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落魄神棍
乌鸦坏了2019-04-30 14:263,737

  趁天黑,海东离开了公寓,悄悄的去了劳务市场。因为不知道路,所以也是打车去的。

  身上的钱,说多,还有几千块,外加存折里和陈丹丹的两万多共同财产。再花,不工作迟早是要喝西北风的。

  想到身边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陪着自己出远门;又想着不能让她们吃苦,经历了在省城车站,宋雨花差点被拐骗的一事,心里就更不能叫她们继续跟着自己,过那种苦日子了。

  什么是苦日子,就是三年前陈丹丹和自己一起出来的那几年。抬头看人,低头干活,每天迎着领导的脸色,拿工资的时候自己还要满嘴的吉祥话。

  活的像个下等人。

  靠劳动赚钱养家的不算是下等人,可天海东觉得那个时期的他们,就是下等人。不,是下人。

  海东的手里多了一个小本,他开始记账,记下这次离家之后的每一笔账。只是那两个丫头不知道海东做了这件事,他只是用来提醒自己的。

  “打车又花了三十多。哎……”叹了口气,海东低头走进了劳务市场里。

  里边冷冷清清的,只有满街的各色食品袋垃圾、饭盒、一次性筷子,还有很多见的各种纸质简历。揉成一团的,撕开散落的,还有随风摇曳在一旁角落的。

  “小伙子,你这是干嘛呢?找活儿?找工作?”

  海东看了一眼坐在劳务市场走廊一个台阶上的大哥,样子三十几岁,但很像个饿了好几天的家伙。满脸的脏污。

  没有理会他,海东继续向前走,心想怎么全都关门了呢。

  “这几点了都?人家都下班了,你逛游啥呢?”

  那个脏家伙又喊了一句,回头看他,小风吹起了他蓬乱的头发,深褐色土灰的衣服,油腻的袖口,看上去更像个乞丐了。

  海东开始掉头往回走,顺道冲他说一句:“谢谢啊大哥,那我明天再来得了。”

  “明天来了就有好工作了?嘿嘿,劳务市场全都是骗子!你看我,还看不出来吗?人家要中介费的,要不这么大的劳务市场,几百家找活儿的中介所,不收钱吃什么去啊。”

  中介费的事儿,海东是知道的。在省城的那会儿,都是用工单位来领人的时候,他们掏的中介费。怎么,这里都是要自己交钱的了?

  心中疑惑,却没那么强烈想要知道。于是海东想赶紧离开这里,回家去抱着两个小美女,好好的轻松一下。

  “哎!兄弟,你不信啊?我真是个打工的,找活儿还得靠自己。找中介不靠谱的,你明天还是不要来的好。”

  海东有些觉得好笑,回头问着:“那你在这里干什么?没地方去?不也是等着明天天亮了,好在这里找工作?我不来,还差我一个抢你的工作吗?”

  那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海东不想找茬,下意识的朝外头走了几步,但还是回头看着。

  因为这人一边站起来一边摆手着:“兄弟你别怕,我啊,就是在这里过夜的。现在半星岛严打,没身份证和暂住证,在大街上瞎溜达,容易被警察抓住盘问。”

  “问就问呗,我又不是没有那些证件。”海东心里打鼓,这家伙该不会是什么流窜犯吧。

  想一想,的确,自己只有身份证件,暂住证还没来得及办理呢。

  这人走过来自我介绍着,一副绅士的举止。

  他先是微微鞠一躬,然后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手伸出来向海东,说道:“我叫楼恺,是一名建筑工程师!您好。”

  海东觉得想笑,怎么一天遇上这么多奇形怪状的家伙。

  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自己也不是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的进城新手。反正也闲的没事,于是就伸出了手与他握手。

  “我,叫海东。”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姓氏。

  谁知这人一抓海东的手,握手之后,就眼神惊奇的看着海东:“你…会功夫吧?”

  海东本想说不会,却觉得应该提防一些的好,于是道:“会是会,不过……”

  他想说自己只会一点。可楼恺两手一拍,打断他的话头:“这就不对劲了!我楼某人出门在外十几年,阅人无数,按理说像你会功夫的人,一般都很难委身出现在劳务市场找工作。这样太丢面子了!可我刚与你一握手,嘿~手心桃花劫啊!你是不是想说床上功夫啊?哎哟大兄弟,你可长点心吧。”

  海东龇牙咧嘴,似笑非笑,一脸尴尬:“你…你会算命还是怎么的?”

  他又是两手一拍:“啧啧啧…”手指海东,一脸堆笑。

  海东挠了挠头,冷笑一声,准备转身离开。

  “哎哎哎,兄弟兄弟!听我说啊!你呀,不适合打工,真的,你应该自己做点什么小买卖!这样来钱快,养家也快!”

  海东一脸不屑,停住脚步转身冲他说:“你这么能算计,你怎么不给自己算计算计呢?真有那两下子,跟我这臭贫个什么劲儿啊!去去去,我还有事儿呢,你自己在这里哔哔吧。”

  “我是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楼恺大叫着。

  海东掐着腰,一腿颤抖着笑起来,点着头道:“好好,那你倒是说说,饿死,和先吃饱肚子,以后再说,你怎么选?”

  “我…”楼恺两手握在一起,搓了几下,“我女朋友把我骗了,我的钱她都卷走了。”

  说到这里,楼恺转了半身,侧身对着海东,兀自走到墙根,一拳打在墙壁上。

  海东深吸一口叹着气,缓缓的走了过来:“大哥,嘿,嘿!”他拍了拍楼恺的后背,“骗就骗了,这跟你流浪街头有关系吗?你有手有脚,不还是可以继续工作赚钱吗?报警告她啊!把她抓起来,白眼狼的玩意骗你钱就这么算了?你不大学生什么土木建筑工程师吗?”

  楼恺歪头看着海东:“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这么大本事,告她一下,入狱好几年,我不成渣男了吗?”

  “结婚了没有啊就百日恩?日…日…百次有了?”海东大小眼的说着,这是他惯性的口头语,脏话,两说。

  楼恺一脸不悦,急躁的两手互相拍打着:“一日夫妻百日恩,不是那个日,你小小年纪怎么那么污秽呢!”

  海东两手抱起,仰脸瞧着他:“那你就是活该,日久生情,日久生情!你不那什么…是吧!哪来的感情呢。书上不都说了么,好女人,只要搞一次,她一辈子都赖着你。便宜货,谁搞都行,给钱才是王道。这好了,你那个女朋友,钱到手了,王道,你,街道。”

  海东指着走廊,耸了耸肩。

  楼恺有些气愤,但觉得这小哥说的有点道理。于是他道出了自己的一个心结:“我其实…这两天一直在大街上,不敢回去,那个依稀尚存她身体香气的房间。我感觉我失去她之后,我的一切都成了灰色的,像没人理睬的云朵,肆无忌惮的在天空流浪;像无家可归的野狗,在黑夜寒风里吹起脊背凄凉的皮毛。”

  “得得得…你在这写散文呐!卧槽,算我倒霉,走,我给你上一课,女人这方面,我擅长!妈的,我请你喝酒,完事帮你好好研究研究。”

  海东看不得这种酸臭味的书呆子,满嘴的礼义廉耻大学中庸,到了社会上,稍不注意就给混社会的小人物给报销了。

  楼恺被海东这么一抓,他一手指着海东抓自己胳膊的手:“你,你这是几个意思?要个我动手怎么的?”

  海东立马就毛了,索性手一甩:“我擦,我带你去吃点饭啊兄弟,你脑子勾芡了吧!”海东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可能精神有点问题了。

  楼恺摇摇头:“不需要,我其实,这两天一直打算结束这荒诞无垠的一生。”他双手举起来,颤抖着像是在掂量着什么,“空有一身缔造世界群耸巍峨的本事,却依旧留不下一个心爱的女流。啧啧啧…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天呐…可是她容不得我啊……”

  一声仰天长叹,海东上去就是一脚!这一脚,一下把人家渐入佳境的感叹给踢没了。

  “你真有出息!爹妈把你养这么大,你居然为了一个骗钱的臭娘们寻死觅活!卧槽,我真是够了!你自己在这里哭尿吧,我他妈回去抱媳妇去了。”海东说着转身就走。

  “兄台……”

  “去你妈的兄台!”

  “兄弟!我想好好活!借你一席桃花之地,完我一生一爱人的心愿吧!”

  海东从一旁垃圾桶里,抽出一个半截的荧光灯管,转身跑了回来,跳起来就冲着他脑袋上砸了过去。

  “别恶心我!砸死你这个叨逼叨的精神病!”

  海东也是气的没办法了,开始是看见这个人厌恶,聊几句之后觉得还有救,可他把海东想要叫他去吃饭抓衣袖的动作当成是侵犯,这就开始令人窝火了。

  本打算一走了之,却依旧是一副酸臭味。这下课吧海东气坏了,怪你是真傻假傻,先打你一顿,泄了心头气愤再说。

  本来就是半截的荧光灯管,又不是什么结实的东西,噼里啪啦一堆玻璃渣子掉了一地。

  海东倚靠着旁边的卷帘门,大喘着气。楼恺侧身趴在地上,抱着脑袋。

  他从腋下偷瞄了海东一眼,见海东累的气喘,于是爬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白色玻璃渣子。

  “你肾虚了!真的,我掐指一算,你真的是桃花劫,你不会武功,刚才打我那几下,一看就是街头小流氓的做派!”楼恺指指点点的说着。

  海东猛一抬腿,楼恺慌乱的抱头跑了几步,趴在了地上。

  “你是不是个半仙儿啊?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这么想叫人揍你一顿呢!”海东掐着腰,喘息着朝外头走,边走边说:“得了得了,你自生自灭吧,我也是闲的。”

  “兄弟,你不说请我喝酒吃饭嘛!还算不算数了?”

  海东摆一摆手,意思是去你的吧。

  出了劳务市场的门,楼恺小碎步跑着。因为比海东高了大半头,接近一米九的个子,所以猫着腰的凑过来,跟在海东身边。

  海东一回头,俩人都吓了一跳。

  楼恺抱着头就要蹲下,海东不耐烦的掐着腰,一手勾几下:“来吧来吧,我请你喝酒,请你吃饭。妈的我真是贱,管你的闲事这不撑得么。”

  【求推荐、求收藏、求点赞,感谢各位读者大大青睐支持,喜欢就留个赏吧】

  【“三言两语,聊表心意,您的鼓励,我的动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