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英雄成名志,不问三教九流识(一)
专汽小谢2019-05-13 10:548,005

  31孙雪雪离开

  不知何时,吴桐宇突然放下了剑,满脸苦涩的看着四周,嘟着嘴,揉了揉手背。

  “真倒霉,该死,都别再让我碰见”

  接着捡起地上的发簪盘好长发,伸手在怀里摸索着,伸出手却是几个铜板。

  “哎”

  接着抬头看着远处萧莫刚刚走过的路,转身离去。

  “哼”

  32马福之怒

  Cd跪在地上,前面一具马元尸体。

  一名留着八字胡须尖嘴猴腮的老者拿着一张纸,递给马福。

  “帮主画好了”

  马福一手握着两个铁胆,一手接过一张画像,看着cd。

  “保护少主都保护不了,连我的名号都不敢提吗”

  C

  “帮主,那恶人使得一手三十六剑,我们打不过他”

  马福瞪着眼

  “三十六路剑法,你确定吗?”

  C点了点头

  “少帮主说的,我们我们不知道”

  马福一颗铁胆将他击毙。

  “呵,难不成是你们怕了,你们少帮主就白死了吗?就算是无名山庄我也定要讨个公道”

  回头看着d又是一颗铁胆砸下。

  “没用的废物,我留你何用”

  “啊”

  D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马福一脸愤怒抬头看着一旁正在燃烧的五辛面馆。

  “无 名 山 庄”

  33萧莫见碧云

  见席儿用手不停地擦着脸,气鼓鼓的走在前面,萧莫跟在后面,碧云站在一间茅草屋前,眺望远方。

  见席儿几步小跑来到碧云身前气呼呼的道。

  “师傅,我把师兄找回来了”

  碧云看着萧莫,又看着见席儿一脸关心。

  “怎么,你师兄又欺负你了”

  见席儿摇了摇头。

  “没有,我自己掉到阴沟了”

  萧莫咬着牙笑着,抬头望天,见席儿瞪着萧莫伸出脚踩在萧莫脚上。

  碧云也是无奈的叹息着。

  “哎,席儿,你以后要长点记性了”

  见席儿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碧云点了点头看见萧莫,转过身去。

  “好了莫儿,你跟我进来”

  碧云走进屋里,面对着一张挂像,挂像中的人背对着双手,下面有着几行看不清的小字。

  萧莫进来,看着碧云的背影。

  “师傅,您找我有什么事”

  碧云转过身来,看着桌上的两封信件,拿起一封写有无名山庄字样的书信递给萧莫。

  “你先看看吧”

  萧莫接过信,翻看着,片刻后,突然跪在地上。

  “师傅”

  碧云看着萧莫。

  “这一晃十几年了,你还没回过家吧”

  萧莫低着头。

  “师傅,这里也是莫儿的家”

  碧云挥了挥手。

  “起来吧,只要你还记得为师对你的教诲,那便足够了”

  萧莫看着碧云。

  “少年忌在斗,老来忌在贪,莫儿时时记得师傅教诲”

  碧云站了起来,点了点头。

  “不错,早点去收拾一下吧,再好好陪你师妹聊聊,明日一早再走不迟”

  萧莫退出屋外,碧云转过身面对着挂像叹了一口气。

  见席儿看见萧莫出来,一把拉着萧莫的衣袖。

  “师兄你要走了吗”

  萧莫摸着见席儿的脑袋。

  “恩恩,师兄要走了,以后没有人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

  见席儿红着眼看着萧莫摇了摇头。

  “不好,不好”

  萧莫又看着见席儿。

  “师兄又不是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你呢,除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外,也要多关心一下师傅”

  见席儿有些埋怨。

  “知道了,说的好像都是你在照顾我们一样”

  萧莫笑着。

  “哈哈哈,我的小师妹很厉害了,那等你师兄初入江湖名震大江南北之后封你个弼马郎君怎么样”

  见席儿很是好奇的看着萧莫。

  “很厉害吗”

  萧莫弯下腰来捏着见席儿鼻梁。

  “那是当然咯”

  见席儿跑开。

  “呵,告诉过你,不许你在捏我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不理你了”

  萧莫追着见席儿跑了几步,笑着摇了摇头。

  “这小丫头一晃都长大了”

  34萧莫准备下山

  一张圆桌上,一个包袱布,上面几件叠好的衣物,一把剑,萧莫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支长笛,双手一拧,长笛变成两段,萧莫放在包袱布里上,哼着小曲,开始包包裹。

  “好了,就这些吧”

  这时见席儿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包油布连忙塞在了包袱里。

  萧莫看着见席儿。

  “小师妹,你给师兄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见席儿得意的笑着,用手压在行李上。

  “呵,现在不告诉你,我是担心你路上无聊才特意给你准备的,至于是什么你现在不许看”

  萧莫伸手去摸着见席儿脑袋。

  “好好好,小师妹真好”

  碧云走了进来。

  萧莫见席儿看着碧云。

  “师傅”“师傅”

  碧云点了点头看着萧莫。

  “东西都收拾好了”

  萧莫点了点头。

  “嗯”

  碧云

  “近来江湖上不大太平,信你也看了,回去的路上小心些”

  萧莫

  “莫儿知道,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看你老人家,弟子这一走师傅你要保重”

  碧云转身出去。

  “行,那趁着这天还早,就不要再耽误了”

  萧莫看着见席儿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萧莫背着包袱,走在路上,回过头来,挥挥手。

  “师傅保重,小师妹,若是有空可以常来无名山庄找我”

  碧云点了点头,见席儿。

  “知道了,就是你最麻烦了”

  萧莫转身

  “我走了”

  碧云看着萧莫的背影,用手拍了拍见席儿的脑袋。

  见席儿看着碧云噜着嘴。

  “怎么你们大人总喜欢拍人家脑袋,都拍坏了怎么办”

  碧云笑着。

  “怎么,你师兄也经常这样拍你”

  见席儿点了点头

  “恩恩,对了,师傅弼马郎君是什么啊”

  碧云想了想,有些奇怪的表情浮现在脸上。

  “是不是你师兄又对你说了什么啊”

  见席儿笑嘻嘻的点头。

  碧云无奈的摇摇头。

  “哎,养马的”

  见席儿看着萧莫的背影,接着转身。

  “呸,师兄吃狗屎粑粑”

  35萧莫下山路上

  萧莫走在路上,大摇大摆,一个踉跄,差点就栽了个跟头,接着一个空翻,跳了起来,也不知走了多久多远,萧莫走过稻田,走过丛林。

  萧莫眯着眼,伸着懒腰。

  “哈哈哈,外面的空气真新鲜啊”

  萧莫将包裹重新系在背上,手里拿着油布包,正是见席儿最后塞进去的,萧莫从包里拿出几片茶叶,直接放在嘴里。

  “好苦”

  萧莫就要将东西吐出来,接着就是用手将嘴巴堵住。

  “小师妹,自己都舍不得吃,这是小师妹的心意,怎么可以浪费呢”

  萧莫眨着眼睛将茶叶咽下,随手将那油纸包放在怀里。

  前面有一条小溪流,萧莫跑上前去。

  “呵呵,正好洗把脸”

  萧莫喝着一口溪水,吐了出来,就这样两三回。

  “真舒服”

  36程霜为难孙雪雪

  不远处却是听到一声呵斥声传来。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萧莫抬头四看,一脸茫然,接着又是金属撞击声传来,却是看见,不远处有一人正盯着自己看,远处还有一男一女追逐着,孙雪雪男装模样挥着剑对抗着一名年轻男子也是挥着剑,至于一旁的中年男子已经回过头去看着孙雪雪。

  程霜冷声道。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你说出来我也不难为你”

  孙雪雪一脸不耐。

  “你们真是奇怪,我又不认识你们,干嘛追着我不放”

  程霜拿出一张江湖通缉令,看着画像。

  “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用的是不是三十六剑”

  孙雪雪一脸茫然。

  “什么三十六剑啊,我听都没听说过”

  程霜皱着眉头。

  “那你师父是谁”

  孙雪雪有些好气。

  “呵,说出来吓死你,告诉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程霜看着年轻男子。

  “力儿,收手”

  程霜又看着孙雪雪。

  “那无名山庄萧凤南是个功利之人,你可知晓”

  孙雪雪看着程霜。

  “我管他是谁,但是你这个人真是好奇怪,总是问东问西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萧莫听着这对话,看着那中年男子顿时有些气不过,便向前走了几步。

  程霜背对着萧莫。

  “小子,怎么不躲了”

  萧莫走上前来,也不见礼,也不礼让,站直着身子。

  “这位前辈,晚辈刚刚也只是路过而已,至于躲,却不知从何说起,还有就是前辈这样背后说人长短,晚辈觉得有些不妥吧”

  孙雪雪拍着手。

  “嘻嘻,说得对,说得好,这两个人真的很讨人嫌”

  程霜回过头来看着萧莫仔细打量着。

  年轻男子却是挥着剑向萧莫劈来。

  “放肆”

  萧莫看着青年男子,自己转身,背后的包袱却是被一剑破开,零零散散的东西掉落一地,书信也掉落地上。

  萧莫有些恼怒的拔出剑。

  “你们还真是不讲道理”

  程霜看见书信上写有无名山庄走了过去从地上捡起书信。

  孙雪雪跳着脚步。

  “哇,你真不要脸,别人的书信也偷看”

  程霜冷冷的看着孙雪雪,孙雪雪有些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程霜快速阅读着书信,便再次看向萧莫。

  “你叫萧莫,谁帮你起的名字”

  程力听到程霜的声音停了下来,看着程霜。

  萧莫也收起长剑看着程霜。

  “我爷爷起的”

  程霜

  “你是他的儿子,可你刚刚使得可不是三十六剑”

  萧莫

  “的确,我离家尚早,三十六剑,我爹也没时间教我”

  程霜点了点头,将信件递给萧莫。

  “刚才的事,我可以向你道歉,至于我是谁,你回去问你母亲就知道了”

  萧莫点了点头。

  “晚辈知道了,那前辈可不可以放过这位小兄弟”

  程霜看着孙雪雪。

  “放他可以,至少要接我一剑”

  孙雪雪看着程霜走来。

  “你要干嘛”

  37闻公诚

  这时一个黑影掠过,随后就是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只见一个身穿黑袍,满头花发的老者走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无影剑手程霜,好大的威风,欺负两个小娃娃算什么本事,实在不行来找闻某啊”

  程霜

  “闻公诚,又是你”

  闻公诚

  “怎么呢,才半年不见穷的去接通缉令了,要是没钱消遣了,也可以问闻某啊”

  程霜

  “想不到我刚回来,你也跟回来了”

  闻公诚

  “笑话,我还以为你怕了我,逃了回来”

  程霜

  “你这么说话有意思吗,我们斗了十几年了,真要比个高下,我还怕你不成”

  闻公诚

  “有意思,有意思,但是比试的话就算了吧,我回来又不是找你的,今日不过是碰巧路过而已”

  程霜看着程力,最后看了一眼萧莫。

  “呵,我也有我的事,力儿我们走”

  萧莫看着程霜的背影,在看着闻公诚。

  “多谢前辈”

  闻公诚点了点头。

  “倒是有点血性,不过我并不是为了帮你们才现身的,只是看见老对手心痒而已”

  闻公诚又看着孙雪雪,拿出一张通缉令,飞给孙雪雪。

  “小丫头啊,你还是换身衣装吧,你宰了马福那匹夫的独生子,人家到处再找你呢”

  孙雪雪接过,看着画像,又看着自己。

  “原来是这样啊,画的还不错的,嘻嘻”

  闻公诚

  “马福那匹夫要说也有点能耐,要不然也当不上马帮帮主,要想平安无事,就换了吧”

  孙雪雪看着闻公诚。

  “谢谢闻爷爷”

  萧莫看着孙雪雪捂着嘴笑着,闻公诚咳嗽了一下,摆了摆手。

  “咳咳,哎,走了”

  孙雪雪跑了过来。

  “怎么说走就走啊”

  萧莫笑着摇了摇头,向前走去。

  “那还能怎么办,等着被你怄气不成”

  孙雪雪追了上来。

  “我又没做什么,对了小兄弟你要去哪里啊”

  萧莫走了几步。

  “洞庭湖会啊,你不会就这样跟着我吧”

  孙雪雪跟在萧莫身后。

  “什么叫跟着啊,我也要去哪儿啊,我们一起走吧,是真的,喂喂,你别走那么快”

  38洞庭

  心行背着竹排走在大街上,路旁一个鬓发皆白的老者披头散发的蹲在地上。

  宿星草坐在地上哭喊着。

  “我可怜的少爷啊,你在哪里啊”

  宿星草一边用衣袖抹着眼泪,一边看着手里的酒葫芦。

  “这回一定要戒了你,都是你坏事的,都是你,要是少爷出事了,我可没脸再回去了”

  一阵哭闹后,宿新草抬头看着前面,一排排丧队敲锣打鼓走了过来。

  宿新草跳了起来,一脸嫌弃摆了摆衣袖。

  “呸,晦气”

  39马福到来

  马福一身黑衣,骑在马上缓步行走在街道上。

  一旁的小店里众人围在一起,看着外面,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苗业)挤进人群中。

  苗业拱了拱手看着身旁一人道。

  “额,兄台,这是怎么回事啊”

  B看这C

  “这不是马帮帮主马福么”

  C看着苗业和B。

  “原来你们还不知道啊,马福那独生子被人给杀了”

  B大吃一惊

  “啊,什么人胆子那肥啊,那马福不是---”

  B的话还没说完,C就靠在B的耳朵边上嘘嘘的说着什么。

  只见B大吃一惊的看着C。

  B有点不可置信,惊叫出声。

  “啊”

  苗业有些好奇的靠近着,想要偷听点什么。

  “两位好汉,你们在说什么啊,不妨大声一点共享一下”

  B看着C,又看着苗业。

  “咦,你谁啊”

  苗业笑着

  “呵呵,在下姓苗,单名一个业,术业有专攻的业,不知两位好汉贵姓”

  BC摇了摇头,看着对方。

  “走走走”

  苗业收着扇子,伸出手有些不明所以。

  “两位大哥别走啊,哎,真是的”

  苗业又回头看着远处。

  几人骑着马,向丧队过来。

  为首一人,吴敬言。

  吴敬言看着马福,拱了拱手。

  “马帮主,事已至此,不要太难过了,还请节哀”

  马福抹着眼泪。

  “我马某人,如今白发送黑发,怎么能不难过,今日来也是当着天下英雄的面,让齐盟主给我讨一个公道”

  吴敬言指着马福生后的丧队。

  “齐盟主,一定会给马帮主一个交代,只是如今洞庭湖会再急,马帮主这阵势--”

  马福一愣,回过头看着丧队还在敲锣打鼓。

  “停下,都停下”

  马福看着吴敬言。

  “是我马某人考虑不周,还望敬言兄切莫见怪”

  吴敬言讪讪的笑着点头。

  “情理之事,相信没人会说什么的”

  马福点了点头。

  “恩,那就多谢敬言兄体谅了”

  吴敬言伸手。

  “马帮主,这边请”

  马福带着几人向前走去。

  40吴桐宇归来

  吴敬言看着丧队对着身旁弟子道。

  “都带到城外去”

  那弟子躬身。

  “是”

  吴敬言叹了一口气,向前看去。

  吴桐宇低着头走在路上。

  吴敬言急忙走上前去。

  吴桐宇抬头看着吴敬言走了过来。

  “爹”

  吴敬言眯着眼打量着吴桐宇。

  “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样子,你的马呢”

  吴桐宇低着头,鼓着嘴巴。

  “被人偷了去”

  吴敬言摇摇头。

  “那算了,你没事就好,以后就小心点,好了好了,快些进去换换,要不然怎么能见人”

  吴桐宇快步向前走去。

  “恩”

  看着吴桐宇的背影,吴敬言笑了笑,跟着向前走去。

  40.1

  街道上一人一马快速驰行,坐在马上的少年背着两把长剑。

  人群中一阵骚乱,苗业用身子撞了撞身旁之人。

  “咦,刚才那人又是谁啊”

  问道走了出来。

  “如此少年,如此气势,那自当应该是无名山庄萧凤南之子萧炎呢”

  苗业看着问道。

  “这你都知道,前辈真是厉害,厉害”

  问道笑着

  “呵呵呵,过奖过奖”

  度大娘拉着问道的衣裳向外走去

  “傻小子一个,你跟人家炫耀什么”

  问道走了出来。

  “什么叫炫耀,那叫底蕴”

  度大娘看着问道

  “好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就问你,我们现在进不进去”

  问道

  “慌什么,现在去,晚上怎么办,在说现在进去,那不是太给他们面子了吗”

  度大娘拿出一张通缉令。

  “那这通缉令,你怎么看”

  问道摸着额头,远远看见萧炎下马与人交谈几句,便是走进一家院落。

  “头痛啊,应该是小主人吧,你说红衣不是跟着么,她怎么就这节骨眼上闯祸了”

  41齐连生马福

  齐连生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诸位,今日能来到此是给齐某薄面,齐某在这里先以茶代酒敬诸位一杯”

  徐夫子

  “齐盟主,哪里话,这洞庭湖会本就是一大盛事,我等有幸能参与其中才是真正的荣幸”

  齐连生

  “徐夫子客气了,来,共饮此杯”

  外面急冲冲的走进一人正是那马福。

  只见马福突然半跪在地上。

  “齐盟主,要给我做主啊”

  齐连生看着马福,一身黑衣,连忙站了起来走上前去。

  “马帮主,你这是怎么了,快快起来说话”

  马福哭闹着。

  “齐盟主,公务繁忙,我马某人本不该打扰,奈何有人欺人太甚,让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齐连生摇摇头。

  “马帮主有话不妨直说,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何必这般吞吞吐吐”

  马福点了点头。

  “小儿马元,近日前被人无故杀害,那人使得一手三十六剑啊”

  徐夫子看着一旁尚道人。

  “三十六剑”

  尚道人也是皱着眉头看着齐连生。

  这时却又是一个人影闯了进来,径直走到大堂前。

  尚道人睁大眼睛一看。

  “萧炎”

  42萧炎赶来

  萧炎看着马福。

  “马帮主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还好我来的及时,要不然就只能任马帮主含血喷人了”

  萧炎又看着四周。

  “在座的诸位前辈难道有不知马帮主口中,使得三十六剑之人,剑指何处”

  马福看着萧炎怒气冲冲。

  “萧炎,难不成老夫拿我儿性命和你开玩笑”

  萧炎摇摇头。

  “萧炎并没有这样想,只不过诸位前辈可先听晚辈一言,那三十六剑,我父亲连我都未曾传授,最多也是看看剑诀,而那三十六剑就更不可能外传,若是马帮主执意那马元死于三十六剑之下,是不是说我父亲和我都是有嫌疑之人,又或者是不是马帮主看错了”

  马福咬着牙。

  “萧炎,你这样说摆明了就是推脱,三十六剑唯有你爹萧凤南会,你父亲未传你,但是你还有一位兄长吧,二十年前,在场诸位也有去喝过喜酒的”

  萧炎淡淡道。

  “那肯定也不是,我无名山庄没有人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马福眯着眼。

  “萧炎,你这黄口小儿,我儿冤死,你却这样说话,真当我怕你”

  萧炎冷着脸。

  “事实胜于雄辩,我也只是就事论事”

  马福

  “好一个萧炎,我也不与你争辩,我定要你爹萧凤南给我个交代”

  齐连生看着萧炎,又看着马福。

  “那马帮主可曾抓住那凶手”

  马福有点慌乱。

  “这个,当时我不在场,那几个弟子也都惨死他手”

  萧炎笑道

  “那有什么好说的,无凭无据,何况人都死光了,马帮主又何来三十六剑杀人一事”

  齐连生

  “好了好了,马帮主不妨先将那人抓来,一审便知,若真与无名山庄有关,相信萧庄主也会给你一个交代”

  马福走了出去扔出那张通缉令,看着萧炎。

  “就是这个人,这也是其中一个弟子临死前,画出的人头像,看着面相也是与萧庄主有几分相似,我人手不足,还望齐盟主帮我,到时候我一定要问个明白”

  齐连生点了点头看着一旁泯允文。

  “泯掌门,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务必尽快将凶手捉拿归案”

  泯允文点了点头走向马福。

  “马帮主远道而来,我先带你过去休息一下吧,之后在做商议”

  马福看着泯允文点了点头。

  “麻烦了,泯掌门了”

  萧炎看着马福离去,一脸鄙视。

  齐连生看着萧炎

  “萧庄主为何没来”

  萧炎

  “齐盟主,晚辈萧炎,刚才失礼了,至于家父还在为江湖问剑做准备,可能会来的晚一点”

  齐连生点了点头。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无名山庄今后可是前途无量啊”

  徐夫子

  “齐盟主爱徒也是不差啊,不知又去了哪里”

  齐连生笑着

  “派他去路上接待去了”

  尚道人

  “呵呵,这是齐盟主在锻炼弟子了,只是不知道那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吴桐宇,宇姑娘呢,今日为何不见”

  齐连生看着一旁,吴桐宇一身红妆随在吴敬言身后向这边走来。

  “哈哈哈,说曹操曹操到,敬言师弟来了,宇师侄,信可送到”

  吴桐宇点了点头。

  “哪位前辈不愿前来”

  齐连生脸色收拢。

  “好吧,那算了,你无事的话就陪同萧炎,到处走走,这里长辈谈话,也用着你们”

  吴桐宇回应一声看着萧炎,向外走去,萧炎跟在吴桐宇身后。

继续阅读:少年英雄成名志,不问三教九流识(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