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红花谁意落,无语凝疑志踌躇(二)
专汽小谢2019-05-14 09:328,506

  79萧莫问话杨延东

  公良拓看着点萧莫。

  “萧莫老弟,那个萧炎是不是你弟弟”

  萧莫点了点头。

  “应该是,只是想不到三山五岳都是些什么人”

  杨延东喘着大气。

  “呵,蠢货一个,小小年纪还想学别人争权夺利,被人利用都不知道,也不知道那萧凤南是怎么教的”

  萧莫看着杨延东。

  “杨前辈,你放心,你的那把断剑,我一定帮你讨要回来”

  杨延东摇摇头。

  “算了,什么静待有缘人,这么多年还没遇到个对的,要是还在我也想送出去了”

  萧莫看着杨延东。

  “杨前辈,你和我父亲有什么间隙吗”

  杨延东看着萧莫。

  “没大没小,按照辈分,我是你叔伯辈,什么前辈前辈的”

  萧莫笑着

  “是,杨大伯”

  杨延东看着萧莫点了点头。

  “你不错,我和你父亲相识三十多年,后来你父亲来到中原,你大姑姑和四叔也跟了来,之后我也来了,后来也不记得为了什么,就吵了起来,之后就一直老死不相往来”

  萧莫

  “那我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杨延东不说话,却是打起呼噜来

  萧莫回头看着杨延东

  公良拓

  “这段时间恐怕天天被人追着吧,也累了”

  萧莫点了点头

  公良拓

  “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外面我来看着”

  80谜底解开

  南宫雄看着手里的信件点了点头递给齐连生。

  “原来公孙世侄也是早有察觉啊”

  齐连生看着南宫雄又看着一旁的泯允文。

  “是啊,既然如此的话,那杨延东的这场闹剧也该停息了,这件事还是交给泯掌门吧”

  泯允文点了点头

  “好的”

  齐连生看着泯允文挥挥手。

  “泯掌门稍等,既然要去张贴,不如顺便公布一下南坛之事”

  泯允文看着一旁低着头的马福点了点头。

  “这个好办”

  齐连生点了点头又看着萧凤南一行。

  流云有些焦急的看着萧炎。

  “炎儿,有没有看见那人什么摸样”

  萧炎摇了摇头

  “没追上,所以我也没看见,还望娘亲勿怪”

  萧凤南看着两人。

  “算了,云儿,是不是他等我们回家了问一下就是了”

  说完萧凤南回过头来看着南宫雄齐连生。

  “还好杨师兄没有酿成大错,若是没有其他事,萧某还是想早点赶回去准备一下江湖问剑之事”

  南宫雄看了看齐连生点了点头。

  齐连生拱了拱手。

  “萧庄主客气了,近来几日也真是耽误了萧庄主大事,真是过意不去”

  萧凤南也拱拱手看着四周诸人。

  “无妨,那萧某就在无名山庄恭候诸位大驾,就此先走一步”

  众人点了点头

  “好好好好”

  “到时候一定前往”

  南宫雄看着萧凤南一行骑在马缓缓离开,回头看着齐连生。

  “萧凤南如今可真是今非昔比了 咳咳咳”

  齐连生看着南宫雄

  “世兄,你怎么样了”

  南宫雄摆摆手

  “没什么,不过是和杨延东争斗后,有些老毛病复发了”

  齐连生点了点头,一人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齐连生看着来人

  “师弟,你可算是回来了”

  吴敬言看着齐连生。

  “请盟主恕罪,我一心追着那两个邪魔外道去了,只是可惜未能将他们斩杀”

  齐连生

  “师弟,你有这份心就好了”

  吴敬言看着四周

  “宇儿呢,不是说她平安回来了吗”

  广海潮站了出来

  “师叔,宇师妹是回来了,不过后来有弟子看见她一个人又出去了”

  吴敬言摇摇头。

  “哎,真是让人操碎了心,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齐连生看着吴敬言。

  “算了,宇师侄已经脱险了,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师弟你就安心吧”

  徐夫子看着吴敬言。

  “吴先生,现在才知道女大不中留吧,哈哈”

  马福看着一旁的广海潮。

  “是啊,不离先生若是觉得不中留,倒不如早点将她嫁出去,就像海潮这般青年俊杰大有可为,我们也好讨杯喜酒”

  广海潮毫不掩饰连忙抬头微笑的看着四周。

  81孙夫人遇到拦截

  孙夫人一行行走在一片荒野种。

  孙雪雪左顾右盼,就像是在找什么一样,而红衣紧紧的跟在孙雪雪身后。

  孙夫人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孙雪雪那般模样。

  “鬼丫头,你又在想什么花样”

  孙雪雪吓了一跳,看着孙夫人带着几步小跑连连摆手。

  “啊,娘,我绝对没有乱想,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小心思而已,只是没想到这也能被娘知道,娘真是太厉害了”

  孙夫人眯着眼看着孙雪雪。

  “少拍马屁,你这回闯的祸,你自己说说该怎么办吧”

  孙雪雪一脸无辜,嘟着嘴,双手扭打在一起,就像一个小怨妇。

  “娘,我也不是有心的,再说了江湖凶险,要不是我机智,娘可就看不到我了,还有啊,就是我对这江湖太不了解了,要是多的话,我也不至于会闯祸啊”

  孙夫人板着脸。

  “你这个意思是说,娘不应该管着你,你要知道娘只有你一个孩子,所以不希望你出事”

  孙雪雪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说娘做的错了,只是说,娘应该让我多出入江湖上走动,来增长一些见识,能够单独处理一些问题,以后说不定还可以帮助娘亲啊”

  孙夫人没来由冷哼一声。

  “呵,你是翅膀硬了,还帮我,这回你倒是让红衣开了眼界,让她多担心”

  孙雪雪听了这话连忙抓住红衣的手,摇摆着。

  “红衣姐姐,红衣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不该贪玩,害你担心了”

  红衣点了点头,突然抬头看着远处的山道之上站着两人,一人一身黑衣蒙面,一人手持白帆上面一个“算”字。

  红桃等七仕女相互看看,已经走上前去。

  红桃横剑在手。

  “什么人”

  宰夫子拱了拱手。

  “在下八叠山,宰夫子,这位是我搭档”

  一旁的黑衣人

  “奉家主之命,前来拜会孙夫人”

  红桃回头看着孙夫人。

  “夫人”

  孙夫人走上前去,看着宰夫子。

  “公孙”

  宰夫子摸着着胡须点头。

  “不错”

  孙夫人皱起眉头。

  “公孙家一枝独秀,他找我有何事。”

  宰夫子点了点头。

  “家主说,孙夫人手上有些东西不属于夫人,夫人若是愿意拿出这些东西,我家家主愿意拿东西来换,若是夫人不愿意,也绝不可以送给其他人,至于结果绝不强人所难”

  孙夫人走了出去看着宰夫子冷笑道。

  “狂妄,公孙家还真出了个了不起的人物,就你二人前来带话他可曾为你们想好退路”

  黑衣人看着宰夫子。

  “这妇人厉害,我不是对手”

  宰夫子点了点头。

  “我当然知道,话也带到了,我们走”

  孙夫人冷笑着。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是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拿下他们”

  红桃拔出剑看着其他人,冲向宰夫子和黑衣人。

  “上”

  黑衣人看着宰夫子。

  “夫子怎么办”

  宰夫子无奈摇头。

  “且战且退,不要伤人以免惹怒了她,这也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黑衣人从身后拿出黑色长尺和红桃战在一起。

  黑衣人点了点头

  “嗯”

  红桃一剑劈下,却是剑被吸附在上面。

  “好古怪的兵器”

  黑衣人看着红桃,在看着孙夫人。

  “夫人,我们并无恶意,还望你高抬贵手”

  孙夫人看着红桃吃亏,飞了出去

  “玄铁磁石打磨的,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黑衣人甩开剑,用尺挡在身前。

  孙夫人一掌打在铁尺上

  铁尺掉落地上,黑衣人飞了出去,宰夫子接着。

  黑衣人

  “孙夫人,你这是要与公孙家开战嘛?”

  孙夫人又是一掌打了过来。

  “放肆,藏头露尾之辈,还一口一个公孙,废了你们又如何”

  只是孙夫人刚刚跃起,翻手作掌,便是从一旁跑出一个怪人还背着一口大鼎。

  怪人对着孙夫人咆哮道。

  “是谁是谁,究竟是谁”

  只是那怪人突然伸出手掌,手上的铁链叮当作响,便是与孙夫人击掌一起,火花四溅。

  黑衣人看着被击退的孙夫人,不由得一声感叹。

  “好俊的掌法”

  孙夫人看着怪人,眯着眼。

  “火云掌,原来你还活着”

  怪人看着孙夫人。

  “你是谁,我又是谁,对了,我本该死,该死,哈哈哈,该死啊”

  孙夫人看着江含。

  “怎么,十几年不见,就变得这幅模样,连我都不认得了”

  江含睁大眼睛看着孙夫人。

  “你认得我”

  孙夫人眯着眼。

  “江含,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装疯卖傻”

  怪人抱着头神色异常惊慌。

  “江含是谁,我又是谁,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我该死”

  只见怪人一掌又一掌打在大鼎之上,大鼎飞出,怪人也跟着飞了出去,隔着老爷也能听见他的哭喊。

  宰夫子看着黑衣人

  “真的是他?”

  黑衣人点了点头

  孙夫人又看着宰夫子二人。

  “滚”

  黑衣人看着宰夫子点了头。

  “走”

  “走”

  红桃捡起长剑跑了过来。

  “夫人”

  孙夫人摇摇头,目视前方,一脸疑云。

  “没事”

  而这时孙雪雪快步走了过来看着孙夫人。

  “娘,那是不是疯子叔叔啊,雪雪觉得叔叔好可怜”

  孙夫人点了点头

  “是他,只是他如今怎会变得这副模样。”

  孙雪雪跳了起来,欢喜道。

  “雪雪只想叔叔还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今天真开心”

  孙夫人看着孙雪雪舒展笑容。

  “雪雪,娘可以让你涉足江湖之事,但是有些事你必须答应娘”

  孙雪雪看着孙夫人

  “真的吗,什么事娘你快说吧”

  孙夫人看着孙雪雪向一旁走去,孙雪雪嘻笑着跟了过去。

  孙夫人看着四周,有些凝重道

  “那套在梦中学会的剑法今后不许在外人面前使用,除非性命攸关,你能不能做到”

  孙雪雪点了点头。

  “雪雪一定做得到,娘放心就是”

  孙夫人点了点头又看着远处的红衣,红衣走了过来。

  孙夫人又看着孙雪雪。

  “还有就是一步也不许离开红衣的视线,你若是在跑,我就打断你的腿,或者关你一辈子,让你孤独终老”

  孙雪雪先是脸色一变,接着连忙点头笑道。

  “娘,不会的,有红衣姐姐相伴我也很开心的

  孙雪雪看着红衣吐着舌头。

  孙夫人看着红衣

  “红衣,你多盯着点”

  红衣点了点头

  孙夫人伸手摸了摸孙雪雪额头。

  “去吧,你想去哪就去哪,但要注意安全”

  孙雪雪笑着拉着红衣向一旁跑去。

  “多谢娘,嘻嘻,我们先去找叔叔”

  等到孙雪雪离开,红桃走了过来。

  “夫人,这样的话,小主人是不是更危险了,毕竟天机还在暗中”

  孙夫人摇摇头

  “不怕,她也该独立了,只是江含如今重现江湖,但他不会伤害雪雪的,不过还是留个人在她身后吧,绿柳,你跟着她,不要让她察觉”

  一个绿衣女子走了出来,跟了过去。

  “是夫人”

  孙夫人看着红桃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

  82心行和尚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等孙夫人离开,山上走出两人。

  和尚心行,手里拿着一本书,另一只手拿着一支笔。

  诸葛玉站在一旁。

  “小师叔果然神机妙算”

  心行看着诸葛玉。

  “小玉,这件事不可在外传了”

  诸葛玉有些尴尬。

  “知道,杨延东之事是我大意了”

  心行抬转身。

  “进一步锋芒毕露,退一步茫茫人海,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吧”

  83孙雪雪救下吴桐宇

  话说孙雪雪和红衣追寻江含而去,却是游走在林间玩耍。

  只见孙雪雪蹦蹦跳跳的回过头来一脸激动的看着红衣。

  “太好了,疯子叔叔还活着,我也自由了”

  红衣摇摇头,一脸鄙视。

  孙雪雪笑嘻嘻的看着红衣。

  “哈哈哈,红衣姐姐用不着这样看着我吧,我开心,你也应该开心才是”

  红衣笑着点了点头。

  孙雪雪笑着伸展着双手。

  “红衣姐姐,你说我们去哪里玩啊”

  红衣抬头看着远处是有一个人影独自走在林中。

  孙雪雪看了过来。

  “咦,是他”

  孙雪雪连忙拉着红衣躲在一棵树后。

  “麻烦精啊,不会又来追我吧”

  红衣用手指了指一身男装的吴桐宇,又指了指孙雪雪。

  孙雪雪哪里在意红衣的比划,她看着吴桐宇衣服失魂落魄的样子。

  “走,跟上,跟上”

  吴桐宇走在林间,时不时用剑鞘扫向地上的花花草草,就像是在发脾气一样,不知不觉中撞到一棵树上,连忙用手揉了揉。

  “啊”

  便是听到一连串的笑声。

  “哈哈哈”

  吴桐宇抬头看着远处一群挑着扁担的汉子坐在路边看着自己。

  为首一人铁三看着吴桐宇。

  “小兄弟,有什么心事吗,走路也不好好看着点”

  吴桐宇点了点头就要转身离去。

  只见铁三一人起身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着吴桐宇身上的配饰。

  “小兄弟,一个人啊,这么大热的天要不要来一杯凉茶,清火气”

  吴桐宇看着几人,咽了咽口水,也真觉得口干舌燥,便走了过去,接着从身上拿出一张萧莫的画像。

  “几位有见过这人嘛”

  那几个汉子摇摇头。

  吴桐宇点了点头,又摸出几个铜版放了下去。

  “恩,给我来一碗吧”

  吴桐宇正喝着,突然抬头看着铁三。

  “这是什么茶,感觉怪怪的”

  铁三看着吴桐宇笑着。

  “嘿嘿嘿,神仙茶啊,就是加了点料,不过也值了”

  吴桐宇连忙扔出碗砸向铁三,却是力气使不上来,一晃一晃的向后退去。

  “可恶,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走开走开”

  四周众人围了过来,开始抢夺吴桐宇身上的饰品,头钗被拔了下来,落下一头黑色长发。

  一人喜道

  “老大,女的是个女的”

  铁三摸着肚子。

  “哈哈哈,真是上天眷顾啊,兄弟们有口福了”

  吴桐宇有点焦急。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乃三山五岳弟子”

  众人看着铁三,有些害怕。

  “三哥”

  “老大,怎么办”

  铁三左顾右看四周无人,心一横,面露狠色。“怕什么,真以为走了就没事了,这里没人,待会完事,就地埋了,谁知道”

  吴桐宇倒在地上看着四周慌了神,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们你们……”

  远处却是孙雪雪红衣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吴桐宇。

  “哈哈,看来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上次你追我被人装了去,不怪我,还有之前,你装的别我还想,嘻嘻”

  众人看着孙雪雪二人走来。

  “老大,又来了两个,嘻嘻”

  铁三怒着脸,一抹狠色。

  “哪那么多废话,兄弟们,一不做二不休得了,上”

  众人拔出腰间,或者藏在衣服里面的兵刃看着孙雪雪两人。

  孙雪雪笑着看着围过来的众人。

  “呵呵,连我们的主意也敢打,我还没有趁手的兵器,红衣姐姐看你的吧”

  红衣点了点头打出一连串的飞针,几人倒在地上左右翻滚叫喊。

  一个汉子拿着一把杀猪刀看着几个倒在地上的兄弟指着红衣。

  “小丫头,把解药拿出来”

  孙雪雪笑着。

  “呵,没有,还是那句话,有也不想给”

  汉子挥着刀向孙雪雪劈来。

  “臭丫头”

  孙雪雪几个起落就将那汉子踢翻在地。

  孙雪雪看见那掉落在地上的杀猪刀笑了笑,连忙跑过去捡了起来,用手掂量了几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呵呵,不错不错”

  84孙雪雪练刀法

  孙雪雪挥着刀看着众人。

  “娘不让我用剑,那么今天就拿你们这些坏人,练练刀法吧”

  七八个汉子看着孙雪雪走了过来,连连后退。

  “老大,怎么办”

  铁三被红衣一脚踢在众人身前,翻滚着

  突然有人跪在地上。

  “女侠,饶了我们吧”

  “我们是被逼的”

  “是啊,我们知道错了”

  孙雪雪看着一群汉子,红衣走了过来,孙雪雪又看着一旁的吴桐宇。

  “呵呵,刚才说什么来着,你们欺负她就算了,连我们的主意也敢打,嘿嘿,晚了”

  铁三从地上爬起,跪在地上打着耳光。

  “不敢不敢,是小的有眼无珠,我该死,我该死”

  孙雪雪饶有兴致的看着铁三打着耳光,之后便是响起一连串的巴掌声。

  片刻后,孙雪雪伸出手

  “好了,先把她的解药和迷药都给我,可别在我面前耍小伎俩就是”

  铁三摸着身上,拿出两个药瓶。

  “不敢不敢,我这里还有一点”

  孙雪雪看着药瓶子笑着点了点头。

  “好东西啊”

  孙雪雪随后走向吴桐宇。

  “呵呵,你刚才可是快哭了的啊,要不要,我来救你”

  吴桐宇看着孙雪雪不说话。

  孙雪雪

  “呵呵,还想抓我吗,信不信让他们先把你的衣服扒了”

  吴桐宇摇摇头。

  孙雪雪笑着

  “这还差不多,看在之前你想帮我的份上,我可是救了你一次啊,你都要记着”

  孙雪雪说完就给了吴桐宇解药,自己走向红衣看着众人。

  铁三等人跪在地上。

  “女侠饶了我们吧”

  红衣伸出手递给孙雪雪一包东西。

  孙雪雪将茶包挂在手上,嗅了嗅,看着众人。

  “告诉我,这种害人的东西,你们是哪里弄来的”

  汉子跪在地上叩拜着。

  “小的也只是跑腿的,女侠饶了我们吧”

  吴桐宇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拔出剑走了过来。

  吴桐宇咬着牙。

  “我要杀了他们”

  孙雪雪拦着吴桐宇。

  “等等一下,这些人你不能就这样杀了”

  吴桐宇看着孙雪雪。

  “留着这些恶人祸害别人吗”

  孙雪雪古怪的笑了笑。

  “哈哈,你是不是怕了,反正他们现在是我的了,不许你乱来啊”

  一众大汉跪在地上。

  “多谢多谢女侠,女侠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孙雪雪看着大汉,又回头看着吴桐宇嘻笑着

  “哈哈,好,既然你们什么都可以,我倒是有个好玩的主意”

  吴桐宇有些警惕。

  “你要做什么”

  孙雪雪看着吴桐宇。

  “当然是以其人知道还治其人之身啊,放心吧,姐姐等下给你报仇”

  85折磨坏人

  孙雪雪又回头看着众人,指着那树下的大水桶。

  “现在你们每个人喝够五大碗,就放了你们”

  吴桐宇一听,连忙出声到。

  “不行”

  却是看那群汉子跪在地上磕着头。

  “女侠,求你了,饶了我们吧,会死人的”

  孙雪雪。

  “谁让你们贩卖这些东西的,喝不喝,不喝的话我就放这恶人过去劈你们了”

  众人相互看着哭着,铁三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

  “兄弟们,如果大难不死,就是挣得,喝,都喝”

  “喝喝喝”

  “喝”只是谁也没有看见,铁三从衣袖中滑落一颗药丸混着茶水喝了下去。

  片刻后有人已经倒在地上,吐着白沫。

  吴桐宇指着众人。

  “他们”

  孙雪雪把玩着杀猪刀看着红衣。

  “红衣姐姐看看他们是不是都快死了”

  红衣点了点头,快速跑了过去确认着,又看着孙雪雪点了点头。

  吴桐宇看着那一桶桶茶水,走过去一脚一脚的踢翻在地上。

  “这些害人的东西”

  孙雪雪拉着吴桐宇。

  “喂,你干什么,这个可是很值钱的”

  吴桐宇一瞪眼。

  “值钱又怎样,害人不浅,不义之财”

  孙雪雪两手摊开。

  “算了,都被你糟蹋了”

  说完在地上捡起一块碎布包裹着杀猪刀,插在鞋子里。

  吴桐宇。

  “你不会以后拿来做兵器吧”

  孙雪雪点了点头。

  “嗯呢,是啊,又轻,又顺手”

  吴桐宇看了一眼有些生气孙雪雪向前走去。

  孙雪雪追了过去,拦在身前。

  “喂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们救了你,好歹也要说一声谢谢啊”

  吴桐宇看着孙雪雪。

  “谢谢,不过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孙雪雪摊了摊手。

  “好歹我刚刚救了你一命的,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吴桐宇

  “一码归一码,你救了我,我记着”

  孙雪雪接过红衣递过来的包袱,扬起手中的铃铛。

  “里面的东西都在,就是有几件衣服挺好看的,还有这个很好玩”

  吴桐宇挑着眉头,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

  “不行,都还给我”

  孙雪雪将包袱递给吴桐宇,摸了摸铃铛。

  “哪有人那么小气的,刚才还救了你一命的”

  吴桐宇接过包袱,没好气的向前走去。

  “算我倒霉了”

  孙雪雪呵呵一笑。

  “对了,刚才看你在找萧莫小兄弟,怎么你们之间很熟吗”

  吴桐宇摇摇头。

  “他因为我而受伤,生死不知,毕竟救过我,我可不愿他就这样死去”

  孙雪雪笑着。

  “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啊,放心吧,他就像小强一样,肯定没事的”

  吴桐宇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

  孙雪雪跟在后面。

  “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还没报恩呢”

  吴桐宇走在前面。

  “无名山庄江湖问剑,你难道不知道”

  孙雪雪

  “当然知道啊,我们正准备去的,要不要我们做个伴”

  吴桐宇看了孙雪雪。

  “你真是个怪人,你别跟着我就行”

  孙雪雪更在后面。

  “路是这样,我们是自己走的,又没有跟着你啊”

  “喂,你爹是叫吴敬言,你为什么叫吴桐宇啊”

  “你这不是废话嘛”

  “不是不是,我叫孙雪雪,她是红衣,我娘说我是大雪天出生的,所以叫孙雪雪”

  “我爹娘是在私塾的梧桐树下认识的”

  “那---”

  【】

  下集人物介绍。

  【【人物介绍---西风楚楚】】,人物原型是之前在武汉公司上班,看见的一个妹子,所以借鉴一下,人太美。

  肤若白雪凝鱼肚,眉若细柳挂梢头,

  两眼含波秋亦绿,高山流水逗樱桃,

  细手芊芊玉足销,长发及胸一尺腰,

  讪笑唇风遮慧齿,往来岁月无闲音,

  七窍玲珑本难有,博古通今唯专情,

  横身侧卧山河载,举手投足春风来,

  步路蹒跚扶夜月,绕指烟柔尽妖怜。

继续阅读:青丝不问冲云去,白首难归旧问时(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