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不问冲云去,白首难归旧问时(一)
专汽小谢2019-05-15 09:338,457

  【】

  86萧莫三人出来

  萧莫杨延东公良拓三人从破庙中出来,缓慢在林间行走。

  萧莫面色依旧有些苍白他看着杨延东。

  “杨大伯,我该走了,爹娘肯定在家里等我了”

  杨延东上下打量着萧莫。

  “你身上的伤还没好,我不放心,我就带你去你姑姑那里安心调养一阵子,这么多年,顺便去看看她”。

  萧莫点了点头。

  “那就听扬大伯的”

  杨延东走在前面回过头来看着萧莫。

  “这么多年,她一个人,无亲无故的,也该去看看她,你还坚持得住吧”

  萧莫看着扬延东。

  “我可以坚持,倒是杨大伯受了那么重的伤”

  杨延东笑着。

  “哈哈,我杨延东还不至于那么脆弱,只是南宫招摇琴名不虚传”

  话刚说完便看见远处一个人背着一口一人来高双耳大鼎一路狂奔,后面似乎还跟着一人追赶。

  公良拓咋了咋嘴巴。

  “好大一口鼎,起码也有个千斤吧”

  眼见两个就这样一前一后追逐,转眼间便来到三人近前。

  87南宫雄追赶江含

  杨延东睁大眼睛,待看清那追逐之人容貌,显然是大吃一惊。

  “南宫雄”

  南宫雄追在举鼎之人身后大声吼道。

  “咳咳,把东西给我放下”

  而这个举鼎之人正是当日与孙夫人对掌之人,只见江含回头却是狰狞一笑。

  “哈哈,借我玩几天在说,你再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南宫雄闻言脸色也是沉了下去,曾几何时试问江湖上有谁敢这样与自己说话,要不是自己刚刚数次大战,旧病复发,怎会给此人偷袭了。

  南宫雄看着远处杨延东一行,先是一愣,而后有气无力的喊道。

  “杨延东 帮我拦着他”

  杨延东也是黑着脸,你把我打伤了,还想我给你帮忙,要不是孙夫人,哎,算了,眼见那江含已经把目光对着自己,想扯清也是绝不可能的了,只能嘴里几声咒骂。

  不容多想江含已经举鼎而来,一掌劈下。

  “滚开”

  杨延东拔出大刀,看着一旁的公良拓。

  “带莫儿快走,我来挡”

  杨延东挥刀斩向江含,江含避开,又是打出一掌。

  “呵呵,找死成全你”

  杨延东只能一手背着大刀,一掌打了出去,两掌相对,扬延东连连后退,手都颤抖的垂了下来。

  萧莫看着杨延东

  “杨大伯”

  杨延东却是看着江含睁大双眼神色激动。

  “火云掌,是江含师弟吗”

  江含看着杨延东原本已经一掌打过,却是停在半空之中,盯着杨延东看着。

  杨延东看着江含那双眼。

  “师弟是我,我是杨延东,是你杨师兄啊”

  江含嘴里念叨着,用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带动着粗壮的铁链发出阵阵声响。

  “杨延东,杨延东,不认识不认识,离我远点”

  江含胡乱说了一通便向一旁跑去。

  杨延东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看着远去的江含大喊。

  “四弟”

  南宫雄刚刚停下,看着江含离去,气的一跺脚,又跟了上去。

  萧莫走了过来扶着杨延东。

  “杨大伯你没事吧”

  杨延东拨开萧莫的手,看着公良拓。

  “公良兄弟,这回估计要麻烦你一趟了,你带着莫儿往西走上百里,有个竹林小屋,哪里便是她姑姑的住处,到时候报我的名字,自然就可以了。”

  公良拓怔了怔不知道该说什么便看见杨延东背起大刀,向南宫雄追了过去。

  萧莫看着公良拓。

  “那人就是江四叔吗”

  公良拓摇摇头。

  “真是想不到,这江含销声匿迹二十多年连南宫雄都能逼到这个样子,想来你那师祖真不简单”

  萧莫点了点头。

  “只是不知道四叔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公良拓摇摇头。

  “那都是江湖往事,算了,萧莫小兄弟,我还是听杨英雄的话,先把你送过去,再说吧”

  88竹林小屋遇到三老

  萧莫和公良拓行走在竹林间,看着远处一个由竹排搭建的院落。

  萧莫看着公良拓

  “拓大哥,是这里吗?”

  公良拓看着前面。

  “要不你先休息片刻,我前去询问一下”

  萧莫摇摇头。

  “不碍事,还是一起去吧”

  正在这时,耳边却是传来叫唤。

  “去哪里,去哪里”

  萧莫和公良拓猛然回头,什么人也没看见,彼此都有些警惕。

  接着便又听到。

  “该我了,该我了”

  公良拓站直身来看着四周,一条黑影在竹林中掠过。

  公良拓有些吃惊道。

  “好快的身影啊”

  萧莫看着四周,什么也没有。

  “的确好快”

  这时萧莫回过头来,却是一张钟馗面具抵着自己的额头前,萧莫吓了后退数步,跌倒在地上,便是听到。

  “好快什么”

  萧莫坐在地上扶着胸口。

  “啊”

  公良拓连忙扶起萧莫护在身后,看着面具人。

  “什么人”

  那个面具人退开,却是露出三个一模一样的脑袋,他们看着公良拓。

  “什么人”

  “什么人”

  公良拓看着三个面具人你一言我一语,深知恐无恶意,便是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

  “在下公良拓,应杨延东杨英雄之邀来此,并无恶意,还望三位老前辈高抬贵手”

  面具人相互看看。

  “在下公良拓,什么跟什么”

  “杨延东谁啊”

  “为什么要把手抬高”

  公良拓看着萧莫,有些疑惑,正在这时,一个姑娘提着一桶水,走在小屋前。

  那个姑娘看着三老。

  “爷爷你们不要胡闹了,快点过来,帮我浇水”

  三老连忙摘下面具,向星星跑去。

  “好啊,好啊,好啊”

  三老之一来到星星面前指着公良拓和萧莫。

  “星星,星星,他们,杨延东,谁啊”

  星星扭着头看着公良拓扶着萧莫走了过来。

  星星有些疑惑

  “是杨前辈让你们来的”

  公良拓笑着

  “姑娘,正是”

  星星看着萧莫脸色有些苍白。

  “这位公子,你怎么了”

  公良拓道

  “他受了伤,杨兄让我带他来这里养伤的”

  星星皱着眉头看着小屋,又看着公良拓摇摇头。

  “这个恐怕不行,你还是带你的朋友去别处吧”

  公良拓有些尴尬的看着小屋想了想。

  “姑娘你可以去告诉你家夫人,说来人是萧凤南之子萧莫,逼不得已还请姑娘代为通传一下”

  89西风楚楚

  只是尚未等到星星反应过来,远处的小屋门被推了开,一个美妇人(西风楚楚)走了出来

  西风楚楚看着公良拓。

  “你刚才说什么?”

  公良拓看着西风楚楚,心中一惊,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若论天下美人,皆要黯然失色。

  西风楚楚就像是习以为常一般看着公良拓,又看着萧莫。

  “萧凤南是你爹,可有凭证”

  萧莫点了点头,从包袱里拿出一张书信。

  “只有家书一封”

  西风楚楚看了一眼上面无名山庄四字也没有伸手去接,便走了下来伸出手去扶着萧莫。

  “星星,你去收拾一间床铺吧,莫儿有伤在身,还需要在这里调养”

  萧莫看着西风楚楚笑着。

  “多谢姑姑”

  西风楚楚点了点头

  “不用多说什么了,我和你爹情同手足,你在这里休养一段时日不是问题,不要见外了”

  萧莫点了点头。

  西风楚楚扶着萧莫的手。

  “来,我先扶你进去吧”

  此时的公良拓已经回过神来,看着西风楚楚扶着萧莫,又看着萧莫道。

  “萧莫小兄弟,既然已经平安把你送到这里了,那我也该告辞了”

  萧莫看着公良拓。

  “拓大哥”

  公良拓看着西风楚楚,又看着萧莫笑着。

  “我在这里是有不方便的,就先走一步算了,你好好在这里休养就是”

  萧莫点了点头

  “多谢拓大哥了”

  西风楚楚看着公良拓。

  “多谢”

  公良拓一副欲言又止的笑着,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西风楚楚看着公良拓的背影,又看着萧莫。

  “莫儿,来我们先进去吧”

  萧莫点了点头。

  90西风楚楚问话萧莫

  萧莫躺在床上,一个半边脸带着面具的老者站在一旁,西风楚楚走了过来。

  “向老,怎么样”

  向老看着萧莫。

  “肺泡被利刃刺破了,但还好,只是不能乱动,好好躺几天就会没事的,姑娘不用太担心”

  西风楚楚点了点头。

  “那就好”

  向老笑着向外退去。

  “那姑娘若是没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

  西风楚楚点点头走向萧莫。

  萧莫想要起来,却是被西风楚楚挥手阻止了。

  萧莫

  “姑姑”

  西风楚楚有些气恼。

  “三山五岳还真是一群阴险小人,你躺着就好,不然留下什么病根子,你爹会心疼的,说不定还会怪我这个姑姑没招待好你”

  萧莫笑着

  “呵呵,姑姑对我很好了”

  西风楚楚看着萧莫。

  “莫儿,你爹还好吗”

  萧莫摇摇头

  “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学艺,至于我爹,我想他应该还是很好的”

  西风楚楚点了点头看着萧莫出神。

  “那就好,好男儿志在四方,就像我父亲和你父亲一样,都是靠自己打拼才有的成就”

  萧莫被西风楚楚看的有点发慌,只能看着别处。

  “姑姑说得对”

  西风楚楚回过神来。

  “喔,对了,那杨延东让你来这里,那他人去了哪里”

  萧莫

  “杨大伯应该是去追江四叔了”

  西风楚楚一愣,皱着眉头。

  “什么江四叔,你说清楚点”

  萧莫背着突如其来的冷淡吓了一跳。

  “我们在归途中遇到了一个怪人,后来杨大伯喊他四弟,所以我猜测那是江四叔”

  西风楚楚站了起来看着萧莫。

  “是在哪里遇到的”

  萧莫

  “就在离这里差不多一百多里的小树林里,姑姑你没事吧”

  西风楚楚摇摇头,笑着。

  “没事,姑姑没事,你好好休息,姑姑去给你弄点好吃的”

  萧莫点了点头看着西风楚楚的背影走了出去。

  91星星来照顾萧莫

  不知何时,反正天色也黑了,门被推了开,星星端着水盆,走了过来。

  萧莫抬头看着星星。

  “星星姑娘是你啊”

  星星点了点头。

  “嗯,我来给公子送吃食”

  萧莫看着星星笑着。

  “姑姑呢”

  星星看着萧莫睁大眼睛。

  “夫人出去了,说是过几天才回来啊,夫人没有告诉公子吗”

  萧莫摇摇头

  星星点了点头,在水盆里拧起丝巾走向床头坐下。

  “好吧,来,我先给公子洗把脸,再去弄些吃食过来”

  萧莫看着星星

  “那就多谢星星姑娘了”

  星星给萧莫擦洗着脸

  “公子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萧莫

  “星星姑娘还真是会照顾人,就像我小师妹一样”

  星星笑着

  “是吗”

  萧莫点了点头,看着四周

  “星星姑娘一直住在这里吗”

  星星点了点头,收回手,放在水盆里搓洗。

  “恩,自从跟了夫人,就一直跟在夫人身后的”

  星星拧起丝巾看着萧莫。

  “来,公子,把手也洗一下把”

  萧莫笑着抬起手。

  92石齐康吃初遇西风楚楚

  西风楚楚站在林子里,看着四周,向老走了过来。

  西风楚楚看着向老。

  “能不能确定就是他”

  向老点了点头。

  “是火云掌”

  西风楚楚钻进马车里。

  “我们再往前看看吧”

  西风楚楚坐在马车里扶着额头,听到外面传来。

  “齐康,我们先回去,之后再去无名山庄走一趟就好了”

  “师傅,我不想去”

  “齐康,还放不下心结吗,萧凤南无名问剑,天下英雄齐聚,说什么也要争一次”

  西风楚楚揭开帘子看着路上的蒲尚农师徒。

  石齐康抬头正看着西风楚楚看着自己,却是听见蒲尚农一声呵斥。

  “齐康,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石齐康低着头

  “是,弟子知道了”

  石齐康抬头看着前面,却是马车的帘子落了下来,远远看着马车向前面驶去。

  西风楚楚坐在马车里,又是扶着额头,不知不觉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传来向老的声音。

  “夫人,我们先休整一下吧”

  西风楚楚再次掀开帘子看着外面,不远处却是聚集了不少人马还有公良拓。

  “嗯,可以”

  只见公良拓用手指了指方向,对着一人(郑休)再说着什么。

  93郑休寻找萧莫

  郑休深深吸着一口气,看着公良拓。

  “这位朋友确定没有认错”

  公良拓笑着,伸出手。

  “信不信由你,话我知道的我也说了”

  郑休皱着眉头,扔过去一个钱袋子,便是看见公良拓转身就走。

  郑休身后走出一人。

  “总管,这人的话可不可信,要不我们在分批找找”

  郑休摇摇头。

  “按照夫人说的,大公子应该就在这一带才是,只是这两个地方背道相驰”

  那人看着郑休。

  “那我们怎么办”

  郑休叹了一口气。

  “算了,还是我过去看看,你们还是在周边看看,决不能误了正事”

  那人点了点头

  “是”

  说完郑休骑着马向远处跑去

  西风楚楚看着郑休离去,回过头来,接着向老递过的油布包。

  西风楚楚拿着油布包看着向老。

  “向老,我们再往前面走一段吧”

  向老点了点头。

  向老夹着马车,马车缓缓离开。

  94孙雪雪三人行

  孙雪雪,红衣,吴桐宇走了出来。

  孙雪雪望着前面的吴桐宇叫喊道。

  “喂喂喂,好歹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不能这样对我的”

  吴桐宇回头看着孙雪雪。

  “我走我的路,你别跟着我就行”

  孙雪雪嬉笑着。

  “呵呵,不可能的,额”

  说完孙雪雪四处嗅了嗅,又看着红衣,围着红衣用鼻子嗅着,红衣一脸茫然。

  孙雪雪又跑到吴桐宇身前嗅着。

  吴桐宇一脸嫌弃的看着孙雪雪,挥着手。

  “走开了,你在干什么”

  孙雪雪眯着眼嘟着嘴。

  “好香啊,但不是你”

  吴桐宇给了孙雪雪一个白眼,向前走去

  “哼”

  95西风楚楚回去

  一个草棚子酒家里面,问道和苗业比划着,度大娘独自一人坐在酒桌上看着两人。

  问道看着苗业。

  “哈哈哈,你这个小子还真是命大啊,又是差点被马吃了,又是差点被人摔死,来来来来,一五一四六,二五二八九,啊,哈哈哈,你输了,喝酒,喝酒”

  苗业笑着

  “哎,这不是因祸得福么,能与前辈相遇,好,我喝,我喝”

  问道在一旁哈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道路上马车缓缓驶来。

  向老坐在车上看着车内问道。

  “夫人,我们还要往前吗”

  里面传来西风楚楚一声叹息。

  “算了,就算再往前也不可能找到什么线索了,我们回去吧”

  说着就看见向老调转马头,马车缓缓转过弯道,原路而去。

  96问道苗业

  问道看着苗业一杯酒下肚,拍着手。

  “好酒量,好酒量,哈哈哈”

  苗业用手抹着嘴巴。

  “呵呵呵,再来”

  问道红着脸摇着扇子。

  “有趣,真是有趣,小子,你对我胃口,要不要我们结拜为兄弟怎么样”

  三娘看着问道,吐出嘴里的吃食。

  “噗,你喝多了吧”

  问道一脸不耐烦。

  “喝什么多了,读书人喝酒天经地义”

  问道又看着苗业笑着道。

  “来来来,既然我们马上就是兄弟了,我也该给你看看我的宝贝了”

  问道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摸出一卷红纸,摊开。

  “当当当,十年磨剑,看风霜雨雪君行路,无人顾,七月艳阳,愿彩灯高挂君不负,无反复,怎么样,小兄弟你知道这个宝贝贵在什么地方吗,简单告诉你,你能猜到这是谁写的么”

  苗儿摇摇头

  问道拍打着苗业。

  “不知道就对了,这可是出自嵩山派掌门风离子之手的,我也是花费高价,偶然得知,视若珍宝,来再看看这个”

  说着问道又从怀里摸出一个扇面。

  ““任是细雨红花愁月落,不闻挑灯夜读望头空,苦了人也,哈哈哈””

  苗业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这个有点意思”

  问道听到这话大喜。

  “是吗,我也是这样想的,那你可知道这件宝贝怎么来的吗”

  苗业笑着摇摇头。

  “前辈请讲”

  问道拍打着扇子。

  “不错不错,这是我当年遇到一个落魄书生,我给了他一个馒头,他说唱了这段,我就逼他给我写在这扇面上的,说是不值钱,但也要遇到懂得人才明白其中价值几何”

  三娘嫌弃的看着问道。

  “值个狗屁,赶紧吃,还要赶路了”

  问道不爽,拿起酒杯。

  “慌什么,活人能被尿憋死,来来来,小兄弟,我们继续”

  度大娘摇摇头看着远处街道上三个人影走来。

  度大娘站了起来,拉着问道,指着三人。

  “你看”

  问道刚刚喝下一口酒,顺着度大娘的指向看见孙雪雪蹦蹦跳跳的走在路上,一口酒喷了出来。

  “有完没完啊,噗噗噗,,啊,小主,雪雪”

  孙雪雪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四周看着,却是看见问道和度大娘走了出来。

  孙雪雪笑着挥着手。

  “呵呵,问叔叔,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问道和度大娘连忙走了过来。

  问道看着一旁的红衣吴桐宇,拉着孙雪雪。

  “雪雪,倒是你怎么又跑出来了,夫人知道吗”

  孙雪雪点了点头。

  “我娘知道啊,不信你可以问问红衣姐姐”

  问道看着度大娘。

  度大娘看着孙雪雪。

  “雪雪,你等一下,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孙雪雪看着度大娘。

  “当然是无名山庄,江湖问剑啊,怎么,问叔叔你们还有别的事可以去忙自己的不用管我的”

  问道连忙摆摆手,看着吴桐宇。

  “不不不,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啊,你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孙雪雪点了点头,看着吴桐宇。

  “我救了她一命,所以现在让她给我带个路啊”

  吴桐宇看着孙雪雪,转身向前走去。

  “你烦不烦,说好了,只要到了无名山庄,我们就两清了”

  孙雪雪连忙向前跑去。

  “啊,开玩笑的,你别走啊”

  问道看着一旁的红衣,红衣点了点头追着孙雪雪而去。

  度大娘看着问道。

  “现在怎么办”

  问道拍着大腿,哭也不是。

  “还能怎么办,跟着啊”

  这时苗业跑了过来。

  “我也去,我也去”

  问道看着苗业。

  “你来凑什么热闹”

  说完看着度大娘一眼,追着孙雪雪而去。

  97星星和萧莫聊天

  萧莫躺在床上,看着星星端着碗,拿着勺子,递了过来。

  萧莫连忙抬起手,看着星星。

  “星星姑娘,真的不用,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来就好”

  星星摇着头。

  “不行,夫人临走前吩咐过了,要好生招待公子”

  萧莫坐起身子,伸出手拿着碗勺子。

  “星星姑娘,真的不用,我已经快好了,你看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的”

  星星看着萧莫。

  “可是,夫人”

  萧莫笑着给自己喂食,突然面露难色。

  “啊”

  星星连忙接过碗,看着萧莫。

  “公子,公子,都是我不好”

  萧莫摇摇头笑着。

  “没事,没事,是我有些鲁莽了,不怪星星姑娘,哈哈哈”

  星星有些惶恐。

  “公子还是小心些吧,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星星可担待不起”

  萧莫点了点头。

  “星星姑娘,我这躺了几天,手脚有些僵硬,我能不能出去走走,透透风啊”

  星星点了点头,扶着萧莫起身,向屋外走去。

  “可以的,公子我来扶你吧,公子小心”

  身后墙面上的风铃响动一声。

  星星扶着萧莫来到台阶上。

  萧莫伸着懒腰

  “嗯嗯呢”

  这时却是听到吵闹声,萧莫和星星看着一边。

  98郑休找来

  郑休有点惊慌的拱手道

  “三位老前辈,晚辈初来咋到,不知道规矩,这才冲撞了三位老前辈”

  三老之一

  “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说得对”

  另一个老者,抹着鼻血

  “对,打他,打他”

  郑休连忙后退,看着留着鼻血的老者

  “前辈,晚辈确实无心冒犯的”

  萧莫看着郑休,出声喊道。

  “郑伯,郑伯”

  星星看着三老就要对郑休拳打脚踢。

  “爷爷,你们不要欺负别人”

  郑休看着萧莫一阵惊喜。

  “大公子”

  三老看着星星又看着郑休做了一个走着瞧的脸色便跑到星星跟前。

  “哼”

  那个流鼻血的老者指着郑休。

  “星星,是他先动手的”

  “星星,他先打人的”

  星星看着三老,摇摇头

  “是不是你们又捉弄人家了”

  三老你看看你,我看看我,不再说话,往一旁靠了过去,看着远处。

  郑休走了过来

  “大公子,星星姑娘,是我的错,你就不用责怪三位老前辈了”

  星星点了点头看着萧莫,又看着三老。

  “嗯,爷爷,你们可不许在这样捉弄人家了”

  三老笑着

  “好的,好的”

  郑休看着萧莫,上前搀扶。

  “大公子,你受伤了”

  萧莫笑着

  “不碍事,我已经快好了,不信你看”

  郑休看着萧莫扭动着身子连忙摆手。

  “大公子不用,想来大公子应该知道,无名山庄江湖问剑在即吧,夫人看大公子迟迟未归,就命我前来寻找的”

  萧莫笑着

  “原来是娘啊,多谢郑伯了”

  郑休看了一眼星星笑着,星星连忙低下头去。

  “没事,只是不知道大公子现在还方不方便跟我一起回去,我怕再耽误下去,会错过问剑大会的时日”

  萧莫低着头,郑休站在一旁。

  “让我想想”

  郑休刚想说着什么,却是看见萧莫抬头看着星星和三老。

  萧莫

  “星星姑娘,恐怕我要先走一步了”

  星星抬起头看着萧莫。

  “这么快就走吗,可是公子你的伤还没好啊”

  萧莫摇摇头。

  “没事,若是姑姑问起,就说萧莫身又要事,不得不离开,只是多谢星星姑娘这几天的照顾了”

  星星点了点头。

  “恩,我明白了”

  萧莫点了点头。

  “嗯”

继续阅读:青丝不问冲云去,白首难归旧问时(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