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只道当时是寻常(一)
专汽小谢2019-05-13 10:548,701

  19孙雪雪遇险

  一群黑衣人影在丛林里掠过,黑衣人首领甲蹲在地上,看着前方枯草叶上几滴鲜血,站起身来。

  “追,他们跑不了多远”

  身后一众数十名黑衣人紧跟其步。

  19.1

  墨梅一身黑衣,脸上血迹点点,她皱着眉头回过头看着前面,一个中年男子背着一个小女孩【孙雪雪】,一路奔跑。

  孙雪雪趴在中年男子背上抽泣着。

  “疯子叔叔,疯子叔叔,你流血了”

  中年男子一边奔跑,一边回过头来看着背上的孙雪雪安慰道。

  “雪雪不怕,叔叔没事,叔叔没事,叔叔也绝对会保护好雪雪的”

  但见墨梅手持长剑,又看了一眼身后,又回头看着中年男子。

  “江前辈,那些人又追上来了”

  中年男子看着墨梅,又望着前方的断崖停了下来,回头四看。

  “前面没路了,怎么办”

  一旁闪出几个黑衣人,为首的两人【甲乙】。

  乙看着墨梅等人,抖了抖手中的大刀。

  “跑,看你们往哪里跑”

  墨梅看着这群黑衣人。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追着我们不放”

  甲指着孙雪雪。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她留下来”

  墨梅拦在中年男子身前。

  “你们休想”

  甲一挥手。

  “少废话,上”

  几个黑衣人围着墨梅打斗了起来。

  乙向着中年男子走来。

  中年男子放下孙雪雪,一只手拉着孙雪雪站在自己身后,看着黑衣人。

  “有什么事冲我来便是,她不过一孩子”

  甲站在远处。

  “哈哈哈,你自身都难保,还是想得太多了吧,老郭动手吧”

  黑衣人乙挥着刀,向中年男子砍去。

  这时笛声响起,几片竹叶刷刷落下,几个异物飞向乙,乙向后退了几步。

  黑衣人乙抬头看着远处。

  “什么人”

  一名青袍老者站在一棵树上看着下面的一群人眉头都挤成了川字。

  黑衣人甲看着老者。

  “是你”

  碧云翘起眉头看着黑衣人甲。

  “既然认得我,那也算得上老一辈的江湖了,为何藏头漏尾,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

  黑衣人看着碧云。

  “碧云,想不到你竟然在这里,今日之事我劝你还是不要管了”

  碧云看着黑衣人走了过来。

  “笑话,我连你是谁都不知晓,我管不管还轮不到你来劝说”

  黑衣人甲看着碧云,又看着乙,点了点头。

  “该死,速战速决”

  黑衣乙向中年男子挥刀,中年男子一掌将刀击落在地,却是乙挥手一掌打在中年男子身上,中年男子倒在地上。

  “走开”

  黑衣人乙将手伸向孙雪雪,孙雪雪惊恐的看着那只手掌慢慢变大。

  中年男子从地上爬起,纵身一跃,抱着黑衣人,一步步向悬崖走去。

  “想伤害雪雪,老子跟你拼了”

  黑衣人乙挥掌打在男子背上,男子口吐鲜血,却是抱得乙更紧了几分,几步摇摇晃晃眼见就要走到尽头,乙也是满脸惊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哪里遇到过这么认真拼命的主,悔之晚矣。

  “放开,放开”

  拳拳到肉,掌掌入骨,中年男子一咬牙一步走空,落了下去。

  “哈哈哈”

  “啊啊啊”

  孙雪雪趴在地上,看着两人落到山崖下,揉着眼睛。

  “呜呜呜,疯子叔叔,疯子叔叔”

  墨梅抬头看着孙雪雪,飞身上前,护在孙雪雪跟前。

  “小主人”

  接着回头看着几个黑衣女子持剑奔跑过来,围着墨梅和孙雪雪。

  孙雪雪哭声渐小,却是一下子歪着脑袋,倒在地上,墨梅连忙伸手抱起。

  “小主人”

  黑衣人甲看着黑衣卫,又看着从树上落下的碧云。

  “碧云,今日之事先记着,撤”

  黑衣卫有些愤怒,追了上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墨梅抱着已经晕倒的孙雪雪。

  “小主人,小主人”

  碧云走了过来,看着墨梅怀里的孙雪雪。

  “这孩子是受了些惊吓,伤了心神”

  墨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对着碧云一拜,之后起身离去。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我定会告知我家主人,拜谢前辈”

  碧云点了点头,看着红桃的背影渐渐远去却是听到身后传来叫唤。

  “师傅,师傅”

  萧莫抱着见席儿跑了过来,看着碧云。

  “师傅,您跑那么快干嘛,发生什么事了吗”

  碧云看着萧莫挺直了身子。

  “莫儿,你要记住,江湖行事,力所能及”

  萧莫点了点头,怀里却是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哇哇哇”

  碧云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向萧莫。

  “混小子,你是不是把她弄疼了啊”

  萧莫低着头躲了过去。

  “师傅,我没有,她是不是饿了啊”

  碧云看着婴儿转身离去。

  “喔,有可能,那我先去找点东西给她吃,今后就由你来照顾她了”

  萧莫看着碧云远去,跟在后面跑着。

  “喔喔喔,别哭,别哭,师傅,我也是个孩子啊,怎么能这样啊,师傅”

  19-2孙夫人归来,问道投诚

  雪谷前,孙夫人站在一片空地上,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汉子【问道】捧着一个小锦盒站在一旁。

  问道

  “江湖虽大,独木难行,神教如今四分五裂,人人自危,夫人英雄台一战,名声四起,一入江湖也断然不可能抽身而退,想必往后闲事繁多,问某不才愿代劳之,若夫人不介意,收问某血书即可,这也是问某的诚心诚意。”

  孙夫人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先生的好意我就收了,既然答应了你,我也会说到做到”

  问道笑着

  “那多谢夫人”

  只是话刚说完,便看见红桃一行人神神恍恍的跑了出来,看着孙夫人,又看了看问道。

  孙夫人挥挥手。

  “说吧,都是自己人了”

  问道站在一旁笑了一下。

  红桃沉着脸。

  “夫人,小主人,墨梅和黑衣卫都不在”

  孙夫人神色一变,作势就要上前查看,这时一群人影从远处跑了过来。

  仔细一看便是墨梅抱着孙雪雪。

  孙夫人看着墨梅等人,脸上大变,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

  墨梅将孙雪雪递给孙夫人。

  “夫人,我们被人袭击了,小主人伤了心神,还昏迷不醒在”

  孙夫人接过孙雪雪转身向雪谷飘去。

  “去找平老过来”

  问道跟在身后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

  “平老?”

  20为孙雪雪治疗

  孙雪雪躺在床上,平老搭着孙雪雪的手正在号脉。

  孙夫人站在一旁看着平老收回手。

  “平老,雪雪怎么样”

  平老皱着眉。

  “从回来到现在还是昏睡,不是好事啊”

  墨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夫人,是我保护不周,还请夫人责罚”

  孙夫人转过身,看着墨梅身上还有着伤痕,又转身走向躺在床上的孙雪雪。

  孙夫人一脸平静。

  “墨梅不怪你,相信你也尽力了,这次想必是英雄台战冲着我来的吧,只是没想到无辜了雪雪,你起来吧”

  孙夫人抚摸着孙雪雪的脸庞,孙雪雪闭着眼,一脸难受。

  孙雪雪梦境。

  【中年汉子牵着孙雪雪的手,孙雪雪看着汉子,汉子的手放开,孙雪雪在后面追着,汉子越走越远】

  孙雪雪在床上哭泣挣扎着。

  “疯子叔叔,疯子叔叔,你不要走,不要丢下雪雪”

  孙夫人用手护着孙雪雪。

  “孩子不哭,娘在这,别怕”

  孙雪雪睁开眼看着孙夫人。

  “娘,疯子叔叔呢,疯子叔叔呢”

  妇人看着对面的平老。

  孙雪雪偏过头看着平老。

  “平爷爷”

  平老露出一脸慈爱。

  “雪雪乖,平爷爷在这里”

  孙雪雪点了点头,看着妇人,平老。

  “平爷爷,娘,我好困”

  孙夫人看着孙雪雪已经闭上眼睛,又看着平老。

  “这个孩子”

  平老无奈叹息着。

  “夫人,我在这里就行了,现在最重要的怕是要尽快查清楚是什么人,这样的苗头要尽早扑灭”

  孙夫人点了点头,走向门外,红桃和墨梅对视一眼跟在身后。

  门外几个女子站在一旁。

  孙夫人看着一女子。

  “白杨,你们查的怎么样”

  白杨看着众人上前一步。

  “夫人,我们是追了上去,之后那些人便是分散开来,再之后一个个便消失了一样,找不到踪迹了”

  孙夫人看着墨梅。

  “消失,找不到踪迹”

  其他女子也点了点头。

  孙夫人看向一旁的问道。

  “问先生,你云游江湖,猎及甚广,可知那些人会是什么来路”

  问先生一惊。

  “夫人,我斗胆猜测一下,这些人应该是一个组织,而且有化整为零的本事,他们既然能不留线索就消失,那就极有可能是江湖中传闻的那个神秘组织--天机,至于是何人所创,那就不得而知了”

  孙夫人抬起头转身向屋内走去。

  “问先生既然已经跟了我,那便也要帮我做事,我不管是谁,就算是天机也要找,就算掀翻整个武林我也在所不惜”

  问先生七仕女等众人退下。

  “是”

  平老摇着头走了出来。

  “夫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雪雪还小,心境受损,这样嗜睡下去,身体会跟不上,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孙夫人看着平老,满脸忧虑。

  “恩,我知道的,平老您先下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看着吧”

  平老点点头,转身离去。

  “嗯嗯,我先去熬几幅中药”

  孙夫人走进屋子坐在桌前看着孙雪雪依旧躺在床上,孙雪雪眼皮跳动,翻转着身子。

  孙雪雪呓语。

  “娘,娘不要丢下我”

  孙夫人站起来坐在床边,轻轻的拍打着孙雪雪的身子。

  “雪雪,娘在,雪雪,娘在”

  孙雪雪又呓语。

  “疯子叔叔,疯子叔叔是雪雪不好,是雪雪不好”

  孙夫人看着孙雪雪,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在屋内走来走去,却是从怀里摸出一卷册子,用手捏的紧紧的。

  20.1

  天色渐黑,红桃端着饭食,走在门廊上,红桃推开门。

  “夫人,该用膳了,这是小主人的”

  孙夫人睁开眼睛点了点头。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红桃看了一眼床上的孙雪雪,咬了咬嘴唇低头向外走去。

  “是”

  孙夫人看着红桃关上了门,走到桌前,端起孙雪雪的饭食,走到床边。

  “雪雪,雪雪,该吃饭了”

  雪雪睁开眼睛。

  “娘”

  孙夫人挤出些许笑颜。

  “雪雪醒了,来吃点吧”

  雪雪摇了摇头。

  “娘,我现在吃不下”

  孙夫人眉头微微挑起。

  “雪雪乖,多少吃点吧”

  雪雪低下了头,吃了一口。

  “娘,我实在吃不下,雪雪想睡一下,雪雪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疯子叔叔了,可是疯子叔叔根本不理我,雪雪还有好多话想和疯子叔叔说”

  孙夫人看着雪雪,将雪雪抱在怀里。

  “雪雪,你要振作起来,你这个样子,娘很心痛”

  孙雪雪抽泣着。

  “雪雪不要娘心痛”

  孙夫人笑着,用手抹掉雪雪的眼泪。

  “那雪雪就要有担当,有上进”

  孙雪雪看着孙夫人点点头。

  “恩,娘,那雪雪该怎么做”

  孙夫人摸了摸孙雪雪的脑袋,从怀里将小册子拿了出来全部张开递给孙雪雪。

  孙夫人

  “娘给你看一个好玩的东西,不过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孙雪雪偏脑袋,皱着眉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娘,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些字我一个都不认识啊,这个是“主”吗,啊,这些字在动啊,娘你看,在,动”

  孙雪雪说完便倒在孙夫人怀里。

  孙夫人拿起小册子,将孙雪雪放在床上,看着窗外一片梅花树,雪花飘起。

  孙夫人看着床上的孙雪雪喃喃自语。

  “孩子,娘只能帮你到这了,之后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孙雪雪梦境,黑暗中。

  “汉子舞着长剑,孙雪雪坐在一旁,拍着手,汉子一剑斩下,剑气余波将孙雪雪吹翻在地,啊”

  孙雪雪侧卧在床上睁开眼睛,看着孙夫人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睡在桌前。

  孙雪雪爬了起来,摇了摇头 。

  “娘”

  孙夫人醒来,看着孙雪雪。

  “雪雪醒了”

  孙雪雪点了点头。

  “娘,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在梦里看见了疯子叔叔,他不说话只知道练剑,结果一剑,把我吓醒了”

  孙夫人看着雪雪笑得灿烂。

  “雪雪,那是你疯子叔叔在教你武功,你肯定没有用心看,所以你疯子叔叔把你打醒了,下次一定要仔细看清楚。”

  雪雪高兴的跳了起来。

  “还会有下次吗,娘真是厉害,雪雪会用心的。”

  孙夫人点了点头。

  “恩,不过给你看小书的这件事,你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孙雪雪疑惑道。

  “平爷爷,红姐姐他们都不能说嘛”

  孙夫人摇了摇头。

  “不能,除了娘和雪雪外,决不能告诉任何人,切记”

  孙雪雪点了点头,看着屋外飘着雪花。

  “好吧,我答应娘了,娘外面下雪了,我出去玩会儿”

  孙雪雪说完便是推开门,向外跑去。

  孙夫人抬头看着屋外,孙雪雪在雪中蹦蹦跳跳,时不时还能听到孙雪雪欢笑声。

  “哈哈哈,嘻嘻嘻,红桃姐姐”

  “快来玩雪啊”

  “小主人,小主人”

  “你们快来追我啊”

  孙夫人起身,看着屋外孙雪雪杨起的雪花。

  “你们快来追我啊”

  21十四年后

  春去秋来,日升月落,一转眼,一晃十四年过去,孙雪雪也长大成人,虽算不上亭亭玉立,也算是别有乐趣,只见一少女扎着两支马尾辫子,胸前挂着几个铜钱,腰上背着一个布口袋,站在树上摇晃着,看着下方的红桃等人挥着手臂。“哈哈哈,红桃姐姐,你们快来抓我啊”

  红桃等仕女看着孙雪雪那一下子就要掉下来的样子,都不由得心里捏着一把冷汗。

  “小主人,小心点”

  “小主人”

  孙雪雪却是头也不回的从一棵树再跳到另一颗树上,红桃等人相视一看,皆是无奈是去追逐也好,不去追逐也罢,要知道这些年来,这个小主人从来都没让人省心过,就连夫人也很是头痛。

  孙雪雪回头看着红桃等仕女那般模样,又跳到另一棵树上,嘟着嘴巴。

  “红桃姐姐你们怎么了,都说了,要是谁能追到我,我就给谁一盒水胭脂,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平爷爷讨来得啊”

  红桃等人相互看看,都抿了抿嘴,但是谁也没有上前一步。

  孙雪雪一脸无趣的样子,摇摇头,从布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看着。

  “哎,看来姐姐们都不稀罕了,也罢,那我就拿去作画吧”

  突然,孙雪雪抬头,头上就像是一朵红花盛开,仔细看去一人一身红妆,面容清秀,伸出一只手,向孙雪雪手中盒子抓了去,孙雪雪始料不及,不仅盒子被人抢了去,自己却也是失去了平衡,从树上掉了下来。

  孙雪雪倒在地上,接着毫无违和的从地上爬起揉着屁股。

  “哎哟”

  红衣女子落了下来,看着孙雪雪。

  红桃等仕女连忙跑了过来,并且拔出剑看着来人。

  “什么人”

  身后却是传来孙夫人的声音。

  “都是自己人,没事的,你们都退下吧”

  孙夫人走了过来,红衣女子看见孙夫人,走了过来跪拜在地上,孙雪雪也跑了过来抱着红衣女子。

  “红衣姐姐,你是红衣姐姐对吧,你好厉害了,雪雪不是你的对手”

  孙夫人看着红衣女子。

  “红衣不用这样,你起来吧”

  又看着孙雪雪。

  “你若是好好练功,绝对不会比红衣还差,整天就知道玩”

  孙雪雪看着孙夫人有些嗔笑着。

  “娘”

  孙夫人看着孙雪雪。

  “哪里像个姑娘,整天像个猴儿,到处蹦蹦跳跳的”

  孙夫人话刚说完,便是听到一声长笑。

  “哈哈哈,夫人这比喻作的好”

  只见那一身书生打扮的问道走了出来,身旁却还跟着三人。

  问道看着孙雪雪。

  “活泼好动,张弛有度,确实很符合猴儿的个性”

  四人看着孙夫人。

  “见过夫人”

  孙雪雪看着问道等人。

  “度大娘,问道叔叔,赖头叔叔,杜叔叔,你们都来了啊”

  孙夫人看着赖头和尚,只见他粗布黄衫,坦胸露乳,大腹便便,胸前挂着一串核桃般大小的佛珠,正笑着看着孙雪雪点着头。

  孙夫人指着孙雪雪。

  “你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

  孙雪雪吐了吐舌头,连忙躲在红衣身后。

  赖头和尚摸着大肚子笑了笑。

  “无妨无妨,从小喊到大,改口也麻烦,哈哈哈”

  这时孙夫人又看着度大娘,这是一个苗疆打扮的妇人,一身花花绿绿。

  “红衣不错,三娘用心了”

  度大娘也是一笑,两个小酒窝都显露了出来。

  “夫人这是哪里话,我把红衣当作女儿看待一般,她有成就,我高兴还不成,都是她肯努力肯吃苦”

  孙夫人点了点头。

  “这次来了就让她留下来给雪雪做个伴吧”

  度大娘笑着看着红衣。

  “红衣,夫人让你留下来给小主人作伴,你怎么样”

  红衣点了点头。

  孙雪雪拉着红衣的手摇摆着。

  “太好了太好了,红衣姐姐我们先去其他地方玩吧,娘他们肯定有事要谈”

  孙夫人看着孙雪雪拉着红衣一蹦一跳的离开,又回头看着问道等人。

  “四位很少一起行动,这次是有什么事吗”

  问道看着三人都向自己投来目光,便是向前一步。

  “夫人,浮生普重现江湖,不知惹了多少势力蠢蠢欲动了,我们需不需要做点什么准备”

  孙夫人摇摇头。

  “我知道,那杨延东浮生普之事还不好说,所以静观其变就是,只是三山五岳盟发起的南坛之事,四位怎么看”

  问道看着三人,四人手里拿出请柬。

  “我们也在讨论这事,既然连我们都有收到请帖,想来这南部武林上上下下多少人都会有想法,夫人您觉得,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孙夫人点头。

  “这是在给南部武林插上一只眼,其心可诛,去看看吧,毕竟知己知彼”

  问道等人点了点头相继离去。

  22孙雪雪女扮男装

  而这时红衣却是站在一棵树下,抬头挥着手,只见在树顶上的孙雪雪拿起一个包袱满意的笑着,接着便是看着红衣。

  孙雪雪咧着嘴。

  “红衣姐姐,我要下来了”

  说完便是看见孙雪雪从树上跳了下来,红衣吃惊的看着孙雪雪,小手拍打着胸脯,孙雪雪嘻嘻的笑着看着红衣,接着拿起包袱跑向树林,不时回头看着红衣。

  孙雪雪笑着挥挥手。

  “不怕不怕”

  红衣追了上去。

  孙雪雪连忙回头,有些小心思的味道。

  “红衣姐姐在这里等我一下就好,真的,我马上就好了”

  红衣停下脚步,看着树林深处。

  红衣跺着脚步看着四周,背后传来咳嗽声。

  孙雪雪男装打扮,看着红衣。

  “咳咳”

  红衣回头,上下打量着孙雪雪。

  孙雪雪,扶了扶腰间的佩剑,摇了摇手中的折扇。

  “嘻嘻,姐姐,你看雪雪这身打扮怎么样,像不像一个少年公子哥”

  红衣笑着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天空。

  孙雪雪鼓着嘴,向前走去。

  “真不够意思,好不容易你来看我,水胭脂我都给你了,我就想再带你到处走走啊,现在回去多没意思”

  红衣伸手去拉着孙雪雪的衣服。

  孙雪雪确实不顾形象的跑了起来,时不时回过头来。

  “还没玩一下,就让我回去,我才不要,不要,不要”

  红衣追着孙雪雪。

  半刻钟后,孙雪雪大摇大摆的走在黄土路上,红衣跟在身后,孙雪雪摇着折扇,笑嘻嘻的回头看着红衣。

  “还是红衣姐姐最好了,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跑了,保证玩够了就回去”

  红衣在后面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孙雪雪挥着手,指着前面。

  “姐姐,你饿不饿啊,前面有间小店,东西可好吃了,我请你”

  红衣点了点头,看着孙雪雪快速向前跑去。

  23初遇心行

  一团团热气在蒸笼里冒出,店主揭开笼子,里面全是馒头,店家捡起几个馒头放在盘子里。

  棚子外有数张桌子,一个和尚【心行】背对着店主坐着,和尚对面坐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汉子,桌上放着一把柴刀,一旁坐着个孩童,正埋头吃着碗里的面食。

  一旁桌子上坐着个神采飞扬的男子【吴桐宇】,她一边喝着茶,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和尚从竹排中取出笔和纸,提手在写着什么。

  店家端着一盘馒头,快步走向中年汉子。

  “客官,您要的馒头好了”

  孩童抬起头看着中年汉子。

  “爹,这面可真好吃”

  中年汉子用手摸了摸孩童的脑袋,拿起一个馒头咬了一口,满怀期待的看着心行。

  孩童看着心行那认认真真的表情,有些困惑。

  “大师傅要不要也来一碗,可好吃了”

  中年汉子看着那孩童。

  “狗娃,别打扰大师傅”

  和尚抬头看着孩童点了点头。

  “小施主,这五辛者,烦恼,欲 望诸多,我乃是出家人,食不得,多谢你好意了”

  接着递过一张纸给中年汉子。

  “施主你看怎么样”

  中年汉子拿着纸上下颠倒,递给孩童。

  “狗娃,以后你也有名字了,就叫这个”

  孩童拿起纸翻转,偏着脑袋。

  “韩 庚 纪,这是我的名字吗”

  中年汉子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看着心行。

  “多谢大师傅,你看我一个粗人,大字不识一个,这孩子的名字,要伴他一生,我也不敢乱取,如今也算了个心愿”

  孩童抬头看着中年汉子,转头又看着远处。

  孙雪雪带着红衣走了过来,孙雪雪看着前面,回头看着红衣。

  孙雪雪

  “姐姐你看,五辛面,就是那里,我说不远吧”

  红衣随意看了一眼在场的其他人点了点头。

  孙雪雪又后退一步,贴着红衣。

  “对了姐姐,从现在开始,我呢,就是孙公子,不是孙雪雪啦,咳咳”

  接着孙雪雪和红衣径直走到一张桌子前面,孙雪雪将腰间的佩剑卸下,放在桌子上,打量着周围人。

  孙雪雪看着店家。

  “店家,来两碗面食,多加点汤水啊”

  店家一喜笑道。

  “好勒,客官稍等片刻”

  孩童看着孙雪雪笑着,回头看着心行。

  “大师傅,什么是烦恼yu 望诸多啊”

  心行摇了摇头,苦笑道。

  “最初佛陀在世,就制定对五种蔬菜是忌食,五辛面中的大蒜、革葱、慈葱、兰葱、兴渠 便是那五种有辛味的素菜,因为能增长人体内的种种不明yu望,所以便是烦恼欲 望诸多”

  孩童点了点头。

  “喔,原来如此”

  中年汉子提手就是一巴掌。

  “个狗蛋你懂什么,快吃你的,别打扰大师傅”

  心行摇摇头笑着。

  孙雪雪偏着头看着红衣。

  “红衣姐姐,这个和尚好奇怪的样子啊,他们在说什么啊”

  只见红衣摇了摇头,便是看向一旁的吴桐宇,吴桐宇也是回过头来看着红衣和孙雪雪。

继续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只道当时是寻常(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