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棋子
风川吟2019-04-09 20:032,161

  俞昔安倒是不在意这一点,这么一点小事也要在意的话那估计每天都要被累死了。

  事实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自然而然的变成这个样子了,动作优雅规范的根本不能想象,俞昔安不对这个感到厌烦,因为这对于他本身的思考有用处,而且这似乎是从骨子里就有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说抹去就抹去的?

  所以就算他真的很想放浪形骸一回,自己本身的修养也会在无形之间把自己拉回来。

  久而久之俞昔安直接放弃了,所以也就造就了他现在这个与众不同的样子,很显眼,但是却不让人讨厌。

  不过说真的就算是被人讨厌了,俞昔安也是不在乎的,因为这种情绪是一种垃圾,只会对自己的思想造成一定的损坏,所以他不认为自己产生这种情绪是好事。

  吞咽下最后一口白粥,他默默的从胸前那个小口袋里取出纸巾,仔细擦拭过自己的嘴唇之后起身把碗筷盘子端到餐具回收处,把手中的纸巾折叠好丢到垃圾桶。

  他不喜欢用手帕,他有一点洁癖,觉得手帕碰过那些脏兮兮的东西再收回来,那会让他心理上接受不了。

  他慢悠悠的忽视了那些目光去了操场,其实说是操场也不太对,倒更像是在一片树林里弄了一片空地出来,还是那种似乎是匆匆忙忙弄上去白线的空地,一点诚意都没有。

  俞昔安都忍不住吐槽:“我说为什么会说汉语言系的军训是最简单的了,原来是连操场都没有,我说为什么我说我考上这地方之后,那些人都是那副表情。”

  虽然还是忍不住吐槽,但是他还是慢悠悠的转悠了过去,然后安静的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魏鑫和周阑来的很快,应该是因为他们寝室起的很早的原因吧。

  不过能够考上这个专业的都是一帮勤奋的疯子,所以一般来说他们起床的时间也很早,所以他们来这里也真的是很早。

  魏鑫一眼就看见了俞昔安,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他看起来那么的耀眼,就算是在人群里,也是一眼就可以看见的那种,而且俞昔安的气场是真的很强大,所以他们两个基本上没有耗费多少力气就站在了他身边。

  汉语言系的班级不多,满打满算就两个,而且还不是满编的那种,两个班把今年的新生对半分了,刚好两班加起来一共六十个人。

  正好是那种一个班嫌多,两个班嫌少的情况。

  但是这对于汉语言系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时候凑一个班都是一个困难的事情,所以今年也算是一个很好的情况吧。

  他对于魏鑫和周阑的到来没什么表示,只是这是他的舍友,所以他对他们的态度也好了些许。不过仅限于此而已。

  只是他敏锐的感觉到了魏鑫的态度有些变化了,但是周阑的眼角眉梢之间还是有些许的敌意,看起来还是对他有点不怀好意。

  不过俞昔安也不在乎,虽然周阑看起来的确是有些精明,但是这种东西只要是个人就能看的出来,所以这玩意儿根本不足为虑,而且俞昔安看出来的也不仅仅是这样,他还从周阑的一举一动之中感觉到,似乎周阑就是一个脑子被啃过的货一样,换而言之根本就没有智商的那种。

  虽然俞昔安还是对周阑为什么会被帝都大学录取抱有很深很深的疑问,但是他更清楚自己这些疑问完全不会得到解答,不是不可以得到,而是现在他的身份还不足以知道这些。

  他不喜欢太多的疑问,所以他很干脆的放弃了思考这个,然后很干脆的对着魏鑫开口:“知道这次军训谁来吗?”

  魏鑫耸耸肩就像是平常的朋友直接说道:“不知道,但是我听那些学长说过,他们当初来的只是武警而已,所以我们应该也是武警,而且我们系的规矩就是那样,不可能太受罪的,再说了我们的身体条件不错,这一次应该不会太困难的。”

  俞昔安微微点头,然后靠在周围的一棵树旁,安静的等待着下一刻的发展。

  魏鑫默默的站在他身边,开始冥想修炼自己的异能。

  而这一次魏鑫完全没想到,自己在靠近俞昔安的时候修炼,速度居然提升了太多太多了。

  是以他睁开眼睛之后震惊的看着俞昔安,而俞昔安只是浅浅的笑,然后直接去排队了。

  魏鑫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这必然是俞昔安控制的,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切。

  他心底暗暗有了感激,因为就是刚刚那么一点触动,他就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进步,那是很清楚很实质的进步,没有多少虚假的感觉。

  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自然瞒不过俞昔安的眼睛。

  俞昔安露出一个微不可察的笑容,慢悠悠的站在那里。他的浅笑淡然的仿佛春风拂柳一般,带着一种深藏的智慧。

  他的的确确是失去了一些东西没错,但是他的智慧还在,他自然是能够看清一个人对自己第意思到底是怎么样。

  周阑这个脑子像是被啃了一样的家伙自然是不可能被他看得上眼的,他就算是再缺人也不会要一个脑子有坑的人做手下,那只会害死自己而已。

  而魏鑫不一样,他的脑子是好的,没有任何智力方面的缺陷,也没有任何精神方面的疾病,所以他是一个能够明确知道自己的命令到底是什么意思的人,他的人不需要太多太高的智商,他只需要他的人能够全心全意的执行他的命令就够了。

  从第一次看见魏鑫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魏鑫表面上没有太多的智慧显露,但是他本身的智慧却是不可小觑的。

  而且魏鑫本身似乎是有一些强迫症和倔强,他认定的事情基本上都不会有所改变。

  所以对于现在的俞昔安来说,魏鑫才是他应该选择的人,而周阑是可以随时随地可以舍去的棋子而已。

  被俞昔安称之为棋子的,一般来说其实都是没什么利用价值,或者是用完就可以扔的那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