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纷争永不休,贪嗔痴念心头留(二)
专汽小谢2019-05-13 10:098,444

  11南宫雄应战

  南宫雄一步走出摆手道。

  “夫人既是为招摇琴而来,又何必调起其它纷争”

  孙夫人看着南宫雄纵身一跃来到英雄台上,脚下一拧边上的碎石都成了粉末 。

  “说来拙妇真是惭愧了”

  南宫雄一皱眉头,又抬头看着孙夫人。

  “夫人口口声声喊我世兄,也算看得起老夫,理应一尽地主之谊招呼夫人,不过招摇琴之事还望夫人见谅”

  孙夫人顿时不爽。

  “枉我认为世兄是乃真正豪杰,此番前来定不会失望,所以先来一曲点降唇,聊表心意,且不说世兄不懂风情,岂不知,礼尚往来”

  南宫雄摇了摇头苦笑道。

  “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夫人这般风情只怕是雄某解不得,倒不如先共享一杯,观战台上一论英雄之战可好”

  孙夫人转身便走。

  “江湖三大世家如今几家尚存,天下第一琴招摇琴,不过是虚物,英雄之战不过命数,拙妇见识短浅,是想南宫世兄能指点一二,不想当今武林之中尽是些虚名之徒,也罢,拙妇这就归去”

  扬言东看着孙夫人又回头看着萧凤南。

  “哈哈哈,不错,英雄之战不过是命数,萧凤南有我在,你没有这个命,你我之间终有一战,何不来个痛快”

  扬言东向萧凤南挥刀而下,箫凤南横剑退开。

  孙夫人看着杨延东。

  “扬言东,你这又是何必,毕竟同门如手足,若是你们必有一战,倒不如我给你们选个地方,如何”

  杨延东看着萧凤南。

  “呵呵,多了夫人好意,在我看来,这里比任何地方都好”

  杨延东挥刀而上。

  南宫雄一声呵斥传来。

  “杨延东你休要放肆”

  “咚咚--”

  又是一声琴音,将杨延东逼退,南宫雄扶着招摇琴看着孙夫人笑着走来。

  “既然夫人你如此执着,那老夫也不能少了兴致,只是今日当着天下英雄的面,雄某有一事要说”

  孙夫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南宫雄。

  “世兄直说便是”

  南宫雄道。

  “我观夫人这一身武学,当今天下难有敌手,今日本是英雄之战,扬言东有错在先,夫人在后,这是公认的事实,只是如今雄某是老了,希望夫人战后能分清黑白,是福是祸”

  孙夫人看着南宫雄,挥手七仕女退去。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这样更好”

  【】

  (众人上前)

  “世兄”

  “世兄不可”

  “世叔当心”

  南宫雄看着众人。

  “各位不用多言,想必各位也都知道今时今日之局面,这一战不接不行”

  南宫雄又回头看着杨延东。

  “杨延东,老父惜才不假,但也看人品,你与萧凤南之间不管有什么恩怨,今日这英雄台上,只要雄某不倒,绝容不得你放肆,你二人尽管出手便是”

  杨延东看了看四周像是在确定,接着挥刀而上。

  “好,都赶时间,那也怪不得我杨延东不讲情面,得罪了”

  孙夫人笑着,向南宫雄攻来。

  “呵呵,看来南宫世兄很是自信啊”

  南宫雄抱琴一拨。

  “呵,有无相生”

  琴音迎面扑来,孙夫人和杨延东皆是跳开,孙夫人和南宫雄二人对拆几招后。

  南宫雄再拨琴弦。

  “难易相成”

  旁人禁不起冲击,退了下去。

  12杨延东落败

  齐连生回头看着公孙尺。

  “招摇十重音,南宫世兄依然宝刀未老啊”

  蒲尚农看着孙夫人,在看着萧凤南。

  “那妇人也不差啊”

  箫凤南看着孙夫人与南宫雄对招数次,而杨延东似被波及横刀在前劈砍,步步后退,便看见南宫雄猛的跳起,半空中一拨琴弦。

  “高低相倾”

  孙夫人停顿半步看着杨延东向前冲去。

  “杨延东,狂天花舞”

  杨延东看了一眼孙夫人,挥舞着刀,刀影落下,将琴音隔断。

  “好”

  南宫雄无所谓的笑着。

  “夫人真是博学,杨延东,有本事你在将这重也接下去,前后相随”

  杨延东毫不犹豫再次挥刀上前。

  “尝尝这刀骨风销”

  却是看见前面气浪被掀开一条口子,却是突然又满了回来,杨延东被震飞出去。

  风离子叹息道。

  “这一刀还真是有几分霸道”

  蒲尚农点了点头。

  “这狂刀也不是浪得虚名,只可惜碰上的是招摇琴”

  杨延东刀插在地,喘着大气,吐出血来。

  箫凤南上前伸出手。

  “师兄”

  便是看见孙夫人飞上屋檐,看着下来。

  “哈哈,真不愧是杨延东,能硬接四重招摇琴败而不倒,江湖之中恐怕仅仅数人”

  南宫雄也飞身上屋檐。

  “不错,今日你胜负以分,不管你与萧凤南之间是什么恩怨,往事一笔带过,也不许在这里胡闹了”

  接着便追着孙夫人而去消失在屋檐上。

  齐连生看着前面,向内屋走去。

  左佑新看着泯允文。

  “泯掌门,这可是江湖百年难的一见啊,走吧,一起去”

  泯允文点了点头跟了过去,众人跟在后面。

  公孙尺回头看着萧凤南,又看着杨延东,转身跟了过去。

  【】

  萧凤南伸手想要去扶起杨延东。

  杨延东半跪在地上猛地伸出手抓着萧凤南的手抛开。

  “不要你假仁假义”

  萧凤南无奈摇摇头。

  “师兄,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们这样又是何必,毕竟兄弟一场”

  杨延东恶狠狠的。

  “呵,何必,我问你,你可对得起他们”

  萧凤南摇摇头。

  “是我对不起他们,但当年的我也是无能为力”

  杨延东眯着眼睛恶狠狠的点了点头。

  “好,好,好一个无能为力,哈哈哈,看来一直是我多想了”

  护卫数人又围了上来。

  萧凤南一把横剑拦在他们面前,护卫数人相互四看却也是不敢上前。

  “望诸位给个薄面让一道,所有罪责事后萧某一力承当”

  终于护卫让开一条路,杨延东也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萧凤南看着杨延东的背影,回头却是看见石齐康盯来的目光,萧凤南微微点头便是转身向内屋走去。

  13孙夫人落败

  孙夫人和南宫雄两人依然还在屋顶上来回奔走。

  孙夫人挥出一掌打向南宫熊。

  “哈哈哈,拙妇真是佩服世兄一身好本事”

  南宫雄侧过身子巧妙的避开一击。

  “夫人也是巾中豪杰,雄某也不得不佩服”

  两人气喘吁吁,你来我往中已经过了数十招。

  【】

  左佑新摸着下巴看着泯允文。

  “泯掌门,你看这妇人用的是什么武学,既然能与南宫世兄斗到现在,那招摇琴也不差啊”

  只是不待泯允文回答却是听见南宫雄一声大喝。

  “长短相形”

  只见孙夫人连退数步,也不再前进,只是垂下的手在颤抖,再看着远处的南宫雄,孙夫人纵身一跃,落到地面上。

  “招摇琴果然厉害,拙妇今日可真是开了眼界,多谢南宫世兄了”

  南宫雄点了点头。

  “雄某也是,想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夫人在坚持片刻,落败的恐怕就是老夫了,只是尚且不知夫人何门何派,所学又是何门功法,还望夫人告知一二”

  孙夫人并未作答,只是回头看去,只见远处一顶轿子落下,四周七个女子,孙夫人头也不回,便钻了进去。

  孙夫人坐在轿子里,一手伏在胸口,脸上满是苦涩与汗珠,却还是抬头看着轿子外面。

  “世兄不必担心,拙夫姓孙,并不涉及江湖事,江湖武学,浩如烟海,至于何门功法,皆在个人,现在拙妇也该走了,只是今日打搅, 还望世兄切勿怪罪”

  说完红桃向前走去,其余仕女抬起轿子,向屋外飞去。

  齐连生看着孙夫人离去,看着南宫雄。

  “世兄就这样放她走吗?”

  南宫雄点了点头。

  “恐怕想留也留不住啊,能有这般本事,那背景恐怕不简单”

  齐连生

  “那世兄可看出什么来路”

  南宫雄深深吸了一口气摇头道。

  “就算是集平生所见,当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也是很奇怪的”

  众人相互看了看对方。

  南宫雄挥着衣袖转过身子。

  “算了,人都走了,我们也回去吧”

  众人跟在南宫雄身后离去。

  14众人商讨战事结果

  大堂内金碧辉煌好不气派。

  南宫雄坐在桌子前。

  “哎,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今日这落幕之战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齐连生摆了摆手。

  “世兄何必这般说,要知道世兄方才大显神通,以一己之力战杨延东,孙夫人,挣得是江湖武林的颜面,功不可没”

  南宫雄点了点头,扫视众人。

  “那孙夫人可真是不简单,却又看不出什么来历,仔细想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了”

  众人相互看看,冥思不语,只见泯允文似有些魂不守舍,众人一一向他看去,他却还是茫然无知,紧紧盯着眼前的茶壶。

  【多年前的回忆】

  地上一个红衣小女孩,趴在一具尸体上哭泣。

  “爹爹,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用剑刺娘亲”

  年轻时代的泯允文站在一旁,手里提着长剑,正在滴血。

  “住口,邪魔外道,死不足惜”

  女孩不曾抬头确实哭喊。

  “坏人,坏人,大坏人,啊啊啊”

  只见泯允文一咬牙,抬起手中长剑,看着匍匐在尸体上一动不动的女孩就要劈下。

  “孽种,我留你何用”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出现,像极了孙夫人,只见她三两步来到泯允文身前抬手一个耳光将泯允文抽翻在地。

  “没用的男人都是混账”

  泯允文捂着脸抬头看着女子。

  “你是什么人”

  孙夫人走到泯允文跟前俯视着他。

  “一个死人知道那么多干嘛”

  孙夫人抬起手,就要往泯允文天灵盖上拍去。

  背后却是传来一声。

  “住手,休伤我徒儿性命”

  泯允文刚刚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便看见孙夫人便掌为刀,打在自己脖子上,顿时天地一黑。

  【回忆完】

  泯允文长出一口气,手也不知不觉的摸了摸脖子,突然回过神来,看见众人正看着自己,不觉得有些歉意的点头致意。

  齐连生看着泯允文。

  “泯掌门似乎对那孙夫人知晓些许?不妨说来听听”

  泯允文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那是多年以前吧,我与我师求学问路时,确实与那孙夫人有过一面之缘,不过那时候她武功平平,与我不相上下,只是没想到短短数年竟然能与南宫世兄匹敌,如此进步神速,我猜想也只有一些邪魔外道才有这样的手法吧”

  柏水章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还有就是种类繁多,有些另辟蹊径,也不是不可能,但若是邪魔外道,那想必也不会长久,泯掌门有些武断了”

  泯允文抬起头。

  “柏掌门说的不错,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南宫雄点了点头。

  “就算那孙夫人不是邪魔外道,只要还不知她是何居心,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齐连生

  “若真是邪魔外道,恐怕也是身居高位,莫不是前来探测”

  15结果

  南宫雄点了点头。

  “若是真的邪魔外道在做准备,只要齐盟主一句话,我便去聚齐三大世家之力,联合百家之长,绝不能让那些邪魔外道卷土重来”

  齐连生笑着。

  “南宫世兄豪情万丈,不减当年,有这句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接着齐连生又看着一旁的萧凤南。

  “只是现在这英雄战事的结果,可有点不好办了,外面的人也都等着在,不知世兄觉得该怎样宣布”

  南宫雄也是看着萧凤南。

  “虽然最后被那两人搅了局,但是结果相必诸位都心知肚明吧,只是萧凤南此事因你而起,你难道不准备解释一二?”

  萧凤南看着众人。

  “萧某自知有罪,所以甘愿认输,至于我与杨师兄的事,我不愿说什么”

  南宫雄有些愤怒。

  “简直是荒诞,你当英雄之战是什么”

  蒲尚农看了过来,满眼怒气。

  “萧凤南,你真是狂妄,齐康虽然输给了你,但是如你这般让出来齐康以后岂不是让人嘲笑,输就是输,赢就是赢,这个没得商量”

  南宫雄看着蒲尚农,又看着齐连生。

  这时齐连生微微一笑。

  “既然这样,确实有些难办,不过萧凤南有错但是罪过不算太大,既然他已经夺魁,那这天下第一之名也该给他,只是英雄命就作罢,诸位觉得如何。”

  柏水章看着齐连生。

  “这恐怕不好吧”

  齐连生又看着南宫雄。

  “也不知南宫世兄觉得如何”

  南宫雄皱着眉头,看着萧凤南。

  “若是这般的确可行,只是那英雄命也不得不发,要不然这英雄台战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既然事已至此,英雄命就延顺吧,萧凤南你可服气”

  萧凤南点了点头。

  南宫雄沉着脸。

  “那剩下的事,就交给齐盟主去决断吧,我就不参与了”

  齐连生笑着。

  “行,那世兄就好生修养,这件事交给我们就好了,若无其他,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南宫雄点了点头看着众人离开,又抬头看着屋外一角。

  16公孙尺与南宫寻对话

  一座庙堂前。

  一个青衣男子,肩披长发,盘坐在地上,手里捏着佛珠,突然停了下来。

  公孙尺看着男子背影走了进来。

  “南宫世兄别来无恙”

  南宫寻没有回头,继续捏着佛珠。

  “偷得浮生半日闲罢了,刚才外面有些吵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公孙尺

  “落幕之战时,原本就要决出胜负了,却是杨延东和一个妇人前来搅局,不过最终还是败在世叔手里了,世兄你怎么看”

  南宫寻原本不动声色却是睁开眼,长长叹息一声,慢慢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我的答案,却不是你想要的吧”

  公孙尺有些气恼,原本满眼失望的神色,抬头看着那一个个灵位,又有些举手无措。

  “三大世家,人丁单薄,再说人死不能复生,世兄真的打算这样沉沦一辈子吗”

  南宫寻摇摇头。

  “你和诸葛老弟皆胜我十倍,至于你所说的一辈子,我只想安安静静一段时间”

  公孙尺不想在说什么了,便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只是最后略有不甘的自言自语起来。

  “该放下的,要学会放下,毕竟世叔老了,我言尽于此,世兄保重”

  南宫寻手中的佛珠再次停下,抬头看着前面一排先祖灵位。

  最后却是【爱妻芙蓉之灵位】【爱女南宫静长生牌】

  南宫寻看到最后再次闭上了眼睛,手中又捏起佛珠。

  17萧凤南回归无名山庄

  两把石剑高耸,石剑之上刻有“无名”二字,若是从空中看去,这是一座庄园,四周角落里都站着一个个卫士。

  萧凤南从石剑中走过,前面跑来一人,接过萧凤南的包袱。

  来人管家

  “二爷,回来了”

  萧凤南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屋内

  一名老者坐在轮椅上,一个体态微胖,面容清秀的女子正在沏茶。

  女子给老者倒了一杯茶水,看着老者。

  “爹,莫儿此去会不会不妥”

  老者便是流星,那女子便是老者义女取名流云,也正是萧凤南之妻。

  “怎么还在想这个事,好男儿志在四方,莫儿也该如此,你是怕凤南问起吧”

  流云点了点头,怔怔的在想些什么。

  “希望南哥也这样想的,算算日子南哥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

  萧凤南走了进来,看着老人,看着女子微微一笑。

  “父亲,云儿也在啊”

  流云快步走了过来面含春水上下打量着萧凤南。

  “南哥”

  老者流星看着萧凤南点了点头。

  “凤南,英雄战之事我已知晓,事已至此你也不用多虑,我也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了,之前小霜也在,我还不知道该怎样抉择,现在嘛,你也做除了你的成就,从今往后这无名山庄便交给你了”

  萧凤南有些不知所措。

  “这”

  流云在一旁捂着嘴笑着。

  “还不快谢谢爹”

  萧凤南有些受宠若惊,连忙上前拜谢。

  “谢父亲”

  老者挥了挥手。

  “嗯,不错,不过还有一件事是有关莫儿的我必须和你谈谈”

  萧凤南看着老者,又看着一旁低头看着自己鞋底的流云,便是问道。

  “莫儿怎么呢,怎么没见到他来”

  老者道

  “莫儿被我一老友讨了去,至于过程吗,有空你问问云儿吧,你也别怪我做你的主”

  萧凤南笑道。

  “喔,我还以为是莫儿又惹出了什么祸事,若是这样的话那倒是莫儿福气,我又怎会多想”

  流云站在一旁看着萧凤南腼腆的笑了笑。

  流星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你也累了吧,好好休息再做安排”

  萧凤南低着头。

  “恩,那父亲,云儿,我就先出去了”

  老者喝着茶,流云看着萧凤南退出屋外。

  “爹,那我也先回去了”

  萧凤南走在前面,流云走了出去。

  流云追了上来。

  “凤南”

  萧凤南回头。

  “云儿”

  流云

  “南哥,爹也是好心,还望你别见怪”

  萧凤南

  “嘿嘿,不会的”

  流云低下了头。

  萧凤南

  “莫儿年龄也不小了,也不能让他总是呆在庄里,往后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照料,倒是你,莫儿还小,你还要多担忧一些”

  流云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萧凤南无妄的笑着。

  “恩”

  萧凤南看着流云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云儿,你那里不舒服吗”

  流云摸着肚子,痴痴的捶打着萧凤南。

  “你又要当父亲了”

  萧凤南笑着看着流云 ,手搂在流云腰间。

  两人一起向前走去。

  18萧莫学徒

  流水声和一个孩童的欢笑声一阵阵传来。

  “哈哈哈”

  便看见两只小脚丫在水里划着水,水花四溅。

  一个少年【萧莫】坐在石头上,嘴里背着口诀,却不时东张西望,突然远处一抹青色闪至萧莫身后,萧莫噗通一声跌落水中。

  “一求,隔位六二五,二求,退位一二五,三求,一八七五记,一归如一进 见一进成十,啊”

  只见一名青色长袍老者看着倒在水中的萧莫厉声道。

  “五呢”

  萧莫连忙爬起,看着老者。

  “师傅,五归添一倍,逢五进成十”

  老者点了点头,将身后捏着一截竹篙的手拿到身前,击打着另一只手。

  “那二一添作五后面呢”

  萧莫偏着脑袋,刚开始还得意洋洋,片刻后便是满脸委屈。

  “二进成十,四进,四进--哎呀,刚刚我还记住了,被师傅您吓了一跳,给忘了”

  老者看着少年,瞪着眼睛,竹篙指着萧莫。

  “读书要心如止水,你呢,你就是一个榆木脑袋啊,多少回了,还是没记住,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

  萧莫低着头,明显低着头眯着眼睛颤抖了一下,接着又偷偷抬头看着老者一字一句的问道。

  “师傅,榆木是不是寺庙的和尚用来做那个敲打的木鱼的啊”

  老者闻言怒气更甚。

  “鬼机灵,明明是个蠢材,又是扯东扯西的,想受罚么”

  萧莫嘻嘻一笑,确实比哭还要难看。

  “嘻嘻嘻,师傅,话可不能这样说啊,刚来这里时你还说,教之道,不能唯一训,师傅说我蠢材,其实我很勤奋的啊,我记不住,只能怪师傅不用心教我技巧,这样死记硬背太过功利,还总让我干活,不怪我的”

  老者偏着头一时有些无语,便是扬起手中的竹篙,看着萧莫落下。

  “又来贫嘴,须知先死记,后熟背,而后才更容易融会贯通,岂不知天降大任于斯人,你不会背还敢找这些个歪理,是想挨揍么”

  萧莫连忙跳进河里,躲过了一顿胖揍,哀声中却无半点悔意。

  “啊啊,师傅,我错了,我错的厉害,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下次我保证都记住了”

  老者看着河里的萧莫吹胡子瞪眼摇了摇头,又抬眼望着河中,一个包袱顺着水流而下,老者凝神看去,猛地凌空而起,踏在水面之上。

  少年钻出水面,拍着手掌。

  “师傅好身法,好厉害,好佩服,嘻嘻”

  老者捞起包袱,落在水里,在看着包袱里却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孩童正登大着双眼看着自己,老者抬眼四顾,又看着萧莫在水里蹦跑着,嘴里喊叫着。

  “师傅,师傅,你捡了什么好东西啊”

  老者伸手将手中的包袱扔了过去。

  “落到水里有你好看”

  萧莫一愣,一个起跳伸手接过包袱。

  “徒儿不敢”

  萧莫看着包袱里面却是个婴儿,不由得看着老者。

  “师傅,怎么是个小孩”

  老者走了过来,又打量着四周,又回头看着萧莫手里的婴儿。

  萧莫伸手摸着小孩的脸颊,小孩抱着手指往嘴里送。

  萧莫看着婴儿,很是喜爱。

  “师傅,真可爱,怎么办”

  碧云摇了摇头,看着萧莫手里的婴儿。

  “这个世道真是变了,何苦了,苦的却是孩子吧,也罢,相遇便是缘分,莫儿别胡闹了,为师决定给你找个伴,以后她就是你师妹了”

  萧莫把手从婴儿嘴里拔了出来。

  “嘻嘻嘻,好啊好啊”

  萧莫回头看着手里的婴儿笑着,又看见一旁的随风而动灯笼草。

  “小师妹,呵呵呵,席儿怎么样,席儿,席儿长的快,席儿,席儿快快长大,师傅,你看我给小师妹起的名字怎么样”

  老者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像是在冥思苦想。

  萧莫无畏的笑着。

  “席儿,席儿,我萧莫今天遇见的席儿,不如就叫见席儿吧,嘻嘻嘻”

  碧云一阵咳嗽,恶狠狠地瞪着萧莫。

  原本看那架势不是要唠叨一顿便是要胖揍萧莫一顿,只能是无知者无畏,突然间一旁的林子里面,一只只飞鸟惊出,老者皱着眉头连忙起身掠去。

  萧莫抱着见席儿向岸边跑去。

  “师傅,等等我啊”

  【】

  下集人物介绍。

  吴桐宇:

  一身白袍公子衫,一身蓝烟百褶裙。

  肌凝脂气若幽兰,腰折步牟含春水。

  肩若削乌黑如泉,唇朱丹侧看山岭。

  好一副恰是好看新皮囊,更有不识烟火胜天仙。

  吴桐宇三山五岳盟第一美人,吴敬言之女,生性冷淡固执,不怪她,只怪她娘亲早故,四周也只有男子,少于人交流,再者吴敬言深爱亡妻,所以又是个女儿奴,吴桐宇因此有时不通事物,有时有些叛逆,但为人也算乐善好施,勤学善问。

  【】

  小说交流群,586352756

  专汽交流群,982692196

继续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只道当时是寻常(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