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心事重重
乌鸦坏了2019-04-09 16:472,312

  火车从老家省城,一路开往东边沿海方向。雨花睡醒了之后,海东便和两个小可爱闲无聊的逗趣着。

  中午的时候,海东把上车前买的两桶泡面拿了出来,一手拖着一个,去车厢接头处加了开水,端回来放在小桌板上。

  “天氏泡面,二位靓女,三分钟后请随意享用吧!”

  雨花有些不开心的问着:“海东哥,那你呢?怎么只有两桶?”

  陈丹丹也应和道:“对呀,你呢?”

  “切~我呀,坐火车,尤其是长途跋涉,是不会吃喝的,再久也是一天的路程,到了地方咱们去吃好的。可是你俩也不能饿着,不然啊…”他凑上来,一手一个的搂着,低声道:“我会心疼的。”

  一旁的乘客看了,纷纷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海东。那是两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一身利落的上班族打扮,白衬衣干净的透着阳光,甚至有些刺眼。

  他们之间坐着一个女的,像是他们的母亲,因为岁月雕刻的面容上,除了是母爱慈祥的沟壑,就是那一头灰白相间的、短而卷的老妇人烫发。

  “小伙子,你们这是要去哪里的呀?”老妇人有些喜欢这个小伙儿,面带微笑的,抬手在海东的背上拍了一下。

  谁知海东猛的一回头,烦躁不安的叫着:“拍什么拍啊?!”

  老妇人吓了一跳,海东见是个老妈妈,立刻抱歉的抬手打敬礼:“哦,不好意思,我刚才烫了一下,不好意思阿姨。”

  老妇人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听到吼叫也有些想发火,可见海东马上道歉,也就问了一声:“没事吧兄弟,你吓我们一跳,还以为怎么着你了呢。”

  海东挠着头,嘿嘿的笑着:“没事没事,呵呵,我们…我们是去半星岛上班的。嘿嘿~”

  接着,海东对丹丹和雨花很随意的摆一摆手:“你们趁热吃吧,我去车厢接头那儿抽口烟。”

  海东朝那边走了,雨花紧张的抓了一下丹丹:“姐,海东哥怎么了?真是烫到了吗?”

  陈丹丹摇摇头:“不清楚哎,他…他好像从不抽烟的啊?上车前见他买烟了吗?”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海东来到车厢接头处的时候,他拿出那个用了三年的翻盖小手机,一个人蹲在车门处角落里,大手使劲的抓着额头,看着手机里,村医天海梅给他发来的短信。

  【路上注意安全,姐姐随后就到,切记一切冷静,再冷静;冤有头债有主,陈兴和把你家院子放火烧了!他们在你走后准备拆房子,现在村长腿折了,陈兴和的脸被割伤了。真的很恐怖,详细等我到了再说,不要带情绪,姐姐本该不告诉你,可我要在弟弟心里做一个透明人,相信我,没事的。到了之后,找地方落脚,把你的卡号给我,等我到了再找工作。】

  自己家的老宅子,就这样给烧掉了!那是爷爷奶奶留给自己最后的遗产……

  冤有头债有主,天海梅是担心海东把火气全都撒在陈丹丹身上才刻意这么说的。而且,一般情形下,大多都是对出门在外的人报喜不报忧,怕他担心,乱了分寸,出点什么事。异乡流浪的亲人,给家里也是通常性的报喜不报忧。可天海梅怕到时候再说,海东会气氛,厌恶自己的隐瞒。所以她直接就说了实情。

  海东也是个直性子的人,那些善意的谎言,到底还是谎言。也许这样自己难过一阵,缓和数日之后就可以无奈接受了。

  短信中,海梅说村长的腿断了,丹丹的父亲脸被割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火烧院子的时候,他们突然后悔,冲进去救火伤到的?

  心里仔细衡量之后,海东觉得那不可能,他们都要烧掉自己的院子了,一定是因为海梅曾说过的什么值钱的东西,在老宅子的地基下深埋隐藏。或者……

  一个人温柔的手摸着海东的头,断了他的思绪。

  抹一把泪眼,回头一看,是陈丹丹。

  “怎么了小妞?我没抽烟,就想打会儿小游戏。”海东拿着手机,合上手机盖子给陈丹丹看。

  陈丹丹上来抱住海东:“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站在你这边,请不要把我当外人,好吗?”

  “好,好…”海东缓缓的长吸一口气,压制自己内心的不安。

  两人拉着手回到座位时,陈丹丹的泡面一口也没动;雨花那一桶,她却吃的无比的香,嘴角周围全都是红亮亮的调料油水。

  海东抬手在雨花的头顶上揉搓着:“好了小美女,咱们去餐车吃吧!这个哪儿能吃的好啊,别吃了。”

  “哎呀,哥哥啊,头皮屑都掉碗里了。你看你~~”雨花噘着嘴,不高兴的看着他。

  陈丹丹对一旁的老阿姨笑着说:“阿姨,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们看一下东西,我们一会就回来。”

  东西,就是海东买了一些吃的喝的,还有雨花的一个小背包。

  阿姨欣然答应,他们三个就开始朝着餐车方向走。

  海东拉着雨花到了车厢接头处,用手指把她嘴巴上的油水给抹掉,雨花则是掂着脚,抱住海东的脖子,直接在他嘴巴上吻了一下!

  “哎哟小傻妞,你真是…”

  雨花看着天海东脸红的样子,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哥哥原来你也是会害羞的嘛~~”

  陈丹丹跟在身后,有些心里痒痒。可周围都是乘客,她要是再冲上去来一下,那海东成什么了?外人还不得觉得他们三个是变态吗?

  之前还说不饿的海东,到了餐车之后,点了好几道菜,三个人饱餐一顿,还一人要了一杯鲜榨柠檬水。

  海东注意到陈丹丹吃东西的时候心不在焉,也许彼此都有心灵感应吧,也没必要现在就直说。于是一路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直到天黑以后,火车来到半星岛市,缓缓的驶入站台。

  下车的时候,老阿姨与他们挥手道别,她笑吟吟的对两个儿子说:“你看人家这个小伙子,一边一个大姑娘,多叫人羡慕,你俩也不给老娘争气,到死前我还能抱上大孙子么?”

  “妈~~人那哥们旁边俩姑娘都叫他海东哥呢!您别瞎点鸳鸯谱了,什么俩啊,那成什么了。”

  哥哥也是搀扶着母亲,笑着道:“是啊妈,您是想儿媳妇想着迷了,看见一男一女就拿我哥们说事儿。今天倒好,看见一个带俩的。”

  老阿姨摇着头的苦笑:“哎……你们还是年轻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