老爸走了以后,他才发现,回到家永远都是沉默和寂静并不让人好受。

  周凡沙发上坐了会,洗洗手来到厨房,和起面来,准备开始烙上油饼,他从小就爱吃这个,因为这是小时候老爸最喜欢做的。

  真好。

  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滴到面粉里,被周凡揉进了面团。

  ……

  十来分钟后,周凡坐在餐厅吃起了晚饭,一份油饼,一碗鸡蛋羹。他边吃边玩起了手机。

  “牛逼啊,蹦极怕不怕?”和死党们的微信群里,有个叫黄黄的人@他。

  周凡默默的苦笑,没敢告诉他们自己晕了过去。

  “还行,没什么感觉。”

  “憨胆大,我们可没这么大胆子,想想都可怕。那有啥玩头。”

  周凡埋头吃饭,他还没吭声,有人就替他回话了。

  “你知道啥啊,现在人压力大着呢,就得这样发泄发泄,凡子对面小区今不就有个姑娘跳楼了,多可惜呀。”

  周凡愣住了,猛然追问:“跳楼,什么跳楼?”

  “就你家对面那个小区,今中午有人跳楼了,当场就不行了,唉你说说,才二十多岁一个姑娘,怎么就想……”

  跳楼?跳楼?跳楼?

  冰冷的恐惧在他的脊背蔓延。

  这么巧?

  周凡毛骨悚然起来。

  “啊,突然想起来点事……”周凡打了个哈哈,没有再说话。

  因为到家的较晚,吃完饭已经快九点了,周凡冲个澡,他准备今天早点休息。

  温暖的热水从花洒喷出冲在身上,却没有给周凡带来舒缓的感觉,他不由自主的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莫名其妙的自杀冲动,诡异的蹦极经历,对面跳楼他总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可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头绪也整理不出来,不得已,他拍了拍额头,仰起脸来接受热水的冲刷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

  隐隐约约他再次听到了哭声。

  女人悲恸的哭声传了过来,那是对面小区的方向,哭声穿透了墙壁,在浴室里回荡。

  周凡紧张了起来。

  哭着哭着,她突然被自己的哭声噎到哽咽,哭声愣了愣,哭的更厉害了,这次哭的撕心裂肺。

  周凡突然有点无奈,明明是该惊恐的场景,可是他忽然间就觉得这个女人哭的委屈又可怜,就算真的是鬼你这也太有损鬼格了吧。他心里嘀咕着,微微向哭声传来的方向侧目。

  突然,巨大的恶心感笼罩了他,哭声停了一瞬,然后一声尖锐凄厉的惨叫响起。

  怎么回事?周凡瞳孔猛然收缩。一瞬间,一种碰见天敌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听到了自己澎湃的心跳声。

  朦胧的黑雾从周凡身上蒸腾而起,瞬间牢牢的笼罩住他的全身,心脏传出了剧烈的疼痛,他双掌扶着膝盖弯下腰,撑着自己没有摔倒在地上。喷洒的水花没能落在他身上,一点一滴都悬浮了起来,围着周凡轻轻转动。

  然后是久远的寂静,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仿佛一张唱片被按了暂停键。

  不知过了多久,那可怖的感觉终于消失,黑雾消散,突然的反差让周凡感觉头晕目眩,周凡痛苦的把头抬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那些围绕着他飘浮的水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与祂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与祂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