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汝之王夜2019-06-28 09:502,135

  没错,许原洗是被压在了松树下,和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小姑娘一起被压在了树下。断裂的松树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动弹不得。

  只要稍一用劲,背上的血就会流得更快。背后的衣料已被血液浸红,正在渐渐变成暗红。流到地上的血流入了土中,让空气中出现了一股铁锈味。

  走在后头的黄毛小鬼正在飘过来,走在前头的东阿漠正在走过来。被压在他旁边的女娃娃疼得流了满头汗,手下捏紧了几根稻黄色的杂草,像是要把这几根杂草连根拔起。

  “师妹!”提着圆竹灯笼的穆如画从森林深处走来,一团暖橘的火光驱散了黑暗,让这妄魅森林看起来不是那么的黑暗。

  跟在穆如画后面的万茄萱也走了上来,只是当她看到往前方飘来的骨大鬼后,就又忍不住内心的害怕,往后退了两步。

  但是一想到松树下面还压着人,便又跟了上去。只是这回的害怕与方才的害怕相比,倒是重了许多。

  万茄萱跟着穆如画走到半截倒塌的松树旁,学着穆如画双手抱着粗糙的树干,试着往上抬。松树的树皮磨刮着手掌心,与粗砂纸似的,磨破了手上的皮肉。然而她并没有松手,而是更用劲的试着把松树往上抬。

  虽说她与凡间空楼的人有仇,但是凡间空楼的人救了她一命,她不能就这么袖手旁观。再说了,她还要靠凡间空楼的人护她下山。若她不过来帮忙,那她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了?

  “姑娘这样行不通。”往此处走来的穆如画提着一把已生锈的铁剑,来到松树旁,把剑拔出木剑鞘。

  不知何时,方才还在抬树的万茄萱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像是被吓到的。她记得穆如画方才还在她身边的……怎会?怎会一下子从她的后边过来?

  “你、你哪儿来的剑?”万茄萱被吓得愣住了,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尽管黏糊糊的泥巴敷在了鹅黄裙摆上,也不管身上湿乎乎的不适感,张嘴便问道。

  这副模样的万茄萱让穆如画皱起眉,往追上来的骨大鬼看去。手一挥,纯银的剑气砍断了松树的腰杆子。树干先是裂出一个小口子,紧接着,一条裂缝出现在树干的中间,把树干分成了两截。

  往此处飘来的骨大鬼眼睛瞪的大大的,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往相反的方向飘去。然而,穆如画可没忘记什么,挥挥手,一剑刺伤了往回跑的骨大鬼。

  肩膀上被刺穿一个洞,骨大鬼整只鬼像是泄气了似的,一会儿轻飘飘的往上飘,一会儿又轻飘飘的往下掉。

  指着穆如画手中锈迹斑斑的铁剑,万茄萱又注意到了周围消失的人:“你……”

  “此处是妄魅森林,铁剑是从土里挖出来的。”穆如画松开了手,只见一把铁剑插入了泥中,又掉进了泥巴上。

  万茄萱:“挖来……你……”

  话还没说完,只见穆如画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便是万茄萱自己睁开了眼睛。

  “姑娘?你可还好?”穆如画扶着倒在地上的万茄萱,一只手搂着万茄萱的肩膀,一只手搀着万茄萱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睡着了?”这是万茄萱最疑惑的事,也是穆如画和东阿漠最疑惑的事儿。“是姑娘担忧我小师妹,一时心急从地上挖出一把铁剑,然后救了小师妹。”穆如画回道。

  往前方看去,肩膀上被刺穿一个洞的黄毛小鬼正往这飘来,像是……生气了。那一双全白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好像是在看她。

  “然后我就倒在了地上?”万茄萱看向了地上的一把铁剑,指着还有印痕的泥巴印。“不错,是姑娘救人心切,倒在了地上。”东阿漠从衣怀中掏出一张方形白丝帕,给万茄萱递了过去。

  飘过来的黄毛小鬼来到了万茄萱的身后,万茄萱在接过白丝帕时,手被东阿漠反手拽住了。就在万茄萱愣住时,东阿漠一手拽过万茄萱的手腕,将她拽到了他的身后。

  此时,坐在半截树干上的女孩看着这一幕,有些怪异的看着蹲在树干旁边包扎伤口的许原洗。想了又想,便将白布衣怀中的硬纸书信掏了出来,递了过去:“之耐仙师交给你的。”

  撕扯着衣布包扎伤口的许原洗回过头,伸手接过了黑红油纸包好的书信。书信上没有字,许原洗低着头,拆开了书信:“师……师妹,师尊现在人在何处啊?”

  女孩想了想,回忆起最后见到的一幕,摸着背上包扎的伤口,呵呵笑着:“哦!你是说之耐仙师啊!他带领弟子逃下山了!”

  打开折叠好的黄信纸,只见上面写着——轮回鬼度,神君欺压鬼族,望前来相助。

  “那师尊下山了……为何要给我这个书信?”得知师尊无恙,许原洗松了一口气,只是在得知这封书信的内容后,又提了一口气。整颗心都在因为紧张而乱跳着。

  女孩看向许原洗的眼睛眨了眨:“不知道,虽然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是我听清了他的意思。他说你没有魂魄,能担当的起大任,到时候去轮回鬼度不用被阎王爷逮着,不用受无法转世的痛苦,也不用受丢魂的痛苦。眼看弟子们都没有像你一样的,所以就只好让你去了。”

  这本就是情理之中,他就是个怪物,所有人都巴不得让他滚远点,怎会希望他好?许原洗低下头,将信纸折叠好,揣进交领衣怀中:“师妹昨日去了红鲤妖那处,可、可有碍?红鲤妖有没有伤害师妹你?”

  “无碍,以后别叫我师妹,我叫多念,”背上的伤口好像停止流血了,多念把目光放在黄毛小鬼的肩膀上,从红绳腰带上解下一个金丝布囊,“啧,俏儿郎,花姑娘,真是好般配啊。他们都被抓住了……你信不信,我将那黄毛小鬼收了?”

  金丝布囊里还有一个布囊,是红布做的布囊,这个布囊叫百世囊,听说……有很多人都在找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兮楼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兮楼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