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红花谁意落,无语凝疑志踌躇(一)
专汽小谢2019-05-13 09:328,273

  69说书先生

  萧莫站起看着甲大胡子那几人向二楼上走去,自己也顺手拿起一壶酒站了起来,却是没有看见背后,一旁广海潮的几个师弟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向后退去。

  萧莫看着二楼围满了人,视线中间,坐着个老者,仙风道骨,一张帆布,一个“算”字大写,老者手中一块惊堂木,打在桌上“啪”朗声便道。

  “问一答十古难有,问十答百岂非凡,虽无子路才能智,单取人前一笑声”

  甲大胡子满嘴油脂咧着嘴看着萧莫一笑。

  “呵呵,这老头儿扯大旗子啊

  老者充耳不闻振振有词道。

  “今日且说江湖第一事 “浮生普”,君无主次,民无贵贱,生而忘死,死而忘忧,此乃浮生谱之解语,二十年前江湖传闻在火云掌江含手里,之后四方逐鹿,烽烟四起,武林涂炭,却还是未能一阅浮生得偿所愿,如今江湖又有传闻浮生普在狂刀杨延东手里,不知真假难辨,再添兴衰”

  只见一人带着斗笠坐在一张桌之前,低着头喝着酒到。

  “当然是假的,只是你这臭老头敢在这里夸海口,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老者看着那人点了点头。

  “壮士所言不假,老朽若不是受人所托断然不敢在此地大放厥词”

  70广海潮与萧莫

  萧莫看的出神,却是被一只手推了出去,在前方一个踉跄。

  萧莫满脸怒容回过头来,看着是广海潮一行。

  却不知广海潮早已再次挥拳打来。

  “臭小子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萧莫有些火气的抖了抖身子,看着广海潮。

  “我有什么不敢出现的,倒是你这小人干嘛推我”

  广海潮停下抿了抿嘴。

  “哼,说那天救你的是不是邪魔外道”

  萧莫冷眼看着广海潮以及他身后一群三山五岳弟子。

  “我看,你们这些人到有点像邪魔外道,专门恶意栽赃”

  弟子

  “大胆”

  “放肆”

  广海潮眯着眼看着萧莫。

  “我们乃是名门正派弟子,你这妖邪还敢在这里妄言,真是不知死活”

  萧莫拔出佩剑。

  “呸,人模狗样儿,一而再再而三,当我好欺负不成”

  广海潮等人拔出长剑看着萧莫。

  “好小子,死到临头还敢猖狂,说,我宇师妹被你们抓去哪里了”

  萧莫笑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前有一个石齐康,后有你们这些跳梁小丑,三山五岳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众弟子指着萧莫。

  “你你你你”

  正在这时那大汉笑了出来。

  “哈哈哈,来小兄弟陪我喝上一杯”

  萧莫看着大汉,走了过去。

  “好,我正觉得说的口干舌燥,多谢前辈赏酒,”

  大汉抬头看着萧莫,举起一碗酒水递了过去。

  “哈哈哈,小兄弟来”

  萧莫接过酒水一饮而尽。

  “爽”

  广海潮一群弟子之一挥掌打向大汉。

  “你们把我三山五岳当成什么了”

  71杨延东再现

  那大汉看着挥来的拳头,侧过身子,漏出面容。

  广海潮看着大汉的面容,往后退了一步。

  “杨延东--师弟”

  不曾想四周却是响起一连串拔出兵器的声音。

  杨延东将那人手腕抓起,看着广海潮,看着周围人群。

  “呵,今日我来这里,不过是想澄清,老子没有那什么浮生普,若是有人想要害我,大可光明正大来斗一场,使用这种杀人不见血的计量,算什么英雄好汉”

  众人面面相觑。

  那弟子扭动着身子,看着杨延东。

  “放开我,放开我”

  杨延东伸出手一甩,就将那名弟子扔下酒楼,只是听到那弟子落在街道上惊喊。

  杨延东看着萧莫。

  “哼,这种三脚猫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小友没吓到你吧,哈哈哈”

  萧莫笑着摇摇头,勾着脑袋看着那正躺在街道上的弟子蜷缩着叫喊。

  72苗业白雁

  街道尽头苗业骑在马上,马飞奔在街道上。

  “啊啊啊,快停下,快停下”

  眼看就要踏在那名弟子身上。

  杨延东飞身跳起,落在马背上,一手抓住马缰。

  “好马”

  苗业看着杨延东。

  “多谢前辈大侠相---”

  杨延东拧起苗业,扔了下去。

  “碍事”

  苗业落在地上,叫唤着。

  “啊啊”

  杨延东看着二楼的众人。

  “谁要是再敢追来,别怪老子刀下无情,还有就是谁敢欺负这位小友,别怪老子秋后算账”

  街头一个傻里傻气的年轻男人追了出来气喘吁吁的道。

  “站住,站住,你个偷马贼”

  白雁看着马背上的杨延东

  杨延东挥着刀,勒马狂奔。

  “再敢追上来,一刀劈了你”

  白雁看着杨延东的背影。

  “这,,那是我的马”

  白雁看着杨延东的背影,远处吴桐宇一瘸一拐的往这边走来。

  “姑--”

  吴桐宇却是看着楼上的萧莫,拔出剑,快步向酒楼跑去。

  萧莫看着吴桐宇往酒楼进来。

  “坏了”

  萧莫转过身来,却是被几名弟子围困着,几名弟子伸手将萧莫抓着,萧莫扭动着身子却是看见,广海潮一剑刺下,长剑插在萧莫身体里瞬间泛着鲜红。

  广海潮冷冷一笑

  “看你这次哪里躲”

  萧莫失声大叫,随后双腿用力蹬向前方的广海潮,借着力量先后退去。

  “啊”

  吴桐宇气喘吁吁的爬上来看着广海潮带血的剑从萧莫身上拔出,萧莫往向楼下倒去。

  “师兄”

  公良拓从人群中钻出来,跳起抱着萧莫下坠的身子。

  “萧莫兄弟,萧莫兄弟”

  再抬头看着四周慢慢围拢的三山五岳弟子,一咬牙,,扔出数颗霹雳弹。

  烟尘散尽,石奇康走了出来,挥挥衣袖。

  “公良拓,是你这邪魔外道”

  四周弟子

  “石师叔”

  石启康一摆衣袖追了上去。

  “追”

  73众人出来,宰夫子

  齐连生等人都走了出来,皆是满脸疑惑。

  流云看着萧凤南。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好想听到有人喊莫儿的名字”

  萧凤南也点了点头。

  这时广海潮跟着吴桐宇走了出来,站在大街上。

  “宇师妹你可平安回来了”

  吴桐宇恶狠狠的看着广海潮,广海潮一怔

  齐连生上来。

  “海潮发生什么事了,杨延东呢”

  那名说书老者走了过来。

  “齐盟主,杨延东之事应该结束了”

  齐连生看着老者。

  “这位老前辈是”

  宰夫子

  “在下八叠山,宰夫子,我家家主有封信交于齐盟主,齐盟主一看便知”

  “原来是八叠山,八叠老人,不知夫子家主何人”

  “南宫无敌,公孙无情”

  齐连生接过信函。

  “公孙”

  齐连生快速翻看着脸上表情变化飞快,又递给泯允文等人。

  众人

  “写的是什么”

  齐连生看着宰夫子。

  “公孙先生不出江湖,却全知江湖事,齐某佩服”

  宰夫子笑着。

  “齐盟主,家主有言在先,望齐盟主能主持公道还杨延东一个清白”

  齐连生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既得公孙世侄如此解释,齐某也不愿那浮生普重现江湖闹的人心惶惶”

  宰夫子拿起布帆,拱拱手。

  “那便有劳齐盟主了,夫子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齐连生看着宰夫子离开,又看着广海潮。

  “海潮,怎么回事,闹出这么大动静”

  广海潮低着头

  “师傅,我是遇到一个邪魔外道,与他发生了些许争执,可宇师妹偏偏不理解我”

  吴桐宇看着广海潮。

  “师兄,你误会他了,他不是”

  广海潮看着吴桐宇

  “师妹你”

  吴桐宇看着齐连生。

  “盟主,这次我能脱险,也有那人的功劳”

  流云走了过来。

  “那宇姑娘可知道那人姓什么叫什么”

  吴桐宇摇摇头。

  “只知道他姓萧,至于叫什么,我还不知道”

  流云看着萧凤南。

  “是莫儿吗”

  马福站在一旁眯着眼看着萧凤南。

  “怎么,萧庄主的大公子也来了”

  萧凤南皱着眉头。

  “还不清楚”

  齐连生看着萧凤南又看着广海潮。

  “海潮,我是怎么教你的,任何事情没弄清楚前,都不能妄下定论,更不可以与别人争执,胡乱出手,待回去,好好面壁思过”

  广海潮低下头。

  “是,师傅”

  齐连生看着书信在几人间流传。

  “好了诸位,你们也看了,公孙世家都出来辟谣了,看来这浮生普也是有惊无险,速速通报下去吧”

  “南宫前辈已经追过去了”

  “石师叔带人追那邪魔外道去了”

  齐连生一丝不耐。

  “泯掌门,你在带些人手去把他们追回来”

  泯允文点了点头

  流云看着萧炎。

  “炎儿,你也跟着去看看,若是真能遇见你大哥,记得带他回来”

  齐连生看着萧炎。

  萧炎看着一旁的萧凤南,萧凤南点了点头。

  萧炎对着流云,跟着泯允文而去。

  “是,娘”

  74萧莫避难

  公良拓将萧莫放在地上,地上一卷草席。

  萧莫睁开眼望着屋顶透漏着光亮。

  “拓大哥这是在哪”

  公良拓将萧莫的脑袋扶正。

  “这里是城外的一处废弃庙观,每当我落难之时便会来此,萧莫兄弟放心就是”

  萧莫抚着胸口。

  “多谢拓大哥能这般待我,是我的运气不好,糟了那些人暗算,最后伸不开拳脚”

  公良拓抓起萧莫的手腕。

  “哪里话,既然已经相识,能帮则帮,让我看看你现在怎么样了”

  萧莫摇了摇头。

  “应该问题不大,只是一动就会有些许疼痛”

  公良拓扒开萧莫衣服,看着伤口。

  “还好,那一剑刺来时,你退了出去,要是在深个寸许,你这肺部,就是个大窟窿,小命也就没了”

  萧莫看着公良拓拿出药撒在上面。

  “呵呵呵,捡回了一条命”

  一声琴音响动

  公良拓皱着眉头。

  “有人来了”

  萧莫有些吃惊。

  “是来追我们的吗”

  公良拓摇摇头,扶着萧莫走向神台,伸手在一处按下,下方石门推开,露出一个洞口

  “不清楚,不过也只能先躲躲,暂时委屈萧莫小兄弟了”

  萧莫看着洞口,钻了进去。

  “大丈夫能屈能伸,想来,这也是当年道士为了应急特意开辟出来的,能被拓大哥发现也是幸事”

  公良拓跟在后面,转身,按了另一块方砖,石门关上。

  公良拓趴在地上透过缝隙看着外面。

  75杨延东与南宫雄

  杨延东倒飞在大堂之中,爬起来,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南宫雄从大门中走了进来,手捧朝摇琴。

  南宫雄喘着气。

  “杨延东你以为东躲西藏就有用了,今日你不把话说清楚休想离开”

  杨延东

  “呸,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不相信管我什么事”

  南宫雄

  “呵,无风不起浪,若真是如你所言,那我南宫雄便是枉活一世”

  杨延东盯着南宫雄。

  “哈哈哈,今日落在你手里,我杨延东无话可说”

  南宫雄一跺脚,看着杨延东身后背着的包袱。

  “呵,你以为我不敢么,你这包袱一背二十多年了吧,里面又是些什么”

  杨延东怒吼道

  “关你什么事”

  南宫雄眼疾手快,就是伸过手去抢夺。

  “拿出来让我看看”

  杨延东挥刀斩向南宫雄。

  “南宫雄,你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

  南宫雄倒退一步,抬起朝摇琴对着杨延东。

  “呵,那还要看你本事”

  南宫雄将杨延东打在一旁,包袱被琴音击中,爆炸开来,落出一个小盒子。

  两人同时飞奔过去。

  南宫雄抢先一步,拿着盒子退到一旁。

  杨延东看着南宫雄。

  “南宫雄,家师遗物,休要乱来”

  南宫雄看着手里的盒子又看着杨延东,一个身影飘过,手中的盒子却是又被人抢了去。

  南宫雄一愣,看着来人。

  “孙夫人”

  76孙夫人诸葛玉

  孙夫人手里拿着盒子,看着南宫雄。

  “多年不见,不知南宫世兄可好”

  南宫雄回过神来。

  “孙夫人,你这是为何,还给老夫,老夫还不想和你发生争执”

  孙夫人摇摇头笑着。

  “世兄不要误会,区区一个盒子,争来夺去又有什么意思,我今日来此,是想请世兄帮个忙”

  南宫雄

  “孙夫人有话直说便是”

  孙夫人

  “莫非世兄是执着那些个江湖传言,要知道当年江含不也是这样的吗,我不过是来做个劝客”

  南宫雄

  “我自是知道,就是不想重蹈,才不愿那浮生普重现江湖,若是重现必当毁之”

  孙夫人点了点头对着门外说道。

  “看了这么久,还不出来,莫不是不想担这个责任吧”

  诸葛玉走了进来。

  诸葛玉看着孙夫人和南宫雄。

  “孙夫人,南宫世叔”

  南宫雄看着诸葛玉,又回头看着孙夫人。

  “诸葛玉,你怎么在这里”

  孙夫人看着南宫雄。

  “他可是在我后面来的,是世兄太过专注了,至于世兄有什么疑问,倒不如问问他便知道”

  诸葛玉看着孙夫人。

  “看来我这小诸葛倒是不如孙夫人了”

  诸葛玉在看着南宫雄。

  “这件事因我而起,卷起的整个江湖风暴,却是集聚杨延东身上,是我多言,也是那个冤家多言,害了杨英雄”

  杨延东

  “呸,原来是你这混蛋”

  诸葛玉看着杨延东。

  “对不住了”

  南宫雄皱着眉头

  “此话怎讲”

  诸葛玉

  “世叔可曾知道,洛秋生这个名号”

  南宫雄点了点头。

  “当然知道,洛秋生当年贯天下第一新秀,江湖武林豪杰无不敬仰,但是却与我三大世家有着不小的恩怨,只是后来传闻过客林一战,不知所踪,这又与今日之事有什么关联”

  诸葛玉

  “洛前辈,后来收了三个弟子,其中一个便是杨延东,他每人传授一门功法,杨英雄,你说对不对”

  杨延东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师父可不喜欢别人嚼舌头”

  诸葛玉看着杨延东。

  “孙夫人还不是一样知道这么多”

  南宫雄

  “那又如何”

  孙夫人看着诸葛玉。

  “拖拖拉拉,还是我来说吧”

  孙夫人看着南宫雄。

  “世兄,当年过客林,洛秋生一阅浮生,之后斩杀三大派掌门,你应该知道吧”

  南宫雄

  “是又怎样,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孙夫人看着杨延东,又看着南宫雄。

  “洛秋生,传给他三个弟子的武功就是浮生普内的武学,这样说可以理解了吗”

  诸葛玉点了点头

  “不错,我也是这样和那冤家当故事说的,只是不知道后来会捕风捉影,传成这个样子”

  南宫雄有些无奈。

  “原来如此想当年洛秋生也算是惊才绝艳之人了,真是想不到啊,但是浮生普下落还是不明”

  孙夫人

  “世兄,还不明白吗,这只是武学传承,浮生普那种危险的东西,你认为洛秋生会害自己的弟子吗”

  南宫雄点了点头。

  “江湖上,谁人不想得浮生一阅,只是孙夫人,为何涉险这般帮他”

  孙夫人

  “因为我也是来自过客林,这是个秘密,当年与洛秋生有过那一面之缘,更何况他当年帮过我,一报还一报理所应当”

  杨延东躺在地上爬起。

  “南宫雄,你是不是枉活一世”

  南宫雄

  “混账,我之前问你,你怎么不说”

  杨延东

  “我说了你会信吗”

  孙夫人看着杨延东。

  “杨延东,你少说话,要想尽快化解你如今的危难,还需要南宫世家出手帮忙的”

  孙夫人又看着南宫雄。

  “也唯有南宫世兄才有这个能耐吧,我一个妇人深居简出,就算去解释,江湖上谁又信我”

  南宫雄点了点头。

  “好吧,虽然与那洛秋生有些恩怨,但还不至于做小人,既然这件事已经明了,那我只好去解释一番,以求尽早平息这场骚乱”

  孙夫人

  “多谢南宫世兄”

  南宫雄

  “孙夫人不必客气,洛兄也是我敬佩之人,些许小事而已,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诸葛玉看着孙夫人。

  “多谢孙夫人,此间事以了,我也该走了”

  孙夫人

  “诸葛玉,人称小诸葛,但是我有一言不知小诸葛愿不愿意听一下”

  诸葛玉

  “孙夫人请讲”

  孙夫人走向杨延东,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大 智 若 愚”

  诸葛玉看着孙夫人的背影。

  “夫人教训的是,我一定铭记于心”

  孙夫人拿着手里的盒子看着杨延东。

  杨延东看着孙夫人。

  “是谁,告诉你的”

  孙夫人

  “怎么,你不相信我”

  杨延东摇摇头

  “是萧凤南,还是江含”

  孙夫人看着锦盒

  “江含,不过是多年前”

  杨延东点了点头

  “他是不是死了”

  孙夫人

  “那倒是不知道,只是为了救我女儿,落入山崖而已,生死不明”

  杨延东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哎,师弟”

  孙夫人看着手里的盒子。

  “这个盒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杨延东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师傅告诉我静待有缘人”

  孙夫人笑着。

  “喔,他有没有告诉你,要交给谁”

  杨延东摇了摇头。

  孙夫人看着锦盒。

  “老古怪”

  孙夫人看着杨延东。

  “那你师父可曾在你面前提起过何海棠这个名字”

  杨延东摇了摇头。

  “不曾”

  却不想孙夫人马上变了脸色将手中的盒子扔了出去。

  “混账,什么有缘人,狗屁不如”

  杨延东看着孙夫人。

  “孙夫人你”

  孙夫人向外走去。

  “你自生自灭吧”

  77救下杨延东

  萧莫看着公良拓摇摇头笑着。

  “想不到,这个孙夫人脾气这么火爆”

  公良拓点了点头看着外面的杨延东。

  萧莫

  “拓大哥,刚才你也听到了吧,不如将杨前辈也带进来,好好调理一下吧”

  公良拓点了点头,按下砖块。

  “好,我这就去”

  杨延东看着外面的盒子,突然后面异响。

  “是谁”

  公良拓

  “在下公良拓,对杨英雄,只有敬佩并无恶意”

  萧莫勾着头看着杨延东。

  “杨前辈”

  杨延东看着萧莫,看着外面的盒子

  “是你,小兄弟”

  公良拓

  “还是我去帮你捡回来吧”

  萧莫看着杨延东。

  “在下萧莫,萧凤南之子,杨前辈也受伤了吧,不如进来休息一下”

  杨延东看着萧莫。

  “你是他的儿子”

  萧莫点了点头,却是公良拓跑了进来,看着两人。

  “不好了,三山五岳的人追来了,快”

  三人又快速躲到洞里。

  杨延东躺在地上,萧莫躺在一旁,公良拓透着缝隙看着外面。

  78萧炎与泯允文计谋

  萧炎和泯允文走了进来。

  萧炎看着四周

  “刚刚明明听到这里有人的”

  泯允文看着地上的碎布

  “应该是我们来晚了,争斗都结束了”

  萧炎捡起碎布

  “这个花色”

  泯允文

  “怎么有什么发现”

  萧炎

  “不管有什么发现,也不及泯掌门吧”

  泯允文笑着拿着小盒子。

  “萧炎小兄弟,还这么介怀,我也只是幸好先走一步”

  萧炎

  “这个字,若是以前倒还没什么,只不过现在可有点意思”

  泯允文

  “你是说杨延东”

  萧炎点了点头

  “不如打开来看看”

  泯允文看着萧炎,笑了笑,打开盒子

  “既然萧炎小兄弟想看,那我自然愿意”

  萧炎看着盒子里,躺着一把断剑,有点失望。

  泯允文拿着断剑

  “这是怎么回事”

  萧炎

  “我也不知道啊”

  泯允文拿着断剑左右翻看。

  萧炎

  “泯掌门,我不觉得这把断剑有什么特别之处,你不觉得吗”

  泯允文笑着看着萧炎

  “萧炎小兄弟,这是你不懂啊,若真是杨延东掉落的,就算是凡物也值得研究,适才影风雪那样说是不是真的她心里没数,但是诸葛先生说了,那就必然有着一成的意思”

  萧炎在看着泯允文拿着断剑再看。

  泯允文看着萧炎

  “看来萧炎小兄弟,对着断剑又有些兴趣啊,不妨送给萧炎小兄弟”

  萧炎

  “泯掌门有那么客气嘛”

  泯允文

  “无名山庄,也正好是以铸剑为主,这把断剑有没有价值,各种手段应该还是有的吧”

  萧炎有点不解

  “泯掌门,何必话里有话”

  泯允文一笑

  “无名山庄不是马上就要江湖问剑吗,泯某也正好缺一把宝剑,若是萧炎小兄弟能够帮我一下那不是很好吗”

  萧炎有点吃惊。

  “问剑之事,我爷爷说了各安天命”

  泯允文

  “倒不如这样把,这东西,先放在萧炎小兄弟手里,若是问剑结束后泯某有幸得到了一把好剑,这个东西还是归萧炎小兄弟”

  萧炎看着泯允文。

  “若是泯掌门没有夺到怎么办”

  泯允文

  “那时候萧炎小兄弟,只要将它再还给我便是”

  萧炎看着泯允文。

  泯允文

  “若是萧炎小兄弟能在这断剑之中有什么发现,那也是萧炎小兄弟的命好,只要能补偿泯某一把好剑足以,若是我有一把好剑,到时候也能给萧炎小兄弟帮忙”

  萧炎

  “你能帮我什么”

  泯允文

  “萧炎小兄弟,我很看好你,少年成名,意气丰发,不过若是想以后能顺利继承那无名山庄,只怕还是缺了些外力,你应该知道,你爹,还有你那哥哥都是”

  萧炎毫不犹豫的道。

  “好,那就看我们运气了”

  泯允文将断剑递给萧炎。

  “相信这件小事难不倒萧炎小兄弟的”

  萧炎拿着断剑看着泯允文。

  “那我们现在还要不要追上去”

  泯允文向外走去。

  “不用,直接回去说追不上了就可以了”

  萧炎点了点头跟在后面。

继续阅读:你问红花谁意落,无语凝疑志踌躇(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