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六玄令
七玄2018-12-28 12:215,592

  北城郊外,冷风呼啸,声声似刀,刺人脸面。

  ……

  这么冷的天,又在郊外,按理来说路上不该有多少行人,但今天却出奇的反常,因为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三五成群的旅客出现,而且无一例外,他们在四周晃荡一会儿后都进了这此处唯一的茶馆。

  这些人说是旅客,但似乎每一位都不比寻常,何以见得?

  原来此处地处蛮荒,离北郊少说也有二十多里路,一路走来,不知要耗费多少气力,换做平常人身体早已吃不消。

  但这些人却不一样,就算走了许久的路,也不见他们脸上有多大反应。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明眼人一眼便明,此等功力没个三五载的苦修是无法达到的,换句话说来的这些人都是练家子,而且身份都不简单。

  ……

  此时你或许会问是什么吸引这些豪侠到此蛮荒之地呢?难道是这小店?

  但细细一看,这似乎是一间不起眼的小店,不起眼到几乎不会有人愿意来这里休息。但今天似乎也同样反常,因为才过不久,小店已人满为患了。

  这间小店开在郊外,本意是要给路上的行人供应食宿,但来到这里的人似乎都没有吃喝的打算,为何?因为无一例外,他们的眼睛紧紧盯在外面,似在等待着什么。

  ……

  “还没出现吗?”

  “别急,估摸着时间,该到了!”

  正午时分,灼热的太阳当空,虽说给着严寒的天气带来些许温暖,但在坐的人似乎都没有心思去感受,反而越发焦躁。

  ……

  “来了。”

  终于,不远处,一人牵着马,慢慢向这茶馆走来。也就在同时,茶馆内所有的人都不安静了,原本放在桌子上的佩剑纷纷按在手上,可以看得出来,此刻大家都很紧张。

  ……

  到底是一位怎样的人,竟惹得江湖如此多的好手躁动不安?

  说出来你或许不信,此人竟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子,而且还是一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

  只见她身形如柳,眼珠似一汪清泉,晶莹透亮,最惹人注目的是她的肌肤,白若桃花,娇艳欲滴,吹之及破,若要说她是现今最好看的女子恐怕也不为过。

  ……

  她叫暮寒雪,说起她的江湖地位,也并非多么出众,只是福威镖局的一位千金,至于福威镖局,它在江湖上的名声也谈不上有多大,只能说是不愠不火。

  按理来说暮寒雪的江湖地位不至于招来如此多江湖好手,但奇怪的是今天这些江湖好手确是为她而来。

  ……

  “踏踏踏……”

  不一会儿,暮寒雪进入茶馆,起初她的脸色还算平常,但当看见眼前如此多人时,她的脸色就变了。

  “怎有如此多的人在此,而且功夫似乎都不弱。”暮寒雪警惕着,因为如此多的人同时盯着她,换做是谁都会紧张。

  ……

  见暮寒雪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店小二便上前招呼道:“客官,请问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给我备些茶水就好了!”

  “好勒,这位客官稍等,小的这就给你送来。”说着,那店小二便要去取茶水。

  ……

  “敢问姑娘可是福威镖局的暮姑娘?”或许是不愿等待太久,原本静谧的酒店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

  听着这声音,暮寒雪回身望去,只见此人身着一袭白衣,风度翩翩,是位少见的儒雅之士,但如此冒昧询问他人姓名却又似乎与他的外貌不相搭配。

  “不敢相瞒,小女便是,不知这位少侠有何见教?”暮寒雪回应道。

  “见教不敢,只有一事想请姑娘说明。”

  听着这话,暮寒雪内心似有抵触,但还是很客气道:“少侠请说。”

  “六玄令。”

  ……

  听到六玄令三字,一旁,暮寒雪眉色先是一紧,内心不由暗忖道:“此人怎会突然提起这六玄令,莫非……”

  一旁,那白衣少年看见暮寒雪面有迟色,便进一步问道:“不知姑娘可有听闻”

  虽说有些出乎意料,但很快暮寒雪就恢复过来,回话道:“这位少侠说笑啦,六玄令乃武林至宝,小女虽没见过却有耳闻。”

  “那在下猜想暮姑娘也该知晓十五年前所发生之事了。”

  ……

  听到这,暮寒雪内心不由传来一阵刺痛,因为十五年前,发生了一件足以轰动武林的大事,天池怪人为报私怨灭了楚恒一家满门,随同遭殃的还有楚恒的好友暮青峰,也就是暮寒雪的姥爷,每每提及此事,暮寒雪心中就有莫名的伤感。

  ……

  “如此大事,小女岂会不知。”暮寒雪镇定自若道。

  见暮寒雪进一步回应,那位白袍少年便直奔主题对大家说道:“众所周知天池怪人在杀了楚盟主一家后楚盟主身上的六玄令也消失不见,江湖传言是天池怪人偷走了六玄令,但也有人说这六玄令非为天池怪人所得,实则被楚盟主藏起来了,因而这十五年来,不知有多少好汉在找寻这六玄令的下落,可硬是没有半分消息……”

  ……

  “所幸,这几天里,有关六玄令的消息总算传出来了。”不多时,那白袍少年话锋突转,对着暮寒雪说道,“我想此事姑娘也该有所耳闻吧。”

  听到这,暮寒雪眉头一紧,话语有些抵触道:“听没听闻,此事又与小女何关。”

  “有关,自然有关。”那白袍少年语气加重几分说道,“因为如果此事不假,得到六玄令的不是别人,正是姑娘。”

  “??”

  听到这话,暮寒雪脸色不由一惊,暗自嘀咕道:“奇怪,此事只有阿爹何少数几位镖师知道,他是如何知晓的?”

  虽说那白衣少年所说的话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但很快暮寒雪便恢复了冷静,反驳道:“这位少侠真会说笑,若六玄令真在小女身上小女又岂会不知。”

  ……

  “事情真也好,假也好,但都需弄个明白,若六玄令真不在姑娘身上那你包袱内的东西又是什么。”

  突然,另一声音从角落处冒出,暮寒雪不由向那方才说话之人望去。

  ……

  “是他。”

  弄清此人身份之后,此刻,暮寒雪内心的紧张显然加剧了几分。

  ‘夺命剑客’慕容翰,武林三公子之一,一手夺命剑不知伤了多少江湖好汉的性命。

  所幸,慕容翰虽然厉害,但暮寒雪的功夫也不差,真交起手来,谁输谁赢还说不定。

  听慕容翰发问,暮寒雪依旧客气道:“不瞒先生,包袱内只是些寻常物品,上不得什么台面。”

  听此,慕容翰冷笑道:“既是寻常物品,我想姑娘也不会如此小气,给我等一观的机会也不给吧。”

  “先生真的要看?”

  “当然。”慕容翰点头道。

  “虽说如此,但小女还是要奉劝先生一句,最好不要。”

  “为何?”

  “因为小女是在替先生的名声考虑。”暮寒雪说明道。

  “替我考虑……哈哈,你大可说说如何替我考虑?”

  暮寒雪反驳道:“如果我告诉先生这包袱内藏的并非什么六玄令,而是小女平常换洗的衣物,如此,先生也要看吗?”

  “这……”被暮寒雪这么一问,慕容翰即刻憋红了脸,哑口无言。

  ……

  “暮姑娘,就算是换洗的衣裳,我等看了也没什么不妥吧。”不一会人,坐在不远处的诸葛青也沉不住气了。

  虽说这诸葛青的本事不及慕容翰,但也是个相当难缠的角色,若两人联手,暮寒雪恐怕也没多少胜算。

  但还好,自己今日的任务只是将六玄令平安无事的带回福威镖局,至于能不能从慕容翰和诸葛青两人手中逃脱,暮寒雪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想到这,暮寒雪不由叹道:“想不到此等轻薄之言竟这般轻描淡写地从诸葛先生口中说出,小女今天算长见识啦……”

  听着暮寒雪冷嘲热讽,诸葛青也极为尴尬地替自己解释道:“暮姑娘不要误会,若包袱内的东西并非六玄令,在下甘愿与你赔个不是。”

  “可我认为事情并非诸葛先生说的这般简单。”

  “为何?”

  “因为诸葛先生德高望重,今日却仗着人多欺负位羸弱女子,硬要偷看小女的私物,此事若传了出去,我想先生在外的名声恐怕不好听。”

  听暮寒雪这么一说,诸葛青也不由忌惮几分,只见他呆呆地坐在原处不敢开口。人在江湖,名声最为重要,若今日之事真是个误会,那他这辈子恐怕也无法在他人面前抬头。

  ……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依你说来,我们这些人都是些草莽脓包,六玄令的消息真假也分辨不出。”小店内,一声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冒出,大家似乎都吓住了,就连暮寒雪也不例外。

  “怎的连他也来了……”

  看着此人,暮寒雪已经清楚,今日想要全身而退已是不可能了。

  ……

  眼下情况不容暮寒雪乐观,若自己只是对付慕容翰和诸葛青,她尚有一战之力,虽不说能将其战胜,但至少从他们手中逃脱还是绰绰有余的。可加上眼前这人,暮寒雪就彻底没戏了。

  非是她不自信,只是眼前这人着实不简单,他叫白眉,武林一等一的高手,别说慕容翰和诸葛青,就是放眼江湖,能胜过他的人怕也寥寥无几。

  “前辈误会啦,小女非是这个意思,只是……”暮寒雪连忙解释道。

  ……

  “不需多说,你包袱内是不是六玄令,老夫一试便知。”说话间,白眉蓄势待定,踱步靠近。

  暮寒雪也知此事避无可避,念此她不得不握紧手机的佩剑,提高警惕。

  “好丫头,老夫偏要看看你能在我手中走上几个回合。”

  “唰!”

  突而,白眉目光一凛,只闻唰的一声,他的身子直接移位到暮寒雪身前,速度之快暮寒雪竟来不及反应。

  也就在白眉来到暮寒雪身前时,一股内劲猝然间从白眉的掌内奔涌而出。眼前,掌劲似风一般直接向暮寒雪扑来。暮寒雪知晓这股掌劲的厉害,若是硬接难免吃亏,刹那间,只见她身子向右一侧,轻轻避开白眉的掌法。

  ‘轰!’

  掌风扑过,暮寒雪身后的大门直接被震得粉碎,也亏暮寒雪躲得及时,要不然中了这一掌不死也得重伤。

  虽说暮寒雪躲过了这一掌,但显然她的危机并没有化解,因为要想抢夺六玄令的人并非只有白眉一人。

  “看剑!”

  也就在暮寒雪躲避的瞬间,慕容翰率先出手,只见长剑出鞘,顿时剑气凌空,刷刷直向暮寒雪的心窝刺来。

  “不好……”意识到危险,暮寒雪也不敢多做保留,手中的白剑已夺鞘而出,只见她横面一劈,顿时白光一闪,无形的剑气直接震开慕容翰刺来的利剑。

  “好机会!”

  眼前,诸葛青见暮寒雪背对着自己,便快速探出手掌直取暮寒雪的后肩。

  ……

  或许是一心不能二用,暮寒雪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白眉和慕容翰身上,忽略了一直在旁翘首以待的诸葛青,而等她发现过来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眼前,诸葛青手掌直取而下,快速抓住暮寒雪身后的包袱,本欲将它夺下,但暮寒雪岂会让他得逞,就在包袱快要取下的刹那,暮寒雪手中的白剑如银光射眼,直劈诸葛青而来。

  虽说六玄令很重要,但在诸葛青看来,自己的性命似乎更重要,眼见利剑劈来,诸葛青不得不松开包袱,向后退出数米。

  眼下,六玄令虽没有被诸葛青抢去,但那包袱已经松开许多,不多时,只见一个木盒子随同包袱一起跌落下来。

  “哐……”

  包袱跌落,虽说里面的东西没完全掉出,但通过盒子的缝隙可以将里面的东西看出个大概,这是一枚令牌。

  “六玄令。”

  ……

  “果真是六玄令!”

  六玄令掉在地上,也就在同一时间,所有的人目光都死死锁在那木盒子上,在场众人无不垂涎。

  ……

  冷清,寂静,这与先前喧闹的氛围似乎大不相同,但这一切都是真的,所有人,包括暮寒雪都把注意力放在掉落在地下的六玄令,但四处的人似乎都没有出手的打算,因为谁也不敢动手,所以现场就一直这样僵持着。

  ……

  现场,一群豪侠围着暮寒雪,而暮寒雪则手持利剑,守在木盒旁,很显然,在场无论是谁,只要他们敢抢夺六玄令,无疑将成为她击杀的目标。

  “六玄令归我啦。”一旁,白袍少年见大伙没有动静,便打算先手抢夺。

  “找死!”突然,一阵呵声响起,那白袍少年手还没摸到六玄令,竟便被人打了一掌,瞬间五脏六腑震碎,当场身亡,杀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白眉。

  眼下,白眉见自己已然出手,便没有收手的打算,只见他趁势而起,直取地下的六玄令,而一边的暮寒雪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眼看白眉扑来,暮寒雪挥剑而上,一把将他拦住,暮寒雪的功夫虽不如白眉,但白眉要想在短时间内战胜她也绝非易事。

  或许是暮寒雪和白眉太过注意于对方,以致被慕容翰钻了空子,意识到机会,只见他踱步而出,身体好似一阵清风般从两人身前略过。

  慕容翰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暮寒雪也没时间反应,而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地下的包袱早已不见了。

  ……

  “东西还我……”看见慕容翰抢走了六玄令,暮寒雪赶忙朝他追去。

  一旁,白眉见慕容翰抢先一步夺走六玄令,整个人都快要急疯了,自己辛苦了这么久,却被慕容翰接了便宜,这事搁谁心里也不痛快。

  “慕容匹夫,休走,把东西留下。”

  就在白眉的身子快要窜出大门之时,突儿,眼前一把利剑从他眉心划过,逼命而来。

  “唰!”

  眼前,利剑挡道,剑寒气冷,白眉意识到危险,身子不由一掠,向后退了数步,这才躲过这逼命之招。

  “何人?如此大胆……”在这个关键时刻竟有人故意拦他,对此白眉异常愤恨。

  而一边,诸葛青立剑挡住了白眉的去处,很显然,拦住白眉的正是诸葛青。

  “先生见谅,在下受人所投,并非有意与你为难。”诸葛青有礼道。

  “受人所托,你与那慕容匹夫是一伙的?”白眉气急道。

  “可以这么说。”诸葛青回应道。

  “可恨,老夫先杀了你,再杀那慕容匹夫。”

  眼看六玄令被人夺去,白眉已被怒气冲昏了头脑道,现在他只想快点杀了诸葛青,然后去追那慕容翰。但显然,他想得太简单了,诸葛青也是武林好手,要想在短时间内杀他岂是易事。

  ……

  而一边,小店内的人,见六玄令对慕容翰抢了去也纷纷夺门去追,对于这些人诸葛青并没有阻拦。因为他清楚,在场众人除了白眉,谁也赶不上慕容翰的速度,因而他根本不需要拦。

  ……

  郊外,暮寒雪四处找寻着,虽说她第一时间追出,但慕容翰的速度太快了,追了一会儿,竟被他摆脱了,想到这暮寒雪又急又气。

  ……

  “完啦,这下我该如何回去向阿爹交待啦。”

  虽说如此,但暮寒雪并没有放弃找寻慕容翰,可以看得出来,她心中仍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能找到慕容翰。

  而就在她四处找寻之际,眼前突然冒出一位熟悉的少年,喊道:“暮姑娘留步。”

继续阅读:第二章 楚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