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艳色工坊
乌鸦坏了2019-04-09 16:482,791

  两人来了一个小酒馆里,海东平时不爱喝酒,今天似乎也是破了戒。

  楼恺狼吞虎咽的吃着拉面,手里的筷子机械的不停的夹菜。海东一大口喝下半杯啤酒,打着隔,看着这个好像是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家伙。

  “你真是大学生?”海东不太相信的问道。

  “嗯,嗯”,楼恺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都没时间跟海东说话。

  眼看楼恺身边的一瓶啤酒,海东给他倒了一杯,他压根就没碰过。

  “哎,我说,老哥,喝一口呗,别噎着。”海东坐在对面,靠在椅背上,像个看着苦孩子一样的老者。

  他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杯子,缓缓的倒了一杯,看着楼恺的吃相,又是一杯下肚。

  这顿饭,总工花了八十多,海东跟陈丹丹在外头三年,一天都没花这么多钱吃过饭。

  也许,海东觉得这家伙,以后可能会对自己有所帮助。先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大学生,总之自己是要找点事做的。像楼恺在劳务市场里说的,得做个买卖,大小都行,至少比打工来钱快。

  从酒馆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天黑,又下起了蒙蒙的小雨。

  海东酒量也真是太小了,两瓶啤酒就浑身发软。楼恺是没喝酒的,所以海东把他的一瓶也给喝了,不能浪费啊。

  回去,楼恺打了一辆车,海东迷迷糊糊的说着“海景公寓”的地址。他拿海东的手机,找到了一个“老婆”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您好,是东哥的老婆吗?”楼恺扶着海东,一面客气的打着电话。

  陈丹丹接了电话,确定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一个人匆匆的下楼去接人。宋雨花想问一声的时候,陈丹丹已经出门了。

  林晓芸正在洗澡,隔着门板问道:“怎么了丹丹?”

  雨花回应着:“晓芸姐,丹丹姐出去了,打了个电话,好像很急的样子。”

  “哦,你是雨花啊,没事没事,不用急,估计是天海东在外头买了什么东西回来吧!新搬家,买点东西不好拿上楼,找人下去一起帮忙拿回来,也是正常的。”

  雨花还是很着急,走过来敲了敲洗澡间的门:“晓芸姐,可是我真的有点担心啊。要不,咱俩出去看看吧,东西多还可以帮着一起拿。”

  林晓芸心想:哎哟,这个天海东也真是的,找了个心智不全的跟出来,全是叫人操心的命。

  无奈,听不得人家央求。只好草草冲了身子,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等着,我换下衣服。”林晓芸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大约几分钟的时间,林晓芸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海东已经被一左一右的给架着弄回家了。

  楼恺一进门,浑身脏兮兮的,看到屋子里充满女人的香味,还有干净无比的四室一厅的房子。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见到林晓芸和宋雨花,他赶紧客气的点头打着招呼:“美女你们好!嘿嘿,我是…海东的朋友。”

  陈丹丹一脸的不痛快,把海东往沙发上一丢,坐在了他身边。

  “雨花,投一条湿毛巾来,要温热的。”陈丹丹吩咐着,雨花应声朝着浴室跑去。

  林晓芸头发还是湿的,盘着一条毛巾,穿着棉拖鞋走过来,蹲下查看着海东。浑身的酒气,她挥着手,眉头微皱的看了一眼楼恺。

  仔细打量一番之后,有些厌恶的问着:“你是天海东的朋友?”

  “啊!是,是!我们…是朋友。”他本想说我们是刚认识的,可又怕在海东清醒之前,被这几个女孩给赶出去,就只好这么说了。

  可林晓芸不是什么刚出道的雏鸟,她瞄了一眼陈丹丹,陈丹丹似乎没心思在意这些,一个劲的给海东揉着胸口。

  “你们怎么认识的?”

  这一问,楼恺有些慌了,搞不好,真的会被赶出去。

  “我们…”

  楼恺还没说出口,雨花拿着热毛巾走了过来,一边递给陈丹丹,一边对楼恺说:“你是海东哥的朋友啊!哎呀,要不要去洗个澡啊,你看你身上这样的。正好,晓芸姐刚洗澡还有很多热水,不用烧,你就先去洗一下吧,我们晚一点再烧一些。”

  “哦,谢谢美女,呵呵,是电热水器吧!行,我凑合洗一下的。”楼恺识趣的接了话,顺着刚刚宋雨花走过的路,朝着浴室走了过去。

  他走过之后,那脚底板拖曳在木地板上的泥土鞋印,致使林晓芸更加的反感。

  十分不爽的踢了雨花的小腿一下:“哎,花儿,干嘛呀?认不认识就叫他到咱家来随便洗澡?”

  雨花嘿嘿笑着,挽着林晓芸的胳膊:“姐姐,没事的啊!我们农村里干活的人,从田里回来比这还臭呢,一身臭汗,衣服也全都是土。再说,他不是我海东哥的朋友么。”

  “你海东哥你海东哥!你看他,”晓芸指着不省人事的天海东,“你就不怕,是个来讹人的?搞不好是大街要饭的也有可能。”

  虽然说话声音很小,可在一个家里头,前后距离没多远,隔着一道木墙,还有一扇毛玻璃门板,楼恺把她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打开了冲量的浴霸水阀,楼恺整个人的衣服全都被莲头喷洒的浸湿了。他一手撑着墙壁,任凭身体的一切,被温热的、带有刚刚女生香气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洗浴间。

  眼神里,似乎是布满了血丝,又像是被热水浸泡之后的反应。他很绝望又很不开心的表情,看着雾气的镜子,抬手一抹,差点把自己给吓到。

  天海东到底是个什么人呢?怎么他住的地方,会有这么多女孩在?一个个的好像都那么的关心他,那个被称作“老婆”的电话号码,陈丹丹是吧,她好像是最在意天海东的女孩。那这个年纪稍稍娇嫩的女娃呢?一口一个海东哥,又不像是什么兄妹之间的那种,她看天海东的眼神,仿佛溺爱。

  想到这里,楼恺最讨厌的是林晓芸。我都说我是天海东的朋友了,怎么还这么的不待见我?难道这是她的家?没理由啊,会不会是天海东的家,她是个亲戚?高高在上,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突然,浴室的一个放置洗浴用品的铁架台子上,一条蓝粉色,印着白色条纹的女生三角内衣映入楼恺的眼中。

  他毫不犹豫的抓了起来,像个被异性气味迷惑的野兽,一把捂着自己的口鼻,用力的呼吸着。刚才雨花说林晓芸刚刚洗过澡,对了,这应该就是她身体的味道吧。

  恣意的吮吸了几下,像个吸食毒品的瘾君子,楼恺仰头闭起双眼,让温热的水冲刷着自己怪异的模样。

  这就是天海东的艳色工坊啊!

  难怪天海东对于失去挚爱伴侣,是那么的毫不在意。就因为他应有尽有的嘛!哼哼,凭什么他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要比我一个堂堂建筑系的高材生工程师还要幸福?这些,本来我也该有的。

  不一会,楼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似乎是被浸透之后拧干了些,可还是滴滴答答的把地板弄的很湿。赤着脚,朝客厅这里走了过来。

  “哎哎哎,你这人,你怎么洗澡不脱衣服的啊?你看你,哎哟,地板都湿了,要泡坏的!”林晓芸歇斯底里的絮叨着,走了过来,一边指这地上哩哩啦啦的水渍,不依不饶的说个没完。

  楼恺嘴角现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淡淡的语调像是沉稳:“哦,真对不起啊,晓芸姑娘是吧!抱歉了,弄脏了你的地板。”

  林晓芸猛然间看到,楼恺的胸襟里,似乎是掖着一条她很熟悉的什么布料衣物,粉蓝色的,印有白色条纹。

  【求推荐、求收藏、求点赞,感谢各位读者大大青睐支持,喜欢就留个赏吧】

  【“三言两语,聊表心意,您的鼓励,我的动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艳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