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甘之如饴
洛飞里2020-05-28 09:033,014

  秦宅。

  秦萧然洗完了澡,正半躺在床上看财经杂志。他的手下敲门走了进来:“秦总,我们探查到岑以明今天去了明小姐的公司。”

  “他去干什么?”秦萧然皱了皱眉,合上了杂志。

  手下的头低得更深了些:“下午,岑以明去和明小姐谈合作的事情,晚上明小姐的车好像坏了,结果在停车场碰到了抢劫的人,是岑以明出现救了她。”

  “什么?!”秦萧然一下子站了起来,怒视着汇报的男人,“她人受伤了吗?”

  “没有,明小姐只是受了点惊吓,其他一切安好。是属下们监察不力,请秦总处罚。”

  “算了。”秦萧然眉头紧蹙,“不能怪你们,是我没安排好。你下去吧。”

  男人低头走了出去。秦萧然烦躁地在房间里走了几圈,他真想立马飞奔过去看明芷菡,可是一想到她今晚受到了那样的惊吓,现在应该已经休息了。

  不能去打扰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秦萧然心烦意乱,思来想去,他叫来了手下:“你现在就带两个人去明芷菡身边,一定要时刻保证她的安全。”

  “是!”

  秦萧然躺在床上,却没一点困意。明芷菡……你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触动我的心防,那也拜托你,好好珍惜我对你的珍惜。

  明芷菡休息了一晚,就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精神,毕竟也只是有惊无险。

  但是一打开家门,明芷菡就被两个黑衣带墨镜的壮硕男子吓了一跳:“你们是什么人?”

  “明小姐早。”两个黑衣男子异口同声地向她问好。其中一个人接着说:“我们是秦先生派到您身边保护您的。”

  秦萧然?他在搞什么啊!

  明芷菡几下翻出了秦萧然的电话,噼里啪啦就骂了过去:“一大早上的你就来吓我!安排什么保镖啊,你快弄走,我不需要。”

  秦萧然本是一片好心,还被明芷菡这样说,他感到一阵窝火。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给她听:“你昨晚遭遇了那样的事情,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那两个保镖都是我精心挑选的,有他们在你身边我才能放心。”

  明芷菡柳眉微蹙:“我说不要就是不要。昨晚只是个意外,更何况又没出什么事,不用这样大惊小怪的。这两个人跟在我身边,我别扭!”

  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秦萧然被她气的火冒三丈,但是又拗不过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明芷菡在去公司的路上,想想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秦萧然毕竟是一片好心,自己还对他大吼大叫的,活像一个不讲理的小媳妇。

  明芷菡被自己的比喻囧到了,她想来想去,心里还是过意不去,于是给秦萧然发了条短信,说晚上请他吃饭。

  秦萧然本来头顶着乌云,面色阴沉地让人不敢直视,收到明芷菡的短信后立刻多云转晴。

  明芷菡就是他心头的珍宝,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心花怒放。

  到了公司,明芷菡就一头扎进了工作里。她本来就有着扎实的书本知识,这些天的实际操作也让她积累了不少实践经验。短短一个月,分公司的业绩就有了极大的提升。

  这天,安靖柏来到她的办公室,手里还拿着几份已经签了字的合同:“芷菡,这几个单子我帮你拿下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明芷菡一脸惊喜地接过来:“靖柏,你实在太厉害了!”

  安靖柏谦虚地笑了笑:“是你优异的工作成绩让大家对你充满信心,我只是帮你传个话罢了。”

  “靖柏,你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谦虚。”明芷菡拍了拍他的肩膀,豪迈地说,“正好,今晚街角那家酒吧开业,我们晚上去喝一杯!”

  夜晚的城市褪去了白天的紧张与繁忙,灯红酒绿将夜色渲染得更加喧闹。

  酒吧里,明芷菡坐在吧台边,水红的小嘴小口小口地啄着杯子里的酒。雾蒙蒙的眼睛圆溜溜地直转,就像一只勾人的小野猫,挠得人心里直痒痒。

  几个男人放肆大胆地盯着她看,正想上去搭讪,突然看见美女身边坐下了一个俊朗的男人,只好放弃重新寻找目标。

  明芷菡半眯着眼仔细瞧了瞧他,嘿嘿一笑:“靖柏,你怎么才来啊?嗝儿~来,喝、喝酒!”

  她豪爽地一拍桌子:“再来一杯伏特加!不要冰。”

  帅气的调酒师递上了酒,神色暧昧地凑近她:“美女,这是你男朋友?”

  “嗯?不是。”明芷菡慵懒地眯着眼,“我要结婚了,我有老公的。”

  调酒师有些同情地看了安靖柏一眼,没有再说话。

  安靖柏轻轻拍了拍明芷菡的背,担忧地说:“芷菡,你喝多了。”

  “才没有呢。”明芷菡不满的嘟囔着,她把酒推到安靖柏面前,“来,陪我喝!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安靖柏被她磨得没办法,只好一边陪她喝,一边小心看顾着她。

  明芷菡一直吵闹着喝到了半夜,安靖柏没别的办法,只有陪着她。等到她终于没力气闹了,安靖柏才扶着醉醺醺的明芷菡出了酒吧。

  安靖柏也喝了不少酒,两个人都没法开车。安靖柏就在路边等出租车,打算送明芷菡回家。

  就在这时,他们身边停下了一辆黑色路虎。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位气宇轩昂的男人,本就冷峻的面容像是沾染了冰霜,看起来更加生人勿近。

  秦萧然的目光锁定在已经醉成一滩烂泥的明芷菡身上,他走过去从安靖柏手里接过了她,冷冷地说:“我的未婚妻劳你照顾,只是现在我要带她回家,你可以走了。”

  安靖柏没见过他本人,但是也知道,这就是前段时间高调宣布要娶明芷菡的秦氏总裁秦萧然。

  秦萧然本人比电视上看起来气场更足,举手投足间满是不容置疑。

  安靖柏想阻止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能说什么。是啊,秦萧然是明芷菡的未婚夫,自己有什么立场去阻止呢?

  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秦萧然小心翼翼地把明芷菡抱进车里,然后坐上车扬长而去。

  秦萧然带她往自己家开去。路上,明芷菡不老实地在副驾驶上拱来拱去,秦萧然看着她一副醉鬼样就来气:“你老实点!”

  “你竟然凶我。”明芷菡眨巴眨巴眼,泪珠哗哗地就往下掉。

  秦萧然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你别哭啊,我不说你了还不行吗?”

  天!他秦萧然敢发誓,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多变的女人。

  明芷菡瞬间就停止了抽泣,眼泪说停就停。

  秦萧然郁闷地看了她一眼,她一路上不再说话,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活像一个大号的芭比娃娃。

  到了秦萧然的别墅,秦萧然自己先下了车,然后打开了副驾驶的车,弯腰把明芷菡抱了出来:“大宝贝,我们到家了。”

  秦萧然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抱别人,但是他甘之如饴。

  看着怀里的明芷菡一副乖巧的样子,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明芷菡雾蒙蒙的眸子看向他,清纯得让人想抛弃理智。

  秦萧然认命似的叹了口气,把明芷菡放到柔软的床上后,伸手就要解她的外套。

  明芷菡机敏地抓住了他的手:“你要干嘛?”

  秦萧然哭笑不得:“帮你脱衣服啊,不然你要穿着外套睡觉吗?”

  明芷菡用她不甚清醒的大脑认真思考了起来,秦萧然看着她那样子,坏笑着说:“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身上哪块地方我没看过摸过?”

  “臭流氓。”明芷菡杏眸微瞪,又羞又恼地嗔道。

  “是是是,我是臭流氓,那现在可以让我帮你收拾下了吧?”秦萧然循循善诱,十分有耐心地看着她。

  明芷菡发现自己的脑子好像不大灵活,怎么也想不明白,只知道穿着外套确实很难受,于是听话地把手松开:“那你脱吧。”

  听到这句话,秦萧然差点化身野兽扑上去。他勉强克制住自己,取来沾了温水的湿毛巾,细心地帮她擦拭起来。

  等到帮明芷菡擦完身子,秦萧然已经流了一身汗。他不舍地帮她盖上了被子,眼神留恋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强忍着身下的肿胀,秦萧然哀嚎一声冲进了浴室,把凉水阀开到最大直接淋下。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心爱的女人就躺在床上,可是他却不能碰。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也要等到明芷菡心甘情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暖盛宠:总裁娇妻太调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暖盛宠:总裁娇妻太调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