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化妆品的手脚
洛飞里2019-04-13 21:263,260

  虽然明青槐一家根本不把明芷菡当成亲生女儿来对待,但是那好歹是明芷菡从小长大的地方,秦萧然还是按照规矩把彩礼和婚纱之类的东西都送了过去。

  那是婚礼前夕的日子,明芷菡还在分公司忙着工作。

  明晓悦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岑以明正陪着她,端了一碟提子一颗一颗地喂给她吃。

  听见下人来回说秦家的人送来了彩礼,明晓悦几乎是跳了起来。

  “送了什么?我倒要见识见识!哼”

  岑以明因着跟明芷菡有着合作的约定,也担心明晓悦搞些什么破坏,挡住了他的合作,连忙拉住了明晓悦:“晓悦,那是她的东西,我们不要理吧。”

  明晓悦想着自己因为明芷菡而错失了秦萧然,现在只能跟岑以明混在一起,心下不禁愤恨,连带着看岑以明也不顺眼了,她瞪了瞪岑以明,娇蛮地喊道:“谁要你管我?!”

  岑以明心里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要不是为了明氏的产业,我连正眼都不会瞧你!但是毕竟大事未成,岑以明还是和颜悦色地跟着明晓悦一起去了明芷菡从前的房间,以防明晓悦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看着秦萧然派来的十几个保镖,抬着一件一件的东西往明芷菡的房间里放,再接着是一盒一盒的礼品往客厅里放。

  放了好一会,终于拿完了,为首的那个人对着听到动静走出来的明青槐说道:“这是秦总让给我们送来的彩礼。”

  明青槐连忙感激地说:“辛苦各位了,请坐下喝口茶吧。待会我亲自打电话给秦总道谢。”

  那个保镖看了明青槐一眼,说道:“秦总说了,您收到就好,不必再联系他,有需要他会联系您。”

  明青槐一愣,但立马还是堆起笑容:“好的好的!”

  “我们就不多留了,麻烦明先生查收下。”

  那些送礼的人走后,明晓悦看着几乎堆满了客厅的东西,恼怒地踢了踢其中一只盒子,冲着岑以明说:“以明哥,以后你要给我比这多十倍二十倍的彩礼,好不好?!”

  岑以明在心里翻个大大的白眼,等拿走了明氏,你不过是个弃妇而已,但是还是立马安慰她:“晓悦,别说是十倍,我会把我所有的都给你,你想要月亮,我都摘给你。”

  明晓悦总算熄了点怒火:“真的?”

  岑以明点点头:“真的。”

  明青槐可没空听他们调情,他连忙抱起明晓悦踢到的那只盒子,打开一看叫道:“宝贝女儿哟,你可别乱踢,这盒子里看上去是明清时期的真迹!踢坏了万一秦萧然找你老爹的麻烦,我们可担待不起!”

  明晓悦不可置信地凑过去看:“真的吗?”

  明青槐爱惜地摸着那字画:“十有八九,秦萧然不是送假字画的人。”

  看着满地的盒子,估摸着都是这种珍贵的礼物了,那明芷菡房间里的岂不更名贵?!

  明晓悦妒火中烧,连忙冲进明芷菡的房间里,一推开门,她惊呆了,眼睛里泪水咕噜噜滚了下来。

  慢慢一屋子的礼盒,光看盒子都是更加高档的东西。

  她羡慕,她嫉妒,她恨!凭什么这些是摆在明芷菡的房间里?明明明芷菡出国的时候,秦萧然约的是她明晓悦!

  这其中肯定是明芷菡搞的鬼!

  明晓悦走过去掀起床上的一只大盒子,盒子上面美丽的印花被她的眼泪都打湿,她双眼泛着通红的火气,心里极度得痛苦与艳羡。

  很快,盒子被打开,里面是一件婚纱。

  明晓悦一把掀起那件婚纱,仿佛撩开了一片云,又好似手上生了一只凤羽,飘飘洒洒,美到极致!

  她双手用力握紧了那件婚纱,停住了眼泪,莫名地笑了起来。

  这时,岑以明走了进来,他看这明晓悦的样子,忙走过来问:“晓悦,你怎么了?怎么看着芷菡的婚纱在笑?”

  明晓悦把那婚纱攥在手心里放在胸口:“以明哥,这婚纱是不是很美?你不觉得我比明芷菡她更配得上这件婚纱吗?”

  看着明晓悦有些癫狂神经的模样,岑以明怕她真做出来什么,万一惹怒了秦萧然可就不好了,半拉半哄地把她带出了明芷菡的房间。

  临走时,明晓悦看着被放在床上的那件婚纱,又看了看明芷菡的梳妆台,眯起眼睛笑了。

  秦萧然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中的文件,皱了皱眉头,这个明青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自己和明芷菡对他越好,他单子越大,竟然敢变着法子问自己要合作项目了,婚礼迫在眉睫,就当给他一个面子吧,希望他婚礼上演也要演出一个好父亲的形象,让明芷菡风风光光心情愉悦地嫁给自己。

  秦萧然签字的瞬间却又停住了笔,把自己的助理叫了进来:“让项目部的蔡经理另走一个流程,给这个明总做个虚拟项目,他既然自投罗网,那就给他设一个网。”

  助理立马了然:“是的,秦总,我这就去办。”

  送到明家的东西应该早就到了,不知道明芷菡有没有看到,她成天扑在工作上,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花心思去认真准备婚礼。

  想到明芷菡,秦萧然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心里的最牵挂,终于可以正正经经地成为一家人了,以后的日子,他会加倍地疼她,爱她,不要她受任何委屈!

  这样想着,秦萧然拨通了明芷菡的电话。

  明芷菡正在忙着看一个合同的明细,纷繁的条款看得很是费神,但是一不留神就会出错,她看得仔细,听见电话响,又怕是合作方的电话,赶紧接了起来。

  “喂,大宝贝,饭吃过了吗?”

  原来是秦萧然,明芷菡有些甜蜜,又赶紧说道:“呐,我在看合同呢,不能跟你多说,饭已经吃过了。”

  “你太忙了,这样不好。”听见明芷菡连跟自己说话的功夫都没有,秦萧然有些心疼。

  “哪儿不好呀,我觉得挺好的,不跟你说了,我要忙啦!”明芷菡虽然也想跟他多说一会,但是手里的事情也确实重要,再说,他们都要结婚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等等,我派人往明家的宅子里送了些彩礼和结婚要用的东西,你抽空还是回去准备准备,毕竟到时候你还是要从明家嫁出来的。”

  听到这话,明芷菡有些失落,她手指放在桌子上磨了两圈,答应道:“嗯我下班后回去看看吧。”

  那个家,结婚以后应该就彻底地不用回了,反正从上到下都不认为她是那个家里的人。

  一直忙到晚上接近十点,明芷菡累到极点,匆匆吃了点饭,开始往明家的宅子赶。

  路上的车子已经不多了,看着夜间路上一排排的路灯,她忽然有些惆怅,大半夜赶去的地方,有她自己的爸爸,却令她完全没有一丝归属感,这是叫做无家可归吗?

  就在明芷菡还在路上的时候,趁着明青槐已经睡了,明晓悦拿着一包东西悄悄地潜入了明芷菡的房间。

  明家的保姆向来不把明芷菡放在眼里,明芷菡的房间是谁都想进就可以进去的,自然没有人觉得异样。

  唯有去厨房喝水的杨丹珍看到了,她也跟了进来,明晓悦吓了一跳,推着她怪道:“妈,你干嘛呢,吓我一跳。”

  杨丹珍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干嘛呢,大半夜的不睡?”

  明晓悦得意地举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说道:“妈,难得你真的要让明芷菡顺顺利利地嫁给秦萧然吗?”

  杨丹珍撇撇嘴:“不然还能怎么办?你手里这是什么?”

  明晓悦狡黠地笑了,拉着她走进去:“你先帮我把这些混到明芷菡的化妆品里,你看,这盒子里都是秦萧然送过来的化妆品,肯定是她结婚当天要用的。”

  杨丹珍一下子明白了,赶紧帮助女儿放好了,然后两个人把化妆品礼盒还原成原样,鬼鬼祟祟地走了。

  走的时候杨丹珍还不忘说:“女儿,我觉得这还不够,她那件婚纱,看上去那么贵,这个贱蹄子根本就不配!不如我们拿那件婚纱做做手脚!”

  杨丹珍的眼里放出毒光,明晓悦也点头:“妈,我早就想到了,可是现在做的话肯定会被她发现,不如等到三天后,她婚礼前夜,我偷偷给她搞砸,让她来不及换,在秦萧然的宾客面前出丑!到时候我就不信秦萧然不会责怪她!”

  想到这,明晓悦忍不住为自己的足智多谋点了一百个赞!她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是非了,眼睛里是藏也藏不住的恶毒。

  杨丹珍也欢喜地楼主自己的女儿:“还是我女儿聪明,咱们睡觉去,等着她的好戏!”

  明芷菡回到明家宅子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是都已经睡了,还是故意把灯全部都关上了,她摸了半天,许是很久没有回来过了,竟找不到开关。

  最终,打开手机,借着手机的光亮打开了灯。

  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屋子里堆满了的礼盒,那一瞬间,她忽然就笑了,还好,她还有个秦萧然。

  在不停地不停地,往她早已失望的心房里填塞温暖和爱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暖盛宠:总裁娇妻太调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暖盛宠:总裁娇妻太调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