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应不语,东风残破哪吹生(一)
专汽小谢2019-05-21 09:386,316

  158影风雪调戏

  星星匍匐在苗业身上哭泣着。

  “放开我,放开我”

  苗业手忙脚乱。

  “冤有头债有主,你抓我便抓我,干嘛又要难为这位姑娘”

  影风雪将两人被扔到地上,下了马,指着一间破屋。

  “哟,还想做个好男人啊,进去”

  苗业看着影风雪。

  “干嘛”

  影风雪拿出刀子。

  “我说话,向来不说第二遍”

  苗业看着星星吞了一口唾液,走了进去。

  “姑娘别怕”

  三人都走了进来,星星走到一处角落。

  苗业对着影风雪。

  “你别过来,不就是碰了一下白如意吗,你就要杀人吗?”

  影风雪拿着小刀摇晃着

  “喔,原来是叫白如意啊,杀人嘛我会”

  影风雪看着苗业却是笑着割破自己的衣服。

  “哈哈哈,傻小子,今天算便宜你了”

  星星大惊。

  “你要做什么”

  影风雪看着星星点穴立在一旁。

  “难不成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也让你开开眼吧”

  苗业连忙抱着身子摆着手。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

  影风雪挥着刀划开苗业的衣服。

  “有什么这不能,那不能,你情我愿,脱,赶紧的”

  星星闭着双眼

  “啊啊啊”

  影风雪笑着

  “小丫头你在叫,我就先脱了你”

  这时一个石头飞了进来,打在影风雪穴道上

  影风雪一声闷哼。

  “嗯,该死的,哪个有心没胆的,还不给老娘滚出来”

  159江含偷袭影风雪

  一个黑影下来。

  江含左顾右盼。

  苗业吓了一跳。

  影风雪背对着江含。

  “到底是谁,他妈--”

  话没说完,一掌打晕影风雪,影风雪倒在一旁,衣裳不整。

  江含举着大鼎看着苗业,又看着星星。

  “哈哈哈”

  江含一步步走向星星伸出手。

  “儿啊,儿啊”

  “让叔叔看看”

  星星偏过头去不敢看江含。

  江含

  “儿啊,你长大了,怎么连叔叔都不认得啊,对,十几年不见,你都长大了”

  星星疑惑的看着江含。

  “叔叔”

  160江含暴打苗业

  白雁从大鼎中爬了出来。

  “前辈,前辈”

  苗业

  “白兄,你怎么在这里”

  白雁

  “前辈前辈,我头好晕”

  苗业上前,却是被江含恶狠狠地盯着。

  “说,你是不是姓萧名莫,是不是萧凤南那狗东西派来接近我儿的”

  苗业摆摆手。

  “不是,不是”

  江含一脚将苗业踢倒在地,又是几脚加身。

  “再不说实话,我就一掌打死你”

  白雁拉着江含

  “前辈手下留情”

  江含看着星星

  “儿啊,苦了你了,走跟叔叔回去”

  星星看着江含

  “我能问一下,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吗”

  江含笑着

  “我儿是一女娃啊,雪雪啊,你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星星看着江含,摇摇头

  白雁在一旁挥着手

  “前辈,前辈,她不是雪雪”

  江含看着苗业又看着星星

  “什么,你不是雪雪”

  星星点了点头。

  “我是星星”

  江含

  “那我家雪雪呢”

  苗业艰难的爬了起来。

  “雪雪姑娘他们去无名山庄了”

  江含

  “该死,无名山庄,无名山庄”

  江含抓起苗业和星星

  “走,带我去找她”

  161诸葛玉影风雪

  诸葛玉摇着影风雪。

  “冤家,冤家”

  影风雪慢慢睁开眼,一下子抓住诸葛玉的手。

  “冤家,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诸葛玉

  “大白天做什么梦,快起来”

  影风雪将诸葛玉压在下面。

  “该死”

  诸葛玉

  “有没有看见什么人进来”

  影风雪

  “我就看见你一人进来了,我心里没有别人”

  诸葛玉

  “我知道”

  影风雪卖萌。

  “那你想我吗,你着急了吗,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多幸苦啊”

  诸葛玉连连点头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对了,你刚才不是抓了两个人吗,人呢”

  影风雪

  “我哪知道,管他了,冤家,你看都脱了多省事”

  诸葛玉

  “唉,你这毛病还是改不掉,现在我有正是要办,晚一点都依你”

  影风雪骑在诸葛玉身上笑着。

  “什么正事,关我屁事”

  诸葛玉一个翻身

  “别闹,有人来了”

  外面却是一连串脚步声。

  162影风雪宿星草

  影风雪跳了起来看着门外。

  “妈的,你等下别拦着我,我看是谁坏我好事”

  宿新草跑了进来看着影风雪。

  “疯丫头,我家少爷呢”

  影风雪

  “我管你家少爷谁啊,敢坏我好事,看我不拔了你这颗宿星草”

  诸葛玉看着影风雪。

  “冤家,住手”

  三老进来拉着

  “别打了别打了,星星了星星呢”

  “星星呢”

  宿新草看着影风雪。

  “我家少爷呢”

  影风雪

  “我也不知道,你们赶紧给我滚远一点”

  宿新草看着在一旁着急的三老。

  “都怪你们啊”

  三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怪你,怪你怪你”

  宿星草坐在地上,拍打着膝盖。

  “我们家少爷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

  三老坐在地上。

  “星星要是出了事,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宿新草

  “都是这无名山庄,都是--”

  宿新草打着额头。

  “对了,无名山庄,我们去无名山庄要人去,让他们帮忙找”

  三老跟在后面。

  “对对对”

  “走走走走”

  诸葛玉看着三老。

  “看来这问剑大会没有想象的那样平静啊,冤家,我们也去吧”

  影风雪

  “真是扫兴”

  163萧炎与如雪

  柔雪正在给花草松土,正要起身,抬头看见萧炎走来。

  “少爷”

  萧炎

  “柔雪,我让你打听之事可有眉目”

  柔雪摇摇头,看着这萧炎。

  “对不起少爷,柔雪没用”

  萧炎看着柔雪。

  “雪儿,你应该知道整个无名山庄,就我才是真心对你好的”

  柔雪点了点头。

  “这个柔雪知道,但是问剑这种大事,不是我不告诉少爷,是真的我不知道,老庄主也不曾在我面前提起,我也不敢多问,你是知道的”

  萧炎皱着眉头,深深呼出一口气,看着远处萧莫推着流星慢慢走来。

  萧炎连忙拉着柔雪躲在一旁。

  柔雪

  “少爷”

  萧炎竖起食指,看着外面。

  164流星雨萧莫讨论江湖

  流星抬起手。

  “江湖派系,不分男女,种族,至少也有百系,各门各派,武功路数不同,道义也大不相同,只是这么一来总避免了一些纠葛,行侠仗义你师父教的也没错,只是莫儿,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哪一天,你变成弱者,你是愿意让弱者同情你,还是让那些强者俯视你”

  萧莫

  “这个莫儿还没想过”

  流星摇摇头

  “你还太年轻,你要知道你的名字是我给你起的,萧莫,萧莫,除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是莫犯错,莫错过”

  萧莫

  “恩,莫儿知道了”

  流星

  “爷爷我就是错过太多,如今连个说话的人都少,你也好,炎儿也好,只是炎儿从来都不愿理我这个糟老头子”

  萧莫

  “爷爷不是还有我吗”

  流行看着萧莫

  “雏儿总是要高飞的,如果说让你留在爷爷身边一辈子,你愿意吗,人生有太多难关要过”

  萧莫

  “好了爷爷,你就别惆怅了,这些我都知道,我们进去吧,外面风大”

  流星看着屋内

  “你啊你,哎,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出来”

  柔雪看着萧炎,有些紧张。

  【】

  星星坐在一旁,看着两个男人。

  “你别乱动这里很挤的了,你们不要靠过来了”

  江含

  “别吵,再吵弄死你们”

  165江含再现

  萧炎走了出去,柔雪跟在后面。

  “爷爷,大哥”

  “老庄主,大公子”

  流星和萧莫看着萧炎。

  流星一声怒吼,猛地拍打着座椅,座椅上飞出几条锁链,射向一处

  “梅香居无也夜鬼,还不出来”

  江含跳了出来,看着一旁的萧炎奔去

  “哈哈哈,萧莫你给我去死吧”

  萧莫看着萧炎

  “弟弟,小心”

  萧炎抬头,看见江含一掌来,萧炎翻身落地,怀中的断剑掉落了下来

  流星看着萧炎,又看着江含

  “炎儿,你先退下”

  接着流星动了动轮椅,上面飞出四条铁链射向江含,铁链打在大鼎上火花四溅

  江含看着流星

  “千机道化”

  流星看着江含

  “哼,火云掌,江含,看你往哪里跑”

  江含大笑看着萧炎跑去

  “呵呵呵呵,想抓我没那么容易”

  萧莫拔出长剑

  “江四叔,手下留情”

  江含看着萧莫眯着眼,一掌打向萧莫

  “你是谁”

  流星连忙改变着角度攻击者江含

  “洛秋生的弟子,还能在我面前撒野不成”

  江含退出几步,左右四顾,跳了出去

  “老东西,看我先拆了你无名山庄在来宰了你”

  萧莫追上前去

  流星

  “不用追了,还有几个朋友怎么不出来”

  萧莫看着远处的萧炎爬了起来

  萧炎看着萧莫,看着远处,白雁,苗业,星星走了出来

  星星看着萧莫

  “萧公子”

  “萧兄弟”

  “我们都是被那人抓来的”

  萧莫笑着点了点头,看着流星

  “爷爷,他们是我朋友”

  流星点了点头看着远处的萧炎

  “炎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炎

  “我原本是想找爷爷商量一下问剑的事,只是爷爷不在”

  流星点了点头

  “嗯,炎儿你刚才是不是掉落了什么东西,拿过来给我看看如何”

  166断剑续缘

  萧炎点了点头从地上捡起断剑递到流星眼前

  流星拿着断剑看,头也不抬

  “炎儿,这不是你应该有的吧”

  萧莫笑着

  “这是杨延东杨大伯托弟弟带回无名山庄的,是不是弟弟”

  萧炎一惊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表情有些古怪的看着萧莫。

  流行看着一旁的还在受惊吓的柔雪。

  “柔雪,你去把我锦盒内的东西拿出来”

  柔雪一愣,看了一眼萧炎,连忙转身。

  “嗯”

  萧炎皱着眉头看着星星看着萧莫,萧莫打着手势看着白雁和苗业在一旁安静的站着看流星观剑。

  柔雪拿出一个油布包裹递给流星。

  “老庄主”

  流星接过包裹,站了起来。

  萧莫萧炎,一众人大吃一惊。

  “啊,爷爷你”

  流星笑了笑,一层层揭开油布。

  “哈哈哈,吓到了吗,我只是不想动而已”

  萧莫点了点头。

  流星揭开最后一层拿出一把断剑,两把断剑契合在一起,却是完整的吻合。

  “哈哈哈,落花有情,何意此行,,哈哈哈,何意此行,老夫能在这垂暮之年在摸一摸这把断剑就算是死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萧炎有些好奇的走了过来。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流星摇摇头。

  “炎儿,这次多亏了你,这把断剑对别人而言毫无意义,对我而言可谓意义非常,我也不瞒你,这把断剑我先留着,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找你爹提,就说是我欠你一个人情”

  萧炎有些不舍。

  “这个,好吧,爷爷喜欢就好”

  流星点了点头

  “好好好,那莫儿,今晚就这样吧,这几位小友,你也一并带走吧”

  萧莫看着流星点了点头

  “是”

  167萧莫带着三人离开

  萧莫萧炎白雁星星还有苗业一行人走在路上。

  萧炎打量着四人,最后的目光落在星星身上。

  只见星星两只手扭打在一起,是不是抬头看着萧莫。

  消磨却是看着苗业正在不停的揉搓着胸口,便问道

  “这位是苗大哥把,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苗业苦笑道。

  “我自己也没有弄明白,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毒打了一顿,说起来还与莫公子有关呢”

  萧莫疑问道

  “和我有关,那不妨说来听听”

  苗业点了点头

  “莫公子,你还记得刚才那位有些疯疯癫癫的怪人吧”

  萧莫点了点头,看着萧炎。

  “那人说起来应该是我的一位前辈,只是看样子有些不对劲,怎么呢”

  苗业张大嘴巴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开始是把我认成了你,结果就是这样了,我想他应该和你有仇才对,要不然也不会下手这么重”

  萧莫摇摇头,

  “我与他只见还从来没有接触过,有仇应该谈不上的”

  苗业笑着摇摇头,看着一旁的。

  “算了,福祸相依吧,这不是又有机会聚一聚吗?,说起来这一切的起因还是白雁惹出来的”

  白雁瞪大眼睛。

  “能么能说是我,我还劝了那位前辈别打你了”

  苗业摆摆手。

  “不不不,因为我看到你的白如玉了,所以才有了后面这些事,对了你可以问问这位姑娘”

  白雁看着星星有看着苗业。

  “要不是你先偷我的马,你还敢怪我?”

  苗业挥着手。

  “别别别动手,我们都是朋友了,别动手,我是说,这次它又被一个女人给降服了,而且那个女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比上次那个更凶残”

  白眼垂着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越来越没出息了”

  萧莫看着星星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星星笑着

  “是啊,萧公子,对了,你的伤好些了么?”

  萧莫点了点头。

  “多谢星星姑娘挂念,只是既然你来这里,那姑姑是不是也来了”

  星星点了点头。

  “恩,夫人也来了,因为我之前被人抓了去,所以现在和夫人走散了”

  萧莫笑道。

  “没事,无名山庄这几日热闹,总会碰见的”

  只是萧莫话刚说完便是看见一对护卫人马匆匆走了过去。

  萧莫萧炎皆是面露异色,只见萧炎拦住一人去路问道。

  “你们这是去哪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回少爷,是有人闯进山庄闹事,我们奉命前去”

  萧炎听完已是一步踏出。

  萧莫看着众人。

  “我们也出去看看”

  【】

  一群人站在大堂内,郑休跟在萧凤南身后。

  萧凤南看着众人,一脸的春风得意。

  “诸位武林同道,若有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齐连生笑道。

  “萧庄主莫要客气,倒是刚才差点给你添麻烦了”

  萧凤南笑着。

  “都是些小事,也是山庄护卫不当,我也会加派人手进行防范,诸位就不用放在心上了”

  齐连生点了点头。

  “衡山蒲掌门刚刚来信,说是路上有些事当误了,明日兴许才能赶来,萧庄主见谅。

  萧凤南笑着。

  “不敢,蒲掌门心系天下,能来就是我无名山庄莫大的荣幸。”

  齐连生笑着。

  “哈哈,好说,只是明日就是江湖问剑,你这做主人的可不能太过保守啊”

  又有人上前。

  “萧庄主,明日就是问剑之期,为什么我们还是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啊,究竟怎样个问法”

  “是啊,萧庄主,这么多武林同道齐聚一堂,难道还不值得庆祝一下,透漏些许”

  萧凤南笑着拱拱手。

  “这倒也不是什么秘密,昔年无名山庄得到一块怪异玄铁,家父与工匠历经数年打造了十几把神兵利刃,无一不是吹毛断发,工艺精良的佳作”

  “流星老人的作品,那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齐连生

  “萧庄主这次可是要大出血了”

  “真是舍得”

  萧凤南

  “无名山庄也是仰仗诸位,这些是该有的馈赠。”

  这时屋外传来

  “萧庄主可真是了不得啊,我这一路走来,处处张灯结彩,人人夸谈”

  众人看了过来,只见公孙尺与宰夫子二人慢步走来。

  “公孙先生”

  公孙尺笑道。

  “无名山庄恐怕又要名声大噪,首先在这里恭喜萧庄主了”

  萧凤南看着公孙尺。

  “如公孙先生好意,还有杨师兄的事多谢了”

  公孙尺笑道。

  “事实如此,只是发现的还晚了些许,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这时诸葛玉和南宫寻走了过来。

  “公孙世兄”

  “公孙老弟”

  “南宫世兄来了,诸葛老弟,影姑娘也在啊”

  “真是想不到,三大世家的继承人也都来了”

  “看来无名山庄是要大兴啊”

  【】

  本人姓谢,是一名销售员,空余时间写点小说,专汽,就是专用汽车的意思,比如散装饲料车,保温箱体拉猪车,冷藏车,吸污车,洒水车,高空作业车,等等这之类的,就是有它专门作用的特殊车辆。

  小说交流群,586352756

  专汽交流群,982692196

继续阅读:流年似水应不语,东风残破哪吹生(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