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平生住,天涯海角寻客来(二)
专汽小谢2019-05-18 09:356,399

  七【】

  125江水一路石头

  江水一路站在一旁的石碓上,看着一个商人吼到。

  “这些石块放上去,那有多危险”

  那商人满脸堆笑

  “主人家急着要,我也是打工的,你就行行好吧”

  江水一路摇摇头

  “不行就是不行,最多按照三次来带,你也不看看我还有这多客人怎么办,有钱也不是这么使得”

  商人抬头看着江水一路,却是看到一旁一个老者来到石碓前驻足,似再打量着石碓,一个小女孩跟在后面,商人看着江水一路连忙点了点头。

  126碧云见习儿

  见席儿拿着手里的糖葫芦,看着碧云

  见席儿

  “师傅,要是遇见师兄,你看我怎么收拾他,您别生他闷气了”

  碧云看着石碓,神色不定。

  “这才离开不到半月,便惹出这么多事端,既然还与那些邪魔外道有牵连,这几十年是不是白教了”

  见席儿

  “呵,师兄真是个惹祸精,等我们到了无名山庄,看我怎么收拾他”

  碧云看着见席儿笑着点了点头

  “嗯,我们走吧”

  说完便是交了银两上了船去。

  127问道江水一路

  江水一路看着排队上船的人笑着。

  “呵呵呵”

  这时却是看见问道等人走了过来。

  江水一路对着身边点了点头,身边人都散了去。

  问道和赖头和尚,一人一个臂膀架起江水一路。

  “江兄”

  “阿弥陀佛,江兄”

  江水一路扭动着身子。

  “你们干什么啊,放开放开”

  问道把江水一路放到一个稍微高一点的石碓上。

  “江兄,别来无恙啊”

  江水一路向后退了一步。

  “老子做的是正经生意,你们可别打什么歪主意”

  问道笑着凑在江水一路耳边。

  问道嬉笑着。

  “事情就是这样的”

  江水一路坏笑着。

  “呵呵呵,没钱了,输光了,那可怪不得我了”

  说完就见江水一路跳下石碓,准备走,这时两个臂膀又被问道抓了起来,放在石台上。

  江水一路挥着短小的手臂。

  “干什么干什么的,要是被人看见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问道一脸赔笑。

  “江兄弟,别别别,你别这样啊,想当年我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啊,这个怎么也要算点交情啊”

  江水一路笑着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忘了,要不是看在你救了自家兄弟的份上,我就准备晚上把你们沉到江低去”

  问道笑着

  “那是,说到底我们怎么会忘了”

  江水一路看着远处的嗝吧挥挥手

  “行了行了,不用说了,麻强让他们上去”

  问道笑着看着江水一路

  “多谢多谢”

  说完三人连忙走上船去

  128白雁离开

  白雁看着三人上船,高平和十一娘站在身旁相互看着对方

  这时身后却是黎星月走了过来

  “怎么,高三哥今个儿也要走了吗”

  高平看着黎星月

  “恩,待了几日,也该要动身了”

  黎星月笑着

  “那我就不多送了啊,一路顺风就是”

  高平点了点头,看着白雁

  “黎掌柜也要保重,雁儿,该去准备了”

  白雁点了点头,转身

  “嗯”

  129孙雪雪见习儿

  苗业走在船上,对着一旁的孙雪雪

  “雪雪姑娘,你看这里风景多好啊”

  孙雪雪笑着点了点头

  “是啊,站得高,看的风景也不一样”

  说完,只见孙雪雪摸出长短笛,像模像样的吹了起来

  众人看着过来

  见席儿偏着脑袋看着孙雪雪又看着碧云。

  “师傅你在想些什么事情啊”

  碧云回过神来摇摇头,看着孙雪雪吹着响笛。

  苗业在旁看着孙雪雪。

  “上有万仞山,下有千丈水,苍苍两崖间,阔狭容一苇,雪雪姑娘还真是深藏不漏啊”

  孙雪雪笑嘻嘻的。

  “那是当然”

  问道笑哈哈的走了过来。

  “小兄弟,好诗好诗,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苗业呵呵的笑着。

  “前辈过奖了”

  130船上风景

  问道

  “要知道,当年白居易出入峡谷也是有感而发,才留下着千古名句,大石如刀剑,小石如牙齿,一步不可行,况千三百里, 今日我们大可一览这风光无限”

  孙雪雪看着一旁摸着马头的吴桐宇,却是看着远处走来一个小姑娘。

  见席儿来到孙雪雪身前看着孙雪雪。

  “姐姐,你这长短笛是哪里来的”

  孙雪雪笑着

  “小妹妹,你说这个啊,是从一个朋友那里拿的啊,不,是人家送给我的”

  见席儿看着孙雪雪

  “你那个朋友是不是叫做萧莫啊”

  众人都回过头来。

  孙雪雪点了点头。

  只见见席儿跺着脚,接着转过身去,看着红马好奇。

  “臭狗屎,这么花心”

  宿新草抱着一个酒葫芦。

  “呵呵,我看见你欺负那小姑娘了啊”

  孙雪雪原本笑着的脸变了变,拿着长短笛对着酒葫芦一刺。

  “我欺负她了嘛,呵呵,我让你胡说八道”

  宿新草看着酒葫芦里的酒漏了出来。

  “啊啊啊,我的酒,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坏”

  孙雪雪。

  “哼,谁让你不长眼睛的,乱放东西的,碍我眼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宿新草指着孙雪雪,走了过来。

  “你你你”

  孙雪雪

  “我可是忍你很久了”

  度大娘和红衣围了过来看着宿新草。

  问道和苗业走到中间。

  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

  苗业拉着宿新草。

  “宿老,算了算了,回去我给你买个大个的,您别生气”

  宿新草哭着指着孙雪雪。

  “呜呜,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啊,明显这是欺负人吗”

  131吴桐宇碧云

  这时江水一路站在船头一声大吼。

  “都安静点,别大吵大闹,打扰别人休息了”

  苗业轻轻拍打着宿新草

  “好了好了”

  这时碧云走了过来。

  “席儿过来”

  见席儿看着碧云,向碧云走去

  “师傅”

  吴桐宇看着碧云,连忙走了过去

  “前辈”

  碧云看着吴桐宇点了点头

  “喔,原来是宇姑娘啊,不知劣徒萧莫有没有为难姑娘的”

  吴桐宇摇摇头

  “原来那萧莫是前辈的弟子啊,还真是没想到”

  见席儿点了点头

  “那是我师兄,你和我师兄又是什么关系啊”

  碧云看着见席儿

  “席儿不得无礼”

  见席儿鼓着嘴,看着碧云

  碧云看着吴桐宇

  “宇姑娘,有件事不知道当不当问”

  吴桐宇

  “什么事,前辈说来听听”

  碧云

  “前些时听说宇姑娘在大森林遇险,而我那徒儿在那里救了姑娘,有人说我那徒儿与那些人走到一起了,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吴桐宇摇摇头。

  “应该不是,但是萧莫与我师兄发生了些许争执,后来遇到危险才躲了起来的,之后便是见义勇为之下救了我,我还没能正式谢谢他”

  碧云笑着。

  “这样啊”

  见席儿

  “那我师兄没事吧”

  吴桐宇

  “萧莫公子早晨刚走,我看没什么事的”

  碧云点了点头。

  “那就好,只是还有件事能不能麻烦一下宇姑娘”

  吴桐宇

  “不知前辈有什么事”

  碧云摸着见席儿的脑袋。

  “帮我把她带到无名山庄去,我晚一点在过去”

  吴桐宇看着见席儿点了点头。

  见席儿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时宿星草几声怪叫,惊醒众人看了过来。

  只见苗业扶着额头,就要倒在地上一般。

  宿星草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老人家”

  苗业面色苍白。

  “我有点晕”

  宿星草

  “不会是中毒了吧,黑船黑船啊”

  “这么一说,我也有一点”

  这时江水一路坐在麻强的肩头,嗤笑了一声。

  “傻子吧,就你们这些人真是会闹”

  “有些人天生晕车晕船,你们难道不知道,还在船上到处跑,看你们不老实”

  话刚说完,便是看见几人跑到船边,对着江里呕吐。

  江水一路拍了拍麻强的肩膀。

  “走了”

  众人相视沉默不语。

  132度冲孙夫人

  杜冲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看着

  平老正在给孙夫人号脉,只见平老收回手,摇摇头

  平老

  “夫人你一再不停我之劝告,在这样下去恐怕就不好再治了啊”

  孙夫人一脸无所谓

  “能治就治吧,我的身体自己还是知道的”

  老鬼

  “哎,夫人你这又是何必,只要以我之言在这雪谷之中安心修养个一两年,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孙夫人笑着看着杜冲。

  “哪里能安下心啊,这里的事还多着”

  杜冲有点木讷的

  “夫人还是要保重自己”。

  孙夫人笑着。

  “其实也没什么,恐怕都是江含那一掌引发的,我会注意的”

  “能困住那江含的想必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平老看着杜冲点了点头。

  133江含再现

  这时屋外却是一声巨响,便是听到几名女子的惊呼。

  杜冲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怎么会回事”

  孙夫人和平老起身互看一眼也是冲了出去。

  只见奇怪的一幕出现在空地之上,众女子站在一旁,相互看看,无不是皱着眉头。

  地上式一口大鼎,上面横挂着一口棺材。

  平老走了出来看着眼前景象,对着孙夫人询问。

  “这个-”

  孙夫人看着那口鼎中的动静。

  正在这时棺木中飞出异物朝孙夫人而来。

  孙夫人冷哼一声,用衣袖将异物甩向一边,砸在地上却是人的骨骸,

  从棺木中探出一个头来,却正是江晗。

  江含放纵的笑着。

  “哈哈哈,孙夫人,多年不见送你一点礼物,不成敬意,哈哈”

  说完江晗又将头埋了下去。

  红桃掩着口鼻,看着孙夫人。

  “夫人,他掘人坟墓了”

  孙夫人一脸怒气骂道。

  “混账江晗,先是装疯卖傻敌我不分,现在又来惹我晦气,你找死不成”

  众人看着孙夫人走来,散了开,这时又是一物飞了出来,正面射向孙夫人。

  孙夫人看着一眼是一面古琴,伸手接着,仔细一看神色大变明显是吓了一跳。

  “江含,你到底做了什么,这琴怎么在你手中”

  棺木里只听到江含哈哈大笑笑声。

  孙夫人跳上棺木,伸出手抓向江含。

  “你给我出来,说个清楚”

  却是江晗躺在棺木中,伸手作掌打向孙夫人,孙夫人却时退开,临走之时还是一脚踢在大鼎上。

  大鼎颤颤巍巍向后退去,江含被带了出来。

  只见江晗一手伏地,一手托鼎,猛然抬头看着孙夫人。

  “孙夫人,别来无恙啊,哈哈哈”

  孙夫人看着江含。

  “江含,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江含放下手中大鼎,略起一地灰尘。

  “哈哈哈,当然是夺来的”

  孙夫人看着手中的朝瑶琴又看着江含。

  “你此话当真”

  江含笑着盯着孙夫人手中的朝瑶琴。

  “那老匹夫真没用,三掌都接不住,嘿嘿,既然你喜欢,你就留着吧”

  说完江含抬头看着众人。

  “雪雪,雪雪来了没?”

  江含看了半天还是没人走出一步,有看着孙夫人。

  “雪雪呢,你把雪雪藏在哪里了,快说”

  孙夫人看着江含。

  “雪雪下山了”

  江含有些激动瞪大双眼看着孙夫人。

  “外面危险你不知道吗,不对,不对,雪雪长大了,不怕,不怕,她去哪了你应该知道吧,去哪了”

  孙夫人看着江含。

  “无名山庄,江湖问剑,雪雪说是去去就回,等结束了自会有人带她回来”

  江含一愣随后就像是发狂了一般猛地用头撞在大鼎之上。

  “无名山庄,无名山庄,你怎么能让她去无名山庄”

  孙夫人看着江含笑着。

  “雪雪长大了,她想去哪里是他的自由,我总不能束缚她一生吧”

  江含看着孙夫人,摇摇头。

  “放屁,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说完只见江含几个起跳,下山而去。

  红桃看着江含的背影。

  “夫人,江前辈怎么变成这样了”

  孙夫人看着红桃。

  “他现在疯疯癫癫 语无伦次 关心也没用,还是不要管他了”

  孙夫人有看着杜冲。

  “杜冲,你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不会出什么事的”

  杜冲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平老看着孙夫人。

  “夫人,万一那江含胡闹”

  孙夫人看着平老。

  “哎,还是我自己去吧,指不定这个疯子会惹出什么事来”

  134碧云下船

  苗业趴在船头呕吐着。

  宿新草拍打着苗业后背有些焦急。

  “少爷,你行不行啊,要不我们下去”

  苗业看着宿星草,闭着眼睛摆摆手

  “不用,不用”

  一旁的吴桐宇轻轻的拍打着烟花雨,时不时喂给它一把草料。

  这时见席儿走了过来。

  “姐姐,我师父下船去了”

  吴桐宇点了点头。

  “嗯,没事,那就和姐姐一起吧”

  见席儿点了点头,便看见一旁的孙雪雪看着自己。

  “小朋友,来和姐姐一起玩”

  见席儿瞪着孙雪雪,便扭过头去。

  “哼”

  孙雪雪却是笑道。

  “这孩子,人小鬼大嘛,哈哈”

  135碧云跟踪

  几人一辆的推车一步步向前走,车上都是石块。

  “快点快点”

  碧云跟在后面老远,突然看见前面人有人停了下来,看着四周吆喝着。

  “停,就是这里了”

  车夫们一个个停了下来。

  “走走走,都跟我回去吧”

  避云看见人都走空了,走了过去靠在一辆车上。

  看着一车车石块,用手附在石块上量着尺寸。

  “怎么会这样”

  碧云抬头四周看看,转身到一处。

  这时从前面走来众人,为首的是个驼背老者。

  碧云连忙后退,躲在草丛里。

  老者就站在原地挥挥手。

  “走吧”

  众人推着车就往前走。

  碧云远远看去,老者一行人走进一出峡谷,而老者在谷口停留片刻。

  碧云等了一会儿,一步步走近峡谷,却是什么人也没有看见。

  唯一看见一处流水瀑布,碧云有些疑惑的伸出手,发现里面却是不大不小的通道。

  碧云钻进通道,走了出来,却又是另一番景象,抬过头,石壁上“绝情”二字深陷其中。

  碧云自言。

  “想不到此处便是绝情屋,那些巨石又有何用”

  碧云一摆衣袖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方石台,旁边还有些石块堆积。

  “这是--英雄台”

  136碧云被困

  这时却是响起一道声音。

  “一滴潇湘泪,三尺洞庭水,碧云前辈远道而来,怎么不通知一声”

  碧云走了出来,看着四周,不见人影。

  “碧云不过是闲云野鹤一只,四处游荡,不敢劳烦公孙先生啊”

  公孙尺走了出来,看着碧云。

  “那不知前辈觉得我公孙家这绝情屋如何?”

  碧云笑着。

  “聚风藏龙,潜龙在渊,想必公孙先生有不小的报复吧”

  公孙迟。

  “哈哈,前辈缪赞了,既然来此,倒不如小屋盘桓数日,一览这绝情屋风光”

  碧云转身就要离去。

  “多谢公孙先生好意,碧云还有事在身,改日再来观摩也不迟”

  公孙迟

  “是无名山庄江湖问剑吧,看来无名山庄还真是有实力啊,既然能让归隐多年的前辈重出江湖,只是可惜,江湖风雨大,所以晚辈特意为前辈准备了一间客房,还请笑纳”

  闻言碧云板着脸看着公孙尺。

  “若我执意离开呢”

  正在这时,公孙尺身后走出一人,正是刚刚那驼背老者。

  老者看着碧云,手里按在一处石台。

  “那可由不得你”

  石块转动后

  碧云看着四周石台转动,脸色变得凝重。

  “八份龙门,封石,你是武状元,定陶文”

  老者笑着点头

  “什么状元不状元,仕途尔虞我诈,我习惯不了,只是你想离开这里至少也要能出来,或者拜入公孙”

  碧云看着公孙尺

  “当真是往事如烟,可惜了,只是公孙先生这样做,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

  公孙迟摇摇头

  “碧云前辈,其实没什么可惜不可惜,其实落红本是有情物,人来无花空相负,这偌大的江湖,这样的戏码,哪天不在上演,所以碧云前辈还是既来之则安之把”

  碧云闭着眼径直的坐在地上。

  “真是公孙之幸,江湖之大不幸”

  老者看着碧云又看着公孙尺。

  “家主,要不要我出手”

  公孙尺摇摇头。

  “人各有命强求不得,我也不想那样去做”

  老者

  “那无名山庄怎么办”

  公孙尺转过身。

  “剑不出鞘怎知道他锋不锋利,按计划行事就是”

  【】

  下集人物介绍。

  火云掌-江含

  一世情长不可问,追忆有痕了于无。

  空空如也归来去,徒留甘心度余生。

  我驮的不是鼎,是一生的罪业。

继续阅读:路遥马力车杯水,痴望平生沧桑悔(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