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黑夜
七玄2018-12-05 12:422,267

  夜色时分,暮寒雪和楚尘从酒楼赶回福威镖局,本以为可以碰见杀害徐子陵凶手,但事情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那般胜利,因为回家的路上他们并没有看见碰见福威镖局的任何一人。

  为何会这般,难道是楚尘的推测出错了?不,不可能,杀死徐子陵定是福威镖局之人,这点完全可以确认,那么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凶手在他们之前已经到了福威镖局,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凶手至今未归,至于是哪种,楚尘和暮寒雪也不知。

  ……

  “小姐,你和楚公子怎这么早就回来了,可是街上的花灯不好看。”也就在楚尘和暮寒雪思考之际,福伯突然从大院门口走出,此刻,他手上拿着剪刀,和一些修剪过得枝叶。

  “不,不是。”暮寒雪摇头解释道,“因为路上遇到了些许麻烦,所以便提前回来了,对啦,福伯,今天晚上你一直在这修建枝叶吗?”

  “是啊,明天便是老爷的寿辰,老奴得将庭院的枝叶剪齐了,免得外人看了笑话。”福伯解释道。

  的确,明天便是暮子方的四十岁寿辰,只不过暮寒雪还没将此事告诉楚尘罢了。

  “那你今晚可看见府内有什么人出没?”暮寒雪进一步问道。

  “有什么人触摸?”这时福伯摸了摸额头,认真回忆今晚发生的事情,不久后便回应道,“不久前好像有几个丫鬟出去过,至今还没有回来。”

  听到福伯的话,暮寒雪不假思索地便将这些丫鬟排除,因为凶手仅一刀便将徐子陵的后背刺透,如此力道岂是弱小的丫鬟能够企及。

  “福伯,除了她们还有谁吗?”暮寒雪进一步问道。

  “让老奴想想,哦,老奴记起来了,还有老爷,老爷也出去过,到现在还未回来。”福伯提醒道。

  “你说我爹?”听到这,暮寒雪内心有些害怕了,因为一刀将徐子陵的后背刺透,暮子方完全可能,“福伯,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福伯很肯定道。

  “我爹真出去过?”暮寒雪似乎不信,口中喃喃自语。

  而一旁的福伯见暮寒雪神色不对,不免关心道,“小姐,你怎么了,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

  “没……没什么。”暮寒雪连连摇头,不久又对福伯说道,“福伯,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小姐不必担心,老奴现在身子还硬朗,就是今晚将这些枝叶剪完也不成问题。”

  听此,暮寒雪劝解道:“可明天是阿爹的寿辰,怕许多事情还需你招待,若不早些休息的话,明天岂有有精神?”

  ……

  对于暮寒雪的话,福伯也仔细想了想,确实明天会来很多人,若是今没休息好,明天岂有精神招待客人,于是福伯同意道:“小姐说得是,老奴这就收拾收拾。”

  “嗯,下去吧。”

  说罢,暮寒雪和楚尘目送福伯离开。

  ……

  就在福伯离去不久后,暮寒雪有些着急不可待地开口道:“楚公子,你说徐子陵有可能与我阿爹杀的吗?”

  一旁,暮寒雪眼神急切,满是担忧地望着楚尘,见此,楚尘很想说不可能,但他似乎找不出什么实质的证据,只能说道:“暮姑娘,有些事我也说不准,毕竟这这只是你我的猜测,而且……”

  “而且什么?”暮寒雪不解道。

  “我认为福伯说的话也不一定是真的。”楚尘说明道。

  “为什么?”

  “你看地上的枝叶。”楚尘提醒道。说罢,暮寒雪眼光扫过附近的树木,虽说树枝确实被修剪过,但却只是修剪零星半点,这点枝叶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换句话说,一盏茶的功夫就够了。

  “公子是说福伯在说谎。”暮寒雪问道。

  “也许吧。”楚尘点头道

  “可福伯为什么要说谎?”暮寒雪不解道,难道凶手是福伯?但这似乎不可能,因为杀死徐子陵的必是位高手,福伯在福威镖局四十余年,并未听过他会什么功夫,所以凶手是福伯的可能也微乎其微。

  “或许是在隐瞒什么。”楚尘说明道,“不过暮姑娘不必多想,事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嗯,我不乱想……”说罢,暮寒雪继续说道,“楚公子,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看着暮寒雪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楚尘很清楚此刻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本想留下,但明白此刻让她安静一会儿才是最好的,于是楚尘答应道:“好,暮姑娘也早些休息。”

  说着,楚尘与暮寒雪分别,便各自往各自的房间而去。

  ……

  子夜时分,只听四处寂寥,突而,一阵寒风袭来,静静望去,似有什么东西正向这福威镖局赶来。

  夜色下,天还没有完全黑暗包裹,透过略微的月光,从福威镖局望去,隐约可见一人正拽着马车的僵绳,缓步而来。

  “……踏踏踏……”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远处,马蹄的声响听得越来越清楚了,但奇怪的是,这清亮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安静下来。

  不多时,只见一人正向福威镖局四处探望,似在留意路上是否有行人经过。可以看得出来,他很谨慎,或许说是害怕被人发现什么。

  不一会儿,那人来到福威镖局门口,看见福威镖局大门,他的心情显然放松了许多,本以为他会直接进入福威镖局,但不想,他没有,而是绕过大门,往福威镖局后门走去,似乎怕惊动里面的人。

  ……

  来到后院门口,此人仍非常谨慎地从马车内取出一麻皮袋,从远处看,这麻皮袋很大,大到可以装下一个壮汉。而且麻皮袋里面的东西似乎也不轻,因为光提起它就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而后,只见那人提起麻皮袋,穿入后院,消失在黑夜之中。

  ……

  “阿爹怎会回来得如此之晚,而且那麻布袋里面的东西好像是……”暮寒雪嘴中嘀咕着,虽说她猜到了麻皮袋里面的东西,但她似乎不愿相信。

  ……

  其实在福伯和楚尘走之后,她便一直呆在这里,她再等,等她父亲回来。一开始,暮寒雪是多么希望福伯说的是假话,但显然,福伯说的都是真的,暮子方真的出去了。因而可以肯定,暮子方有杀害徐子陵的可能。

继续阅读:第六章 分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