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亡之味
文夕乡舍2019-11-18 17:38879

  一声震彻山林的长啸传来:“夕……,嗷……,哦……”。

  这声音撕心裂肺,充满懊悔和不甘。这声音传到我的耳里,我心脏紧缩,浑身战抖,我冲出家门,寻着长啸声来处奔扑而去。

  澜先生躺在乱草丛中,手紧紧地箍住右腿。右腿上青紫的牙痕,蔓延周围一片乌青——澜先生被一条剧毒的蛇攻击了。我发疯一样抄起一根乱棍向草丛狂打,只见一条蛇的尾稍快速隐入草丛深处。我扑向澜先生,奋力撕扯衣襟,衣衫是这样的牢固,我情急之下,我翻开澜先生裤腰,扯下附带在休闲裤上的腰带,紧紧勒住澜先生腿部被咬的上部,然后用嘴猛吸伤口的毒液,……,但是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澜先生腿上的乌紫在向上蔓延,他嘴唇发白,神志开始涣散了。

  我没命地想扶起澜先生,但身高180的澜先生太重了,我从腋下将他架起,在地上拖着他向我们停车的方向走去,我奋力嘶喊:“有人吗?有人吗?帮帮我!……帮帮我!……”——没用的,空山无人,一如我们往日喜欢的宁静样子,可是我现在需要有人来帮帮我啊!

  死亡就是这样让人猝不及防,瞬间就来到了。

  澜先生58岁,我65岁。

  本以为生命还会无限的延长,我们的日子将会象这样平凡而悠远的无尽蔓延。我们曾经说起死亡的时候是那样地崇高而笃定,那样地要显得与众不同,那样地优雅,充满诗意,可是当死亡降临的时候我们何尝有办法支配!甚至滑稽到这样的地步——被一条没有跟我们有任何过节的一条蛇咬了,然后束手无策地死去。

  我抱着澜先生的渐渐僵硬的身子,我捧着澜先生的脸,摇晃着他:“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你坚持了,我送你去医院!”——可是澜先生的魂魄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我们就这样生死分离了。

  就这样瞬间生死分离了!我慢慢在泥沙地上坐了下来,将澜先生抱在怀里轻轻摇晃。

  太阳偏西了,黑夜慢慢降临,跟昨天一样,跟其它的每一天都一样。鸟儿归巢,叽叽喳喳地叫声渐渐止息,黑暮弥漫,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等眼睛适应黑夜后,山的影子,树的影子才渐渐在眼前显现,天空泛起浅浅的蓝色,大地一片祥和。虫子在树丛里吱吱地叫起来,对于它们来说什么都没有异样,唯一异样的是我,我的身边再无人语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开风岭谷,许你桃花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