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不问冲云去,白首难归旧问时(二)
专汽小谢2019-05-17 09:338,434

  99萧莫离开

  萧莫坐在马上看着星星。

  “星星姑娘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去无名山庄转转”

  星星点点头

  “嗯,公子保重”

  郑休看着星星点了点头。

  “多谢”

  星星点了点头,抬头看着萧莫离去,长长的叹着气。

  “哎”

  却是听到一声呵斥

  “哼,星星,你在叹什么气啊”

  星星看着西风楚楚走了过来,连忙低着头。

  “夫人,星星没什么”

  西风楚楚看着萧莫的背影笑了,转过头看着向老。

  “向老,你觉得莫儿如何”

  车夫老向

  “在老朽看来,莫少确实不错,这个年纪便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做自己的事,只是这个性格要吃好多亏的”

  西风楚楚

  “我倒是不那么认为吧,只是现在江湖上到处都在流传无名山庄问剑江湖”

  向老

  “姑娘有兴趣”

  西风楚楚抬头看着远处,闭上了眼。

  “是该出去走走了,星星,你准备一下,我们也去看看”

  星星低着头笑着,转身离开。

  “是,夫人”

  向老看着西风楚楚

  “怎么想通了”

  西风楚楚笑着

  “向老是在嘲讽我吗,我的伤已经好了,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100赖头和尚与杜冲

  赖头和尚坐在桌子前,手里把玩着一块玉佛,杜冲手里拿着骰子,往天上扔着,一只手拿着竹筒接过,摇晃着,猛地扣在桌子上,桌子震了震。

  杜冲笑着

  “臭和尚,看好了,单还是双”

  和尚笑着

  “老杜啊,用得着这么大力气吗,不是输不起吧”

  杜冲笑着

  “少废话,快点猜”

  赖头和尚

  “单吧”

  杜冲搓着手,将手放在竹筒上,慢慢漏出缝隙。

  “老子还不信,赢不了你”

  和尚看着杜冲将竹筒拿开,杜冲脸色一僵。

  赖头和尚笑着

  “怎么样”

  杜冲呸了一声,拿开竹筒,三个骰子的点数是一三五。

  “他娘的,再来”

  和尚将桌子上的碎银子拿了起来,往怀里放。

  “哈哈哈,老杜啊,我又赢了啊,再来,你的赌本可不够啊”

  杜冲全身上下摸了摸,又抬头四看,一旁坐着几个散人。

  “臭和尚,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杜冲走到一处桌子前,从背后摸出一把斧头仍在桌子上。

  “几位朋友借点银两花花”

  那几人看着杜冲

  “你是谁,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杜冲一脚将那说话的人踢翻在地,把斧头架在他脖子上。

  “他娘的聋了吗,老子管你是谁,要钱还是要命”

  一旁几人拔出剑说道。

  “我们是无名山庄的门客,朋友这样做不好吧”

  杜冲看着拔剑的那几人笑着。“哈哈哈,无名山庄又怎么了,老子借你点银子看得起你”

  那人

  “那朋友这样做,可做好了与无名山庄无敌的打算了”

  杜冲

  “无名山庄好大的口气,它叫无名,那天下英雄岂不是枉称狭义”

  赖头和尚走了过来看着杜冲。

  “阿弥陀佛,不错,不错,哈哈”

  那几个门客举着剑看着和尚和杜冲。

  “你们好胆量”

  说着就示意身旁之人,向那二人斩去。

  101与无名山庄冲突

  这时却是响起一声大喝。

  “住手,不要冲动”

  只见郑休牵着马,走了过来。

  萧莫坐在马上看着众人。

  那门客看着郑休

  “管家,他们”

  郑休看着杜冲,又看着赖头和尚,对着那门客喝到。

  “江湖四奇你们没听过吗,这两位就是其中的六山六寨,他们找你们借点银两又算什么,性命最重要”

  杜冲听着这话,看着郑休,却是被和尚拉着。

  “你说什么”

  郑休看也没看杜冲,扶着倒在地上的门客起来。

  “该说的都说了”

  萧莫虽然不明白郑休是什么原因这么火大,一般为了无名山庄都是能忍则忍,但是看见那两人怒气冲冲的样子免不了一场大战。

  萧莫看着杜冲

  “两位前辈不要生气”

  杜冲看着马上的萧莫。

  “臭小子,你算老几”

  萧莫笑着,摸出闻公诚留给自己的令牌,亮给杜冲看。

  杜冲看着令牌,又看着赖头和尚。

  “五湖运,四海通,闻护法的”

  赖头和尚点了点头,笑着看着萧莫。

  “小兄弟,误会误会,想不到是自家兄弟,哈哈哈”

  萧莫点了点头笑着。

  “好说好说”

  赖头和尚看着萧莫。

  “小兄弟,是无名山庄什么人啊”

  萧莫坐在马上

  “在下萧莫,有伤在身,不便下来给二位敬礼,还望勿怪”

  赖头和尚摸着光头看着杜冲。

  “坏事了吧”

  杜冲看着萧莫。

  “想不到小兄弟有这重身份在啊,正好,我们是准备前往无名山庄一观无名问剑的,小兄弟是不是急着赶回去啊”

  萧莫点了点头

  “正是”

  杜冲笑着

  “哈哈哈,那好,正好顺路,我们就和小兄弟同行了”

  几个门客看着郑休

  “管家,这”

  郑休摆了摆手,只见杜冲和赖头和尚走了过来。

  杜冲

  “哈哈,不好意思,多有得罪了”

  赖头和尚皮笑肉不笑。

  “阿弥陀佛,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啊,萧庄主一直是我辈敬仰之人”

  郑休看着门客点了点头。

  “走吧,赶紧赶路了”

  众人点了点头

  杜冲和赖头和尚走在后面。

  赖头和尚看着杜冲。

  “老杜,不等他们了”

  杜冲甩着手。

  “等什么等,都过了一天了,害老子都输光了”

  赖头和尚看着前辈的萧莫。

  “呵呵呵”

  102渡船

  一个身高七尺,头戴一顶小毡帽的汉子,站在一坐高台上看着下面一群人挥着手。

  “刚 刚刚 刚送走一批客人,可可不 巧啊,我们们 也 是没办法 的,有谁有 有有钱 不 挣 的道理是吧”

  下面人群大都面色激动,生有不满,却也是稳稳的站在一旁看着周围人群。

  “那这船什么时候可以修好啊,我们大伙都是急着去无名山庄的”

  汉子笑着,漏出那缺少几颗牙齿的嘴脸,甚是搞笑。

  “呵呵,知 道,来来 来的 人大多数都 都是去那,修修船嘛,有可能 今天,有 有可能明 明天,有可 能后 后天,有 可能 大大 后天,也有可 能 可能大大 大后天,这 都说不准的,但 但是今天肯定 不可能的”

  那人自讨没趣,摇摇头。

  “哎,算我白问了”

  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江水一路)走了出来,拉着嗝吧衣袖,跳起坐在嗝吧肩上了。

  嗝吧看着肩头的汉子。

  “大哥”

  江水一路看着众人笑着。

  “嘿嘿嘿,诸位朋友真是不好意思啊,今日儿出了故障,走不了,大家多多包涵啊”

  103黎星月

  紧接着却是听到一个女子(黎星月)笑声。

  “嘿嘿嘿,这是来着早,不如来得巧啊,走不了不是正好吗?来来来,本店满五十年周年,今日住宿都有优惠啊,要订房的可要赶紧了”

  黎星月坐在三层桌子垒砌的高台上,台上还有一个男子手持长棍,也是看着这边众人。

  江水一路看着黎星月扯着嗓子。

  “黎星月,我可是照顾你了,你也考虑一下怎么报答我啊,高兄,不用手下留情,给我狠狠打”

  高平挥着长棍看着黎星月。

  “看招”

  黎星月看着高平,又看着一旁的十一娘。

  “高三哥,你怎么喜欢偷袭了,不过只要嫂子不介意,我倒是挺喜欢的”

  江水一路摸着下巴贱贱的笑着。

  “黎掌柜喜欢什么,江湖上还有谁不知道吗”

  黎星月看着江水一路。

  “呸,今日老娘心情好,不骂你,高三哥,我们继续”

  众人笑的前扑后仰。

  “哈哈哈”

  高平舞着长棍,看着黎星月刺去。

  “那好,看棍”

  黎星月突然跳起。

  “标龙棍”

  黎星月一个起落躲过,却是钻到桌下落到水里。

  高平大吃一惊,连忙收回长棍,看着水面。

  “黎掌柜的”

  江水一路笑了笑,从嗝吧肩头跳到水里。

  “高兄放心,淹不死那娘们的,看我的”

  江湖一路钻到水里,四周冒出水花,便知道水里的动静有多大。

  片刻后便看见江水一路,从水里冒了出来,在水面上倒退着落到台上。

  高平也是看得出神,这江水一路不愧是在水上混饭吃的。

  黎星月走出水面,拉了拉衣服。

  “狗娘的,又在水里,占老娘便宜,老娘的名声都是被你祸害的”

  众人看着江水一路。

  “老大老大”

  江水一路举起手,嗅了嗅。

  “哈哈哈,赚了赚了赚了,哈哈”

  高平看着黎星月湿漉漉的。

  “黎掌柜的对不住”

  黎星月一手拨开打湿的头发,摇摇头甩开头发上的水珠。

  “这算什么啊,今日能请到高三哥为我摆台,已经很可以了”

  高平

  “可是害得你”

  黎星月撞着高平,看着一旁的十一娘。

  “呵呵,只是湿了衣服,倒是没想到高三哥这么体贴,十一娘有福气了”

  喻十一娘脸色黑了下来。

  “那是他应该的,几十年还学不会的话,那就是蠢”

  黎星月依旧笑着没羞没臊的。

  “十一娘教教我啊,我也想找个三哥这样的”

  高平有点尴尬。

  “黎掌柜怎么又拿我开玩笑”

  黎星月靠着高平。

  “怎么 怕十一娘生气啊”

  喻十一娘

  “黎掌柜,有本事你就把他留下,看他敢不敢”

  高平叹了了一口气。

  “哎,你们这是闹哪样啊”

  黎星月看着自己被打湿的身子,凹凸显示,笑了笑。

  “好了,我回去换身衣服,免得惹得十一娘不开心”

  高平点了儿点头,走向十一娘,白雁。

  104白雁

  高平摇了摇头看着白雁,白雁一脸有气无力。

  “雁儿你不要这个样子,不就是一匹马,回头我跟你十一娘在出关走一趟就是了”

  白雁点了点头,看着人群,却是看见了苗业和孙雪雪,孙雪雪还勾着头往里面挤。

  孙雪雪看着苗业,一脸好奇。

  “这些人在搞什么啊,这么多人”

  苗业

  “哈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个在这里叫做道开道,这是生意人讨个吉利,不过一般来说应该是去寺庙请一些武僧来主持,想来是这家店有些个忒别吧”

  孙雪雪抽身出来,看向一旁。

  “这样啊,那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吧”

  苗业看着孙雪雪,转身。

  “也好,这地方,我之前来过,可以带你们好好转转”

  白雁突然站了起来,跑了出去。

  十一娘看着白雁 ,连忙起身。

  “雁儿,你怎么呢”

  白雁站起来。

  “我有点事,姨娘不用担心”

  说完火急火燎的挤出人群。

  104.1

  孙雪雪站在一个胡同口,手里把玩着拨浪鼓,看着身后的问道吴桐宇一行。

  “原来这个地方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啊”

  苗业指着一旁卖面具的小店。

  “好玩的可多了了,你看那边”

  孙雪雪高兴得跳了起来,往那边跑去。

  “那是什么啊”

  105白雁与宿星草

  胡同里宿新草醉醺醺的,眯着眼看着街道,苗业从边上过去。

  宿星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用手拍打着面颊,摇摇头。

  “少爷,是少爷吗,哈哈”

  苗业带着面具,看着一旁带着面具的孙雪雪。

  “这个好玩吧”

  孙雪雪点了点头。

  “好玩,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白雁追到胡同口前,左看右看。

  “人跑哪去了”

  这时宿星草跑了出去,却是一下子将白雁撞到在地上。

  宿星草看着倒在地上打滚的白雁一愣。

  “啊,坏了坏了”

  宿新草嘴里说着,却是连忙倒在地上,叫喊着。

  “哎呦哎呦”

  白雁慢慢爬了起来,看着一旁坐在地上的宿星草,上前扶着。

  白雁

  “老人家,你怎么了”

  宿星草睁开了一只眼,咳嗽了一声。

  “年轻人啊,身子骨结实,走路慢着点啊”

  白雁点了点头。

  “我没事的,是我不好,您老没什么吧”

  宿星草锤着膝盖哭着。

  “摔了这么厉害,能没事吗”

  白雁点了点头,从身上解下钱袋子递给宿星草。

  “老人家,这点银钱就当是我给你赔罪的,你先收下,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宿星草拿着钱袋子,眼中放光。

  “好好好,你去忙吧,不用你负责的”

  宿星草看着白雁走远,一下子跳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哈哈哈,有酒钱了,不对,少爷,少爷”

  宿星草左看右看,又钻到胡同里。

  106白雁与苗业麻烦

  孙雪雪手里拿着面具,嘴里吃着东西,看着离得好远的问道红衣笑着问。

  “这里的东西真好吃,哈哈,你们要不要也来点”

  其他几人脸色有些古怪,不是摇摇头,就是摆摆手,显得不想和她认识一般。

  苗业却是满意的笑着,这时突然回头,胸前的衣角被人抓了起来。

  苗业一顿惊慌。

  “啊啊啊”

  白雁看着苗业。

  “你个偷马贼,你还想跑”

  苗业看着白雁

  “兄台兄台,先放我下来”

  孙雪雪站在一旁看着两人。

  白雁举拳便要打。

  宿星草从一旁跑了过来拉着白雁的拳头,看着苗业。

  “使不得,使不得,少爷,少爷,总算找到你了,哈哈哈”

  白雁甩着手

  “让开”

  只见宿新草摇晃着身子,却是看见一旁站着的孙雪雪笑着看着自己。

  “慢着慢着,你个坏丫头”

  孙雪雪看着宿星草。

  “我怎么坏了”

  宿新草扭着头看着白雁。

  “不能打,不能打,年轻人欺负老人啦,欺负老人啦”

  问道等人追了过来,看着孙雪雪,又看看宿新草。

  “怎么回事啊”

  孙雪雪摇了摇头,吃着自己的东西。

  白雁看着宿新草。

  “我没有,我只是在抓贼”

  苗业看着白雁

  “兄台,上次我真不是故意的”

  白雁

  “把我的白如意还给我”

  苗业一下子愣住了。

  “被那恶人给抢了,我也没办法啊”

  问道看着白雁。

  “小子,有话好商量啊,别动不动就出手”

  宿星草拦在苗业面前,转过身,看着白雁。

  “对对对,有话好商量”

  白眼看着宿星草。

  “老人家是你”

  宿星草还打着酒嗝。

  “呵呵呵,是我,我老知道你人好,有话好商量”

  白雁放开苗业,看着四周,却是看见吴桐宇,一言不发。

  孙雪雪走到吴桐宇身边撞着她。

  “你看,那个臭小子很有眼光吗,眼睛都看直了”

  白雁连忙收回眼神,看着苗业。

  “那,那算了吧,你也不是故意的”

  苗业一阵错愕,有些发呆的看着白雁。

  “多谢体谅,多谢”

  白雁似乎想转头看看吴桐宇,却是怎么也无法把脑袋偏过去,弄的苗业左右看着。

  这时却是看见一对夫妇急匆匆走了过来。

  107高平赶来

  十一娘,和高平赶来。

  “雁儿怎么了”

  白雁看着十一娘和高平。

  “姨娘,高叔”

  高平和十一娘走了过来,看着众人。

  “雁儿,他们是你朋友吗”

  孙雪雪看着十一娘,点了点头。

  “是啊,所谓不打不相识嘛”

  十一娘看着孙雪雪笑着。

  “喔,那既然是雁儿的朋友,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

  高平点了点头。

  “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各位出来游玩有没有地方休息啊”

  孙雪雪摇摇头。

  “暂时没有”

  十一娘

  “这样啊,那不嫌弃的话,可以去寻客来坐坐,那边有白家的场地,可以供各位休息的”

  孙雪雪笑着。

  “好啊,不过我们还没玩够呢,等下再去吧”

  十一娘。

  “这样啊,那也没事,到了寻客来说一声是白家的朋友就可以”

  孙雪雪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众人拱手道别,白雁还是站在原地。

  高平看着白雁。

  “雁儿,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转转”

  白雁看着吴桐宇的背影。

  “我回去刷马”

  十一娘

  “有些事可以分缓急的,要不和他们一起去转转”

  白雁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还是算了,他们都走远了了”

  高平摇了摇头。

  “真是有负二哥嘱托啊”

  十一娘

  “哎,也不能怪这孩子”

  高平摇摇头。

  “驯马容易寻人难啊,这是二哥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十一娘有点幽怨的看着高平。

  “雁儿本心善良,内向,如今能结交一些朋友,你就知足吧,一步步来,只是不知道这都是哪家的姑娘,雁儿这方面什么都不懂,什么时候你要好好教教他”

  高平

  “你怎么不教”

  十一娘追着白雁过去。

  “呵,我看你是和那黎星月打交道打多了吧,当初我们谁跟谁的,我教,你好意思”

  高平看着十一娘,追了出去。

  “额,十一娘,你别生气了”

  108宿星草与孙雪雪吵闹

  宿星草拉着苗业的手看着孙雪雪。

  宿星草

  “你这个小丫头太坏了,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吧”

  孙雪雪

  “嘿嘿嘿,我怎么坏了,我惹你了”

  宿星草

  “你欺负我家少爷,就是欺负我了”

  苗业看着宿星草。

  “宿老爷,雪雪姑娘没欺负我啊”

  宿星草拉着苗业。

  “啊,少爷,刚才你没看见,那个小子刚才要打你,这个,这个小丫头就那样,就那样看着还笑着,这小丫头太坏了,少爷,我们回去吧,不理他们”

  孙雪雪看着宿星草,向前走去。

  “我才不想理你了,既然这样,那苗大哥我们后会有期吧”

  度大娘看着宿星草。

  “对,你趁早把他带走,这个人死皮赖脸的跟着你们,早就想转手了”

  苗业摇着头

  “不行啊,雪雪姑娘,问前辈,你们等我啊”

  宿星草拉着苗业,寸步不行。

  “少爷,这回可算是找到你了,我是不会再让你去冒险的”

  苗业看着孙雪雪走远了,回头看着宿星草

  “啊,宿老,你放了我这次吧,就这一次好不好”

  宿星草

  “不好,说什么也不放,你必须跟我回去”

  苗业

  “松开”

  宿星草看着苗业。

  “少爷,你干嘛发我脾气啊”

  苗业摇了摇头。

  “宿老,你知道的,爹爹总是说,走江湖最重要就是一个信用问题,再说雪雪姑娘,问道先生都是有恩于我,我总不能知恩不报吧”

  宿星草

  “少爷,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些好用不好听的鬼话了,反正我是不让你去的,这会也不能在听你胡扯了,你要是玩丢了小命,我的这条老命也得赔进去”

  苗业

  “赔就赔嘛,大不了再来个十八年啊,宿老还怕这个吗”

  宿星草跳了起来

  “好小子,哪有那么容易,赔命倒是不会,伤心难过,是免不了的,老爷对我可好了”

  苗业

  “啊,我知道了,你是贪生怕死,所以不敢让我去”

  宿星草

  “少爷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江湖险恶,你还年轻,可千万别小看了江湖这两个字,我死都不怕,就怕责骂,你知道杨老头的,他那臭脾气”

  苗业伸手打住

  “好了,别说那些其他的了,其实我去无名山庄不单纯是为了玩,我一是为了去结交一些朋友,二是为了去见一个朋友,爹爹不常说,出外靠朋友么”

  宿星草

  “你朋友谁啊,萧凤南”

  苗业点了点头

  “对对”

  宿星草

  “少爷你糊弄我啊,人家四十多岁的无名山庄庄主,怎么是你朋友”

  苗业

  “啊,那好吧,其实我也叫不出他的名字,只是约定在无名山庄见,你让不让我去”

  宿星草摇摇头看着苗业

  苗业拔出短匕首,插在胸口,流出血来,衣服大义凛然。

  “好吧,宿老,是你害得我,让我做一个不信不义之人,我苗业唯有一死了”

  宿星草

  “少爷,你这是干嘛啊,我又不是非不让你去,大不了我可以带你去啊,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寻短啊,这让我回去怎么交代啊”

  苗业趴了起来

  “好啊,你带我去,我跟着她们一起,就这样决定了啊”

  宿星草

  “少爷,你没事吧”

  苗业摇摇头

  “没事了,一些个颜料而已,哈哈,走吧”

  宿星草

  “少爷你不学好,你骗我”

  苗业

  “兵不厌诈吗,话刚才你也说了,要是你再反悔,那可就是真得了,放心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这一路上,都是好酒好菜的招待你,我也不给你惹事”

  宿星草

  “少爷,你说真的”

  苗业点了点头

  宿星草

  “那好吧”

  苗业

  “一言为定啊”

  宿星草

  “好,不过事后,说什么也要带你回去交差”

  苗业已经跑了出去,回头看着宿新草。

  “行,都听你的”

  109苗业追了上来

  孙雪雪走在前面众人跟在身后,却是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孙雪雪一行回头,看着苗业跑了过来。

  度大娘

  “真是甩也甩不掉”

  苗业跑道孙雪雪面前。

  “雪雪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孙雪雪点了点头看着后面的宿星草。

  “臭老头,你怎么也来了”

  宿星草

  “小丫头,没大没小的,知不知道尊老爱幼啊,我来是为了保护我家少爷,管你什么事”

  孙雪雪

  “呵,那你别跟着我,理我远点啊”

  宿星草走了几步。

  “你看,这样可以了吧”

  孙雪雪看着苗业。

  “这还差不多,苗大哥,再带我到处看看吧”

  苗业点了点头。

  “好啊”

  度大娘看着苗业孙雪雪一行走在前面,看着问道埋怨道。

  “都是你”

  问道睁开眼笑道。

  “我又怎么了,这不好好的一个小伙子么”

  度大娘走在一旁看着远处。

  杜冲怒气冲冲从一个赌坊走了出来,赖头和尚笑着站在一旁。

  【】

  下集人物介绍。

  江水一路: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原天地神教,八王者之一,后神教分裂,隐身于江湖市井,渡人为生,只待神教新立,百川归海。

  “渡人如渡己,渡己亦渡人,出门看所以,避免伤别离”

继续阅读:五湖四海平生住,天涯海角寻客来(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