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英雄末路当磨折
拟态白2019-05-11 23:003,968

  梁画楼一路向开封府衙走去。明明天色将明,他的双腿却无论如何跑不起来,失魂落魄般走在路上。提了几次真气,才爬上那棵藏着囚服的大树。他呆坐在树上向园内张望,已有两三扇窗透出灯火,园中那些布置精巧的轩亭、曲桥,丰姿潇洒的桧柏、罗汉松如今看来却影影幢幢,如鬼似魅。

  他深吸口气,略提了提神,翻入园中,走过弯弯曲曲的小桥,来到蔷薇墙下,顺着藤蔓爬上铁窗,截下断栏杆,钻了进去。

  莲花生早已听见响动,正目光炯炯地望向这方,一见他落在地上,喜笑颜开:“你可回来啦!”

  梁画楼知他等得心焦,歉然地点点头。

  莲花生疑道:“怎么这副神情,莫非被人发现了?”

  梁画楼道:“不过去看了个朋友,勾起一些旧事。”

  莲花生上下打量他,道:“胆儿真肥,羽翼未丰哩便敢见朋友。什么朋友,不怕他说出去?”

  梁画楼斩钉截铁道:“她不会。”

  莲花生笑了笑,道:“此番逃狱,感受如何?”

  梁画楼将如何随纪叔洋的马车出园一事告知莲花生,道:“这虎牢的值守似乎并不很严。虽远远见到几个厉害角色,却没人发现我,进园出园皆顺利得很。”

  莲花生极夸张地瞪大双眼:“梁大侠练了《八瓣莲花经》,功夫更是出神入化了。”

  梁画楼皱眉道:“居士又取笑了。”

  莲花生正色道:“你昨晚出去时还颇有豪兴,现下却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男子汉什么旧事放不下?!”

  梁画楼苦笑一声:“居士教训得是。”

  莲花生直摇头:“我观你也实在是个多情的,唉!说起这虎牢么,关押的虽然皆是些所谓高手,却都被他们握住了致命脉门----你中了‘雪里红’,我不是也……总之都是一塌糊涂!他们怎会想到,我竟在这牢中将《八瓣莲花经》传予了你哩。”

  “‘他们’究竟是谁?”

  “我不是说过,不知道。”

  梁画楼点点头,默默坐下,用了会儿功,方渐渐离开心中的虎跳峡。

  到得夜间,休整了一天的梁画楼再度钻出铁窗。他心悬范醉,莲花生劝之不住,只能道:“你如今的功力尚未能与从前相比,千万莫要妄动!”

  他想将这园子好好探上一番。园子只有南面一个门,便是昨日纪叔洋轿子进出所用,此时洞开着,靠近门有一排平房作马厩、歇轿等用。园中有二层小楼三座,各在东、西、北方,中间有一潭池水,架一座曲桥。虎牢便是西楼,昨日纪叔洋进的是北楼,各楼台此时仍有些灯火。虽有巡哨,却甚是懈怠,三五人正聚在东楼前打盹。

  梁画楼悄悄贴近北楼,为免打草惊蛇,他潜在灌木丛边向内张望。这时园子南门处传来响动,他一眼认出是纪叔洋的马车,心中暗自嘀咕:“此人难道日日都来?”

  只见纪叔洋下得车来,快步走向北楼。楼内也有数人迎出,拱手道:“纪大人,上师正在等候。”

  纪叔洋慌忙作揖:“公务繁琐,劳上师久候,抱歉抱歉!”

  梁画楼心想:“看来这‘上师’便是这里的主人。”

  纪叔洋进去后,车夫自去平房歇息,北楼的门随即关上。听里面的脚步声,除纪叔洋步履沉重外,其余人皆身手轻盈。梁画楼以纪叔洋的脚步为辨识,猜测他上到二楼。他悄悄绕到山墙处,仰首望去,果听二楼一间房内传来人声。

  他施展壁虎功,爬上屋顶。由于功力尚未完全恢复,兼之敌人不明,他不便鲁莽地揭开屋瓦,便静静趴在屋檐上,垂下半个身子向房内悄悄望去。

  房内一灯如豆,纪叔洋半个屁股搭在椅子上,身子前倾,恭恭敬敬地望着床榻上的人。而那人竟是血红着一张脸!梁画楼心中一惊,再仔细一看,方看出他是戴了一张赤色面具,正与四个月前随金焕前来捉他的那两人一模一样!

  二人细声低语,纪叔洋的声音隐隐约约尚能辨出一两句,似乎在问什么练气、意念方面的疑问;那人的语句却全然听不清楚。二人谈了一会儿,都站起身,向窗户走来。梁画楼连忙闪身。他将身子缩在屋檐上,听得窗户被打开,传来时重时轻、时长时短的呼吸声。他正苦恼看不见二人在做什么,忽见园中央的池水波光粼粼,映出他二人的倒影,不由心中一喜。

  只见二人面窗而立,双目上抬,双臂抬起,肘部回曲,小臂向斜上方伸展开,掌心内含。两臂时而如拨云见日一般水平拉开,时而收归原位,姿势颇为怪异。如此大约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梁画楼不知他们在做什么,等得不免有些不耐烦。

  好容易二人收势复坐下,又谈了片刻,纪叔洋起身告辞。照旧有数人将他送出北楼,他便乘马车离开。过后不久,北楼内灯火尽灭,再无人声。梁画楼想:“这‘上师’定是武林中人,且能调动如许高手,可见不是个没地位的,只不知什么来历,似乎甚得纪叔洋信赖。他不会武功,却跟这‘上师’练的哪门子调息功夫?”

  他离开北楼,又悄悄踱到西楼前。这虎牢进出了数次,皆是被衙役拖拖拽拽,倒没好好欣赏过。门是上了锁的,他见此楼只有二楼镶有铁窗,心道:“莫非这里只有二楼用作监牢?那倒也关不了多少人。不知范兄是否在这里。”

  楼内黑灯瞎火。他贴在墙边听了一会儿,又用手指掭开几个窗户,见一楼的几间屋子内不是无人,便是看守在打瞌睡。这窗户虽也糊着纸,却是铁打的窗格。他爬上二楼,方觉出此楼的独特之处。相较于一楼已有些斑驳的墙壁,二楼的墙壁近两年重新砌过,且对于一层楼来说显得奇高。他力贯入指一试,只觉墙内并非砖石,而是坚硬如铁。

  梁画楼心道:“这园子已很有些年头,而这二楼当是这两年改造而成,当真是铜墙铁壁。纪叔洋正是三年前履新,这里莫非便被他用作私牢?”

  正因为是民宅改建,二楼的的每一间牢房倒都有窗户。梁画楼爬在墙壁上一个一个查看过去,六间牢房各有一到两名犯人在内,皆披头散发、衣裳脏乱,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梁画楼不免诧异:“看这些人的身形,并非全都会武的,为何要关在虎牢?”他一时认不出谁是范醉,心下焦急。

  这时,自己正下方一楼的一扇窗吱呀打开,有一名看守探出脑袋。梁画楼想是自己不耐烦之下弄出了声响,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莲花生的劝告抛诸脑后,一个鹞子翻身,下落的同时拉住那名看守的衣领将他一把拽出,瞬即捂住他的嘴,轻巧落在地上。

  那名看守大骇,口中呜呜。梁画楼将他拖到楼后,放开手,却捏住他的颈骨,道:“不许作声!范醉关在哪里?”

  那人喘着气,道:“这、这里并没有一个姓范的大、大侠。”

  梁画楼手上略微用力,道:“当真?”

  那人吃痛:“当真,当真!”

  梁画楼笑道:“那么你怎知我找的是位‘大侠’?”

  那人苦着脸道:“只因现下抓着我的是位大侠,大侠找的自然也是大侠……”他边说边瞟着梁画楼。

  梁画楼心道:“此人识得我。”他也不多话,只握住对方手腕。

  那人忙道:“别,别!范大侠就在二、二楼。”

  梁画楼令他打开门锁,进入西楼。一楼内有一条长长的走廊,点着幽暗的灯火,两边各分布着三间洞开着门的房间。正如他之前所窥,不是无人,便是有看守在打盹。突然其中一人翻了个身,道:“谁他妈又爬起来?”

  那名看守甚是乖觉,道:“是我,小黄子,解个手。”

  那人朦朦胧胧地笑骂一句:“小黄子黄汤灌多啦!”又复鼾声大起。

  梁画楼拎着小黄子的衣领上得二楼。二楼的布局与一楼相类,各牢房铁门紧锁,只在天花板上凿有一小扇铁窗。小黄子指了指左手边第二间,又指了指腰间锁匙,梁画楼会意,让他开锁。

  牢房打开,熟悉的霉味扑鼻而来。梁画楼一手拽住小黄子,往里摸索着。借着铁窗漏下的月光,他看到房内卧有二人。一人近门,囚衣尽被着红,看来受过极重的刑罚。另一人蜷缩在墙角,面庞被乱糟糟的毛发遮挡住。

  梁画楼扒开近门那人的脸,不由低呼一声:“金焕!”

  那正是金焕,此时已如废人一般在等死。他又快步走向墙角,仔细看去,那人紧闭着眼,大大的眼眶凹陷着,颌上的胡须一撮一撮地打着结。仅仅四个月过去,范醉竟已形销骨立如斯!

  梁画楼不由双手握住范醉肩头,颤声道:“范兄,范兄,是我连累了你!”

  小黄子觑了这个空,如野猴儿一般一个跟头翻出,又迅疾无比地锁上牢门,在走廊内大呼,整个西楼顿时骚动起来。

  范醉迷迷糊糊地抬起眼,见是梁画楼,大吃一惊,道:“梁二,快跑,这里危险!”

  梁画楼刚欲作答,只听头上咔嗒声响,抬头见一小块屋顶竟向下倾斜,如开闸般哗啦啦地放出水来。看这水的流速,估计不消半炷香的时间便能没人头顶。这竟是一座楼上藏有蓄水池的水牢!

  范醉见这光景,急道:“快跑!”可他环顾四周,只有铜墙铁壁,只能重重哀叹起来。

  梁画楼扶他坐好,将他镣铐震断,爬上铁窗试了一试,跃下笑道:“只有从这铁窗出去了。”

  范醉疑惑道:“你中的雪里红解了?”

  梁画楼点点头。

  范醉面色一喜,随即又是一暗,低声道:“你自己出去吧,莫要管我。”

  梁画楼道:“这是什么话?你是受我牵连。”

  范醉怒道:“叫你莫管就莫管!”

  梁画楼惊疑之下仔细打量着范醉,见他不仅面黄肌瘦、血色全无,竟连眼珠似乎都是黄的,全然没有光亮,牙齿也脱落了几颗,身上到处都是溃烂疔疮,筋肉捏起来更觉绵软无力。

  梁画楼心中如暗雷滚过,沉痛不已:“他们给你服用了百泰散?”

  范醉瞥了他一眼,脸上现出死一般的气色,道:“我如今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出去也是无用的。”

  梁画楼道:“百泰散虽然可怕,也并非不可解,甚至可以说不需解药!”

  范醉道:“你不必好意相骗,你不知这毒发作之时……”他捂住脸,竟痛哭流涕起来。

  梁画楼望着他,心下无限悲凉,这位昔时的“小张飞”----霜花骏马、江湖驰望的慷慨豪侠,如今竟成这般模样!

  水已没上膝盖。金焕挣扎着坐起,他呛了好几口水,正大咳不已。

  梁画楼看看他,又对范醉道:“我不仅要救你出去,还要带上他!”用手指了指金焕:“还有很多疑问需得他来解释。”

  范醉摇摇头,眼神涣散:“他并没有百泰散的解药。”

  梁画楼伤感地想:“这百泰散果然是个害人的魔瘴,范兄的宏放旷达竟不知哪里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日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日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