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只道当时是寻常(二)
专汽小谢2019-04-27 09:337,115

  【】

  24马远到来

  正在这时,一道呵斥声从远处传来,马元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手里拿着瓜果啃着。

  “呸,哪来的假和尚,在这里胡言乱语啊,本少爷可从没听过这种说法”

  众人看向一边,一群人向这边走来。

  孙雪雪看着马元,又看着红衣悄悄说道。

  “姐姐你看,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你说是不是”

  红衣挥挥手,示意她不要多话,免得惹麻烦。

  却不知马元突然看着孙雪雪。

  “臭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孙雪雪吓了一跳,看着马元。

  “这你也能听到”

  马元得意的笑着。

  “笑话,本少爷三岁跑马,十岁趴在地上就能听出十里内风吹草动。

  孙雪雪笑道。

  “厉害厉害,这天下的奇人异事可真多”

  马元不屑的看着孙雪雪。

  “切,土包子”

  接着马元又回头看着吴桐宇。

  孙雪雪看着心行双手合十在念着经,又看着马元。

  “你怎么能肯定他是个假和尚,再者他说的又不是没有道理啊”

  马元走了过来,看着心行,又看着低着头的中年汉子。

  “笑话,五台山封台,少林寺封山,江湖太平,数年来和尚道士几乎没有,你再看看他和尚不像和尚,道士不像道士,哟,这不是韩老哥吗,可让我好找啊,哈哈哈”

  汉子慢慢抬起头。

  “呵呵呵,原来是马少帮主,别来无恙,别来无恙”

  马元扔掉手里的瓜果,扎起袖口提起手便是一掌,打在汉子身上,汉子应声翻下凳子倒在地上。

  孩童从桌上摸起柴刀,跑到中年汉子身前看着马元。

  “你们,你们干嘛打我爹”

  中年汉子拉着孩童到身后。

  “狗娃,一边去,别管我”

  马元嫌弃的看着孩童,又看着汉子。

  “小鬼,滚一边去,老韩那一百两你准备什么时候了结了”

  中年汉子一愣。

  “少帮主,明明三十两,怎么又变成了一百两了”

  马元看着中年汉子。

  “哪来那么多废话,这么多天,利息也该有啊,再说了我过手的东西自然要涨价,银子也不例外,就算个整数,怎么样”

  中年汉子低着头,一脸的苦涩。

  “行,行,那少帮主能不能再宽限一段时间”

  马元得意的笑着。

  “行啊,只不过到时候可是按照一百两的利息算的啊”

  孩童有点急促的看着汉子。

  “爹,我们哪来那么多银子”

  中年汉子恶狠狠的看着孩童。

  “狗娃,别多嘴”

  马元的跟班BCD

  B一脸坏笑的看着马元。

  “爷,这娃娃倒是不错,可以卖个好价钱”

  中年汉子一怔惊慌,连忙摆手。

  “各位爷行行好,小孩子不懂事,您们大人不记小人过,银子,我自会想办法去弄的”

  马元摸了摸额头。

  “行,那就先把那小鬼带走,等韩老哥带了银子,在还给他”

  B走向孩童面露凶相。

  “臭小子,也不问问你爹,我家少爷是什么人,借了钱,哪有不还的”

  中年汉子拦着B,从怀里摸出些碎银子。

  “爷,马爷,这些就当给各位爷吃茶的钱,孩子就算了吧”

  B收了银子笑道

  “茶钱是茶钱,那是应该的,不过我家少帮主说过的话,哪有收回的道理,哈哈哈”

  CD

  “哈哈哈”

  25马远之祸端

  一颗馒*砸在B的脸上,B捂着脸看着4周。

  “哎哟,谁,是谁扔的”

  B看着吴桐宇后退几步,又看着马元眼神不善,又看着吴桐宇。

  “臭小子你不想活了吧”

  吴桐宇拿起桌下的剑放在桌子上,抬头看着B。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有完没完”

  马元看着吴桐宇轻笑道。

  “呵,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说了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管你何事”

  吴桐宇有些气愤。

  “本息相当,我也不会多管闲事,但如今如狼饮血,你们有些过分了”

  马元看着吴桐宇有些硬气,皱着眉头。

  “额,小子,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的”

  B有点弱势的道。

  “对,你惹了我们,可没什么好果子吃,要知道洞庭湖会,我们老帮主可是桌上宾,知道厉害了吧”

  这时孙雪雪站起身来,红衣拉着孙雪雪衣袖。

  孙雪雪一脸好奇的看着马元等人。

  “什么洞庭湖会啊,什么马帮都很有名吗”

  B捂着脸看着孙雪雪。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马帮”

  孙雪雪偏着脑袋。

  “没有啊,只是没有听说过罢了,要不大家说说看”

  众人相视一笑。

  马元却有点不耐烦了。

  “哪来的土鳖,滚一边去,待会老子再给你算账”

  孙雪雪拔着剑,半天拔不出来。

  “你,你”

  红衣拉着孙雪雪,往一边走,孙雪雪气的跺脚。

  “姐姐,姐姐”

  马元看着孙雪雪又看着红衣,看着BC点头。

  “喔,刚才倒是没看清楚,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吧,小娘子倒是长得俊俏”

  BC围着孙雪雪,红衣。

  孙雪雪看着BC

  26马远之死

  吴桐宇站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

  马元抬着头看着吴桐宇笑了笑。

  “不干什么,就是想留那小娘子一步,兄弟,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是兄弟可以完全置身事外,没必要非要趟这浑水”

  吴桐宇有点担心的看着孙雪雪和红衣,但是却看见孙雪雪,不时看着BC,又不时看着红衣女子,躲在扇面下贱贱的笑着,便没有在说什么,要知道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便是眼力,有些居安思危,有些深藏不露,这些都是很要经验的。

  孙雪雪看着红衣笑着。

  “红衣姐姐,他们看上你了,他们该不会是想欺负我们把”

  红衣有些无奈的看着孙雪雪,接着脸色一寒看着BC二人。

  吴桐宇有些疑惑的坐了下来,马元也是笑了笑,却不知他又是在笑什么。

  B看着马元没说什么,径直伸出手去抓红衣的臂膀。

  “没,哪能啊,爱惜都来不及,哪会欺负小娘子啊”

  红衣站起来,伸手一掌打在B的身上。

  B翻身后退,却是躺在地上抽搐 。

  C连忙后退看着红衣。

  “啊,有毒,她掌中有毒”

  孙雪雪坐着看着BC,拍打着桌子。

  “哈哈哈,活该,活该,真是活该”

  马元走了过来看着B趴在地上,口吐白沫,又看着红衣。

  “妖女好胆,把解药交出来”

  孙雪雪站起看着马元。

  “没有,就算有也不想给你们”

  马元拔出腰间佩刀走了过来。

  “混账”

  红衣上前,孙雪雪拉着红衣。

  “姐姐让我来吧”

  孙雪雪挥着剑,向前猛劈,马元后退数步。

  马元看着孙雪雪咬牙道。

  “好小子,你还真敢了”

  孙雪雪挥着剑向下劈去

  “有什么不敢的”

  马元看着孙雪雪舞着剑,有些惊恐。

  “三十6路剑法”

  孙雪雪向前刺去。

  “什么三十6,4十七,你别跑”

  马元后退数步倒在吴桐宇桌前,看着吴桐宇。

  “兄台可否帮在下一下,他日定当厚报”

  吴桐宇视若无睹看着孙雪雪射出长剑,钉子马元的腿部上。

  孙雪雪看了一眼吴桐宇走了过来。

  “呵,想跑,还找帮凶”

  马元苍白着脸趴在地上。

  “饶命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吴桐宇拔出剑看着孙雪雪和红衣。

  “他已经得到教训了,这位公子还是得尔人处且绕人吧”

  孙雪雪看着吴桐宇,指着自己和红衣。

  “他刚才可是想欺负我们的”

  吴桐宇

  “还是放了他吧,待会血流多了就是一条人命了”

  孙雪雪走向马元。

  “好吧,让我再踹几下,就算了”

  马元看着孙雪雪走来,却从背后拿出一张小弩箭,向孙雪雪射过去。

  “去死吧”

  红衣跑向孙雪雪伸手抛出一物击落马元的手,却不想马元也是心狠手辣之人,只是虽然扣动了扳机却还是被红衣打中偏移了方向,只见那弩箭射在一旁的桌子上,那桌子瞬间便炸出一个大窟窿。

  孙雪雪心中一寒一怒一剑刺了下去,穿透了马元身体。

  “可恶,原本想放了你,你却是这么阴毒,还想害我”

  马元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CD叫唤着,向前跑来。

  “少帮主,少帮主,完了,完了”

  “杀人了杀人了”

  吴桐宇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马元,又看着有些惊慌的孙雪雪和一脸平静的红衣。

  “这个人虽然可恶,但是罪不至死,你杀了他,这个责任你应该背负”

  红衣拉着孙雪雪就要离去,不想孙雪雪回过头来。

  “凭什么啊,要是被他偷袭,死的可不就是我吗?”

  27孙雪雪与吴桐宇

  吴桐宇摇着头看着孙雪雪。

  “你和无名山庄是什么关系”

  孙雪雪眯着眼看着吴桐宇。

  “什么无名山庄,听都没有听过”

  吴桐宇向前几步。

  “那你们是出自何门何派”

  孙雪雪看着红衣,红衣摇了摇头。

  孙雪雪笑着

  “无门无派啊”

  吴桐宇有些失望。

  “那好吧,你既然杀了马元,但是其父马福毕竟是三山五岳的客人,倒不如跟我走一趟,至少也能保两位性命安全”

  孙雪雪摇了摇头,看着红衣。

  “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有病吧”

  吴桐宇有些生气的看着红衣,又看着孙雪雪。

  “你,杀人偿命,不过他马元罪有应得,我也看到了,有我给你们作证,马帮主也不能怎样,最多受些皮肉之苦,若是你们就这样走了,那这件事情就会没完没了”

  孙雪雪憋着嘴巴。

  “哪有这个道理,红衣姐姐我们走,别理这个傻小子”

  红衣将孙雪雪拉在身后,看着吴桐宇,往后退走。

  吴桐宇横剑上前,将孙雪雪和红衣分开。

  “哪里走”

  不消片刻吴桐宇和红衣便斗在一起。

  孙雪雪站在一旁看着,回头看着中年汉子,却是不见了心行。

  “额,大和尚跑的倒是挺快的,你们也赶紧走吧”

  汉子拉着孩童看着孙雪雪。

  “小公子,谢谢你,但是你还是赶紧离开吧,马帮主要是来了可就惨了”

  孩童一脸认真的看着孙雪雪。

  “谢谢大哥哥,我叫韩庚纪”

  孙雪雪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的马匹,笑了笑便跑了过去。

  孙雪雪站在马下,回头看着红衣和吴桐宇的战斗。

  吴桐宇一剑挥下,红衣徒手接着。

  吴桐宇看着红衣。

  “五宝乌金套,传闻早已落入邪魔外道的崆峒至宝”

  孙雪雪坐在马上。

  “呵呵,什么崆峒至宝,那是我杜叔叔拿骰子赢回来的,你们慢慢打,我先走了,驾”

  吴桐宇看着孙雪雪骑着马跑了,连忙向前追去。

  “小贼,我的马”

  片刻后,红衣还跟在吴桐宇身后,远远看着孙雪雪不见踪影。

  红衣看着吴桐宇回头,连忙踢出一个石头,打在吴桐宇脚踝上,吴桐宇脚下乏力,抬头却是红衣在自己凶前点了两下。

  吴桐宇怒目圆睁,一动不动的看着红衣。

  红衣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着吴桐宇,接着转身,追向孙雪雪而去。

  吴桐宇又看着红衣。

  “喂,能不能放了我,我不抓你们了”

  “喂”

  28萧莫初遇吴桐宇

  吴桐宇看着红衣远去,又咬了咬牙看着4周的景象。

  “呱呱呱”几声响动,从远处草丛中跑出一只田鸡,正不巧的往吴桐宇身后跳出来。

  吴桐宇心中却是不寒而栗,眼珠子4处乱转。

  却又是听见一声惊呼。

  “哇,真是幸运,好大一只田鸡啊”

  一个少年走了出来,嘴里叼着个草叶,抓起地上的田鸡拿到眼前。

  萧莫对着田鸡,亲亲嘴,放在怀里。

  “呵呵呵,待会就像给你叔叔伯伯,兄弟姐妹们一样,给你也找个好归宿,呵呵”

  萧莫看着吴桐宇的背影慢慢走了过来。

  吴桐宇背对着萧莫,心里发紧。

  “你是谁”

  萧莫不语奸笑的上下打量着吴桐宇,接着转过身子伸手弹了弹吴桐宇那扬起的剑。

  “哇,还真是大幸运了,小-弟,你这是在干吗,练剑吗,要不要大哥哥教教你”

  吴桐宇转动着眼珠,盯着萧莫。

  “你最好不要乱碰”

  萧莫喔了一声在吴桐宇身边转着,接着又伸手将吴桐宇的头钗罢了下来。

  吴桐宇长发落下,萧莫却是往后跳开一步,用手拍打着*脯。

  “啊,花姑娘,我好怕怕”

  吴桐宇有点惊慌,也有些愤怒。

  “你要做什么”

  萧莫笑着。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现在是不是死了啊”

  萧莫看着吴桐宇,伸手捏着吴桐宇的脸蛋。

  “长的倒是挺好看,就是脾气可能不大好啊”

  吴桐宇有些颤抖。

  “你,你再敢这般无礼,我不会放过你的”

  萧莫摸了摸嘴巴一副下流模样嬉笑着。

  “呵呵呵,这么凶,那我干脆一点算了”

  吴桐宇有些后怕,看着萧莫作势要扒开凶前衣服,嘴角都在发抖。

  “你你”

  突然萧莫怀中田鸡跳了出来。

  吴桐宇却是连哭的心都有了。

  却是看见萧莫连忙趴在地上,抓住田鸡。

  “糟了糟了,伙食别跑”

  萧莫又回过头来看着吴桐宇。

  “哈哈哈,逗你玩的,虽然你很漂亮,但我绝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呢”

  话刚说完却是远处传来一声呼喊。

  “师兄,师兄,你在哪里啊”

  萧莫看着一边自言自语道。

  “啊,小师妹来了,要是让他看见准会去告状的”

  萧莫又看着吴桐宇盯着自己看。

  “虽然我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你也不要这样看着我啊,好了,我先走了”

  吴桐宇也算是认栽了。

  “那个,你帮我把穴道解开,再走不迟,好不好”

  萧莫却是头也不回的向前窜去。

  “那可不行,一来男女授受不亲,二来,你若是恩将仇报怎么办,放心吧,这穴道浅的很,你在这里晒晒太阳,一会儿就会自己解开的,你就自求多福吧”

  吴桐宇心里那叫一个气,自己真是倒霉到家了,原本是好心做好事,没想到最后却坑了自己,只能抿着嘴,那叫一个难堪。

  29萧莫与见习儿

  话说萧莫飞奔而去,此时却是坐在地上摇头晃脑。

  “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

  一个小女孩从背后悄悄走了过来。

  萧莫接着回头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小师妹,你来了啊”

  小师妹上前一手插在腰间,一手指着他。

  “好啊,师兄,你又在这里偷懒”

  萧莫一脸茫然。

  “没有啊,师兄正在专心背诵道德经了,不是师傅说的吗”

  见席指着傍边的长笛,前面有一摊灰烬。

  “这些是什么啊”

  萧莫伸出手指着天空。

  “喔,师兄刚才背的出神,忽然感觉到像处于混沌之中,浑身充满了力量,于是就把这份感恩传达到天上,这不过是 祭品”

  见席嘴里念叨着。

  “什么混沌之中啊,你又骗我,什么味道啊,师兄你又偷偷喝酒了”

  萧莫站了起来。

  “哎,力量无法发泄,就有了几分醉意,你不懂”

  见席儿却还是盯着萧莫,看着他怀中咕咕的还有些跳动。

  萧莫连忙转身,要去捡起地上的长笛。

  “哎,你还小,这不怪你”

  只是刚刚俯*身子,怀中的田鸡掉了下来。

  萧莫一阵手忙脚乱就像是自己被吓到了一般,在看着见席儿。

  “啊啊啊,好大的田鸡啊,吓死我了”

  见席儿很是平静。

  “师兄,你真会装,我回去就告诉师傅”

  萧莫跑了过来。

  “啊啊啊啊,小师妹啊,你看师兄长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你千万别告诉师傅好不好,师兄求你那么一点点了”

  见席双手压着耳朵。

  “我不听,我不听”

  萧莫拉开见席儿的双手。

  “啊啊啊,小师妹,我知道了,你是怪师兄以前烤田鸡没有分给你是吧,哎,再也没办法,你看都跑了,师兄改过自新了,来,听师兄的话”

  见席儿甩开消磨的手,转身离开。

  “呵,你总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骗人脸色都不变了一下,我只听师傅的话”

  萧莫

  “站住,师傅说长兄为师,师兄有时也是可以作为师傅的,对不对”

  见席儿看着萧莫想了想,点了点头。

  “是的”

  萧莫围着见席儿走了一圈。

  “你现在不停师兄的话,是不是不听师傅的话啊,是不是这个理”

  见席儿偏着脑袋。

  “有点道理”

  萧莫把手放在见席儿头上摸了摸。

  “恩,不可以再说师兄的不是啊”

  见席儿仍是嘟着嘴点了点头。

  萧莫点了点头,接着从身后拿出一块东西。

  “恩,不错,其实师兄处处是想着你的”

  接着用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只是不曾发现自己的手黑乎乎的,等看到见席儿一个大花脸,萧莫也是一怔,不过也是一闪即逝,随后呵呵呵的笑着。

  见席儿顶着花脸看着萧莫。

  “啊,是蜂蜜,喔差点忘了,其实是师傅让我来的,师傅找师兄有事的”

  萧莫一脸恍然大悟。

  “喔,师傅喊我有事啊,哎,其实我也是有事要找师傅的”

  见席儿咬着蜂蜜。

  “你找师傅干嘛”

  萧莫笑着

  “哈哈哈,师傅以前都错怪我了,小师妹和我同流合污,理应一并处罚的”

  见席抬头看着萧莫一脸的坏笑,见席儿回过神来,摸着自己的脸蛋,一手的黑印。

  见席儿有些恼怒。

  “啊,师兄又欺负我,我要告诉师傅”

  萧莫跑在在前面。

  “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刚才答应师兄不能说师兄的坏话啊,说了就是言而无信了”

  见席儿追着在后面。

  “可恶,你这个臭师兄,你别跑,让我抓住,你就死定了”

  【】

  下集人物介绍。

  程霜:

  无影剑手程霜,流星弟子,二十年前正值风华正茂,不知道是什么原由促使,他却是毅然离开无名山庄,在江湖销声匿迹,却不曾想是前往于过客林,在过客林一晃二十多年中,收养流浪男孩,取名程力,为人正派,却有小打算盘,所谓马瘦毛长,人穷志短,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在过客林无果,再加上到了岁数,所以再度回归中原,想有一番作为,岂不知,宠辱不惊保正气,时不待我若奈何。仰天长啸无始终,风吹雨打弄浮萍。

  【【过客林】】

  在中原西北平原处有一片荒凉的土地,那里随处可见的是寸草不生的黄土,而然在那绝境中,却又有那一处生机,那便是过客林,那里有人说那是罪恶的天堂,也有人说那是魔鬼的地狱,然而那里却只是一个少有人烟的客栈,只因人来人往,不做停留,都是过客,便有过客林这一说法,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被什么人掌控,那里却是变成匪寇盗贼聚集之地,普天之下莫非王法,那里却是实力为尊,强者林立。

继续阅读:你问红花谁意落,无语凝疑志踌躇(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