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成空招摇弄,算尽人心浮生梦(二)
专汽小谢2019-05-13 09:315,190

  62过客林截杀风生

  外面的路上,几条隆起的地面,迅速来到轿子地下。

  几个人钻出,挥着镰刀一样却是三瓣利刃的兵器,从轿子底部划开。

  轿子炸裂开来,底下蹿出几个猥琐至极的老汉。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人呢”

  “死得连渣都不剩下吧”

  风生从一旁走了出来。

  “北西五鼠,洛家兄弟,不好好待在过客林,来中原干嘛”

  五鼠嘿嘿一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风总管可别见怪”

  风生依旧面带笑容。

  “把刀都架在我脖子上了,还说什么客套话,只是想不到却是过客林插手”

  五鼠之一

  “山有山道,鼠有鼠道,嘿嘿,风总管生意有道,也怪不得我等”

  凌龙护着风生,吹着口哨,几道劲风出来,出现一群人。

  “几个鼠辈而已,也敢大言不惭,不知道,你那买家有没有和你说这事”

  五鼠聚到一起。

  “大哥消息不对啊,上还是撤”

  “他们人多,我们先撤”

  凌龙挥手一指追了过去。

  “拦住他们”

  风生抬头看着一旁,一个人影出现在树上。

  “怎么样,风姑娘也来了”

  影风雪一身黑衣,瞧着二郎腿坐在树上。

  “我有什么办法,就算不想来,不也来了,怎么有人打风总管主意”

  风生笑着。

  “是啊,我能有什么办法,要不要我雇你,帮我收拾一下”

  影风雪

  “大总管,是钱多没地方花么,这几个毛贼哪还用得着我出手,要是嫌多了,随便给我就几张银票不就好了,还能有个人情在”

  风生扔出一物叠银票。

  “哈哈,接着”

  影风雪跳了起来,接过一张张的数着。

  “真的啊 ,这么多”

  风生

  “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影风雪将银票放在怀里。

  “那就多谢了,怎么大总管不准备去洞庭湖会看看”

  风生

  “这次就算了吧,只是那江湖传闻是真是假啊”

  影风雪连忙比划着。

  “呸呸呸,假的假的,那天我喝多了,胡说八道的,为此,我那冤家把我臭骂了一顿,我来这里也是想澄清一下”

  风生点了点头。

  “喔,那就好”

  影风雪转身。

  “好了,那我也得赶路了,就先走一步,风总管后会有期了”

  风生看着影风雪的背影,凌龙走了过来。

  风生

  “怎么样”

  凌龙

  “都处理了”

  风生

  “查清楚是谁吗”

  凌龙

  “金不换”

  风生

  “呵,是他啊,那就没什么,我们走吧”

  凌龙

  “大人,要不要再换顶轿子”

  风生向前走去。

  “不用了,好多年没怎么走走了”

  萧莫和风生擦肩而过。

  63洞庭湖会开始

  齐连生背着双手看着眼前一张地图,上面几个圆圈。

  “海潮,你师叔还没有回来吗”

  广海潮点了点头。

  “师叔还没回来,宇师妹也还没有消息”

  齐连生咬着牙。

  “你不必说了,为师都明白,只是今日要比以往重要,你可要提起精神来”

  说完便看见一名弟子从门外快步上前进来。

  “报,盟主,吉时到了”

  齐连生回头头看着广海潮。

  “好,海潮,跟我走”

  【】

  问道踮起脚尖,看着四周人影晃动。

  “呵呵,好大的阵仗啊”

  度大娘点了点头。

  “也不知夫人来了没”

  问道摇摇头

  “这也就是做做样子,南坛看这架势,势在必行,齐连生可真是好手段”

  度大娘

  “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屈服了”

  问道

  “什么叫屈服,你这叫迂腐”

  度大娘

  “好了好了,正主出来了”

  齐连生一行人走了出来。

  鞭炮炸响。

  齐连生拱手看着台下人群。

  “各位武林前辈,江湖新秀,今日能应奇某相邀前来自此,奇某真是荣幸之至,在此先谢过诸位”

  齐连生抬头一笑在看着四周。

  “想来这些年江湖武林,纷争不断,每每听闻哪位武林前辈亦或豪杰不幸星陨,奇某真是感慨万分,不想北三山五岳盟被江湖同道尊为武林支柱,奇某也该身先士卒,首当其责,只是那些已经错过之事,齐某也不愿再提,却是不愿再次发生,既是不愿看到有人伤亡,也是不愿有损江湖百年昌盛,建立南坛便是与武林同道共谋福泽”

  齐连生微微一笑看着下面的人群。

  人群之中

  问道打开折扇遮着脸看着一旁的闻公诚,惊奇的看着一旁的度大娘。

  “他怎么也来了”

  64齐连生与闻公称

  齐连生挥着手。

  “首先南坛成立,是要有一位主事担当重任,至于是何人,还有待商讨,相信不过数日便会给诸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闻公诚站在台下冷冷一笑,便是朗声道。

  “这有什么好说的,主事之人想必还是三山五岳中人吧”

  齐连生一愣,微微拱手。

  “额,不知道这位老英雄贵姓”

  闻公诚笑着摆着手。

  “呵呵,我这大名,你以后再去查看吧”

  齐连生眯着眼扫视着下方。

  “这样啊,那这位老英雄恐怕是误会了,除非出了什么大事,三山五岳绝不会坐镇南坛,自奉行因地制宜,诸位可还有什么话想问的吗”

  马福站了起来。

  “齐盟主,帮众兄弟得报,近来天地神教大量人马汇集,不知齐盟主可曾知晓”

  齐连生笑着。

  “马帮主说的不错,不过那是邪魔外道,这正是齐某想说的第二件事,也算是给江湖武林同道一个说法,带上来”

  一群人被押着走了出来,嘴里塞着东西,呜呜的摇头叫喊,却是被人狠狠推上去。

  “老实点”

  “跪下”

  齐连生看着一排排被捆绑跪倒在地的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诸位不用猜了,这些都是邪魔外道伪装的普通人,他们胆大妄为,昨日汇集于大森林中,意图寻破坏,还好我弟子海潮发现及时,没能酿成大错,但是双魔天罗地网掳走我师侄吴桐宇在先,以至于我师弟吴敬言一直外出,尽管已经派出大量人马寻找,但是齐某还是要在此说上一句,若是他二人有什么闪失,那些邪魔外道必将受到血得报复,今日南坛初立,便先拿这些邪魔外道祭坛”

  度大娘看着问道。

  “怎么办?”

  问道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台上,便是转身离去。

  “那两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度大娘看着问道。

  “你去哪”

  问道摆了摆手走向闻公诚。

  闻公诚正势要冲上去。

  “真是欺人太甚了”

  问道走来拉着闻公诚。

  “闻兄,闻兄,你别冲动,这事我来,我来”

  65齐连生与问道

  齐连生看着广海潮。

  “海潮,把头抬起来”

  正在这时便是听到台下传来问道的声音。

  问道

  “借过一下,借过一下”

  问道走上前去,看着齐连生。

  “哈哈哈, 齐盟主真是可喜可贺啊”

  “阁下是”

  “问道于盲”

  “六城书生,问先生”

  “微薄小名难的齐盟主记得住,今日奇盟主威名远扬,一呼百应,这等盛况只怕是与那英雄之战有的一比啊”

  齐连生

  “不敢不敢,问先生是有什么一问吗”

  问道

  “小问问于市,大问问于己,不敢当何为问,只是在下觉得这南坛之事几乎是势在必行,原本是天大的喜事,如今齐盟主却是想倒行逆施误了南坛的名头,不好,不好”

  齐连生皱着眉头

  “不知此话从何说起”

  问道

  “哈哈哈,天地神教也并非什么邪魔外道,只是平苦人家,草莽英雄,相互扶持的大家庭罢了,但是树大蛀虫多,才导致江湖人对天地神教的误解,再比如这些人,有职有业,不亚于小商小贩,家中或许有贤妻良母,外面有好友诸朋,齐盟主却想拿他们性命祭坛,问某心痛啊”

  齐连生转着眼珠看着问道笑着。

  “喔,那多谢问先生提醒,想必先生是想说他们弃暗投明是个好开始,若是江湖连着些人都不放过,那那些没有做恶之人更不敢站出来了对吧”

  问道摇了摇折扇,有些错愕。

  “这个--”

  一声琴音炸响,南宫雄飞了出来。

  齐连生惊奇道。

  “南宫世兄”

  南宫雄笑着。

  “问的好,说的好,江湖本就是有容乃大,若是将这些无罪之人杀了,那后果就是恶性,若是齐盟主从轻发落则是良性,齐盟主还请继续”

  “南宫世家也来了”

  “他怎么来了”

  齐连生看着问道笑着,回头看着四周。

  “诸位,既然南宫世兄也开口了,那齐某也不愿做个恶人,今日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在此也奉劝一句邪魔外道的无辜者,早日弃暗投明,不做帮凶,至于再有作奸犯科者,就算天涯海角,三山五岳与诸势力也不会放过的”

  鞭炮再次炸响。

  齐连生拉下一张红布,一张标有南坛的匾额出现。

  齐连生笑着。

  “今日南坛成立,与诸位共同见证,城中以备下酒宴,诸位随意”

  “南坛”

  “南坛”

  “南坛”

  66谈话

  齐连生挥着手。

  “南宫世兄坐,诸位坐”

  石齐康刚刚拉开一张椅子却是一个黑影一下子坐在椅子上。

  影风雪看着石齐康。

  “嗨,这个位置送给我吧”

  南宫雄

  “风丫头”

  众人

  “风姑娘”

  “影姑娘”

  蒲尚农看这石奇康。

  “齐康,你就站在我身后吧”

  石奇康点了点头。

  “是师傅”

  众人坐了下来。

  徐夫子一脸嬉笑勾着脑袋看着齐连生。

  “齐盟主,那南坛主事之人究竟该如何选举”

  李连生看着马福。

  “你们看马帮主如何”

  马福笑着。

  “齐盟主不敢当啊”

  齐连生笑了笑。

  “有什么不敢当,今日你发言,心系江湖安慰,这份心意,想必诸位都能明白”

  徐夫子等众人先是一顿惋惜,接着举杯看着马福。

  “恭喜马帮主了”

  齐连生看着南宫雄。

  “南宫世兄觉得如何”

  南宫雄呵呵一笑。

  “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今日前来只有一件事,便是杨延东浮生普之事,正好风丫头也在”

  影风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来也是为这个事,哎,误传误传,诸位千万不要相信”

  泯允文上前。

  “盟主,萧凤南夫妇到了”

  萧炎站了起来,看着外面。

  “爹娘来了”

  齐连生点了点头。

  “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快请”

  石奇康看着萧凤南流云走了进来看着蒲尚农。

  “师傅,我先出去外面守着”

  蒲尚农点了点头。

  67萧凤南到来

  石奇康从萧凤南身前而过。

  萧炎看着萧凤南,走了过去。

  “爹,娘”

  萧炎对着萧凤南耳朵说着什么。

  萧凤南点了点头。

  流云牵着萧炎的手。

  “炎儿”

  齐连生看着萧凤南。

  “萧庄主总算是来了,可让我好等啊”

  萧凤南拱拱手,略表歉意。

  “还望齐盟主见谅,萧某也是外事缠身不得已,还好赶上了”

  萧凤南走到马福身前。

  “马帮主,还请节哀,说实在话,萧某三十六剑从未外传,而且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庄内”

  马福看着众人。

  “此事,我已知晓,有可能是帮众看错了,误会了萧庄主,来,我喝一杯给萧庄主赔个不是”

  萧凤南神色平静。

  “没事没事,倒是苦了马帮主,至于那追查凶手之事,无名山庄也愿意配合其中”

  齐连生看着众人点了点头又看着萧凤南。

  “萧庄主,今日武林同道聚齐南坛初立只是其一,而杨延东之事便是其二,不知道你怎么个看法”

  萧凤南摇摇头。

  “杨师兄之事,我也听闻,不过却是不相信,但是若是杨师兄真的怀有浮生普,萧某也一定竭尽全力劝解他交出来,给武林一个安宁”

  影风雪猛地站了起来。

  “没有的事,萧庄主不用那么麻烦,都是我胡说八道的,你们千万别信”

  众人看着影风雪

  萧凤南却是看着南宫雄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盯着手中的酒杯。

  68萧莫到来

  萧莫走在街道上看着石奇康从酒楼里走了出来,在街道上闲逛,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向酒楼走去。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仇以后再报,还是先找爹娘吧”

  门卫伸出手。

  “站住什么人”

  萧莫来到门口。

  “两位大哥,我想问一下,无名山庄萧庄主夫妇来了没”

  门卫

  “来了,不过要进去首先要有拜帖”

  萧莫

  “这个我没有”

  “没有的话,那就去那边等等吧,或许还是有机会见到的”

  “好吧,那就多谢了”

  “呵,这年头,什么人都有,也不照照镜子,人家凭什么见你”

  萧莫刚刚踏进客栈。

  店小二便走了过来,引着萧莫坐在一张桌子前。

  “客官这边坐,本店已经被包下了”

  桌上已经坐好了三人。

  甲大胡子看着萧莫。

  “小兄弟,来我敬你一杯,你自便啊”

  “吃吃吃,不吃白不吃”

  “来来来,喝酒喝酒”

  正在这时,一群人往二楼跑去。

  甲大胡子满嘴油腻看着三人。

  “怎么回事,上面有热闹,要不上去看看”

  “走走走”

  【】

  下集人物介绍。

  孙夫人:

  雪峰山,玉屏岭,天女峰下,奇花异石独毋于山野之中,不问年年寒梅争渡,孙夫人一身白袍,与天地混为一色。

  三十年前孙夫人来到中原,一览大好河山,心中却还是牵挂埋怨,不知多久,何时,何地,何人,叩响山中大门。

  有道是,落花有意,流星无情,君无此意,何意此行。

继续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只道当时是寻常(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