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成空招摇弄,算尽人心浮生梦(一)
专汽小谢2019-05-13 10:545,964

  53萧莫行走在大森林

  萧莫走在林间,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抬头间看着一身灰袍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

  “在下萧莫,刚才多谢这位大哥出手相救了”

  男子有些无所谓的笑道。

  “额,并非我一人之力,适才闻前辈闻大哥出手,我才有机会的”

  萧莫点了点头。

  “那闻前辈呢,我还没能好好谢谢他”

  男子也点了点头。

  “闻兄应该快了,萧莫小兄弟不用急,对了,我名公良拓,比萧莫小兄弟痴长些许,要是不嫌弃喊一声拓大哥就可以了,虽然是将你救了出来,却不知我们的草莽身份会不会给小兄弟带来麻烦”

  萧莫讪讪的笑着。

  “不会,要是没有闻前辈和拓大哥出手相助,现在我只怕已是阶下囚,又怎会在乎那些世俗之见,再说了江湖草莽那是从泥土里爬出来的,那才是本事,只是命不好,有什么区别”

  闻公诚从空中落下。

  “说得好,江湖中人都不愿与我等草莽为伍,实则不然,是我等不愿与他们利益成群,落得自在”

  公良拓看着闻公诚。

  “闻老大没事吧”

  闻公诚挥着手笑着。

  “小小一个石齐康而已,连他都不能摆脱,那可就没脸了”

  萧莫看着闻公诚大喜。

  “闻前辈,真的是你啊”

  闻公诚又看着萧莫。

  “小兄弟,想不到吧,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我也不管你与那三山五岳有什么事,就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开开眼界啊”

  萧莫点了点头。

  “我也是刚刚下山,原本也是回家的路上与他们起了争执,闻前辈若是不嫌弃,那自然是好的”

  闻公诚。

  “那就好,这种机会别人求都求不到,只能说小兄弟运气好,走吧”

  54大森林集会开始

  林中深处,远处三堆篝火,四周围坐着一群人影。

  有人唱歌跳舞。

  “喔喔喔喔”

  萧莫看着远处。

  “前辈,这里还真是热闹”

  闻公诚走向一旁。

  “那是当然,今日我还有些事,你们先逛逛,多认识些朋友”

  公良拓笑了笑。

  “萧莫小兄弟,我们这边走吧”

  萧莫看着公良拓有些诧异问道。

  “那闻前辈到底是什么身份”

  公良拓。

  “等下或许你就知道了,但他是个好人”

  萧莫点了点头跟在公良拓身后。

  远远看见一人走了过来。

  公良拓看着来人腰间插着两把钢叉。

  “袁兄,你来了”

  袁迪快步走来,拱手笑道。

  “公良兄,你来晚了啊,要罚,哈哈,这位是”

  公良拓看着萧莫

  “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萧莫小兄弟,以后出门在外有机会要相互照应一下”

  袁迪看着萧莫

  “那是自然”

  公良拓看着袁迪身后,一个中年汉子,牵着个小孩走了过来,正是当初被马元欺负的那对父子。

  “咦,韩老哥,你也来了”

  袁迪转过身

  “韩兄弟不是早就落户安家了吗”

  韩摸着孩童的脑袋,显得有些溺爱。

  “哎,别提了,如今也是过一日算一日,对了,这是犬子,来庚纪,还不快给叔叔伯伯问好”

  韩庚纪抬头看着公良拓一行,又看着萧莫。

  “诸位叔叔伯伯好,大哥哥好”

  惹得众人大笑

  “哈哈哈”

  “别看老韩木讷,没想到生了个这么机灵的儿子”

  公良拓笑着点了点头。

  “是韩兄福气,想想我们都还是孤家寡人”

  这时火堆旁娱乐的众人散去。

  袁迪看着众人

  “开始了吗”

  公良拓点了点头

  “走吧,一起过去”

  55闻公称讲话

  只见闻公诚走到中央一拱手。

  “乾坤朗朗,日月昭昭,天地两极,各安其道,今日闻某召集教众兄弟,一来一别十几年,人生苦短,恐众兄弟相忘,二来闻某无能,虽然一心想将我教发扬光大,远走他乡,却依旧没能寻到教主三代,也未能找到江湖一笑曲谱踪迹,诚惶诚恐”

  四周众人落座,交头接耳,也是小声讨论。

  袁迪看着萧莫。

  “来萧莫小兄弟,坐这边”

  萧莫看着站在中央朗朗有词的闻公诚

  “拓大哥,闻前辈说的江湖一笑曲谱是什么啊”

  公良拓没有回头看萧莫确实开口说道

  “那是我天地神教秘宝,多年前本教一位前辈高人和另一个武林前辈合手创作的,然而江湖有所不容,被那所谓的狗屁正邪不两立给逼死了,说来也是气不打一处出,最后这曲谱落入本教收藏典籍,由历代长老保管,可是一次失误,落入江湖,被人拿去解读了,之后就有了浮生谱,招摇琴,算了,说多了,你也不懂,你先看看吧”

  萧莫点了点头满心疑惑的看着闻公诚,但见闻公诚压压手,四周安静了下来,却是又看见问道走了出来。

  问道

  “闻兄,没有收获,却自行使用三代令,这次是最后一次了吧”

  闻公诚

  “不错,但是如今看来,我教已经一日不如一日,所以我闻某也不惜使用三代令让众兄弟聚上一聚,商量一下对策”

  一顶轿子里传出声音。

  “呵呵,闻兄可真会挑时间啊,现在外面可是大把的武林正道,至于如何应对,当年不是已经说好了吗,要么教主归位,要么谁寻到曲普,谁就是新教主,百川归海,绝无怨言”

  闻公诚

  “是,时间上我也考虑不周,但是如今的江湖却不是以往,我教众兄弟却还是四分五裂,各自为政,若是再不拧成一团,这南坛初立,也就没有我教众兄弟活路一般”

  另一顶轿中人。

  “闻兄,不会是想代教主职位吧”

  闻公诚

  “是,但闻某是为众兄弟考虑”

  公良拓看着萧莫。

  “萧莫小兄弟有所不知,原先闻前辈是我教的护法长老,而那轿中之人也是我教一些特殊人物,可正面行走江湖,所以不便露面”

  萧莫点了点头,便是看见赖头和尚摸了摸脑袋走了出来。

  赖头和尚

  “哈哈,说到底还是教主之争,今日之事风险太大,我们就不用闻兄考虑了”

  56天罗地网协吴桐宇到来

  一阵破风声,众人抬头看去。

  天罗地网飞出,立在原地,一边用手拍了拍袋子,一边环顾四周。

  “哈哈哈,当然不用为你们四个考虑,你们已经投靠了一个妇人不是吗,要说考虑,唯有我两兄弟是真正为兄弟们着想的”

  袁迪看着公良拓。

  “天罗地网,他们怎么也来了”

  公良拓勾着脑袋看着前面。

  “这两人疯疯癫癫,做事从不考虑后果的”

  天罗看着地网

  “小弟,拿出来给大伙瞧瞧”

  地网,一拍袋子。

  “呵呵,好的”

  就见地网从袋子里倒出一个人来吴桐宇被蒙上眼睛,却还是摇头四看。

  “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

  地网看着吴桐宇。

  “不要吵,再吵先割了你的舌头”

  天罗看着众人。

  “这丫头在座的可知道是谁,哈哈哈她就是三山五岳吴敬言的掌上明珠吴桐宇,三山五岳第一美人儿,要是让天下人知道这丫头在我们手里吃了亏,那南坛不就是形同虚设吗”

  吴桐宇

  “放开我”

  天罗地网

  “哈哈哈”

  周围众人有些转过身子,有些面面相觑。

  “这”

  萧莫看着场中坐在地上的那个身影。

  “是她”

  轿中人有些急躁了

  “两颗烂药,你把她抓来这里,要是三山五岳人马过来怎么办,我们明里暗里的兄弟怎么个活路”

  地网怒道

  “放屁,这么大的功劳,还是我们的错不成”

  轿中人

  “我不想和你们吵,闻兄,既然没有消息,那就对不住了,我要先走一步,诸位兄弟保重了”

  接连几顶轿子离开

  闻公诚叹了一口气看着天罗地网摇了摇头。

  地网

  “喂喂喂,怎么说走就走啊”

  赖头和尚看着杜冲

  “老杜,我们也走吧”

  杜冲点了点头,有点脾气的看着天罗地网。

  “还不是你们”

  天罗地网

  “呵,众兄弟都可以说我们,唯独你们不行”

  问道走了过来,拱手想要说上几句。

  天罗一脸不耐烦,伸手作掌。

  “装模作样,不想和你们废话,看打”

  杜冲眉头一挑。

  “怕你们不成”

  57准备撤离

  公良拓看着萧莫,摇了摇头。

  “三水六城六山六寨,本是我教一大支柱,只是如今也投靠了他人吗”

  萧莫却是看着吴桐宇无助的坐在地上。

  闻公诚看着众人有些失望道。

  “一个个真是桀骜不驯”

  这时,一人匆匆茫茫跑到闻公诚身前。

  “报,外围出现大批三山五岳人马”

  闻公诚一怔。

  “有多远”

  “大约五里地”

  闻公诚看着公良拓。

  “公良拓,三山五岳人马来了,安排众兄弟暂时撤离”

  公良拓看着袁迪等人点点头,向一侧走去。

  “保重”

  袁迪看着韩汉子牵着韩庚纪起身。

  “走走,韩兄我们一起走”

  说完,就拉着这爷俩消失在黑夜中。

  萧莫看着闻公诚走了过去。

  “闻前辈能不能帮忙救下她”

  闻公诚看了一眼萧莫,又看着天罗地网问道一群。

  “够了啊,都住手”

  天罗地网后退一步。

  “给闻兄面子,不和你们计较”

  问道臭着脸。

  “呵,我们走”

  天罗看着地网

  “真没意思,我们也走吧”

  闻公诚看着天罗地网

  “要走可以,把她给我留下”

  天罗提起吴桐宇

  “凭什么”

  闻公诚

  “江湖中人为什么误会我等,只不过是我教教规不严,这些伤天害理为非作歹坚决不能”

  天罗道

  “我们可不管那些,咱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提起吴桐宇,向黑夜行去,临走之前还不忘挑衅一下闻公诚。

  天罗地网跑了出去。

  “呵,有本事,你就过来抢啊”

  闻公诚顿了一下便追了出去。

  萧莫也跟了过去。

  58追赶天罗地网

  天色渐亮,只见天罗地网背着个大包袱在空中行走。

  天罗看着后面的闻公诚。

  “闻公诚你还跟着我们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指望我们把这小妞留给你做老婆”

  闻公诚从身后摸出一卷长鞭。

  “你们两个混账东西,满嘴的胡说八道”

  地网笑着。

  “呵呵呵,这小妞我们可舍不得给你,我们自己留着用”

  只见闻公诚扔出长鞭,天罗躲了过去,但是地网却是慢了一步,鞭头咬合在地网脚上,闻公诚用力一拉,地网掉在地上。

  地网被狠狠的砸在地上。

  “啊,大哥”

  天罗看着地网,又看着闻公诚。

  “闻公诚,你最好不要乱来”

  闻公诚看着天罗

  “把人留下,还是兄弟”

  天罗扔出包袱

  “你要,那就给你当媳妇去吧”

  地网挣扎的从地上爬起

  “狗屁,好心没好报,大哥我们走”

  闻公诚看着天罗地网离开,摇摇头。

  “哎,真是没得救”

  59闻公称和萧莫谈话

  萧莫跑了过来

  “闻前辈”

  闻公诚看着萧莫

  “还真是树倒猢狲散啊,一盘散沙,让小兄弟见笑了,要知道当年我教声势浩大之时,所有武林势力都不敢小觑,只是如今,难令朝夕”

  萧莫沉声道

  “闻前辈不用灰心,事在人为”

  闻公诚笑着点了点头,接着从怀里拿出一物扔向萧莫

  “对对对,事在人为,小兄弟接着”

  萧莫看着手里的一块牌子

  “闻前辈,这是什么”

  闻公诚有些得意。

  “五湖运,四海通,这是我天地神教的通行令,小兄弟若是以后出门在外,只要亮出此牌,多少会有些照应”

  闻公诚又看着那个袋子

  “小兄弟追来是为了她吧”

  萧莫笑了笑点了点头

  闻公诚

  “好,我相信小兄弟的为人,我也不便与三山五岳打交道,那她就交给小兄弟了,我也就先走一步了”

  小墨看着闻公诚离开,心里一阵惆怅,他摇摇头转过身,看着那个口袋。

  60萧莫与吴桐宇

  萧莫翻开袋子解开绳索,看着里面的吴桐宇,吴桐宇瑟瑟发抖。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萧莫哑然一笑,伸手就将抹在她眼前的黑布解开了。

  萧莫

  “是我啊,没想到吧”

  吴桐宇看着萧莫又惊又喜。

  “是你,那快放开我吧”

  萧莫看着吴桐宇坏坏的笑着。

  “宇姑娘,你想多了吧”

  吴桐宇不说话却是狠狠的看着萧莫。

  “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萧莫伸出手竖起一根食指摇了摇。

  “怎么可能,我才下山不久,就被你那个什么师兄逼到这里,喔,那时候你已经走了”

  吴桐宇

  “你想怎么样”

  萧莫看着吴桐宇笑着。

  “堂堂三山五岳第一美人,吴桐宇,你让我放你,总该有个理由吧”

  吴桐宇看着萧莫,一言不发。

  萧莫

  “好,你不说话,那我就先来问问你,为什么要找雪雪姑娘”

  吴桐宇偏着脑袋。

  萧莫拍打着额头。

  “就是那个玩铃铛的那个,其实我是和她路上遇到的,但后来她跑了,还千叮万嘱不要说她行踪,怎么你们不是认识么”

  吴桐宇

  “她偷了我的东西”

  萧莫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呵呵,那个家伙还真不靠谱的”

  吴桐宇

  “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吧”

  萧莫笑着靠近吴桐宇。

  “等等吧,因为你我受了多大冤屈啊,这心情不好,总想做点什么”

  吴桐宇看着萧莫。

  “你要干嘛,只要你放了我,我--”

  萧莫奸笑的看着吴桐宇,突然俯下身子,吻在吴桐宇额头上

  “嘿嘿嘿,三山五岳第一美人儿,赚了,哈哈,就当赔本收利息吧”

  吴桐宇红着眼睛,憋着嘴看着萧莫。

  “你个臭流氓,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萧莫

  “呵呵呵,好了,我们现在两不相欠,也别说什么放不放过了,我呢,不怕出事的,你呢,就好好在这里待着”

  吴桐宇

  “我要杀了你”

  萧莫随手拔起一根草叶放在嘴里。

  “什么,你还敢凶我,要不要我大喊大叫,引来些什么人,你说,别人会怎么想”

  吴桐宇抿了抿嘴。

  萧莫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吗,我走了,后会无期吧”

  吴桐宇看着萧莫的背阴,一脸惊恐。

  萧莫离开吴桐宇,走在大道之中,随手摘下一株马尾草,摇摇晃晃边走边唱。

  “山上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和尚,吵着上花轿,哈哈哈”

  萧莫走出林子看着外面,两匹快马跑过,只是看着马背上的衣服和图案,追了几步

  “无名山庄,那是爹爹和娘么”

  眼看距离欲来越远,萧莫停了下来。

  “哎,跑的可真快”

  61萧凤南流云

  流云似乎有些什么感应回了回头,看着身后什么也没有。

  萧凤南看着流云。

  “云儿,你怎么了”

  流云摇了摇头 。

  “也不知道你这个当爹的为什么那么狠心,要真是莫儿,那该怎么办”

  萧凤南

  “应该不可能才对,要知道三十六剑我从未传过一人,可能是那马帮中人认错了吧”

  流云点了点头。

  “那你可曾在莫尔跟前练过剑,又或者你忘了”

  萧凤南摇了摇头。

  “不会,再说你也知道,我从未在人前练过,哎,你还是别瞎操心了,还是早点赶路吧”

  流云点了点头。

  “恩”

  萧凤南和流云从一顶轿子前越过。

  轿子的帘子掀开。

  风生白白胖胖,一身富贵模样。

  “这两位怎么也来了”

  凌龙驾着马车。

  “想必是被那马福逼出来的吧”

  风生笑着。

  “呵呵,人啦,总是为了那名声煞费苦心的奔波,有时只要舍得才行”

  突然两人神情严肃,都皱起眉头。

继续阅读:万事成空招摇弄,算尽人心浮生梦(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