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神医死了
十八雨2018-06-14 16:393,357

  张神医死了。

  东张村的老中医,名扬全县的张神医,市里高官的座上客,宫廷御医的医术传入,死了。

  张神医本名张葆玖,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医术高深,头疼发热、针灸按摩、咳嗽哮喘、止血接骨,甚至调养保胎、小儿黄疸都有大量的治疗案例,每天都有来自全县甚至更远地方的众多患者登门求医,在镇上的张记药店人满为患,更是在旁边新建了4层楼房,计划分门诊药房病房,连排号机都已购入调试,电脑打印机更是少不了,一切跟正轨医院一样。甚至为了照顾不懂电脑的张神医,都已经安排好卫校毕业的孙子张进和孙女张薇薇专门负责给老爷子打下手。这是已挑好了黄道吉日准备搬新楼呢,张神医却死了。

  张神医的死是心脏病突发导致的,毕竟岁数很大了,天气热,又赶上心里高兴,多喝了几杯酒,大半夜的心脏病发作,等早上发现的时候已经凉了。

  实际上,张家人对于老爷子的死是早有准备的,按农村老规矩,家里棺材早就准备好了。老话说的好,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收自己去。张神医已经八十四了,这是个大槛,也是无可奈何的。

  作为医生,张葆玖还是很注意保养的,但毕竟经历过几十年的艰难岁月,缺吃少喝的,临老了日子又变好了,甚至生活条件比幼年当地主家少爷时的日子还好,就没管住嘴,不可避免的得了肥胖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一个不少,是一边给人看病,一边自己吃药控制。不过还是生活好懂的多,看上去,老爷子的身体还是很不错的,自己吃饭穿衣遛弯打太极,本以为还能活好多年呢,却是突然就过世了,让很多人都吃了一惊。

  张神医有五个孩子,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虽然女儿出嫁、两个小儿子从小逃难,但在村里还是有两个儿子在,所以老张家还是分到三份宅基地,修了一个小别墅,一套三间的平房,让保姆住着顺便打理,以及一套老宅子,瓦房,只是太久没人居住,堆放了一些杂物。

  张神医是就住在小别墅里,精装修的三层乡村别墅,就在东张村通往镇里的马路边。每天早上,老人是早早就起床,洗漱转圈,等保姆过来做好饭,跟二儿子张大贵一起吃饭,然后慢悠悠的走到镇上张记药店。从东张村到镇上,不到三里的路,就当是遛弯了。

  二儿子张大贵也已经60多了,年轻时家里穷,没能说上媳妇,等家里条件好了,岁数也大了,加上一次意外腿脚有点不方便,也没找到合适的小寡妇,结果一直打光棍,就没分家,跟老爷子一起住。

  老人被发现出了意外,还是因为保姆和张大贵等老人吃早饭一直没等到人,院子里路口都没看到人,才想起去房间里查看。这时候,这时候,一切都晚了,彻底没有抢救的可能了。

  张大贵当时就傻眼了,还是保姆帮忙叫魂,才反应过来,哆嗦着打电话通知了一圈,跟在市里居住的老大张大富简单说了几句,就定下来老人的后事操办事宜,找了邻村的老山子,这一带专门操办丧事的人,经验丰富。

  老山子又推荐了一个大厨,专门做农村红白喜事宴席的,以及一个唢呐班子。如果是腊月,结婚的比较多,多少个唢呐班子都不得闲,到处赶场,就需要提前几个月预约了,当然,现在是暑天,唢呐班子都比较闲,甚至好多吹响的都跑出去打工了,要等年底才回来集合。

  张家不缺钱,张大贵也没讨价还价,只要求办的热热闹闹的,让老爷子最后风光上路。这方面老山子的信誉还是不错的

  张进和张薇薇是张大安的孩子,二人就住在镇上,各自都有家庭了,卫校毕业后一直在药店干,现在是张记药店的主力,老人只是负责看病开方子,看常见病和拿药都是这兄妹俩负责。张大贵也没去镇上,直接跟侄子张进打了电话,通报了老人的死讯,让张进去商店把孝服、白粗布、纸、鞭炮等都买回来。

  张家诸人,在接到电话后也都开始往东张村赶。

  张葆玖有五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是解放前出生的,后来也是借助小儿年幼保了一命,最初给孩子命名时想的是富贵,后来就渴盼平安了,所以几个孩子的名字就是富贵平安,前两个叫大富、大贵,但第三个孩子偏偏是个女孩,就叫平平,第四个又是个男孩,继续叫大安,至于后来生的幺儿,实在没精力考虑名字的事,就直接取名小五了。七几年,老四和老五离家出走,血缘虽然没断,但离的还是有点远,也就交通方便了,偶尔回来看看老爷子,不过几个孙子孙女来的倒是多一点,张进和张薇薇更是就在这边镇上落户了。

  农村办丧事,有自己的一套习俗,没等其他兄弟姐妹赶回来,在张进把孝服等物事买回来后,张大贵先要进行办理丧事的第一步:报丧。

  虽然现代文明已经冲击到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规矩都没有了,但还是有些规矩是要守的,哪怕简化点。

  张进回来的时候,老山子已经赶过来了。这闲时候有张家这个大户,老山子还是很积极的,摩拳擦掌要使大力气。说是老山子,其实才五十多岁,比张大贵还小,但这个时候,主持人最大,整个丧事都要靠老山子操持了,所有家属朋友都要听指挥。

  老山子先是让张进去买烟、酒、水果、瓜子等,又给张大贵穿好孝服,戴上孝帽,让张大贵到东张村各家各户去挨个磕头报丧。

  现在报丧也都很简化了,尤其是对外地的亲友,更是一个电话就算是通知了,不过对本村的近邻,可以简单却不能简省。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尤其农村红白喜事有大量的琐碎事情要做,这些琐碎活一般都是邻居搭手帮忙。

  如张神医这般,去世后,如在过去,要出动很多邻居帮忙的,妇女帮忙洗菜布置桌椅,而男人要做的事更多,布置灵堂、搬桌子借椅子、烧菜上菜、下葬全流程,还要陪客人聊天喝酒,白喜事也是喜事,不能让客人觉得怠慢了,要让客人宾至如归,喝个痛快,所以有大量的本村男人被请来当忙工帮忙,而且这些邻居帮忙是不用给钱的,管顿饭就可以了。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有专业干这个忙活的,包括置办酒席、搭建灵堂等,都请了专门的人手负责,出钱就行,但挖坑抬棺下葬等还是需要本村男人尤其是本族人帮忙,外人以及直系子孙都不合适的。

  本来这磕头报丧和下葬扛幡的工作应该是由长子来办,但老大张大富不在,赶上暑假,张大富一家出去旅游了,这时候人在洛阳呢,要赶回来也是晚上了,村里报丧是不能等了,只能张大贵去办。

  张家小别墅前放起了鞭炮,老山子带来的人开始布置灵堂,保姆帮着找出准备好的寿衣,有专门的人给换寿衣,还有整理仪容。老山子就吃这碗饭,身边有个专业的团队。

  张大贵出了门,泪都止不住了,连连用袖子擦泪,悲啊!

  不单是因为死了老爹,人生七十古来稀,张葆玖都八十四了,怎么也算得上是喜丧,一家人早有心理准备。

  张大贵悲的是,这死的时间点真不合适,不在于药店搬迁,那个事他是不管的,特殊年代成长的张老二,基本没受到什么良好教育,认识几个字不眼瞎而已,反正挣了钱都会给他一部分供他开销。

  关键是,现在这个时间,村里没几个人啊。

  村里人呢?都出去打工了。

  现在生活压力大啊,普通村民也没法靠家里几亩地过活,不说看病和教育两块支出大头,单是日常生活都需要不少钱,而种地呢?虽然不再需要交税,而且每亩地还有几十块钱的补助,但靠地是挣不到钱的,化肥很贵,农药不能少,还有种子,一年到头,而庄稼的价格几乎是不变的,每亩地了不得也就挣个两三百块,连亲戚间的人情世故都不够。所以,能动的几乎都出去打工挣钱了,村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小孩。

  这时候是八月初,时间点上属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收麦早就过去了,中秋节还远,春节更别谈,所以,这时候基本上不会有人回来。可是,抬棺怎么办?老人下葬怎么办?

  张大贵是了解自己这个老爹的,老人很要强,享过福受过苦,是一门心思想在乡亲面前挣份体面的,哪怕发家了也没离开东张村,就希望能好好的风光一把,可惜这么多年来,子女不争气,几个子女都是普通的庄稼汉,孙子辈也没啥大出息的,没有挣来面子,近年唯有的亮点是重孙考上大学了,却是个二本,而村里有好几个考上一本的。哪怕年过半百起家靠医术挣来家产巨万,也没能换来村里乡亲一个笑脸,反而很少有乡亲上张家药店看病就医,哪怕张老头对本村乡亲都按最低价收费了。

  老人一辈子就为了一个面子,现在人走了,如果能够风光大葬, 也算是圆了老人的心愿,如果下葬很凄凉,张大贵觉得自己老爹会死不瞑目。

  可是,整个东张村,现在能找到的活人也就几十个,还是老的老小的小,怎么才能做到风光大葬?

  张大贵苦上心头,泪花遮住了双眼,摸索着敲响邻居张义春家的大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中医死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