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阴胎,我到底是谁?
夜舞倾城2019-04-20 11:37570

  从薛皓月的眼神中似乎可以判断出,他在怪我把琉璃害成这样。

  但是以前他从来不会让一个小女孩进出他的房间,而这次却亲自报得琉璃走进她的房,现在看来,琉璃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儿确实非同寻常。

  他们在房间都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一直呆到第二天。“嫂子,我哥呢?”非微非夜一回来,非夜便问着。非微

  可能也觉得是情况不太对。

  嫂子,其实我们是找月哥有急事,既然他忙,那跟你说也是一样的。后来非微非夜说我之前会所旁边的另外一家洗脚会所也开始出了人命,问我是否要过去看一下。

  竟然是出人命,这种大事,我自然要去瞧一瞧,至于薛皓月或者琉璃昨晚确实惊吓过度,就让他好好陪着她吧,反正我们不会有结果,不如一切顺其自然。

  当天,我与非微非夜他们一起去的那家洗脚店,这是一家还算大型的洗脚店吧。里面的服务员比较多,洗脚妹也比较多,生意明显比我之前上班的那家会所要好很多。

  就算这里发生了命案,生意依旧很好,或者是因为这里不止有洗脚,也有按摩的原因吗?

  ″嫂子,死的是一个女孩儿,也算是这家会所的偷拍,警察已经结案了,说是自杀,但我们发现他是心脏干枯,老化死掉的。“我们三人安排在了一个房间,洗脚技师在帮我们打水之时,我们在闲谈着。

  我也没有看到那个女孩的尸体,不过听非微非夜两人的判断,可以肯定这个女孩儿的死绝对不简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月阴胎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