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鸡毛蒜皮的生活
天意故难明2019-11-16 09:5316,446

  花亦无知,月亦无聊,把夭桃斫断,煞他风景;

  看蓬门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细雨,夜夜孤灯。不许长吁一两声?癫狂甚,细写凄清。

  那年夏天,工厂的订单开始变的少了,淡季一到,就不加班了,大辉和小白几个人又贪玩,经常的旷工请假到外面玩,玩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和大辉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糕。那段日子女儿还没有在身边。

  赌气冷战是常有的事。我那个时候还在电子厂上班。大概是因为我常常一个人闷在家里,我又不是一个热衷于交朋友的人,我的生活重心圈子只有大辉一个人,他却又常常不肯理我,不肯陪我在家呆着。我每次看见他就没好气。

  有一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闹了起来,大概是因为他对我动手了。情绪坏的到达顶点。我去外面走道那里,做饭的地方,拿菜刀割腕,可是菜刀又太钝,来回剌了半天只是破了点外皮。我又去房间找他刮胡刀的备用刀片。从包装纸里面取出来,割腕想自杀。

  他看见我这样,他把很多感冒药消炎药倒在被子里,用自来水,拿手搅拌,然后喝掉在床上等死。

  他说,如果离婚,他会带孩子,一辈子不再娶妻子。我根本就不信他的鬼话。

  他说,孩子没有爹可以,但是不能没有娘。这两句话不是前后矛盾吗。

  小白突然给我打电话,虽然我们以前在qq上不咸不淡的会聊几句,但是他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那天却突然打来电话了。

  我没有接电话。

  一连打了好几次。

  我看着自己的睡裙,感觉这样死了很不雅相。找了身衣服穿的整整齐齐,躺床上。

  把门锁了。

  小白去了敲门。我们都没有去开门。

  小白踹门。房东去唠叨,说把他家的门搞坏了。

  小白说,俩人打架要出人命了,你还管门。

  房东说:人家俩人打架,你管什么闲事。

  小白扬着拳头要揍房东。

  房东吓得连连后退。

  小白又踹门。门开了。他两只手拖我的胳膊下面,将我拖到马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大辉也乖乖的跟着上了车。

  我在包扎手腕的时候,小白让他去洗胃,他借口去厕所,从厕所窗口溜了。大概他自己也很清楚,拿点药根本对他的身体造不成什么严重的伤害。

  第二天我跟大辉说的第一句话,是让他把医药费还给小白。

  大辉的很多狗朋虎友我都看不惯,但是小白从此成了我们共同的一个好友。也是自此之后,我才一直把小白当做好朋友的。

  我女儿接过去以后,我们过了好几个月的平静的日子。下过雨以后,大辉,跑河边的小沟里,钓很多龙虾,开水煮过以后,放盐在油里炸了,把壳剥掉给女儿吃。女儿从小到大吃不够的都是龙虾。

  那个时候,看着女儿吃的欢快,我们两个也是笑的开心。那种天伦之乐的日子,真的也挺好。

  有一天我们炒了青椒土豆丝,蒸了米饭。那个时候,女儿还喝奶粉,所以有时候做饭没有特意照顾她的口味。我们吃饭的时候,女儿拿着筷子扶着桌子,围着桌子转。刚刚才会扶着东西走路。

  她拿筷子在盘子里戳了几下,放下筷子,下手抓了一把土豆丝塞嘴里,辣的一口吐在桌子上。又拿手捡起来放回盘子里。

  我和她爸爸看着她这个举动竟然没有嫌弃弄脏了菜,全都哈哈大笑。

  虽然每天带孩子很累,却也很充实。有一天女儿的扁桃体发炎,我们一起带她去医院,挂了号等待就诊的时候,给她买了瓶八宝粥打开喝,她也不喝,老是想去翻垃圾桶。我一直在嘚啵嘚啵说她不能翻垃圾桶。不停的要拉住她。给她一个面包吃,她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扔地上,还拿脚用力的踩上几脚。败家玩意吃不下也不说给爸妈吃,还要踩几脚。

  但是她爸还是看着她乐了。

  我女儿从小就特别事儿。

  后来我们在嘉兴呆不下去又一起回了上海。

  小白家在东北,每次从老家回嘉兴,都从哈尔滨坐飞机到上海的虹桥机场,下飞机总会去我们家里呆一天。去了大概有四五次,直到他回东北再不去嘉兴上班了。

  那时候,我女儿两岁多,我婆婆整日念叨着,都在家里闲着干什么,让你爷爷,也就是小孩的太爷爷,来给带孩子,都出去上班去。大辉也同意了。老爷子七十多岁的人了,又是高血压又是关节炎。吃各种瓶瓶罐罐的药。

  来的第一天,婆婆就甩脸子,不买菜也不做饭。老爷子拿自己那点养老的钱去买了一桶油一袋大米。婆婆的脸色才稍稍好转。

  我去上班,上海的四月天,早上穿外套,中午穿短袖。

  早上上班的时候很冷,我给孩子穿着长袖。我去上班,孩子呜呜的哭着粘我,我狠心的把她塞给她太爷爷。我一边走一边回头,听着孩子那一声声,要妈妈,要妈妈的哭喊。心都碎了。虽然只是去上班,但是每天的分离都是一次绞心之痛。

  我下午回到家,孩子还穿着早上的衣服,三十多度的高温天气,捂出一身痱子,我也不忍心责怪那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能让孩子平安活着就算是尽心了。孩子嘴巴干的裂口子,也不知道给孩子水喝,孩子是不是吃了午饭我都不知道,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去公园找孩子带回家给她洗澡换衣服喝水。

  有时候尿不湿也是反着包的,根本不兜尿弄到到处湿啦啦一片。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心疼我家的孩子。

  爷爷说,孩子要找奶奶,他领着孩子去了,她奶奶趴在床上扇着风扇一边玩手机一边啃西瓜,西瓜把皮削了,跟个人头一样,一整个西瓜抱着啃。看见孩子和她太爷爷去了,连眼皮都不多抬一下。也不说给孩子吃一口西瓜。我早知道婆婆吃独食,缺心少肺,可是我没想到,她对我孩子也是这么少心少肺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就特别恨她,不帮我带孩子,把孩子塞给七十多岁的老人带。她自己天天逛超市,闲在家里扇风扇。吃西瓜玩手机。还诳我出去挣钱。

  我去上班的几个月,大辉挣得钱我一分没看见。小孩花销都是我出。

  小孩发烧了,我也发烧了,我请了三天假。我鼻子眼泪不断,咳嗽喷嚏也不断。鼻子嘴上起燎泡长疮。重感冒,我骑电动车带孩子一起去吊水。小孩两岁多,正是坐不住的时候,我们一起吊水,我抱着她坐在椅子上,她老是要下去走来走去。我要不停的牵住她。吊水的那只手上,经常鼓针,吊完水,手脖子上面鼓起一个大包,老半天都消不下去。而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大辉经常的不上班跑外面去赌牌,一输钱都是几百。

  我带女儿吊一天水,加上在外面吃点饭,一天也要一百几。

  确实也是累。我和孩子吊水四天,好了以后,回去上班就提出了辞职,老板娘再三挽留,我说要回去照顾孩子,于是又做了不到一个月就结工资回去了。

  然后孩子的太爷爷也回老家了。

  太平日子过不了几天,又开始闹。大辉闹着要再生个孩子,农村人吗,总想着要生个儿子,但是我担心会再生一个女儿,就不同意。就大辉和他娘那德行,再生个女儿,估计我和两个孩子也都没有活路了。但是他就是不肯避孕,我就不和他同房,晚上经常打架。衣服总是给我撕烂了。

  我就拿着铺盖卷睡地上。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没有进化成人的畜生。有人的外形,却没有人的思想。那段时间我很愁苦,抑郁笼罩着我。我想,如果我父母没有离异,我还能有个娘家,我或许还有退路,还有父母可以依靠,把孩子送回娘家,我还能出去挣钱。可是把孩子扔下让我一个人离开,我又放心不下,因为我从小吃够了没有父母疼爱的苦头,我不想让我的女儿重复走一遍我走过的路,甚至会比我更不幸。她的奶奶根本不疼她,将来她爸给她找个后妈,说不定过得更惨。

  而我带着她离开,没有钱,没有能力。又没有人帮我带孩子。我根本不知道能带她去哪里过怎样的日子。给孩子找个后爹,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日日夜夜,忧愁和痛苦都围绕着我。

  我偶尔也会屈服,因为我不想一直这样和大辉闹,闹来闹去,总是我跟孩子不落好。

  于是就意外怀孕了几次,我吃药流了两次。去医院流了两次。我每次流产,大辉也从来没有要求说,这个孩子留着,生下来。我以为经过这样的事,他会收敛。但是每一次他仍是不管不顾。他的冷漠,他的不管不顾,我的心也一次一次,对他的恨不停的叠加。

  到了最后那次,我去预约流产了。进医院之前我给奶奶打了一个电话,奶奶说,一个孩子是太少了。别流了。再生一个,哪怕是个小丫头,也是一样的,都是他的孩子,怎么会不疼。

  我就留下了。

  到了三四个月的时候,大辉让我找个黑诊所去查男孩女孩,如果是女孩就流掉,家里养不起这么多孩子。一定要生个

  男孩。如果都生了就太多了。

  我跟他吵了一架,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生这一个就算完。你认命吧。

  我妈也给我打电话,要我去检查,如果是个女儿一定要流了,不然你将来有的罪受了。

  我四个月的时候,去黑诊所做b超检查男女,去的一路上,内心忐忑不安,无限的恐惧和悲凉,如果是个女儿,我引产之后,还有命活吗?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去了之后,排队,在我之前有九个女人,也是查男女。查一个出来是个女孩,吃堕胎药等候引产,查一个是女孩,吃堕胎药等候引产,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都是女孩。我的心揪得越来越紧,我想跑出去,就算是女儿我也要生下来。

  但是我还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和侥幸等待着。流产室里,几个吃完药过了四个小时的,都已经进去引产了。

  到我做完b超,我是最后一个,等着她跟我说是男是女的时候,心突突的跳着,就好像等着判刑是死是活一样。

  当她跟我说是个儿子,我就想中了大奖一样,真心的想感谢上天,让我躲了这一劫。

  我有种开心的想跳起来的感觉,激动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太悬了。这让我不由的想起曾经流过的那几个孩子,我想,他们会是男是女,如果生下来,会是什么样的性格,长得是不是好看,每次想起这些我就难受。

  但是托生成个女人,这辈子又有几个没有流过产的。我姨我表嫂,她们都因为,生女孩太多,有送人的,有流掉的。

  万恶的农村风俗,为什么就一定要生个儿子。虽然已经21世纪了,但是生儿子的习传依旧根深蒂固。家里没有矿山没有权位仍然是要生儿子才算传宗接代。

  我回去以后,我本来想试探一下大辉,告诉他是个女儿,看看他是什么反应,但是我赌不起,赌不起他能听见是个女儿平静如常。我回去照实说了。我说是个儿子。他也就是表现的满意一点而已,也没有显得多开心。好像我给他生儿子是应当应分的事情。

  他爹和他大爷弟兄两个,他大爷家里只有两个哥哥,没有姐妹,他也就和他弟弟弟兄两个。

  他大爷家两个哥哥,第一个哥哥生了两个男孩,第二个哥哥生了三个男孩。家里都没有女孩,人家命好,怀了就是儿子。

  我儿子,在我肚子里悄悄的长大,在肚子里也不怎么闹腾。

  生下来也很乖巧。哭的时候也和他姐姐一样,眼泪珠子滚滚而落,当时是在普陀医院,很多医生护士,又围观看,表示稀奇,没见过刚出生的孩子哭出眼泪的。可怜汪汪的。

  到我儿子大了的时候,他叔叔家也添了一个儿子,就我命不济,第一胎生个女儿,造那些罪。他太爷爷领着他们出去玩,逢人就讲:“我四个孙子,七个重孙子,就一个重孙女。”

  我婆婆也开始烧包,这一大家子男孩,就这一个女孩子,我们这才是千金呢。

  大辉出去玩也开始领着我女儿。开始知道疼闺女了。

  小叔子定亲了。花了二百块钱请专业的说媒人给介绍的。

  定亲花了三万多。女方定亲以后去了苏州上班。在电子厂里一个月一千多块钱。

  小叔子八月十五中秋节去老丈人家送节礼,从汽车租赁公司租了一辆汽车。他那个时候跟着老表的配货中心干活,负责送货,老表给他出钱送他去驾校考的驾照。

  好巧不巧,开车送礼的过程中,出了事故,撞了一老一小爷孙俩。汽车被扣交警大队,一天十五元停车费,一放两个月,汽车租赁公司,一天要扣车费五十元,那一老一小在医院里两个月花了三四万,前前后后花了七万块钱才白屏这件事。

  公婆一开始听见这件事情十分气恼,不肯负责管。小叔子找老丈人借钱,老丈人说家里的钱都买貂仔了,我们那里常年养貂,做貂皮大衣。

  他老丈人只拿得出一千块钱。

  左邻右舍还讲他败家了。女方说,出了这种事情不跟你退亲,已经是很大的付出了。

  小叔子打电话给公婆又是哭又是求。公婆回家又借了几万块钱的外债才抹平这件事情。

  婆婆又和汽车租赁公司的老板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要打官司。大概是因为保险上的事情,汽车租赁公司要小叔子赔他们汽车。那个时候我带女儿去我妈家散心,在家呆的太抑郁了。婆婆打官司那几天无所事事,也住我妈家里。我走个娘家就够烦的了。没想到还得带上婆婆。她天天躺床上睡着。我妈妈做好饭,叫她吃饭,她也不痛快,拖拖拉拉的。大概是因为脸皮也没那么厚,还是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吧。吃饭的时候,我妈盛饭,我和我妈只吃一小碗米,给她盛一大碗,我妈身高一米六多点,体重不过百,腰围才一尺九。我也就一百一十斤。我婆婆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

  吃完一碗饭,我妈让她添饭,她又不添。吃完饭,碗一放又躺着去了。我妈刷碗时候也嘟囔。天天跟伺候老祖是的。吃完饭连句话都没有,碗一放就睡觉。谁该伺候她的呀。

  那时候正值酷暑,也没什么事情做。

  我和她睡一个屋里。我给孩子买的零食也放屋里床上。

  我给女儿买了几包小包装面包。我女儿每天饭后玩的时候,会吃一两个,一包大概能吃一个星期。两包面包让她一顿给吃了。我很生气。我说:“吃饭的时候,不使劲吃。给小孩买点零食,你倒是吃的起劲。都吃干净了,小孩吃什么。”

  她说,你不能再买吗。

  我说,那要多少钱才够。十几块钱一包零食。谁管的起你吃这么多。再买你给钱啊。买不见你买,吃倒是不客气。

  有时候我想,大概我也真的是个无福之人,有些时候,气量确实太小。容不下别人的这些毛病。

  妯娌过完中秋又去了苏州。小叔子一趟一趟跑去苏州看她。公公打电话给她吹家底多厚多厚,说将来就算是不给他们买房子也给十万块钱买辆车。

  她就辞了工作跟小叔子来了上海。

  来上海的第一天,就带着我们村的两个有分量的邻居,去我们租住的房间里谈判,说要老家的那个五间瓦房。

  我儿子还在我肚子里没有出生。她尚未进门,我自然是没有资本多说什么,我也不说什么,那个时候我还并没有将那个房子看的有多重要。

  新媳妇进门婆婆也不敢多说话。但是婆婆也没有说答应她的话,她一个人嘚啵嘚啵说,我们就只管听,也不应。

  邻居就笑。

  到了他们两个人和邻居出去以后,婆婆就破口大骂,一个蛋黄都没生,刚进门就想分家产。她算什么东西,是出来卖肉的吗?要是卖肉的,那一身肥膘可真是怪值钱。

  她住进了婆婆那间房子,婆婆和公公去楼道里住了一个月。结果被居委会以妨碍消防通道罚了五百块钱。刚好也是一个月的房租,婆婆说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租房子住。妯娌去的三天后,检查出怀了葡萄胎,要流产。去了军区三甲医院。住vip房,花了三万多。婆婆给了一万八,为了那个钱,婆婆和小叔子闹的不合。婆婆给的很不情愿。背地里骂道,还不知道怀谁的种,赖我们家。

  她有医保,给老家爸妈打电话,拿医保去当地报销了七千多。不过那个钱自然是进了她爹妈的口袋里了;

  小产以后,她整整的在床上睡了一个多月。让婆婆给她做饭,婆婆指使我去,我不去,婆婆说,她月子你伺候,你月子了在让她伺候。

  我心想,我先伺候她,等到我月子了,她不伺候我也没办法啊。我不答应。我说,老婆婆又没死,谁家个是妯娌们伺候月子的。

  她要喝小米粥,婆婆去买了电饭锅,买小米。给她熬粥。

  她说:“放一把小米就行。太稠了不好喝。”

  婆婆很听话,就放了一把小米。粥熬好了。她拿勺子慢慢进去从底下转了一圈,将米都盛了自己碗里。锅里只剩汤了。

  她说,我喝一碗就够了,剩下的你们喝吧。

  婆婆懒得要命,就做那一点小米粥。还只有汤了。我盛了一碗汤。我也没有说什么。总不好为了一口吃的,跟她说什么过分的话,她才进门。闹起来倒是我容不下她了。

  婆婆喝完汤出去外面又骂她。什么货。跟从哪里培训出来的是的,真难缠。

  每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就拿筷子满碟子扒拉。我从来不那样,吃饭只从碟子边上夹菜。这是人多吃饭对彼此的一种尊重和卫生吧。看她那样,那菜我都嫌脏,就不下筷子了。感觉这个女人太毒辣了。人品不行。

  她让小叔子去洗衣服,又让小叔子去晾衣服。小叔子拖拉不肯动弹。她就嘟囔,要是我出去晾衣服,吹了风,落下什么毛病,万一将来不能生孩子了,还不是你遭罪。要是一辈子没有小孩你不屈的慌。

  我心里嘲笑,谁给你的自信心,你一辈子生不出孩子,男人还要你一辈子。不过我是真服了她这张嘴。真是会忽悠人。小叔子那个人倒是很吃她那套,被驯化的服服帖帖的。

  我和大辉那个时候去卖鲜玉米。每天早上三点就要起床去市场占摊位。

  是流动市场。城管会撵的那种。婆婆也不给我们带女儿,早上我抱着她,大辉骑三轮车。

  我们花一千五百块钱买了一辆二手电三轮。二百七十块钱买一个电子称。后来三轮车出过一次故障,修理又花了三百多。

  早上出门的时候,骑车子走路上特别冷。

  到了地方占好位置。肚子饿的时候,也没什么可口的吃,我那个时候怀着孕,拉面麻辣烫都吃不了。包子馄饨也吃不下去,我女儿也是什么都不吃。只能是买个馒头吃吃。有卖桃的就买桃吃,怀我儿子的时候特别喜欢吃桃。水蜜桃黄桃都喜欢。五六块钱一斤,十块钱买三四个桃,我跟大辉分着吃。总也吃不够。

  我怀我女儿的时候特别喜欢吃青萝卜。

  早上五点的时候,气温就升上来了,天也大亮,甚至能看见太阳慢慢升起,路上开始有了行人。

  早市就开始了。到了八九点的时候,城管上班开始出来踢摊子,他们一来,我们就跑,他们一走,我们再回去,我们管这个叫打游击。

  最多也就到十点,就要回去,三十几度的高温,就算是站树荫凉下,也是热得我头晕,而路上也没有什么人来,早市也就罢了。

  每天站那么久,我八个月的肚子,腿脚浮肿。特别疲惫。

  还要照顾女儿。

  那些上海老太太过去买玉米都讲我,你说你这个小妮子,要相貌有相貌,要个条有个条,找这么个低档次的老公,怀孕八个月,还要带女儿出来摆摊挣钱。要是嫁我们城里,生这么两个可爱的孩子,还不是有大功了,那要多享福来。

  我只能是苦笑。谁要是有个前后眼,谁还能到了不好的境地;

  好事都是人想的,灾祸疾病,意外灾害,临到谁的身上,谁也没有办法不受着。

  再说了,说这些马后炮更是没有用的。当初我也没有这样的觉悟和境界的思想。才会选择这样的生活。

  中午回去以后,我给女儿洗澡,冲奶粉喝,刷完奶瓶哄她睡午觉,大辉早就吃饱睡觉了。我还要洗衣服。

  等到下午两三点,还要去市场拿货。

  拿货要到处看问价钱,看货好不好。等到四五点吃罢晚饭,六点以后,再去小区门口卖鲜玉米。早上能卖七八百块钱,能挣二三百,下午再磨蹭到九点十点,也能卖一二百块钱,能挣六七十块钱的利润。

  晚上卖不掉的玉米,为了防止它夜里里面发热,变老。我们把车骑地下车库去,拿消防栓的水放上水泡着,地下车库又凉快。第二天早上,控了水一样卖。

  卖了一个多月的玉米,这期间,被城管搞了三次,第一次,把电动三轮车和电子秤拿走了。去交了五百块钱罚款。拿了回来。第二次,搞走三袋玉米,本来每天卖个五六袋玉米也就挣两三袋玉米的钱。这么一搞,一天白挨累。

  第二次去交了三百块钱,把三轮车要了回来,问他们玉米哪里去了。。他们说送养老院了。’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第三次又被搞了一次,又罚三百块钱。后来孩子快出生了,我就歇歇了,也是生意不太好做了,旁边几个小贩看我们玉米卖的好,他们也做,卖玉米的多了,价钱自然就落下去了,利润就变得很少了。

  有一次我们在小区门口卖玉米,卖着卖着,孩子不见了,围着小区找了一圈没找到,吓个半死。车子玉米都不要了,背个包到处找孩子。

  大辉给他爸妈打电话让他们帮忙来找孩子,他们说要干活,没空。

  后来小孩屁颠屁颠从小区出来了,我问她干嘛去了,她说和小哥哥回家玩,小哥哥的奶奶赶她出来。她就回来了。

  她爸抓着她要打。我护着没护住,被她爸狠狠的打了几下痛的哇哇大哭。

  过了一会。她爷爷奶奶骑电动车姗姗来迟。看见孩子在跟前又走了。

  有一次,大辉卖玉米,非要将电子秤调成八两秤,我跟他吵半天他不听我的。我说做生意,肯定是实在一点,才能做得开。他不肯。我从小我奶奶就教育我,眼睛老实手也老实,去哪里也不吃亏。去邻居家里玩,不能乱翻乱动,屋里没人,就不能在人家屋里呆。要拿什么东西,要告诉别人,放回去也要说一声。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很诚实规矩的人。也是一个把脸面名誉看的很重的人。

  结果有几个老太太,称了玉米,回去复称,发现分量不对。然后回头来找。当街闹起来。大辉,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谁让你调八两秤的。给你说调足斤足两的秤。信不信我揍你。”

  我当时内心十分气愤。我想揭穿他。我不让他用八两秤,他非要使八两秤,到头来当街还给我难堪。但是我又想,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总归是我跟他一起丢脸了。即便是我揭穿他,也是众人们看我们夫妻咬来要去看笑话。就这么个黑锅,明晃晃的扣我头上。我十分委屈的背下了。

  老太太们看我身怀六甲。看了我一眼,很是无奈也一句话没有再说就走了。

  我好几天都不想跟他说,想起这件事情就想哭。

  大辉有一天要出门,孩子的婶婶让大辉给捎鸡蛋和肉。大辉给带回来五六十块钱的肉和几十块钱的鸡蛋,她提进去她的屋里。只说了一声:“哥,我过一会再给你钱。”大辉要面子,也不好分的那么清就说:“算了吧。”

  我非常不痛快,她刮公婆的钱就罢了,连我们的便宜也占。我肚子里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马上两个孩子了。将来生活的压力多大啊。但是这种事情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话了。只得是吃个哑巴亏。

  她借着坐月子的由头,经常使唤大辉给她烧开水,做这做那。我骂大辉,我使唤你一下不动弹,你弟媳妇把你指使的跟个狗一样。

  有一天我晾衣服找不到衣服架子了,我和大辉吵起来。他说:你在买一把就是了,不就十块钱吗。我说,十块钱虽然少,也就是你一包烟钱。可是我过日子也不能天天这么漏。我就这一把衣服架子不依不饶的跟大辉吵吵。他让我吵吵的烦了让他弟弟问问他弟媳妇,把衣服架拿到哪里去了。他弟媳妇去皮箱里把衣服架子掏出来。

  我跟进屋里,拿着衣服架子我说:“你把衣服架放皮箱干嘛。”她说:“我以为是孩子她奶奶买的。”

  我说,不管是谁买的,放在外面用的东西,收起来干嘛。

  我心里鄙视道:可真是有出息,一把衣服架都藏起来。

  主要是,找衣服架子之前我去了很多超市,想买一样的衣服架没有买到。那是我在嘉兴买来带回上海的。上面带凹进去的地方,冬天那个时候没有洗衣机,晾厚衣服,其他的衣服架子挂不住。会滑下去。所以我才非要找那个衣服架子。

  有一天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点餐的时候,她点了一份最贵的红烧肉,买单的时候,也不声不响的。我们也没有好意思说她,我和大辉把单买了。然后一份红烧肉,她自己拉跟前去吃光了。我心里就骂她:“垃圾一个。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人。”

  有一天我去外面了。大辉在家里。我回去的时候,发现柜子有点乱。我问他扒拉什么的。他说:“她婶子上来拿你卫生巾的。”

  我因为快生孩子了,提前买了几包放在那里。我买的都是十几块钱一包的。我一直都用好的。我一看,让她扒拉去好几包。

  我下去她的房间问她:“你拿我卫生巾干嘛,你自己不能去买,我们拖家带口的,你用了,我就不花钱买了,哪有那些闲钱贴你的。”

  她说:“我初来乍到,找不到超市,出门分不清楚东西南北。”

  我说:“哪个小区门口没有超市,你分不清东西南北,小区大门,你进出过吗?你去小区门口买矿泉水喝怎么能找着的。”

  她就不放屁了。把拿我的东西,用了一点的,剩下的又给我,说,我就用了一个,这些还给你。

  我也不客气的拿着就上楼了。

  去的前几天,天天上楼洗澡,拿我屋里的洗发水,毛巾。

  我一直也没有说话,以为她是没来及买。后来天天这样。我就很窝火。关键是用完了,湿啦啦的淌着水就给我放绳子上,我以前每天用完都要用热水洗一遍拧干晾干的。我们家喝水的杯子洗脸的毛巾都是一人一个。我用的是黄色的,大辉是蓝色的,我女儿是粉色的。、

  她每次去了都随便摸一条。那天晚上又去拿毛巾。我说:“粉色的是我闺女的,你别用,黄色的是我的,也不许用,蓝色的是你哥的,你用吧。”

  然后她讪讪的走了。从哪以后不再上去拿毛巾了。

  诸如这样的事情非常多,总之,这个讹人的货,让我原本就不顺心的生活,闹得更糟,我还好无办法。因为她讹人的方法层出不穷。

  她特别抠唆,钱只进不出。

  那个时候,大辉买了一些三黄鸡,放冰箱里。我因为害怕肚子里的孩子长的太大不好生产,吃饭都节食。也不敢吃。过几天月子的时候,拉开冰箱,都不剩了,都让她炖了吃了。像这样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也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也就不说什么了。

  我不愿去找别人的麻烦,对于这种特别喜欢找麻烦的人也头疼。

  公婆被罚伍佰块钱消通道障碍费以后。张罗着要搬家。说房租,三份出,各家出个家的。油盐米面,一家买一回。我们也答应了。

  搬家的时候,大辉的衣服丢了一包,到处找也没找到。

  搬家早上就喝了一点稀饭。然后一直搬搬弄弄进进出出,忙活到了下午三点。我挺着大肚子也那么卖力的干活。下午三点我带着女儿在那看着东西。左等右等,不见大辉和他弟弟两个人来。好半天他们来了,我问他干什么这么久,我说肚子饿死了,什么时候能吃上饭,你饿不饿。他说他们肚子饿了,去吃东西刚回来。我就很火大。把我一个孕妇扔这里干活,你妈的你去吃饭,就你饿我不饿。我特别委屈。眼泪都出来了。真的很寒心了。心伤的要命。他给我道歉,又去买来饭带给我吃。可是我依然也没有办法原谅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我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搬好家安顿好了。婆婆让我们买油买米,我们买了。

  到了下个月,婆婆让小叔子买油买米。小叔子说,钱在他老婆手里。找他老婆要。回头,婆婆跟他媳妇开口要钱。她说,钱在小叔子手里。她不管钱。

  婆婆就跟公公吵架:“非要搬一块来住。你看好吧,两个人你推我我推你。都不干人事了。”

  婆婆一直嘟囔公公,公公喝酒喝多了就骂:相亲的时候,没带眼去吗,什么货色都敢往家扒拉。好样的找不到,这熊样的多了去了,哪里缺这熊样的。

  我心里发笑,我看她脸色,人家竟然神色如常,吃饱喝足就回房间睡觉去了。我想,这脸皮真厚,换成我的话,肯定二话不说,早跑走了,这还能呆得住。这公公骂儿媳也是够不地道的。不过这儿媳妇,也不是个善茬。

  婆婆还没有噤声,还在嘟囔。公公一边拉着脸一边喝酒,让婆婆骂急了说,要出去撞车,不活了。

  公公说着,推电动车就要走。婆婆让我去拉。我觉得一个儿媳妇去拉公公,多不雅相。我才不干。不管也不行,我急忙中,砸小叔子的门,心想,谁惹的祸谁管。我砸门说:“妹妹,你去看看她爷爷要干嘛的。赶紧的。”

  她穿着一身紧身的秋衣秋裤就出来了。去拉着公公。

  她说:“大晚上的喝点酒又干什么的。赶紧回去睡觉吧。”

  这一幕看的我是瞠目结舌。这操作都行。

  我穿秋衣秋裤,门都不敢出。

  小孩的婶婶话特别多。一天到晚聒噪不停。比如早上我在喂孩子吃饭,她要说:‘’得使劲吃饭,吃饭才能长大个子•••••••

  然后一直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我平时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我家孩子也不太爱说话,每次听见她叨叨,我都烦的要命,跟唐僧念经是的,一天到晚念叨的我都想发疯,真想把她捏死算了。

  刚去的时候,跟我说:嫂子,俺婆婆也没有闺女,俺们也没有大姑姐小姑子,就俺们两个,那还不得处得跟亲姐俩是的。

  我冷笑,心想,你这话哄三岁孩子呢,跟你处的亲姐俩是的,怕是要往你身上搭不少东西吧。

  一天到晚跟个戏精上身一样。她倒是很勤快,一天到晚给公公刷鞋,给婆婆洗衣服,但是她也很会算计,每天看着时间,到了公公婆婆快下班的时候就打电话,家里没米了,没有鸡蛋了,下班买点回来,再割点肉,要不买点排骨。

  她很会表现,但是很唯利是图。来到没几天,俨然一整个家庭的女主人一样。

  这点我和她不一样。我一点不喜欢伺候别人,也不喜欢,为了那三瓜俩枣的精于心计。

  她在家里,特别是一家人都在家的时候,洗刷厨房,清理死角垃圾,卫生间的垃圾桶,她也收拾,当然,一边干活,一边要碎碎念:这些垃圾都该清理了。我把这些弄干净,家里就没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了。要不然都有味了•••••••

  就好像邀功一样。反正一天到晚不管干什么都小嘴巴巴。虽然个子不高,小短腿走路一颠一颠的,就是心眼多。

  她在叨叨这些什么的时候。我是不吭声,也就婆婆还挺喜欢跟她叨叨,听她们两个废话连篇的家常。我真心是觉得好累。

  有一天又跟我叨叨,说什么找家里弟兄两个的真不好。早早知道就找家里一个儿子的。那样就什么都是自己的了,也不用受气什么的。我说,那人家弟兄两三个的,也没看见打光棍。

  她不管见了谁都能叨叨一半天。属于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人不鬼说空话的那种人。

  有一次我在大路上玩,看见,她抱着孩子跟邻居二奶奶说话。抱着孩子说:“喊太奶奶。”

  孩子奶声奶气喊了句太奶奶。

  她说:“没想到还喊了来,在他姥姥家跟谁都不喊,跟俺二奶奶还怪亲的,一叫喊就喊了。”

  二奶奶说:“那当然,这是俺亲孙子。”

  俩人叨叨的特别亲热,我看着就想笑。有些人就是特别喜欢做表面功夫,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当然,这样的人可能比较混的开。

  而我就不行了。‘’

  上次在我妈家,当时心里想着事情,分心走神了,一个邻居跟我说话我没听到。就没有打招呼,结果她就到处说我坏话,骂我,说我死眼皮耷拉着,见人也不搭理,跟说话还不搭话。

  我妈听见气不过,俩人因为这事打起来了。

  我妈回家骂我说:“这都是你惹出来的事情,为什么人家和你说话你不理人家的。”

  我惊得目瞪口呆,我都不知道哪个时候的事情,就得罪人了。这真是误会啊。

  上次在我四姨家过年也是,我妈也在那里,长江弟兄两个一前一后去给我四姨拜年。长江去到了说,四姑,我来给你拜年。说着给四姨磕了一个头。起来看见我妈说:七姑也在,那我也给七姑拜一个年。又给我妈磕了一个头。然后话几句家常才走。

  他弟弟去了以后,就给四姨磕了一个头说,给四姑拜年。然后起身就走了。我四姨说给他糖吃。他也没有答话就走了。

  我四姨说,你看看,这可是一个娘生的。大的儿子就那么聪明,机灵,讨人喜欢。

  小的就那么刻板木头。

  其实很多会说的人心有的真不实在。有些木讷的人或许都很真诚。

  然而其实,那些性格内向的人,可能更玻璃心更脆弱更敏感。

  儿子出生前一天,公公在隔壁房间睡觉。弟媳妇跟我吐槽婆婆如何如何,又懒啊,又不做饭,不疼儿媳妇什么的。

  我随声附和几声。说了婆婆几句坏话。公公听见了。跑去市场给婆婆说。

  婆婆下午回家的时候,我女儿在外面玩,我在煮面条。我跟婆婆说,一会就吃饭了,让她去把我女儿领回来。

  她到外面抓着我女儿就打,我女儿才三岁,让她打的鬼哭狼嚎,哭的都没有人呛。声音惨烈。

  我被吓了一跳,还想,谁家孩子哭的这么撕心裂肺的。我跑出去一看,是我家孩子哭的。一些老头老太围着看热闹,跟我说是她奶奶给打的。我就很气愤,我问她为什么打孩子,她说她不听话。该打。我说这么小的孩子,能犯什么错,让你打这么狠。她说,我想打就打。我说孩子生下来你一天都没照看过,你凭什么打。她说,我不想看就不看。我凭什么给你看孩子。我气的浑身发抖。我问大辉,你娘这么蛮不讲理,你管不管。他说,你去揍她。

  我去阳台上,把晾被子的衣服架拿了下来。这么三四年来,她阴阳怪气,里外的给我穿小鞋。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我拿了衣服架子去她屋里,她躺床上,玩手机。我直接就抽了,那真是恨死她了,欺负我就罢了,欺负我闺女,我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她拼命叫喊她儿子,说大辉,你还管不管这个恶毒的女人。她打我了。

  大辉也不搭理她,她喊叫无果之后就开始还手。她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一百八十斤的体重。我真的敌不过。很快我就占了下风。

  邻居去了拼命给拉开。说:可不得了了。这还挺个大肚子,马上就该生了,哪能打架呢。她就离开家出去了,

  邻居说:“你说你,咋找这么个婆婆,怀孕还得带孩子。摆摊卖玉米。这不都快生产了,也没看见你婆婆给你做过一次饭。上次大早上,她还在小区门口买雪糕吃,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馋嘴,买雪糕也不说给孙女吃点。”

  这些事情,我原本也没有想过。第一次做人家儿媳妇,任由别人搓圆捏扁。邻居这么一说我才越发的觉得婆婆不是个东西。

  我浑身抖的厉害。我肚子疼了。我去医院生孩子。婆婆跑外面去不回家了,去旁处自己租了个房子。

  我把女儿放家里托给公公照看。我自己去了医院。因为跟婆婆打这一架,孩子比预产期早出生了一个星期。去的时候,我带了一包东西。生产后要用的东西。小毯子,婴儿衣服,尿不湿,奶瓶之类的。是我早就准备好了的。

  去了医院,肚子就疼的不行了。我扶着墙一步步走。办了住院手续。然后去做检查,b超,宫围,体重。我进产房之前才一百四十斤,比孕前,才长了二十斤,除了孕肚,胳膊腿一点也没胖。孩子的婶子,怀孕以后跟猪一样能吃。天天水果排骨什么的,怀孕三个月就涨到了一百五十斤。

  虽然很辛苦,但是我的心很定,一点也不慌张也不恐惧。虽然,没有人在身边陪伴,但我也不需要什么人陪伴,我没有那么矫情。况且那些人又有些狼心狗肺,陪着我也没有什么用,也不能代替我疼痛。

  我进了产房。因为有第一次生产的恐惧。所以我不肯让大夫太早过来给我接生。进产房的时候,医生说,宫口开二指了,等一会吧,要生了叫我。

  我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医生问我肚子有没有疼。我说没有。其实我自己在暗暗使劲生孩子了。我想等我生完了,叫医生给剪脐带就行了。

  我一声都没有哼哼。自己憋着气在生孩子。医生,坐在远一点的桌子上写什么东西。

  过了半天,医生过去一看,大喊,孩子头都出来了。你咋没有吭声呢。

  这次进医院不到两个小时就生完了。比第一次生我女儿真是好太多了。

  一声没喊叫,孩子就生完了。

  生完孩子,我给我奶奶和妈妈打电话,告诉她们我在医院生了个大胖小子,九斤重,身长五十二厘米,还是个个大的。

  妈妈和奶奶也都很高兴,说儿女双全了,以后就不用再为生孩子的事情发愁了。

  我第一次生完我女儿,就昏迷了。这次却清醒的很。

  我下床自己去打开水,去给孩子烫洗奶瓶,冲奶粉。

  医生建议我母乳喂养。我就试着自己喂。

  护士去查房。我抱着孩子在给换尿布湿。护士问一号床的产妇去哪了。我说我不是在这吗。护士下一跳,怎么刚生产完就下床了。这么利索,根本不像刚生产完的。

  第二次她们去查房,我问医生,我肚子怎么还在阵痛,是不是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医生说,肚子痛点好,说明子宫收缩的好,要是不疼才麻烦了。那就大肚子下不去了。

  三天以后要出院了。我打电话让大辉过去帮忙拿东西。因为还有孩子要抱。脸盆什么的,一个人拎不过来那么些东西。

  在医院的时候,人家一个产妇,家人亲戚天天一堆人围绕。我就天天一个人自己照看我儿子。

  有一天,夜里我睡着了,儿子放在床边的婴儿睡觉的小车里。

  半夜我就突然间睁开眼睛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正趴我儿子小车边看我儿子。我一看他,他转身去了外面走廊消失了。走的很快。我下床到病房门口就看不见他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来偷孩子的。我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把儿子抱在怀里搂着睡觉了。这件事情我没有跟大辉说过。因为事情没有发生,说出来就像是编故事,或者是自己的想象。

  好不容易生个儿子,要是再让偷了,下半辈子真的不知道怎么过了。

  这也是没有家属陪伴的原因才容易引发的危险。别人都是家属晚上轮流抱着孩子。

  出院那天,我邻居和我婆婆也去了。我邻居塞三百块钱给我。说是给孩子的红包。我不肯收。都是外地来的租客,不是老家的邻居。似浮萍是的哪天就飘散了。怎么好扯来往。但是她执意要给。只好收下了。

  我婆婆带去一包纸和两包红糖。我邻居说,你婆婆不肯来。我说儿媳妇生孩子这么大的事哪能不到场。硬拉她来的。你们可别闹了。

  我婆婆胳膊上青一道紫一道,一看还是那天我拿衣架抽的。她带着一身伤,给我买东西来看我,,倒是显得我有些残忍了。

  但是回去以后,她又消失了。我自己洗菜自己做了两顿饭。但是我故意不做饭,我指挥大辉让他去做饭。我让他伺候我坐月子。

  他去找他妈,多方打听,找到他妈租住的地方,让他妈回家伺候月子。他妈不回去。说我没有她,她也没有我。

  公公说,人家那些没有老婆婆的不是也照过。就当她死了是的。

  我说,她这不是没死吗。,没死咋能和死了一样。我说这话,自然只是为了抬杠。说实在的,她回不回家,我还真不在乎。但是我不能说我不在乎。

  大辉请他妈请了两次请不动。邻居也跟着添油加醋说。月子里头不伺候咋行。

  大辉第三次,把菜刀使劲甩插到桌子上: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回不回去。

  他妈迫于他的胁迫下。灰溜溜的回家了。但是,演戏毕竟不是出于真心。这个月子,做的也不是那么痛快。大概照顾了有二十天,就简单的每天做点饭。多数时候,我儿子睡着了,她也要抱着。嗲嗲的说,哎吆,俺的小狗蛋。真喜欢人吆。

  我说他睡觉了你抱他干嘛。非要抱着。

  醒了又不抱。我女儿那个时候,一放在床上就哭,整天都要抱着睡,她一次也没有抱过,天天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白黑昼夜抱着,都累的腰疼。

  二十几天以后,她就借故不给我做饭,忙其他的事情去了。

  我以为她只是讨厌我对我不好。

  她二媳妇生孩子的时候,她要人家顺产,人家非要剖腹产,她生气也不肯到医院去。公公去的医院。剖腹产,花的钱多,大概花了一万八。我生了两个孩子,一共还没有花到五千块钱。

  人家这命真是主贵。

  我公公到医院回来说,上厕所都下不来床,他二儿子还忙着送货也没空过去,儿媳妇搂着他的脖子,他使劲给拉起来,可是也只能扶到厕所门口。又不能进去。可是麻烦了,也真是遭罪了。

  我说,我生孩子一个人都没有,不是也过来了。剖腹产就是麻烦,还得住院一个星期。我三天就出院了。

  婆婆也随声附和道,都是她自己自找的。

  上次我跟婆婆打架,一次就把她吓住了,她大概是没想到过我会跟她动手。

  后来就没有再敢随便找我麻烦。

  小叔子早上四点起来送货,到下午两点回去,还得给媳妇做饭,给孩子换尿不湿。因为他媳妇肚子缝针不能乱动,怕伤口裂开了。他天天困得黑眼圈连觉都不够睡。也真是拼命了。

  我心里有点酸,瞧瞧人家这老公。也真是有心了。

  我家里那个是什么货。越看越有气。

  月子满月以后,大辉张罗着办满月酒,整天说,你看谁有我好命,儿女双全了。

  我说,谁家没有个儿子,你嘚瑟什么的。

  小叔子给了儿子一千块钱见面礼。我妈给我打了两千块钱见面礼。我女儿那个时候,我妈我姨一共给了有五千块钱,我婆婆那头的亲戚给的钱,我婆婆收着没给我们,说以后这人情,他们要还的。想想他们这事情做的就不地道。女儿出生的时候。小叔子给了五十块钱。

  刚定亲叫媳妇回家的时候。他媳妇给我女儿压岁钱,本来掏二百块钱出来。婆婆说这多干嘛,一百块钱就行。然后她就给了一百块钱。

  我心里骂道,死老太婆,还没过门的媳妇,就比孙女还亲,看她那哈巴狗巴结的样。

  我儿子那个时候,他叔叔给一千块钱见面礼。他媳妇没完没了的给他闹,她倒是不提这一千块的事情,只是不停的发脾气,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这个那个都不高兴。又摔又砸的。

  然后小叔子跑楼顶上要跳楼。

  我把一千块钱拿她屋里摔床上说:钱还给你,以后你不来我不往。你赶紧给我上楼把她叔叔拉下来去。

  她把钱一张张理起来。她就是个戏精,你只要别沾她一毛钱便宜,还有便宜给她捡的话,那她比谁都好。

  到了去酒店吃饭那天,很多老乡都来了,四百二百六百的红包,收了也有五千多。大嫂和那个大姐还有婆婆一块进屋里来看孩子,然后去吃饭,叫她一起,她说,不去,吃了进去吐吐不出来。

  婆婆就不理她了,嫂子和姐姐也不说话了,背着她说,这个女人酸事真多。怎么还这样的。然后人家就都去吃饭了。

  到了她儿子出生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花钱,也没有去吃饭。

  她儿子过周岁生日的时候,小叔子给大辉打电话,叫他哥去给定个蛋糕。

  我骂大辉,你儿子过生日,你都不给买个蛋糕,还给你侄子买蛋糕。人家孩子是宝,我儿子是臭狗屎。

  他们晚上去KTV过生日,大辉带我女儿去的。我和儿子在家里。这些事情让我越来越仇视这家人,和大辉的关系也不好了。

  在我眼里,大辉也站到他们的队伍里一起来敌对我。

  诸如此类的事情,就这样持续了很多年。对我来说,这样的生活无疑是及其憎恨和苦闷的。有的时候,真的很想杀人。如果杀人不用承担后果,我想我早就动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