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分析
七玄2018-12-06 15:512,501

  翌日清晨,天还微亮,福威镖局府内的仆人便忙碌了起来。

  换在平常,本不会这么忙碌,但今天不同,因为今天是暮子方四十岁的寿辰,上上下下有许多客人需要招待,因而容不得他们清闲。

  ……

  一旁,福威镖局的门口,只见暮子方正殷切招待今日到访的友人。才片刻功夫,门口便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之中,有江湖的豪客,有富甲一方的商贾,也有装扮怪异的西域人,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来给暮子方祝寿的。

  ……

  “暮老弟,恭喜,恭喜啊!”突然,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从人群中走出,向暮子方恭贺道。

  “哈哈哈,萧大人。”暮子方一看来者是苏州知府,显得格外客气,“客气,客气,里面请,里面请……”

  说罢,暮子方正打算亲自送萧道成入府,不料萧道成却制止道:“暮老弟,你我情同手足,何必如此客气,且今日你宾客盈门,多的是人需要你招待,老哥我就不需麻烦了。”

  “这如何使得,萧大人能屈尊前来,小弟已是万分感激,若稍怠慢,小弟可就不懂礼数啦。”暮子方推脱道。

  “暮老弟这话老哥可就不爱听啦,看来暮老弟是不把我当兄弟啊……”

  “这怎么可能?”暮子方赶忙解释道,“既然萧大人执意如此,小弟也只好遵命,福伯……”

  “老爷如何吩咐……”一旁,福伯待命道。

  “你替我招待萧大人,切记,不可怠慢。”暮子方嘱咐道。

  “好的老爷……”福伯点头道,随即,只见福伯摆出一个请进的手势对萧道成道,“萧大人,您里边请……”

  “好。”

  说罢,萧道成便乐呵的随福伯进入府内,不一会儿,福威镖局门口出现两位与暮子方相差无二的中年人,只听他们分别囔道:“大哥,小弟祝你雄风依旧,小弟祝你事业有成啊。”

  暮子方知道来者是他的两位生死之交,陈飞,穆贺,心中百般高兴,笑道:“哈哈哈,二位贤弟客气了,里面请。”

  说罢,三人一同走入福威镖局大院。

  ……

  一边,福威镖局一处不起眼的花园,暮寒雪静静坐在石椅上,若有所思。

  今天是她父亲四十岁寿辰,按理来说她本该出去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但与他人不同,暮寒雪喜欢安静,越嘈杂的地方她越不喜欢。所以此刻,她宁愿一个人在这花园里坐着也不出去。

  当然,除了这,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昨晚所发生之事,让她不得不怀疑她爹有杀害徐子陵的嫌疑。

  ……

  “暮姑娘一个人吗?”突然,一阵声音打破了暮寒雪的思绪,只见她转过头,发现楚尘正站在她后面。

  “嗯!”暮寒雪点头道。

  见暮寒雪回应,楚尘进一步走到暮寒雪的身边,站在她身侧,坐下道:“可是在想昨天发生之事?”

  “嗯……”暮寒雪点头道,“不瞒公子,我现在心里依然有几分害怕,害怕徐子陵的死真与家父有关!”

  “其实暮姑娘也不必太过担心。”楚尘安慰道。

  “为何。”暮寒雪不解道。

  “因为你爹或许并非杀害徐子陵的凶手。”楚尘解释道。

  “可……”说到这,暮寒雪有些语塞了,昨晚福威镖局只有他爹一人曾出入过,所以他爹杀害徐子陵的嫌疑最大。

  “我知道现在暮姑娘心中很是疑惑,但我能证明你爹非是杀害徐子陵的凶手。”楚尘言明道。

  听楚尘这么一说,暮寒雪似乎看到了希望,眼中微微亮起一道光亮,问道:“楚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我还不至于拿此事开玩笑。”楚尘点头道。

  见楚尘如此肯定,暮寒雪也不在问话,眼睛一直盯着楚尘,她在等待,等待着楚尘开口。

  ……

  “暮姑娘应该记得徐子陵死亡的原因吧。”

  “嗯,他是被匕首直接插入心脏而死,可这种死法并没什么特别。”暮寒雪不解道。

  而一旁,楚尘解释道:“的确,虽说这种死法没什么特别,但那匕首所朝向的方向却大有文章。”

  “公子是说刀刃所指的方向。”暮寒雪问询道。

  “不错。”楚尘点头道,“暮姑娘可记得当时的刀刃指向何处。”

  听着楚尘这么一说,暮寒雪仔细思考了一会,最终肯定地念道:“应该是向右。”

  “不错。”楚尘点头道。

  “可刀刃指向右侧又与我爹有什么关系呢?”暮寒雪不解道。

  “有关。”楚尘点头继续道,“暮姑娘试想一下,假若刺死徐子陵的人是你,依照你习惯,刀应该指向哪侧?”楚尘又问道。

  听此,暮寒雪略微模仿了一下杀人的动作,最后说道:“应该向右。”

  “那暮姑娘可知为何你所指的方向与凶手不同?”楚尘问道。

  一经楚尘的提醒,暮寒雪顿时大悟道:“凶手是左撇子。”

  确实,左手和右手发力的方向不同,这便是刀锋指向不同方向的原因。其实早些时候楚尘便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今日清晨便故意靠近暮子方,验证真假。在确定暮子方不是左撇子,楚尘便将这一发现告诉了暮寒雪,也好让她放宽心。

  ……

  而一旁,暮寒雪听见这个消息后,脸色显然好看了许多,放松道:“若凶手真是左撇子的话,那我爹就不是凶手了。”

  “至少现在并无证据证明他是。”楚尘回应道。

  ……

  “谢谢你,楚公子。”一旁,暮寒雪感激道,“对了,还有一事我想要跟楚公子说。”

  “暮姑娘请说?”

  “就是昨天半夜,我曾见我爹带着一个麻皮袋回来,而且里面好像装着……”说到这,暮寒雪突然停住了。

  “装着什么?”楚尘问道。

  “装着一个人……”暮寒雪回复道。

  “一个人?”

  暮寒雪赶忙回应道:“但我不敢确定,所以请楚公子帮我分析分析……”

  楚尘听此,心中也有怀疑,他思考良久,最终说道:“暮姑娘,此事我也不知该如何说,但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可能不愿意听,但我还是要说……”

  “公子请说。”

  “别太相信你爹……”楚尘觉得这句话很难开口,似乎每一字都有千斤之重。

  暮寒雪听着这话,脑海一懵,一脸茫然地看着楚尘说道:“楚公子?”

  “我知道我说的话姑娘很难理解,但我还是希望姑娘能记住,这都是为你好。”楚尘解释道。

  眼前,暮寒雪看着楚尘脸上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知道他是在替她考虑,于是答应道:“好,我会注意的。”

  ……

  眼看时间迫近黄昏,只听暮寒雪又开口道,“对了,楚公子,现在也该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

  “也好。”说罢,楚尘和暮寒雪离开了花园,向庭院走去。

  ……

继续阅读:第七章 密室杀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