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绝境分娩(2)
哎呦小白2019-01-22 16:551,565

  唉,紫岚忧伤地叹了口气,要是黑桑还活着就好了。黑桑很体贴它,在它即将分娩的关键时刻,肯定会忠实地伴随在它身边,在它烦恼时,用粗糙的狼舌舔它的脊背,在它饥饿时,为它到草原上去寻觅食物。黑桑不但能消除它那种可怕的孤独感,还能替它分忧解愁,在它产下狼崽后,履行父亲的责任,和它一起保护和抚养孩子,日子一定过得既安宁又逍遥。 但是,这一切都是梦想。黑桑死了。黑桑的尸体恐怕早已被秃鹫啄食掉了,也有可能是被红头蚂蚁啃干净了。

  它还记得黑桑遇难的地方,那是一个名叫鬼谷的山洼,满地都是狰狞的石头,还有几丛稀疏的骆驼草,很像一片恐怖的坟场。 没有黑桑的伴随和保护,紫岚不敢到草原去奔波觅食。它快临产了,气虚体弱,害怕累着了会发生早产难产等意外。

  天渐渐地黑了,近处的灌木林和远处的草原都变得轮廓模糊,最后被漆黑的夜吞噬了,只有身后那座雪峰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散发着白皑皑的光亮。

  紫岚满腔的希望终于彻底冷却。凭经验它晓得,天一黑,胆小的食草类动物就再也不敢光顾臭水塘了。

  唉,看来,今夜又要瘪着肚皮忍着饥饿度过了。

  它叹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悻悻地离开臭水塘,回到自己栖身的石洞。

  石洞坐落在日曲卡雪山的山脚,石洞口小腹大,洞口被茂密的藤萝遮挡着,显得十分隐蔽,是狼的理想居所。紫岚在洞里躺了许久,也无法入睡。一种强烈的饥饿感折磨着它。

  要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口腹,它紫岚也许还能忍受,但它现在肚子里有了小狼崽,作为母狼,它无法忍受小宝贝跟着自己倒霉,和自己一起挨饿。

  小狼崽在它肚子里一阵阵躁动,像在抗议这难忍的饥饿。它心疼极了,难受极了。

  它用前爪摸摸自己胸前的乳房,既不结实也不丰满,因消瘦和营养不良而显得有点干瘪。对哺乳类动物来说,乳房是生命的泉。它自然希望自己那些生命的泉能源源不断地分泌喷涌出芬芳的乳汁,把自己的宝贝哺育得健康而强壮。

  它内心深处还有个野心,让自己生下的狼崽中有一个将来能当上地位显赫的狼王。这个野心是那么强烈那么明亮,生活道路上的任何坎坷和波折都无法使这个野心泯灭。因为说到底,这个野心是大公狼黑桑未竟的遗志。是的,黑桑明白无误地告诉过它,自己想当狼王。当然,有出息的成年公狼都会觊觎狼王宝座的。所不同的是,黑桑比其他成年公狼想得更苦,心情更迫切。

  为了使野心得逞,整整两年时间,黑桑经常悄悄地半夜起来在坚硬的花岗岩上磨砺狼爪,发疯般地啃咬树皮,力求把狼爪铸炼得更锋利些。它紫岚十分欣赏黑桑的胆魄和毅力,也许是出于一种刻骨的爱,它觉得黑桑身上天生就具有一种狼王的风采,理所当然应该登上王位。

  现任的狼王洛戛,虽然也凶悍无比,有一股罕见的蛮力,在体魄上和黑桑不相上下,但黑桑智慧出众,头脑比洛戛灵活多了。真正的强者应当是体力和智慧的高度统一。而洛戛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在空旷的雪野里觅食,会莫名其妙地命令狼群齐声嗥叫,强劲的朔风把狼的嗥叫声传播得很远很远,这等于是在给猎物报警,连再迟钝的岩羊也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有一次洛戛竟然还愚蠢到在大白天去进攻一个猎人的营地,这等于是飞蛾扑火,白白断送了好几匹大公狼的性命……

  要是换了黑桑当狼王,是绝不会干出这等傻事的。

  紫岚觉得洛戛的王位由黑桑来取而代之是上顺天理下顺狼心的大好事。它理所当然是黑桑信得过的同盟者,自始至终参与了黑桑的篡位密谋。

  它们已在暗地里计划商定,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它紫岚假装被霹雳震得心惊胆战,往洛戛身上靠拢,洛戛一定会出于一种公狼的虚荣心,敞开怀抱来安抚它;就在洛戛心神缱绻、注意力被完全分散时,黑桑借着风声雨声和雷声的掩护,绕到洛戛的背后,冷不防就一口咬断洛戛的右后腿。就算洛戛的忠实伙伴这时听到动静跳出来想反扑,也已经迟了,一匹跛脚狼是无法在狼王的位子上站稳脚跟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