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纷争永不休,贪嗔痴念心头留(一)
专汽小谢2019-05-13 10:098,682

  2莫名大道

  莫名大道上,一处刚刚掩埋的火堆,露出些许星火,一片树叶尚在燃烧以致曲卷起来,一匹快马匆匆从火堆之上越过,马背上坐着一名男子,腰间挎着一把大刀,背着一个包袱,只见他挥舞着马鞭,时时能听到那人的怒吼声以及马匹急促的马蹄声,匆匆而来也是匆匆而去,渐渐便消失在莫名大道之上。

  3英雄战街头

  莫名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 叫卖声络绎不绝,和尚心行背着竹排的背影行走在人群中。

  一家酒楼前围满了各式各样奇装异服的武林人。

  只见一个年轻汉子,穿一件坦胸粗布背心,腰间绑着一把砍柴刀,体型高大,肤色黝黑,脚踏虎步,跟着一灰色长袍花甲老者,两人一前一后也来到酒楼前驻足。

  年轻汉子抬头看着四周又回过头来看着老者。

  “袁老,你说这届又是谁能斩获这英雄命啊”

  老者对着汉子红着脸兴奋的笑道,视野中和尚心行也走了过来。

  “我哪里晓得,反正啊,待会就晓得了”

  年轻汉子又道。

  “听说原本十年一战的英雄台战今后就是十五年一战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老者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

  “空穴不来风,估计是真的吧,这些我们也操心不了”

  接着老者回头,仰望着这眼前的四层阁楼。

  心行也远远抬眼望去,只见二层阁楼上端 “英雄客栈”四个金漆大字招牌悬挂,正在这时三层阁楼中却是走出一个身穿绫罗绸缎的肥胖商贾,单见那商贾停站在栏杆下,看着下面人群,略有满意的笑着拍了拍肚腩。

  客栈下面的人群起初还是安安静静,直到此刻瞬间便开始起了哄。

  “来了来了”

  “要开始了”

  “到底会是谁啊?”

  你一言我一语,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讨论得面红耳赤,而那商贾只是微微侧过身子,就看见三个伙计打扮的小厮各捧着一卷红绸一路小跑来到栏杆下。

  商贾看了一眼三个伙计便抬起手,对着下面的人群高声喊道。

  “始发三甲榜,榜上有名者,实至名归,发榜”

  三个伙计闻言纷纷将手中的红绸往外抛出,只见红绸在半空中抖动。

  老者看着红绸慢慢飘落,上面字迹浮现,嘴里也念念有词,直到最后就像是见到什么稀奇古怪一般,倒吸一口凉气,嘴里也慢慢变了味道。

  “金刀寨-万金山,无名山庄-萧凤南,三山五岳盟-石奇康,好小子这石奇康比你还小也能前进三强”

  年轻汉子点了点头。

  “三山五岳盟而已,有什么稀奇”

  老者无奈的苦笑着,但又想说些什么,只能微微摇头看着汉子,视线扫过心行,又看着四周人群。

  “嘿,先不说三山五岳盟的力量有多少,单是他若是夺魁了,这么多老一辈的脸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喔”

  只是老者话刚说完,就看见一匹快马从街头出现,飞奔在大街之上,马背上的人,腰间挎着一把大刀,背着一个包袱,低着头再吼叫,就像一匹下山的猛虎,其势锐不可挡。

  “驾,驾,驾,让开,快让开”

  街道上的人群躲避着马匹的横冲直撞,以至于东倒西歪,一旁几个小摊贩躲避不及货物也倾洒大半。

  小贩惊恐乱叫。

  “啊啊啊啊”

  人群也满是抱怨。

  “喂喂喂,这什么人啊”

  “这人谁啊”

  年轻汉子带着点痞气看着老者询问道。

  “嘿,袁老,你看出这人什么来路没,这样跋扈,只怕又有什么好戏听了”

  老者似听非听只是一双眼紧紧的盯着马背上的背影点了点头。

  “这个背影有点眼熟啊,就是想不起来了,是谁来着啊”

  心行看着老者还在思索,又看了看红绸榜,再看见坐在一旁抹着眼泪收拾货物的小商贩,双手合十转身走出人群,步入街道洪流之中。

  4英雄战事

  与此同时,在南宫门第前,正在举行着一场盛会,名为英雄之战,是有百年前武林兴盛,江湖各大派阀世家联手组建,说是搭英雄台,选英雄,战英雄,十年一会战,一生一次,一战成名。

  就看见七八个鼓手猛击鼓面,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擂鼓之声,一排排人群,立于四周,各门各派高举彩旗,人群中央有着一块高约七尺,长宽各八丈的方形石台,石台上立有三人。

  金不换身着黑劲装,一头短方寸发,浓眉大眼,手持金线缠丝大环刀。

  萧凤南身软缎袍子,一头如风长发,丹凤眼卧蚕眉,身材修长,手握神剑北邙。

  石齐康身白色长衫,一头乌黑长发盘卧,明眸亮齿,看是年岁不大,一脸桀骜,是孩童却是横无锋长剑在手。

  三人相互凝视。

  观战台上两张彩旗高举,一张“南宫门第诺”,一张“三山五岳盟”一左一右。旗下坐立一排。南宫雄,齐连生,位居中央,公孙尺,泯允文,左佑新坐于南宫雄左侧,柏水章,蒲尚农,风离子,曲文规坐于齐连生右侧,吴敬言立于齐连生身后,剩余座位,分至彩旗之下,各方之首。

  齐连生四十来岁的模样,高鼻梁,浓眉毛,小眼睛,虽然眼睛小,但却是囧囧有神看向台下四周又回过头来看着对面的有些年长的南宫雄,是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之态。

  “英雄台,英雄命,之后十五年一战方才合适,今日落幕之战势必盛况空前,究竟花落谁家,不知南宫世兄可有什么高见”

  南宫雄端着茶杯笑了笑。

  “英雄战,乃是江湖武林之命脉,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十年寒窗磨一剑,不管结局如何,也算是有所期盼,可如今不比往日,真正的人才难得啊”

  齐连生看着南宫雄,又转头看着一旁环配灰衫青年公孙尺。

  “世兄何必这般说法,你看当今天下,少年成名者数不胜数,若是公孙先生愿意,其成就那便是一般人望尘莫及”

  公孙尺放下茶杯看着齐连生南宫雄笑着拱手,转头又看着英雄台上。

  “齐盟主过誉了,莫说年少英雄有多少,比起如今的石少侠还真是自叹不如,只怕少不了奇盟主功劳”

  齐连生笑着摆摆手。

  “不敢不敢,名师出高徒,那都是蒲掌门悉心栽培,我怎敢贪婪”

  南宫雄看了一眼蒲尚农,又回过头来看着齐连生。

  “奇盟主何必这般说,不管怎样也都是奇盟主之福,武林之幸”

  奇连生略有些许遗憾的点着头。

  “嗯,我也只能是力所能及罢了,只是世兄有所不知,石师侄虽在我盟年轻一辈之中出类拔萃,但多少有些年少气盛了,少年之忌啊,我也担忧,相比公孙先生,萧凤南 ,金不换,站在这英雄台上还是早了一些,一生一战,也不免有些可惜”

  南宫雄看着英雄台方向大笑道。

  “哈哈哈哈,齐盟主若是这样想那就不对了,要知道谁无年少啊,料想你我当年相遇,谁又能想得到会有如今高座,英雄战,萧凤南是成名已久,金不换几代传刀,都是过来人”

  公孙尺闻言却是看着英雄台方向微微一笑。

  “也许是时不待我,也许是我不待时,石少侠自有抉择之下,何论输赢,更何况世人又何曾能以输赢论成败得失”

  齐连生眯着眼看着公孙尺笑道。

  “好,好一句不以输赢论成败,一语惊醒梦中人,倒是之前齐某人有些坐井观天了啊,哈哈哈,公孙先生能有如此心性,将来必定也能有一番大作为”

  众人看着公孙尺对着齐连生抱拳一礼,相视笑着点了点头。

  擂鼓声却是戛然而止,众人又连忙回头看向英雄台上。

  5萧凤南对战石齐康

  金不换一个空翻跌落台下,踉踉跄跄后退数步才站稳身子,英雄台上萧凤南收起长剑看着金不换。

  “金兄承让了”

  金不换捂着胸口,喘着气摇摇头。

  “唉,想来是人各有命,也是卯家技不如人,祝萧兄长风破浪,如愿以偿”

  金不换说完被两个寨里兄弟搀扶,向着金刀寨彩旗而去。

  萧凤南回过头来看着对面的石奇康,石齐康微微一笑道。

  “萧前辈刚才与金前辈过招,我都看在眼里,却是发现萧前辈似乎并没有尽力一般,现在这英雄台上只有你我二人,晚辈斗胆不知可否见识一下北邙剑首的绝技”

  萧凤南也是微微一笑。

  “北邙剑首,不过是江湖朋友看得起,萧某实不敢当,至于那什么绝技也不过是笑谈而已”

  石齐康笑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剑。

  “萧前辈这么一说,那晚辈可真要讨教一二了,只是希望前辈莫要以为我年岁小,胜我便是欺我,这英雄台战,一生一战,无怨无悔,还有就是前辈太过谦虚了,北邙神剑剑号一将烟陨晗淡成,江湖几人不知”

  萧凤南摇摇头。

  “那是当然,我会尊重每一个对手,只是那晗淡不过是马马虎虎,至于成不成也还是个未知之数”

  石齐康挥着剑跳起从空中斩下。

  “心有成,而不是剑有成,前辈小心了”

  萧凤南连忙倒退数步,看着刚才站着的地方出现一个“路”字,自言道。

  “四剑路字贴”

  石齐康不慌不忙又挥着剑攻了过来。

  “前辈以三十六路峰回路转杨明天下,今日机会难得,晚辈不敢大意,若是前辈一再退让,那若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了”。

  石齐康步步紧逼,连刺几剑,石台上除了石屑纷飞便又多了一个【苦】字。

  6点评十二字剑贴

  观战台上南宫雄点头笑道。

  “十二剑苦字帖,果然是恰到好处”

  齐连生看着一旁的花甲老者蒲尚农。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十四字剑帖是蒲掌门成名绝技,如今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蒲尚农不悲不喜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看着台上背对着自己的石奇康。

  石齐康看着萧凤南静静的喘着气,心头一紧,咧嘴一笑,舞着长剑,又连忙挥剑强攻。

  “前辈得罪了”

  萧凤南静静的扫视一旁的人群,金不换正坐在彩旗之下,再回头看着石奇康,慢慢闭上了眼睛,待到石齐康冲来,萧凤南又猛的睁开眼,抬起手中长剑舞起。

  【】

  观战台上,蒲尚农激动的站了起来。

  “以一敌二,速战速决,不仅仅是明智也是正道”

  柏水章一行也站了起来。

  风离子看着柏水章。

  “柏师兄,萧凤南这手便是那峰回路转吗”

  柏水章点了点头。

  “不错,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真是难以想象,究竟是怎样惊才绝艳之人才能创出这套剑法”

  【】

  石齐康顿时停下眉头紧锁,横出无锋长剑挡在胸前,却不知是哪里传来一阵粗狂的笑声。

  “哈哈哈,,英雄台,英雄战”

  接着便是一串急促的马啸声,萧凤南抬头,众人抬头,石齐康抬头望去,一个男人手持透亮环刀,踏过人群,恰逢金不换抬头,从他头顶掠过。

  男子一声大喝,临于半空之中,却是挥刀斩在英雄台上。

  石齐康,萧凤南两人连忙向后退去,轰隆声响,石台上灰尘散尽,裂出数条痕迹。

  南宫雄看着来人,站了起来。

  “狂刀--杨延东,他来此地做什么?”

  7杨延东现

  就看见一队护卫人马快速集结,为首一人甲看着英雄台上的杨延东伸手指着。

  “哪来不要命的,真是好胆,你---”

  只是甲话还没说完,杨延东斜着眼看了一瞬,便脚下踢出一块碎石,碎石正砸在甲身上。

  “滚开”

  甲向后倒下,众人连忙搀扶,也顿时慌了神。

  “你你你-”

  南宫雄看着护卫挥挥手。

  “你们伤不到他分毫的,都退下”

  护卫扶着甲退下,杨延东抬头看着南宫雄双手背后正看着自己。

  南宫雄皱着眉头。

  “杨延东念你有些本事,老夫是惜才之人,快快退下,今日之事老夫也不与你追究”

  杨延东转身看着萧凤南,仰头大笑。

  “哈哈哈,南宫前辈还真是有眼光,不过我杨延东今日是来寻仇的,怎么可能现在就下去”

  萧凤南一怔,众人交头接耳想来也是大吃一惊。

  公孙尺看着杨延东笑道。

  “果然是一个狂字”

  齐连生看着公孙尺,又看着南宫雄,只见南宫雄推开桌上的木盒,木盒中一架古色古香的十弦琴飞出,南宫雄一手抄起古琴登上英雄台,一手做掌打向杨延东。

  “呵,好不知事,这里岂是你乱来的地方”

  【】

  萧凤南憋红了脸却是对着两者中间空挡挥剑一斩。

  “南宫前辈手下留情”

  南宫雄看着剑光落下,定着身子,看到前方地面已被萧凤南斩下一条剑痕。

  南宫雄是有不解,看着萧凤南问道。

  “萧凤南你这是做什么?”

  【】

  泊水章看着蒲尚农。

  “峰回路转果然凌厉”

  蒲尚农看着萧凤南,又看向石奇康。

  “只是萧凤南这是为何,难道是他与杨延东有恩怨”

  石齐康双眼钉在那条剑痕上,再看着那个路字拦腰截断,字自己的剑贴是毁了的,可是--他猛然抬头,心里五味陈杂,盯着萧凤南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只见萧凤南摇了摇头走向杨延东。

  而杨延东也正在这时缓缓起身。

  萧凤南笑道。

  “扬师兄,多年不见,一切都还好吗”

  扬言东看着萧凤南,咬牙切齿,手中的刀柄又加了几分劲力。

  8杨延东萧凤南往事恩怨

  奇连生略有疑惑之色。

  “他们竟然是同门师兄弟,为何之前都不曾听说”

  风离子若有所思。

  “这倒是不假,只是不曾听说他二人师承何处啊,只是这同门之斗,看这架势只怕是恩怨更多吧”

  泊水章看着蒲尚农。

  “蒲师弟,江湖之上同门之斗都不是外人能参与的,只是今日这--”

  蒲尚农点了点头,再看着石齐康。

  “这要看南宫世兄怎么处理了,也罢,原本我还想再看看的,只怕结果诸位早已是心知肚明了,就让我来捡个便宜吧,齐康,来,为师有话与你说”

  石奇康回头看着蒲尚农,又回头看着地上的剑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准备下台。

  【】

  杨延东回头看着萧凤南面对着自己。

  “萧凤南,你多年不出无名山庄,我杨延东也懒得去找你,今日你又在这么多人面前喊我师兄,以是有负师傅当年教诲,我算是知道了,你是贪恋这所谓的英雄命,呵,英雄命,成是英雄,败是狗熊,你还不明白吗”。

  萧凤南低着头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些是什么,就像是逆来顺受,听天由命。

  南宫雄看着杨延东,又看着萧凤南。

  “杨延东你再敢胡说八道,就不要怪老夫不客气”

  萧凤南像是挣扎了许久叹了口气就看着杨延东。

  “师兄你误会了,我不想与你们争,已经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

  杨延东 挥刀而来。

  “争什么?过去什么?你还有时间说废话,让我看看,如今的你还有没有那几分剑气”

  江湖人皆知狂刀杨延东出手只有四式刀法,一招饮川纳海蓄势代发,一招雪雨风霜进攻凌厉,一招刀骨风销冲锋上阵,还有一招狂天花舞守护自身,对一人是四招,对百人也是四招。

  南宫雄一看杨延东的刀影。

  “雪雨风霜,杨延东你当这英雄台是什么地方”

  萧凤南用剑抵在胸前,扬言东的刀影落在萧凤南四周,萧凤南不避不闪一口鲜血喷出。

  南宫雄看着萧凤南。

  “萧凤南你怎么不还手”

  萧凤南摇了摇头。

  “前辈不碍事,是我欠他的”

  南宫雄大怒。

  “你二人简直是胡闹,这英雄台战岂是儿戏”

  杨延东不问不顾继续挥刀劈砍。

  “呵,萧凤南我告诉你,你欠我的,你还不起”

  南宫雄盯着杨延东一拨古琴。

  “好,好你个杨延东,你不知好歹,今天我便好好教你怎么做人做事”

  杨延东抬头看着南宫雄。

  “呵,南宫招摇琴么,我杨延东很早就想试一试”

  南宫雄咬着牙一拨琴弦。

  “呵,像你这样无理取闹之人,当真不怕江湖人耻笑”

  “咚咚咚---”

  杨延东挥刀阻隔,向后退开。

  琴音久久回荡,却是不见停息。

  齐连生抬头四望,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众人起身

  “怎么了,这是”

  石齐康来到蒲尚农旁边。

  “师傅”“师傅”

  蒲尚农看着柏水章。

  “不对,有问题”

  只是蒲尚农话刚说完便是“瞪”的一声琴响,之后便是听到一妇人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南宫世兄虽说的切真切实,但是天下人其实与杨延东一般,什么无理取闹,什么江湖人耻笑,人走事后,又有几人在乎过,最多也就是他人笑谈罢了”

  奇连生眯着眼睛。

  “想不到此处还藏有高手”

  众人相互对望

  天空之中落下一片片花瓣。

  柏水章伸手,花瓣落在手中,仔细一看,便是那大小一般的梅花瓣,不由得皱着眉头。

  “梅花瓣?”

  9 孙夫人到来

  奇连生抬头看向人群,七个素裙女子从远处踏空而来,为首的一个女子面如桃花,亦有红桃之名。尚在半空之中便听到红桃之言。

  “七仕女奉夫人之命前来拜台,还望诸位前辈不吝赐教”

  红桃等七人落到英雄台上,七人手持萧,笛,琴,胡,鼓,筝,笙或端或坐或站,成七星之势。

  红桃先看了看南宫雄微微点头,又看了看四周甜甜一笑。

  南宫雄伸手上前,想要问明来由。

  “慢着”

  却不想桃红微微摇头,便笑着回头看着身后几人。

  “姐妹们,我们开始吧”

  音乐响起。

  “咚,咚,咚 咚 ,咚咚咚”

  南宫雄转向一旁,拨开琴弦与七仕女对抗着。

  不消片刻,蒲尚农一个摇晃。

  “不好,要出事了”

  【】

  琴音交汇处,英雄台上炸响,灰尘碎石四溅。

  琴音停下。

  齐连生看着七仕女有些诧异问道。

  “江湖之上何时出现过这些女子”

  蒲尚农摇了摇头。

  “虽然衣着打扮与我等无异,但是从声音来辩,应该是南蛮之地,外族之人”

  南宫雄一挥衣袖,七仕女放下手中的乐器。

  南宫雄指着满场的杂乱,有些恼怒。

  “雄某不才,只是江湖内外一向交好,从不进范,今日敢问各位姑娘是何缘由,并且你家夫人又是何人,今日是英雄台战,这又是何意”

  又是那个妇人声音响起。

  “世兄这么多问题,不如拙妇给你回答一个可好,只是眼看英雄之战已经无法继续下去,倒不如赶来凑个热闹”

  南宫雄无意中看了一眼杨延东,满目怨念,却又听见琴声起,七仕女也再次开始了演奏。

  南宫雄也架起招摇琴,对着七仕女,跨上一步,一拨琴弦。

  “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好曲,好一个凑热闹,那老夫就来指点你们一二,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妇人声音。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

  两边的琴音缠绕,扬言东站在中间无法动弹看向七仕女,挥刀而下。

  “什么无情有情,斩断它便是”

  七仕女站起身来变换着阵法,扬言东刀影落地,又转身斩向南宫雄,南宫雄一咬牙,退避闪开,对着杨延东一波琴弦。

  “人何处?”

  只见杨延东挥刀抵挡,面露苦涩后退一步。

  南宫雄冷哼一声。

  “哼,自作自受”

  却是那妇人声音又再度传来。

  “扬言东,你这招雪雨风霜,若是要斩断情却还是难比登天”

  扬言东又回头斩向七仕女。

  “哈哈,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行不行”

  接着却是听见 “噔”的一声。

  七仕女中手持长琴的女子,琴弦崩断了,红桃抬头看了过去,杨延东站立不动,南宫雄却是琴音追到,红桃直接冲了上去,却是被震荡回来,落在地上,其他六人顿时放下手中乐器将红桃接下。

  “姐姐”

  “姐姐”

  南宫雄看着散乱的七仕女一个转身,对着远处屋内唯一一处发音之地一拨琴弦。

  “连天衰草”

  屋内一声炸响 一个妇人飞出停在屋檐之上。

  “望断归来路就是,江湖有言,公孙无情,南宫无敌,在拙妇看来啊,倒不如南宫无情得好,真是毫不讲情面啊”

  众人看着孙夫人飞出,各有神态。

  泯允文看着孙夫人面容,皱着眉头,往后倒退一步,接着便是将手中长剑捏的紧紧。

  10孙夫人挑起纷争

  南宫雄仰望着孙夫人。

  “我看你这妇人当真是糊涂了”

  孙夫人嫣然一笑。

  “世兄还且不要当真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对江湖上的事还是知之甚少”

  南宫雄看了一眼杨延东,上前一步。

  “夫人不远而来,恐怕不单是为了这几句磨嘴皮子的话吧,有话直说便是”

  孙夫人点了点头。

  “好,那拙妇也不跟世兄拐弯抹角了,素来仰慕南宫世兄威名,只想一借今日这英雄之战领教一下天下第一琴---招摇琴”

  南宫雄一听这来者不善,便是沉默不语。

  众人也是相互看看。

  蒲尚农原本就是保守直来直去的个性,闻言顿时火冒三丈上前一步。

  “你这妇人好生无礼,英雄之战江湖人人无不尊,你捣乱在前,便有一罪,再者南宫世兄与你好言相商你却一直高高在上一般摸样,是什么态度,而招摇琴乃是武林至宝,你这妇人如此,岂,咳咳,,倒不如让蒲某先来领教一二”

  石齐康 梁永仁连忙轻轻拍打着有些颤抖的蒲尚农。

  “师傅,师傅”

  孙夫人看着蒲尚农。

  “喔,原来是衡山蒲掌门,真正责杀拙妇了,拙妇初来咋到确实有错,还望蒲掌门多多见谅,其实拙妇又何尝不想领教一下封建保守,闻名天下的十四字剑贴,只可惜今日并无空闲,再者蒲掌门像是有病在身,拙妇更不愿乘人之危”

  蒲尚农伸手指着孙夫人。

  “欺人太甚,你---咳咳”

  柏水章,风离子,二人靠了过来。

  “蒲师弟,蒲师兄”

  孙夫人抬头看着远处两面彩旗。

  “笔法苍劲,意境雄浑,可是出自嵩山风离子,风掌门之手”

  风离子点了点头。

  “不错”

  孙夫人点了点头,看向一旁。

  “那这位便是泰山派,山水路人,柏掌门了吧”

  柏水章手扶长剑笑道。

  “不错,正是老夫,夫人可是要指教一二”

  孙夫人看着观站台上的一张大旗【三山五岳盟】。

  “指教却是不敢,只是拙妇有一事不明,想想泰山贵为五岳之首,五岳又是以泰山派马首是瞻,在江湖上也算的上是大名鼎鼎,不想如今却是不负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言”

  柏水章听完深深吸了一口气,并无回话。

  齐连生站在一旁都看在眼里,众人也都不傻,这句话分明是有所指。

  齐连生缓步上前对着孙夫人道。

  “这位夫人你这话就严重了,三山不过是借喻之名,北三山五岳盟行事也算得上是光明磊落,三山五岳不分前后,今日若是应夫人一面之词毁我泊掌门之清白,三山五岳盟绝不会善罢甘休”

  孙夫人随意笑着。

  “奇盟主何必动怒,拙妇不过随口说说”

  奇连生拔剑出鞘。

  “言不出口,何来荒谬,夫人这般有意为之,难道要齐某讨教不成”

  【】

  小说交流群,586352756

  专汽交流群,982692196

继续阅读:江湖纷争永不休,贪嗔痴念心头留(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