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背井离乡
乌鸦坏了2019-04-09 16:464,547

  车子发动了,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位娇小的姑娘,纷纷依偎着天海东左右,她们似乎很累,陈丹丹先一步睡着了。

  那娇柔的呼吸声,热暖暖的女孩香气环绕着海东,这种日子似乎是梦寐以求。可是接下来的路很长,很远。而且没有过多经历世事的他,似乎显得有些不太轻松。

  雨花看到了这一点,心里担心爱人,紧紧的搂着他:“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就算死,我也先替你挡着。”

  “傻丫头,怎么刚一出来,就说这种表忠心的话?别乱说,我不会丢下你,真心爱的我女孩,我把你们供奉着都来不及呢。”

  雨花靠着海东,仰脸看着他,海东也看了雨花一眼。然后作为男人,他强行的微笑了。

  可雨花不笨,一切都看在眼里,因为一个男生,十八岁的年纪,光是养活自己都很吃力了。现在,她又和陈丹丹一起,成了被托付的两张嘴,未来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无一不是要靠赚钱来维持的。

  “亲爱的,我问你个事儿啊?”雨花鬼精鬼精的笑着。

  海东笑着:“说嘛,不过要小点声哦,谁知道你要说什么呢。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是多没羞没臊的人呢。”

  “讨厌啊你!”雨花用脸颊撞了一下他的肩头:“哎,你说,女孩子什么样的打扮,你最喜欢。就是那种…嗯…看了之后,一辈子都舍不得离开,都想要疼她,天天想和她在一起的那种。”

  “打扮?”

  “对呀,说什么衣服啦~做什么发型啦~用什么颜色口红,要不要画眼影,用假睫毛什么的……”

  “漂亮的女孩啊?你是问我怎么觉得,然后你按我说的去打扮对吗?那漂亮的就不用打扮。”

  雨花龇着牙,小虎牙露出来,鼻梁窘着几道纹,嘿嘿傻笑着看着海东。

  海东看着她,轻轻的说:“你是觉得你很漂亮吗?”

  “啊?哦~~那你是说我不好看喽?我刚跟你出来,你就…”

  “不是,我是说,你要是觉得你很漂亮,那我就说,漂亮的女孩,什么也不穿,最好看。”海东憋着坏笑,在雨花的耳边很小声的说。

  雨花心里觉得很开心,她脸上翻出绯色的红晕,白眼的看着他。

  “哎哟,开玩笑的啦。不穿衣服,那不跟你爸爸杀好的猪,刮了毛,用肉钩子吊起来的肥肉膘一个样了?还是要打扮的,最起码…私密的地方,总得留给我自己看到不是吗?”

  “那好吧。”雨花咬着嘴唇,低着头歪在海东的肩头。

  天亮起来的时候,已经度过了大河的浮桥,进入了省城地界。雨花不知道海东是要去哪里,还以为就是省城。

  可到了车站之后,三人出来,海东就去买包子和饮料什么的了。

  两个小姐妹,像个没人管的傻丫头,就这么直愣愣的站在出站口的栏杆边,随初晨的凉风吹过,掀起了她们二人短俏的裙摆。

  一个满脸疙瘩坑坑洼洼的中年男子,凑过来小声的冲她俩说:“一晚上三百,干不干?大房子,有大床,很舒服的。”

  雨花傻乎乎的回应道:“叔叔,你是问我们找工作吗?”

  陈丹丹用力抓了一下她的手腕,使眼色的小声道:“别理他,海东马上就回来了。”

  雨花看着丹丹:“问一下没什么吧?咱们总不能只让海东哥一个人出去工作吧。”

  “哎呀别说了,闭嘴。”

  这男人马上就把刚刚没有表情的脸缓和了许多,一口洁白的牙齿乐开了花似的,笑着从西装内兜摸出一张名片,上面印着:花间洗浴。

  “两位妹妹,别怕,就是份工作,没别的,没做过不要紧,咱们有专业的领班和经理,会手把手教会你们。而且,工作表现好,小费会很多的。”

  雨花有些心动了,她只是单纯的觉得,不能让海东一个人苦,打算一辈子在一起,就要有同甘共苦的精神。她已经打定主意,再苦再累,都不会离开海东。所以,一份不错的工作,还能额外赚取小费,那海东岂不是要轻松很多了。

  “哦,那工作的地方远吗?有没有管饭什么的?我们刚来,也没有固定的地方住,能省钱一点是最好的。”雨花来了兴致,不管陈丹丹的拉扯,她接下了名片。

  陈丹丹突然冲着马路对面摆了摆手:“哎,这里这里,在这儿呐!”

  雨花不明白陈丹丹的用意,跟着声音看了过去,疑惑的问着:“丹丹姐,怎么了?你近视眼吗?那不是海东哥哎!哈哈哈…”

  这男子似乎看出了什么,有些按耐不住的把双手塞进了裤兜里,浑身像长满了虱子,又好像大早晨的有些冷。他哆嗦着来回的小碎步走动。

  “妹妹,这工作可抢着有人做呢啊!名额是有限的,你要是真心想好好有份工作,称心不称心,咱先去看了再说也没事。我那边有车,不远,就前边。这可是省城,哪有那么多骗子啊!你不有手机吗,我们要是敢骗你们,直接报警不就完了?”

  雨花觉得也有道理,心里激动不已,眼看着刚进城,就要有工作了。到时候海东一定会夸自己太能干了,遇上了一个好姑娘。

  可陈丹丹一把抓住雨花的手腕:“不许去!”

  “丹丹姐你这是干嘛啊?”雨花有些不太高兴了。

  这男的也跟着搭边腔,指着陈丹丹:“你是她姐姐是吗?人家你妹妹想踏踏实实有份工作,你怎么当姐姐的一点也不体谅人呢?这城里头,什么消费水平?做妹妹的想自力更生,你怎么还百般阻拦呢?真是看不起你妹妹了,搞不好她比你能干,赚的钱比你多呢!”

  陈丹丹一咬牙,不理他们,冲着海东离开的方向,大叫起来:“天海东!你个狗日的,你媳妇叫人要拐走了啊——”

  雨花赶忙去捂住陈丹丹的嘴:“你干嘛要骂海东哥?他怎么你了?谁要拐咱们了?”

  海东买了小笼包,又去了趟车站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些女孩的生理用品;几包花生奶,和两瓶水。结算完之后,出门看见了烤红薯的,觉得大早晨的,天气有些凉,就想着给他俩一人买一个,热乎乎的捧在手里,心里也会暖和一些。

  可就在这时候,听到了远处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海东高脚跳的往那边看。

  不一会,两个女孩这里开始有人围观了起来,三五成群,熙熙攘攘的。有的说陈丹丹不会当姐姐,大女子主义;有的说雨花别听她的,成年人要有自己的主见。

  总之,看上去似乎苗头不好,都是一边倒,在打击陈丹丹的。

  一时之间无奈,陈丹丹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那男人冲众人一拱手,紧接着对雨花道:“算了算了,你姐姐也是为你好,没看到钱之前,说什么她也不会信的,我看呐,等你赚了大钱,再回来给你姐姐花的时候,她就不会错怪你了。”

  雨花看到陈丹丹这么“无理取闹”,心一横,对着男的说:“没关系,她不是我姐姐,我们就是……”

  “她不是你姐姐谁是啊?!”一声大吼,挤开人群冲了过啦!

  天海东一把抓住宋雨花的手,弯腰拍了拍陈丹丹的肩:“小可怜,谁欺负你了?跟哥哥说,今天我不一刀剁了他狗日的,老子以后就跟他姓!”

  此话一出,这男的有些慌了,想要从这里赶快闪人。

  可海东手里拎着一把黑乎乎脏兮兮的砍刀,但是刀刃明晃晃的吓人!他拿着刀,指着这个男的:“你要找工作啊?是你吗?”

  周围的人都开始七嘴八舌的指手画脚起来,有的劝说小伙子把刀放下,有的说不至于的,买卖不成仁义在。还有的说人家就是个招工的,你这个妹妹自己害怕吓哭了,跟人家没关系。

  海东盯着这个男的:“你老实别动啊!看见我眼珠子没?红了吗?别动啊,你敢跑我一刀甩你脸上!”

  他说着拉起丹丹:“说,他怎么你了?你是想要他身上哪一块儿?今天老子豁出去了,妈了个B的,一命玩一命,我看今天谁给我装B!”

  陈丹丹一把抱住海东:“他们…呜呜呜…他要带走雨花妹妹…去干那种事…呜呜呜……”

  “哦,是吗?”海东拿砍刀指着那男的。

  “兄弟,你冷静点,人不都说了么,我就是个招工的,不愿来算了不愿来,对吧!咱们都是出门在外的,你拿个破刀,吓唬我干嘛呀!”

  “破刀是吧?我cao你祖宗的!”说话间,海东跳起来抡刀就冲这男子砍过去。

  周围的人“嗷”的一声有人吓的惊叫起来,所有人都慌乱成一团,有跑的,有挤来挤去想要躲远点的。

  再看那人,吓的回头就往人群外边钻,一个不留神趴着跪在地上,撅着屁股还回头看了一眼。海东被陈丹丹拉住,他叫骂着:“有种别跑!老子跟你死磕,来啊!Cao你妈,你个狗日的,叫你妈去干啊!”

  “疯了疯了,这是个疯子!报警,大家快报警!”男子吓的爬起来就跑,边跑边喊,说海东疯了。

  陈丹丹抓住海东:“算了,算啦哥啊!人跑了就算了吧!”

  海东大喘着粗气,拿着刀,敲在栏杆上,看一眼陈丹丹带泪的小脸,抬手心疼的给她擦拭;再看雨花,雨花似乎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蹲在地上,抱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众人之中,有个老汉,小跑着挤进来:“娃,哎哟我的娃啊!你拿着刀跑什么啊?哎哟,这刀不值钱!我拿来砍红薯秧子的!给给,趁热的烤红薯。”

  海东把刀还给老汉,道谢抱歉的接过烤红薯,从兜里掏着钱给他。

  “不用不用,刚不是给过了么。”

  “租您刀的钱!不多,您拿着,这么大年纪出来做点小生意不容易,给您添麻烦了。”海东客气的说着,把红薯递给丹丹一个,捧着另一个,蹲下来,伸手搂住还在哭的雨花。

  “好啦好啦,傻丫头,头一次出来吧!没事了没事了,有哥在,谁也不能把你们怎么样!那傻B走了,别哭了。”

  宋雨花抬起头,一把搂住海东:“对不起海东哥…呜呜呜…我…我不知道…不知道他是个坏人…呜呜呜……我,我还错怪…呜呜,错怪了丹丹姐姐……”

  雨花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感觉自己是这里最坏的女孩,误解了好心拖延的陈丹丹,还说了那样的话。海东一回来,还那样说自己一句。想着想着,心里就更委屈了,越哭越厉害。

  海东故意坏笑的问:“傻妞,哎,看着我!你看着我嘛~我问你,那人是不是吃你豆腐了?”

  “呜呜…没有~~”还以为他会问什么,这一问,雨花又哭着抱住海东的脖子,比刚才哭的声音更委屈了,那抽噎的柔弱肩膀,耸动的海东心里都在颤抖。

  陈丹丹蹲下来,抓着海东的肩:“雨花妹妹也是为了想早点工作,不想让你一个人太辛苦。这也不怪她,怪我,因为害怕那人会把我们怎么样,就不敢直说他想要我们去干什么。雨花真的是很好的妹妹,她什么都在替你着想。”

  “嗯,我天海东的妹妹,怎么可能不好呢!你还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一场闹剧风波过后,有人报了警,海东不想被警察胡乱的盘问,于是打了一辆摩的,带着两个刚刚委屈的不得了的丫头,赶紧离开这个车站,去了几站地以外的火车站。

  之后雨花再不多说一句,一路只是牵着海东的衣角,像个傻姑娘的跟在身后。陈丹丹怕她再受到外来的伤害,就一样是跟在身后,一手不停的扶着她的后背,怕她走丢的样子。

  海东要了她俩的身份证,买了三张去往半星岛市的火车票。

  上午十点半左右,三个人检票上了火车,一路前往那个美丽的海滨城市!

  “海东哥,之前咱俩,不是就在省城的吗?这次要去多远啊?”陈丹丹让雨花坐靠窗的位子,她坐在中间,此刻,雨花已经搂着陈丹丹的胳膊,缓缓的睡着了。

  海东瞄了一眼雨花,看着丹丹:“这丫头,怕是以后再也不能叫人欺负了,亲爱的,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照顾这个傻丫头了。好歹说,你也跟我在外头溜达三年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也多多少少的教教她,免的咱们出门在外,活的像个傻子。”

  “那当然了,以后就是我们三个相依为命了啊。”

  “哎…背井离乡啊!不过不是咱们仨,是四个,过不了多久,还有个大姐姐,来帮咱们。”

  “谁啊?也是天文村的吗?你呀…又勾搭谁了?”

  “嘿嘿~~不告诉你。”

  “切~死样儿吧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