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福威镖局
七玄2018-12-03 22:423,911

  日落时分,暮寒雪和楚尘便赶到苏州,更确切的说是到了两人今晚的落处,福威镖局。<p>  ‘福威镖局’,眼前,嵌金的四个大字落在眼前,几十年来,经历时间的洗礼福威镖局已变得暗淡许多。<p>  物极必衰,或是正是应了这句话,因为在十几年前,福威镖局可谓如日中天,非说绿林好汉,就是江湖中德高望重的前辈听见这几个大字也不得不留几分情面。<p>  当然这一切都亏了暮寒雪的外公暮青峰,说起这暮青峰,江湖之人无不仰望。这非是因为他实力如何了得,而是为人的肚量,就连当时的武林盟主楚恒都对他敬佩有加,与他结为义兄,可惜十五年前,他卷入楚恒与天池怪人的争斗,不幸丧命。<p>  ……<p>  按理来说,福威镖局底蕴雄厚,就算暮青峰死了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田地,只可惜暮青峰生前并无子嗣,以致一身功夫没了传人,也由于失去暮青峰这个依仗,福威镖局便开始一落千丈。<p>  虽说现在落败了,但福威镖局依旧是苏州一带最有实力的镖局,要不然那西域商人又岂会将如此重要的六玄令交付予它。<p>  ……<p>  一旁,暮寒雪和楚尘刚到门口不久便看见一位年过五旬的老人从门口走出,看着暮寒雪归来,他很是惊喜,似乎比谁都要开心,“小姐,你……你回来了,太好了,我去知会大伙一声。”<p>  说着,那老者正欲起身,却被暮寒雪叫住了:“福伯,你先别急着前去,眼下我还有些急事需要劳烦于你。”<p>  福伯在福威镖局已有四十年有余,伺候了暮家三代,所以暮寒雪对其还是十分尊敬的。<p>  “小姐请说。”<p>  “我想你去替我安排一间客房,好让我这位好友入住。”<p>  “小姐的好友?”说着,福伯的眼睛不由瞥向身旁的楚尘,只见其人面如冠玉,一表人才,福伯认人无数,一眼就看出此人是难得一见的贵公子,便连声答应道,“好,好,老奴这就安排。”<p>  “有劳啦……”楚尘拱手道。<p>  听见楚尘如此客气,福伯更见高兴道:“公子何需客气,小姐的朋友便是府内的贵客,怎可怠慢,公子快跟我来。”<p>  说着,楚尘回头看了看暮寒雪,似有话要与她说,而一旁的暮寒雪则提醒道:“公子放心,你先与福伯去房间休息,我待会便来寻你。”<p>  “也好。”说罢,楚尘便尾随福伯而去,而暮寒雪自然也没耽搁,一到府内便向他爹暮子方的住处赶去。<p>  ……<p>  “阿爹,阿爹,我回来啦。”<p>  ……<p>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暮子方听见这声音便知是暮寒雪回来了。先前他还在担心暮寒雪的安危,依照行程,三天前她就该回来,可这三天没有她半分音讯,这三日来他可谓度日如年,但总算暮寒雪安全回来了。<p>  “雪儿,你怎回来的如此之晚,可是路上遇到什么麻烦?”暮子方担忧道。<p>  “不瞒阿爹,确实遇上了。”暮寒雪点头道。<p>  一听如此,暮子方似乎更加担忧了,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p>  “阿爹不知,这六玄令之事不知被什么人泄露了,我这路上不知多了多少麻烦。”<p>  “你说六玄令的事情泄露出去了?”听着这话暮子方愕然一惊:“奇怪,此事只有我们镖局少数人知道,此事是如何泄露的。”<p>  听此,暮寒雪摇头道:“这我也不知,不过我怀疑镖局内或许有细作。”<p>  听着暮寒雪的话,暮子方若有所思,但不多一会儿又听他提醒道,“雪儿,此事事关重大,在他人面前最好不要提及,至于镖局内是否有内鬼,我会安排人下去调查。”<p>  “好的。”暮寒雪点头道。<p>  “还有,路上拦你的都是些什么人?”暮子方问道。<p>  听此,暮寒雪细细回顾了一下,特别提醒道:“这群人中有些名气的也就慕容翰和诸葛青,哦,还有白眉。”<p>  “白老英雄?他也去了。”听见这个名字,暮子方震惊不已,白眉可是江湖上屈指可数的高手,他若去了那这六玄令十有八九是被他拿去了。<p>  ……<p>  一旁,暮寒雪听见暮子方如此客气的称呼白眉的名字,不知为何,她心中的气便不打一处来,冷嘲道:“哼,他算什么英雄,依我看来偏是仗势欺人的小人罢了。”<p>  “不可胡说,白老英雄武功高强,他若真要对你动手,你岂有命活着回来。”暮子方见责道。<p>  暮寒雪听着这话,也不禁吐了吐舌头。确实,白眉武功高强,若真动起手来,暮寒雪断然不是对手,所幸那天他并非为杀暮寒雪而来,若不然,暮寒雪又岂有命活着回来。<p>  ……<p>  暮子方慌张道:“对啦,那六玄令呢。”<p>  无疑,暮子方现在很担心六玄令的得失,因为若六玄令若被他人夺了去,对于福威镖局可谓致命的打击,辛苦积攒下来的信誉恐怕会瞬间击溃。<p>  ……<p>  “阿爹不必担心,这六玄令我平安带回来了。”<p>  听着这话,暮子方很是质疑,似乎比没带回来更让他吃惊,“雪儿,你说的可是实话……”<p>  “阿爹不信?”暮寒雪询问道。<p>  不久,暮子方从质疑中恢复过来,说道:“不,阿爹相信,只是你是如何从慕容翰等人手中逃脱的。”<p>  “我……”暮寒雪本欲将事情的经过全数告诉给暮子方听,但脑中突然想起楚尘的叮嘱,于是只好撒谎道,“要说当时的情况可真是有惊无险,若是当时慕容翰白眉等人联手的话或许已从我手中夺下这六玄令,可惜他们并不团结,六玄令还没到手就打起来了,于是我趁乱便逃出来了。”<p>  “原来如此。”听着这话,暮子方擦了擦脸上的冷汗,长长叹一口气道,“那六玄令现在在哪,快拿出来给我瞧瞧。”<p>  ……<p>  暮子方话刚说完,暮寒雪便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放在桌子上,说道:“东西在这,阿爹可差人看看有何差错。”<p>  一旁,暮子方看见暮寒雪将盒子放在跟前,便转身对另一个人说道:“柳兄,你所委托的东西我门已带回,你可要过来看看有何不对。”<p>  ……<p>  听着暮子方的话,暮寒雪也是一惊,原来房间内除了她和她爹之外还有他人,可自己怎会没发现,或许是因为到家后放松警惕的缘故。<p>  ……<p>  顺着暮子方说话的方向,暮寒雪抬眼望去,只见一人身着黑色锦袍,但不可思议的是此人身材,样貌进竟与自己的父亲相差无几。<p>  若非此人披散头发,满脸胡须,暮寒雪或许已将他误认为自己的父亲。<p>  ……<p>  不多时,只见那西域商人便起身来到暮寒雪跟前,不怀好意的朝着暮寒雪冷蔑一笑,随机拿起桌子上的木盒拿起,将其打开。<p>  “咔……”<p>  只见那木盒打开的刹那,那西域商人的脸色完全变了,只见其愣在原处,像是见到了不可思议之事。<p>  不一会儿,只见这西域商人口中喃喃道:“怎会?”。<p>  而一旁的暮子方看见那西域商人迟迟不语,暮子方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便问道:“柳兄,如何,这六玄令可有什么差错……”<p>  “这,这……”显然,此刻那西域商人好像还没晃过神来,看着这东西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只是满眼贪婪的看着它。<p>  “???”见那西域商人迟迟没有动静,暮子方也坐不住了。只见他站了起来,目光也直接向他手中的盒子望去。<p>  当暮子方看见盒子内的东西时,他也愣住了,好像眼前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p>  眼前,偌大的房间,暮子方没说话,暮寒雪也没说话,反倒是那一直沉默的西域商人快手将盒子关住,神色有些急切道:“暮兄,六玄令既已安全送达,小弟不便多留,便先告退了。”<p>  一旁的暮子方听着这话,心中似乎并不像让他就这么离开,于是挽留道:“柳兄留步,你我许久未见,何不多留片刻,为兄也好略尽地主之谊。”<p>  “暮兄好意小弟本不该拒绝,但无奈小弟离家多时,不好久留,还望暮兄见谅。”那西域商人直接拒绝道。<p>  “也罢!”见这西域商人执意要走,暮子方也不好强留,不一会儿,便朝大门口囔道:“徐子陵,你过来一下。”<p>  暮子方的话刚说出,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突然走了进来,问道:“总镖头如何吩咐。”<p>  “替我送柳兄出门。”<p>  “好的。”<p>  “去吧!”<p>  说罢,暮子方便目送两人离去,可不知为何,他目不转睛盯着那西域商人手中的木盒,直到他离去方肯罢休。<p>  而一旁,暮寒雪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提醒道“阿爹,你怎么啦。”<p>  ……<p>  “没,没什么,只是在想些事罢了……雪儿,你与我说实话,路上之事你可有隐瞒。”暮子方又一次问道,似乎根本不相信暮寒雪先前所说之话。<p>  “没有啊。”暮寒雪摇头道,除了楚尘叮嘱的事,她确实没有任何隐瞒。<p>  而一旁,暮子方似乎并不相信暮寒雪的话,再一次问道:“真的没有?”<p>  “确实没有?”暮寒雪反问道,“阿爹,可这六玄令有什么不对?”<p>  “没有。”暮子方摇头道。<p>  “那阿爹为何要一再询问?”暮寒雪不解道。<p>  ……<p>  “这,没,没什么……”暮子方勉强答道,当然他也知道一直这样问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只好叹息道,“罢了,罢了,这些天你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p>  “好的,那我先告退了。”说罢,暮寒雪便离开了房间,虽说今天的暮子方有些奇怪,但暮寒雪并没有多想,因为她知道现在楚尘正在房间内等着她。<p>  回去的路上,暮寒雪本打算去找福伯,问问他将楚尘安排在那间房间。可不巧,暮寒雪才出门没多久便碰到了楚尘,对此,暮寒雪有些惊慌道:“楚公子,你怎会在这里。”<p>  楚尘笑着道,“不敢相瞒,在姑娘离开后,我便向福伯打听你的去处,所以便到这里来了。”<p>  “公子找我何事,可是福伯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暮寒雪问道。<p>  “不。”楚尘说明道,“不关他人之事,在下在此等候姑娘是想问询姑娘是否时间陪我出去走走。”<p>  暮寒雪听着这话,脸色一红,在她的记忆里,男生单独约女生出去便隐含着另一层意思。 “不知暮姑娘可有时间。”楚尘问道。<p>  “有。”暮寒雪回答地很快,但不知为何后面却有些结巴道,“不……不过我希望楚公子能等我些时间。”<p>  “暮姑娘是有其他安排?”<p>  听着楚尘的问话,暮寒雪心情万分紧张,只能勉强挤出几个字道:“没……没有,我……我想换件衣服。”<p>  听此,楚尘笑了笑,念道:“好,我等你。”

继续阅读:第四章 烟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