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意故难明2019-11-11 10:314,254

  怀孕七八个月得时候,已经到了寒冬,我却还穿着单裤单鞋,脚上生着冻疮,身子很重了,但是我并没有像别得孕妇一样发胖,吃得很少,除了肚子,四肢没有什么变化,甚至比从前更纤细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邻居说我完全不像一个孕妇,孕妇都步履蹒跚,而我却如此干脆利落。

  然而我一样是夜里经常要起夜,尿开始频繁了。

  沙发床太软,支撑不住我肚子得重量。睡着非常不舒服,平时还好,有了大肚子以后,晚上起来得时候,腰非常疼,受不了。每次艰难得从上面爬起来,扶着墙慢慢得移动,好一会才能直起腰来。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买一张床,大辉也从来没有在意过我腰疼的事情。我晚上睡觉,因为肚子太大的原因喜欢把脚垫高一点。我拿枕头垫着不舒服,我把脚放大辉的腿上,他不肯让我放,但是每次睡着了我还是会把脚压他腿上。后来他也就受着了。

  他晚上要跟我同房,我以怀孕的事情拒绝他,他就不满,对我发脾气。整日里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找麻烦。

  那些日子我们总是别扭着。我也对他十分不满。

  后来有一天他终于爆发了。跟我大发脾气,俩人闹起来,我们一开始互相谩骂,后来他就跟我动手。拳打脚踢的。把我揍得鼻青脸肿的。那是我们第一次打架。

  我的鼻梁青了,嘴也破了。除了肚子哪都被揍了。

  我哭的很伤心。

  他过后跟我道歉。我背过身去,默默流泪,他依旧还是拿他的两只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心里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要有都厌恶他这双手就有多厌恶。

  我浑身疼的厉害。也不想动弹,就任由他这么欺负。我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他去上班了,我就起来去外面把那个定亲时候花了快两千块钱买的诺基亚滑盖手机给卖了,卖了二百块钱,加上家里还有的七十块钱,因为已经快要到他发工资的时候了,所以钱也用完了。我回去把他上班干活穿的一身脏衣服拿鞋刷子仔细的给他刷洗干净,晾在门口外面的绳子上。把东西收拾好了,我锁上门,把钥匙放在了门口晾着的上衣口袋里。带着那二百七十块钱,匆匆的逃出了那个地方。我也没有想过今后究竟会怎么样。

  我买了一张去武汉的车票,花了二百六十块钱。

  坐了十六个小时的车。

  一路上只是躺着发呆,不吃不喝不睡也不下车拉尿。

  到了仙桃镇,下了车我借别人的手机给我妈打电话。她去接我,看见我一脸的伤就什么也没有问。我什么也没有跟她说,但是她也好像都懂了。只是一个劲的说我:“当初你为什么要选择他,否则怎么会有今天。”

  我:“谁能看到今后的事,谁要是有这前后眼界,谁这一辈子还能遇到难处。”

  我妈说:“就听你婆婆花言巧语的骗你吧!还没有闺女把你当闺女一样疼,这大冬天还穿着单裤单鞋,连一双二十块钱的棉鞋都不给你买吗?”

  第二天我妈去集市上给我买了棉鞋棉裤。

  我妈在武汉给表哥表嫂帮忙洗衣服做饭收拾货品。他们冬天的时候生意很忙。表哥表嫂人也很好,我去了以后,我表哥也抢着做了几次饭,买的小肋排,炖了三四个小时,炖的烂烂的,让我多吃,补充营养。

  表嫂有点不靠谱,爱玩爱吃爱逛街,有点不着调,跟表哥两个人经常吵吵闹闹,但是表哥那个人老实,也没有什么大的矛盾。

  他俩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我表哥之前谈过一个女同学,带回家里,我表哥给他女同学专门收拾出一间屋子,俩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后来女同学走了,我表嫂嫁过去。我表嫂问表哥和女同学过去发展到了什么地步。知道他俩手都没有牵过,表嫂说:你还是不是男人,要是我,硬扒也得把衣服给扒下来。

  表哥:“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女流氓一个。”

  他俩一个前列腺,一个妇科病,也整天不在一个屋里睡觉。

  有一天我表哥在屋里,进来一个女人,我妈还在门后淘米等着做饭。那个女人大概是没看见我妈,把衣服扯扯就拉着表哥要钱,不给钱就说要让大路上的人来给评理。

  我妈端着米问她:“你要干啥啊?”

  她才看见我妈在那里。撒丫子就跑了。

  我妈说,怎么还有这种人,我这外甥老实巴交,差点就给讹了。

  我二表哥做生意的地方离这个表哥的地方也没有多远,二表哥的小舅子是个残疾人,坐在轮椅上,讨不到老婆,捡了个姑娘养着,大概有三岁多了,这小娃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是二表嫂也就是她的姑姑带着她。

  大表嫂总喜欢逗她指着马路上的大姑娘说:“你看,那个就是你妈妈。”

  小女孩就哭着跟在后面:妈妈妈妈。

  人家大姑娘又没有孩子自然是不理会她了。

  我觉得大表嫂有点不地道,怎么能这么欺哄这么一个可怜的孩子呢!

  路过的人们,有的抱着孩子亲热,大表嫂也骂人家:“就你们会生孩子,就你们家有孩子,孩子谁不会生,有个屁稀罕的。”

  她带我去网吧里玩,和男网友打情骂俏也不避讳我。我就想,她怎么也不怕我和表哥说的。我一个七八个月身孕的人和她去上网,也是够荒诞不经了。

  我才没力气管他们的破事。自然是不理会她跟什么男网友有什么瓜葛。

  后来他们还是没多久就离婚了。但是和我一点关系没有。

  我妈还是常常做我的工作,要我去引产,从新找个对象,我婆婆家不浮出水面来找我,我妈自然也是不会主动告知我的消息。两家人各怀鬼胎,婆家仗着我肚子里有孩子,有恃无恐,从我离开家也是不声不响的。

  我们这头,他们不找,自然也是不说不提这事。

  我不愿意去引产,跟我妈商量等孩子生下来送人。

  我妈说,等你看见孩子了,就舍不得送人了。

  那一个月,我待着很安静,闷了就去外面走走,我没有想过大辉,不管是好的坏的都不想,对于未来我也不想,大概就是一味的逃避,选择性遗忘吧!

  有一天早上天还黑着,我去公厕上厕所,摊铺是沿街楼,上厕所是要到外面的公厕去的,天太黑,没看清路,绊了一跤,膝盖摔破了,肚子一点事都没有。

  我到真希望这个意外能带走这个孩子,这样我心里还能好过点。

  那一个月,过的要比坐牢还难受,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个沉重的负担,我连自己未来的方向的看不见,我不知到我还能怎么办。

  但是她就是这么结实,还调皮的很,整天在我肚子里拳打脚踢的,可惜我这鼓动的肚皮却不能告诉她爸爸看着。

  我还记得第一次我们定亲的时候,他骑着一辆小的折叠自行车,我站在自行车后架上,双手撑着他的肩膀,身子微微前倾,肚子贴着他的头,他载着我在村子里转来转去。多少个午夜梦回的时候,那一时刻的场景都是我最好的回忆。

  腊月二十八九,婆婆一家人再也按捺不住了,跑回老家,去我奶奶家里,大娘家里,四姨家里,到处找我。都跟他们说不知道的时候,才开始慌了,大年初一,我们做完了年三十最后一天生意,迎来了春节过后的几天假,表哥表嫂和我还有妈妈赶了火车准备回家了。

  婆婆给我妈妈打电话找我。我妈一开始说没见过我,也找不到我,要是我真的有个好歹,要他们交代。

  然后过了两天,我妈才又给他们打电话说我去了武汉跟她在一起。

  然后我们回家了。婆婆一家人和我还有妈妈在大娘家见面,婆婆进去以后就让大辉给我跪下。

  大辉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就这么当着一屋子人的面。婆婆不停的骂他。这不过是他们为了扳回局面上演的一出苦肉计。然而我却是甘愿中计了。

  我只顾着哭。

  但是后来种种,只能说他是把这笔账还是记我头上,没记婆婆头上,我又没让他跪。

  婆婆骂的让我大娘和我妈也不得不表态了。

  我妈和大娘提出条件,让他们家下聘礼定日子举行婚礼。我妈这样做无非就是刁难他们,希望他们先放弃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或者放弃我。

  然而我婆婆头如捣蒜般什么都答应了。但是后来也知道她只是权宜之计,造反还在后面。

  我大娘和邻居们说,现在这年头,这种事情算什么,就算是生了孩子,带着孩子也照样能找着对象,于是他们非常热衷于再给我介绍新的对象,但是我心里非常不情愿,我觉得我在这一段感情里受得伤害和沉重的回忆,将来没有办法去全心全意的爱别人,况且,我怎么能找得到我想去爱的人。

  大辉诅咒发誓跟我说他以后会好好待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什么都听我的。婆婆家表面上也示弱了,我也就妥协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因为对未来的迷茫和一种孤苦无依无靠的感觉再一次擒住了我。我以为,从这道坎跨过去,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宽广大道。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我其实看见他穿着新买的羽绒服站在我面前的时候也觉得他没有我似乎过得更快活了。心底因为他对我的无视和冷漠感觉很心痛。我这一个月行尸走肉一样的挨着日子,他怎么可以过得这么心安理得。

  婆婆家里后来聘礼下的乱七八糟,总是不按答应过的要求来办,不光是我和大辉,就连我婆婆和我妈也在明争暗斗,各有算计。

  婆婆家答应的一万一的聘礼没给,就给了七千,她那变卦的行为,又让当时的场面一度闹得很难看,但是婆婆就出了一个不要脸的态度给我们家人戳。

  我们家里又被搞得很被动,话又不好说的太重。我妈生气离开了。

  一波一波的事情,无非就是因为我肚子里有个孩子,我妈其实也为难。

  我回去把那些买的衣服东西一扔,对着我婆婆大骂:“你今天把我妈气走了,要是把她气出个好歹,我就死在你们家给你看。”

  其实我也知道,只是因为争一口气才说的话,并不是真的想死。

  婆婆屁也没放一个。

  第二天早上,把饺子端我床头。叫我吃早饭。乖乖的又装了几天好婆婆。

  大辉晚上睡觉,又跟我毛手毛脚,我把他的手挠的血赤胡啦的,他也不敢跟我动手了,老实的睡觉了。

  冬天冷的要命,农村的房子又没有办法洗澡。只能去浴室洗澡。我要去洗澡,我要去大众淋浴房,大辉非要开单间跟我洗鸳鸯浴。

  他妈的,真有够变态的,我一个孕妇,跟他一起洗澡,脸还要不要了。

  婚也没有结成,婆婆家人一身反骨,凡是我妈命令的,他们自然要想办法回绝。我对结婚的事情也不上心。因为我觉得跟大辉结婚也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

  我晚上睡觉衣服喜欢穿的严实的,不然睡不着。还喜欢穿着袜子,但是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到处找袜子,他半夜老是偷偷把我袜子脱了。因为这事情,和大辉也老拌嘴。后来就也不穿袜子睡觉了。

  回到上海以后,半夜三更,我把大辉踢起来,跟他说,我肚子里的孩子要吃香蕉。外面还下着雨。他打着伞跑市场去给我买香蕉了。其实他也不情愿,但是当时因为他刚从下过跪发过誓才把我哄回来,不得不拿出一点行动证明。

  但是我也就折腾他那一回,还真的是有一点感动的。

  后来又想想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也就没有再找过这样的茬。

  日子一直就这样相安无事过到我生孩子的时候。我性情寡淡,除了看看电视散散步,一天到晚都很安静,但是大辉可能就是不喜欢我这种安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