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孩子是根绳拴住我堪比坐牢
天意故难明2019-11-24 09:064,250

  那次,大辉弟兄两个和李青还有另外一个去市场上搞人家的牛肉。卖了两万四千块钱。四个人每个人分了六千块钱,出去又是捏脚又是桑拿。

  还没快活完,让市场的经理带人捉住了,捉了大辉和李青。另外两个人跑了。

  我心里也是想笑,每次都能把大辉捉住,每次都是让别人跑掉,这么倒霉个人还非想吃巧食。

  经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整天飞澳门去赌博,他弟弟被人开枪打死了,他挨了枪子命大没死,把他弟媳妇娶了。自己本身已经有两个孩子,他弟弟有两个孩子,跟他弟媳妇又一起生了一个孩子。乡下女人都这样,有个女的,男人死了,小叔子没老婆,她就嫁了小叔子,说到底,也就是为了孩子考虑。毕竟是和孩子有血缘关系的人,能比较疼孩子。女人一旦当了妈,就没有了自己的立场。

  经理黑吃黑,打电话,叫我和李青老婆每人拿五万块钱过去赎人。

  李青老婆和我商量,先拿两万过去。实在不行,再说了。

  那天是半夜给我打的电话。两个孩子睡的正香。我给孩子掖掖被子。让婆婆照看着点。小叔子听这事也来了,拿了一万块钱给我,我又去银行自动取款机取了一万块钱。

  拿了两万块钱和李青老婆一块去了。

  经理和他几个拜把子弟兄一起在那,李青还挨了揍。交了钱,不罢休又让写欠条,说一天不还钱给涨一千块钱利息。我心里就笑。心想,你涨一万。涨个几百万,你自己觉得跟我们这小人物要的出来吗。我根本不拿那欠条当回事。大辉却不敢签。被人家按着脖子去签欠条,在那磨叽。我觉得这就是个形式问题。总归也得让人家脸面上足足的才肯放人。我就气的骂大辉,有什么大不了的,看你吓的那个样,签就是了,赶紧签了走,你不签,人家咋个放你了。

  大辉才被迫签了。

  到了回去以后,果然从来没有打电话过来催过那欠条上三万块钱的债务问题。他们本来就是胡闹,是不可能拿那三万块钱来说事的。签借条只是个下马威。

  那个市场经理的拜把子兄弟老三,在唐海酒店三楼包了几个房间,组织卖淫的。他是个鸡头,也算是,野鸡的保护伞。

  他那天晚上见我一次以后,天天给我打电话,电话号码当然知道,打电话通知我去交赎金的时候。就知道我电话号码了。

  他打电话跟我说,第一眼看见我就一见钟情了。怎么滴怎么滴。

  我是不相信。我一个俩孩子的妈,还有老公。在这世界上,跟本就不可能还有男人惦记了,更不要说是想正儿八经谈恋爱搞对像什么的。

  但是我不知道他背后真正憋着什么意图和坏心。我实在是猜不出来。

  有一天早上,他给我打电话,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没有,他说我给你买早餐送过去啊。

  我:“不用,我要带儿子去打预防针。”

  他:“打预防针怎么去的。”

  我:“坐公交车。”

  他:“你住哪个小区,我开车送你过去。”

  我:“不用了。”

  天天打电话,大辉在家不在家,他都打。他倒是个不怕惹事的。倒是大辉个怂包,自己什么都不说,光让我说什么什么的。我就跟他说了什么不要再给我电话之类的话。

  消停了几天。

  有一天我和大辉吵架,生气一个人出去外面了。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真心觉得自由。

  我在手机上网找工作,看见有个地方,招平面模特,工资日结,日薪三百五百的。我就坐地铁过去。

  发现乌泱乌泱的年轻人都在应聘。我找楼下的保安打听。保安含混不清的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很明显是个陷阱。不少人交了报名费什么的乱七八糟的费用,有的人被骗了一两千,而模特工作的影也没看见。

  我从那里很沮丧的出来。大辉他们那些人,小打小闹的不走正路,而这些在写字楼整的这么高大上的人居然也大模大样的骗人。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有这么多骗子,这么多不走正路的人,还过得这么好。

  我心情特别郁闷。

  我漫无目的,满心沮丧的在马路上瞎逛,老三又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呢。我告诉他了,他说我去找你。我说你不要来了。我不能一直在这等你的。我要走了。

  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打了一辆出租车,着急忙慌得让我等他,说一会就到。二十几块钱的车费。起步价就十五,的确很快,大概也就十几分钟。

  他来了以后我就在前面走路,我走路很快,他一路跟着小跑。让我走慢点。我心情不好。跟他又不熟。我想我之所以见他,是对他如此执着的打电话,有点好奇。

  他请我去肯德基吃饭。点了汉堡薯条可乐的双人套餐,花了一百来块钱,我说我付钱,他不让,我说要不然AA吧,他把钱都付了。我也不坚持了。我们在那里吃饭聊了一会。

  他:“说他二十七岁”

  我:“看着不像,像三十几的”

  他:没办法。长的太着急了。

  吃完饭又一块打车去了唐海酒店,就去了那个三楼,他给我倒了一杯水,拿了瓜子给我磕。还下去外面买了一兜橘子苹果,让我吃。我没有吃。

  不一会来了一个小青年,来嫖娼。他打电话叫了一个女的。那个女的来了,他们两个就进去搞了。

  我们就坐在门口,喝茶嗑瓜子聊天。

  我的天。感觉太奇特了。世界仿佛在不断的让我看到新鲜的一面。真够刺激的。

  我那个时候,还从来不知道,大白天有办事的。

  我:“怎么大白天的还有人出来搞事。”

  他就喜得笑:“这事,还非得分白天晚上吗?”

  我的认知里,就是白天上班,忙正经事,晚上睡觉了才搞事。才知道,这事,还有白天办的。

  人家俩人在里面办事,我俩居然还这么淡定的坐门口聊天。我问他老婆呢?

  他:“在老家带孩子。”

  他没有聊更多,自然我也不想问,我也就搞不懂了,家里有老婆有孩子。还想跟我弄什么的。

  如果说有爱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估计也就是找点乐子吧。

  里面两个人也快当,大概也就二十几分钟就完事了。

  男人先出来的,给了他三百块钱就走了。女人后出来的。问他要钱,他给女的二百块钱。女的说再给五十。他不肯,俩人争执了几句。他发火,女的就灰溜溜走了。

  我也是搞不懂了,那个男的几分钟的屁事,花三百块钱。这消费理念。真不敢苟同。一个普通人挣三百块钱可没那么快当。

  他:“我认识这酒店经理,还在招迎宾,一个月两千五,包吃住,你在这上班吧,我跟经理说一声。只要你在酒店里,大辉不敢来,我罩着你。”

  我没说话。他又说:“晚上我给你开个房间你在这住下吧。”说着就去前台开了个房间,连押金可能是付了三百块,那边酒店住一晚上一百多块钱。

  我:“我不住这里。我要走的。”

  他:“你放心,晚上我保证不去骚扰你。”

  男人说这话,能信吗。大辉晚上我不答应,都撕我的衣服跟我打架。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我直接跟他说我要走的话,我怕他拉着我。所以我瞅他不注意的时候,直接跑出去拦了一个出租车,走了。不辞而别吧。没有打招呼。我怕打招呼走不了。

  他给我打电话很生气。我也不说什么。

  我去了九州宾馆。自己又开了一个房间。

  那个时候,那两个东北女孩早就不住那里了。小三浮出水面。李青老婆原配完胜。小三夹着尾巴躲了。

  李青跟他老婆说,他对小三没感情,只是把她当成泄欲的工具。

  第二天大辉找过去,又是哄我又是求我的。我也没闹什么就回去了。主要是,出去一天撒欢完了还是想孩子。

  从来没有一劳永逸的生活。就像大辉,过惯了了这样自由散漫且来钱快的日子,正经上班肯定是不肯了。

  但是,常在边走总是要湿鞋。终于又跌进去了,判了六个月。

  加上上次被绑交的两万。

  其实他前后搞得钱都没够他一个人败的。

  我这次也狠下心来把孩子扔给他爸妈。我去找工作。去了一个网吧做收银的。

  那个网吧很大,和游戏机厅连在一起。在游戏机厅上班的小丫头一个月三千多。网吧里一个月两千五。但是游戏机厅上班都是很机灵的。想我这样木讷不善言辞的在网吧上班比较合适。

  八个小时班,三班倒。我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的班。

  那个时候另外两个收银员还有一个小丫头。除了我那几个也都做不长,走了来了。每个年轻人都有一个不能安分的灵魂。看见他们就像看见曾经的我自己。

  网管岁数和我差不多。会修电脑,什么都懂,他一个月四五千。

  他晚上出去吃饭,有时候会给我跟那个女孩带夜宵。那个女孩拿了夜宵说声谢谢就享用了。而我每次都坚持把夜宵的钱给他。其实他如果不帮我带,我是不会吃夜宵的。一个月两千五,工资虽然也不少。但是我要养两个孩子。吃喝上,就不能随心所欲。连水果也买不起。但是他帮我带一回。我就奢侈一回。

  网吧管住,不管早饭,午饭和晚饭是管的。

  我早上七八点钟睡不醒觉就要起来去坐公交车,有六七站地,下了车还要步行三四里路。回去看孩子。陪他们到下午三点坐公交车回去上班。

  每天车费四块钱。一个月一百二。

  婆婆又将她的公公,孩子的太爷爷弄来照顾孩子。我每天早上买馄饨回家煮给他们吃。中午做饭。下午带他们去公园玩一会。我儿子那个时候,刚刚开始走路。走的一歪一斜的。我每天带他到公园里。那么小的孩子好带,也不怎么闹也不怎么淘。有吃有喝有人管了就行。也不会说话,不会问我爸爸去哪了。我女儿四岁了,她也从来不问。我有时候还带她去网吧,就放在收银台上看动画片。

  过年的时候,很多老乡过来看孩子的太爷爷,买了一些水果。等客人一走。弟媳妇都搬她屋里了。有新疆香梨,猕猴桃。苹果。

  我婆婆背地骂道:人家来看你爷爷的,是来看她的吗,这么当家,都搬她的屋里。指使我去搬回来。

  我不爱吃香梨。苹果倒是还行,但是冬天太冷了。吃水果有点不舒服。也不太想吃。况且婆婆不干的事,让我去做这个恶人。我自然也没有那么好糊弄。况且,我觉的一家人正天计较在这种事情上也太没出息了点。在外面挣不来大钱。整天纠结这些蝇头小利太可悲了。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去她屋里了。我把苹果和猕猴桃都拿了近一半,给婆婆留下一些,我自己带了一点。

  过了几天,好像是因为孩子没有奶粉了,我婆婆给我儿子买了一袋奶粉。然后,老二媳妇给老二咬耳朵。老二跟老太婆吵架把我家两个孩子也打了。

  我一回家,我女儿哭着跟我说,叔叔打她。当时我真想拿把菜刀把他剁了。但是我还是忍住了。

  过后他又跟我道歉:“嫂子,刚才喝多了,我打了孩子一下,对不住了。”

  这是怎么样的一家人,哥哥出事不在家,孩子不帮忙照顾就罢了,因为一袋奶粉就打我家孩子。

  但是我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表情也没有。我觉得,跟这种垃圾人说话跌份。

  就这样过了六个月。大辉出来。我辞了工作。一起回我妈家过了几天。

  一家四口,好像又全和了。回上海以后他踏实的在市场干了几天活。我在家带孩子了。与其说是感情的难舍难分,不如说是沦陷于命运之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