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发簪
七玄2018-12-11 11:543,593

  暗夜,福威镖局。

  刚吃完饭,暮寒雪便送楚尘来到他下榻的房间,这些天发生了许多事,府中断断续续出了两条命案,这似乎让暮寒雪越发不安。

  回去的路上,暮寒雪见楚尘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似在思考什么,于是暮寒雪问道。“楚大哥,今日陈飞的死有很多匪夷所思的地方,你知道凶手是怎么杀死陈飞的吗?”

  “不瞒姑娘,在下也不知凶手的杀人手法。”楚尘摇头道。

  目前为止,楚尘对这个案件仍是一知半解,这非是因为楚尘实力不济,而是现场留下的线索太少了。虽说从暮子方与李如龙的交谈中,楚尘得知去过庭院的只有四人,但这四人似乎谁都没有杀人的时间,而且最让楚尘想不透的是凶手到底是怎样将陈飞的是他吊在在红娘房间的。

  “确实,今日所发生之事太过诡异,或许真如大家所说,是红娘的鬼魂所为。”暮寒雪略有担心道。

  “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楚尘摇头道。

  “那楚大哥有什么更合理的解释吗。”暮寒雪问道。

  “没有,但我相信此事若真是红娘所为,那么被吊死在她房间的就不止陈飞一人。”楚尘回应道。

  ……

  听见如此楚尘的回答,暮寒雪有些惊奇,楚尘并不认识红娘,他怎知道害死红娘的不止陈飞一人,于是故意问道:“那楚大哥觉得除了他还应该有谁?”

  楚尘回应道:“我想萧大人应该也算其中之一。”

  “楚大哥怎知?”暮寒雪吃惊道。

  “从他当时那害怕的表情应该不难推出。”楚尘回应道,“就不知我推测的正不正确。”

  “正确,正确。”暮寒雪略有兴奋地点头道,“而且不止是他,据我所知,当时害死红娘的除了陈飞,萧道成还有徐子陵和穆贺。”

  “徐子陵?”听见这么名字,楚尘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一会儿,只听楚尘又开口道,“不知暮姑娘可知红娘是怎么死的。”

  听此,暮寒雪回忆道:“其实我也记得不是太清,只记得此事大概发生在十年前,当时……”

  ……

  十年前,红娘到苏州衙门状告陈飞,穆贺二人勒死暮寒雪的母亲,当时萧道成还是苏州的县官,正好审理了此案。

  其实这件案子并不算复杂,只需安排一位合格的仵作检查一下暮寒雪母亲的死因便可。本来状告陈飞,穆贺二人勒死暮寒雪的母亲是十拿九稳的事,但不知为何检查出来的结果却出乎了红娘的意料,暮寒雪的母亲是上吊自杀的。

  ……

  对于仵作裁定的结果,红娘并不相信,因为她和徐子陵曾亲眼见到陈飞和穆贺二人活生生将暮寒雪的母亲勒死,此事不可能有假。

  于是她让徐子陵出来作证,但结果依旧出乎红娘的意料,因为徐子陵推脱自己不曾亲眼见到此事。

  最终,整件案子以红娘败诉结束,也就在这事发生不久后,红娘便吊死在自己的房间,之后,此事就再也没人提及了。

  ……

  听完暮寒雪的陈诉,楚尘这下算是明白了,看来徐子陵,陈飞,穆贺,萧道成都与红娘之死有关,换句话说,若是凶手再要动手的话,那么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萧道成和穆贺了。

  ……

  “楚大哥,我见你魂不守舍,可是在想些什么?”见楚尘陷入沉思,暮寒雪问道。

  不多时,楚尘回过神来,说道:“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凶手接下来的行动。”

  暮寒雪不解道,“楚大哥是说凶手还会杀人?”

  “或许就在这几天发生。”楚尘点头道。

  对于楚尘的话,暮寒雪很是肯定,于是进一步问道:“如果事情真如楚大哥所说,那么凶手接下来的目标很可能就是穆贺和萧道成了。”

  “不错。”楚尘点头道,“看来我们要赶在在凶手杀人之前将他找出,否则福威镖局怕又要多出几条命案了。”

  ……

  想到这,暮寒雪内心隐隐担忧了,因为福威镖局是给他人护镖为生,若自己府中发生多起人命案,今后在外的生意可就难做了,因为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该如何保证他人安全。

  “可凶手太过狡诈,楚大哥可有把握?”

  听此,楚尘抿了抿嘴,点头道:“虽说没多大把握,但至少可以肯定,凶手一定在福伯,来福,小环,小翠,李如龙五人之中。”

  楚尘的话不无道理,因为中午到晚上的这段时间,似乎只有这五人去过庭院,因而杀害陈飞的人必是他们五人中的一人。

  “那楚大哥觉得他们中谁的嫌疑最大?”暮寒雪问道。

  “其实我想先听听暮姑娘的意见,因为我不想因为我的主观臆断而左右暮姑娘的判断……”

  暮寒雪听到楚尘的话,也不好再问下去,于是他开始思考五个人的作案嫌疑,这时她脑中最先浮现一个人。

  “我觉得是来福。”暮寒雪小心翼翼地答道。

  “来福?”楚尘一听暮寒雪的话,连连点头道,“确实,这件事表面上看,他的嫌疑很大,因为他最具备杀人的时间、条件和动机,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为何?”暮寒雪不解道。

  “暮姑娘可还记得离去前我曾向来福问过话。”楚尘问询道。

  听此,暮寒雪回应道:“记得,当时楚大哥好像是问他红娘的房间是否锁住。”

  “不错。”一旁,楚尘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暮姑娘知道他是如何回答的吗?”

  暮寒雪回忆道:“他说他未曾留意。”

  “嗯,正是这句回答洗清了我对他的怀疑。”楚尘解释道。

  “?”听着楚尘的话,暮寒雪似有不解,急忙问道,“楚大哥此话何意。”

  对此,楚尘解释道:“因为当时他若回答红娘的房间确实锁住了,那么可以肯定他就是凶手,因为在那时候,没人会留意红娘的房间,除了凶手,而且凶手为了故意营造红娘鬼魂杀人,也一定会说房门是锁住的。”

  确实,楚尘的解释非常合理,因为当时福威镖局上下因为暮子方的寿辰早已忙成一团,谁有会有闲情跑到五号房间去检查红娘的房间是否上锁。

  ……

  “这么说来福杀人的嫌疑就不那么大了。”暮寒雪点头道,“那楚大哥觉得谁最有可能?”

  楚尘摇头道:“我现在还不好肯定,不过我有一种推测,就不知是否合理。”

  暮寒雪听着这话,双眼一亮,有些迫不及待道:“楚大哥请说。”

  “这事要先从红娘的房间说起,其实我认为凶手在杀死陈飞前,红娘的房间并没有真正锁住。”

  “没有锁住?”

  “不错,因为在我进入红娘房间时,发现红娘的房间很是干净,所以我推测不久前曾红娘的房间有人来打扫过,而凶手可能就是这打扫人中的一员。”不一会儿,楚尘接着解释道,“在凶手打扫完房间后,故意假装把门锁住,而一旁的李管家年事已大,要想瞒过他并不困难,由此凶手将陈飞吊死在红娘的房间便有了可能。”

  暮寒雪听完楚尘的回答,虽说内心已经接受这种可能,但依旧有些疑惑道:“事情若真如楚大哥所言,凶手又是什么时候将陈飞吊死在红娘房间的呢,据李护卫所说陈飞死的这段时间并没有人进入院内。”

  确实,陈飞死时身体尚有余温,据此可以推测陈飞才死不久,如果福伯和来福在送陈老爷进房间时将他杀害,那么现在陈飞的尸体早就发凉了。而小翠和小环是在陈飞死后发现尸体的,因而陈飞死的这段时间,他们完全有不在场的证据。

  ……

  听了暮寒雪的描述,楚尘提醒道:“其实除了来福、福伯、小环、小翠四人外,暮姑娘似乎还忘了一人。”

  听到楚尘的问询,暮寒雪好似想到了什么,有些惊讶道:“楚大哥是说……李如龙。”

  确实,如果将凶手换成李如龙的话,这完全有可能。

  但显然,对于这个答案暮寒雪似乎有些不赞同,说道:“可能是楚大哥多疑了吧,据我所知李如龙向来忠厚,正直,他不可能杀人的,或许是我们遗漏了什么。”

  听此,楚尘也点了点头道:“可能真是我多疑了吧。”

  确实,这一切都只是楚尘的猜测,并无其他什么证据,若仅凭自己的推测就认定李如龙是凶手这完全不符合情理。

  ……

  “暮姑娘,我的房间已经到了,你就送我到这吧。”眼看楚尘下榻的七号房间就在眼前,楚尘说明道。

  “那楚大哥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还来找你。”

  “嗯,暮姑娘你也早点休息。”

  ……

  说罢,两人告别,各自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咯吱……”

  黑夜,也就在楚尘回房间的路上,他的耳旁突然传来一阵声响,他清楚,这是玉器摩擦的声音。

  听见这声音,楚尘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只见他低下身子,从脚边随手捡起一个发簪。这个发簪并没什么特别,它上面烙有一朵花和单片蝴蝶翅膀,很显然,这是一支女人的发簪。

  ……

  若是平常,在此处捡到女人的发簪并不会让楚尘起疑,但今天不同,因为今天到这二排客房的人很少,除了福伯,似乎并没有他人。

  ……

  那么这发簪到底是谁的?从成色看,这发簪很是名贵,显然不是福伯的。

  ……

  虽说楚尘现在不好确定发簪的主人,但却可肯定,中午到晚上的这段时间,除了福伯,一定还有人来过这五号房间。此人到底是谁,会不会就是杀害陈飞的凶手?

  “五号房间!”

  此刻,楚尘嘴中一直念叨着着四个字,好似想到了什么,对了穆贺,据福伯所说,他曾将穆贺安排在二排的五号房间。

  等一下,若是穆贺在陈飞喝醉酒之前就安排在五号房间,这就意味着在陈飞死的这段时间,穆贺就在庭院内,他也有杀害陈飞的可能。

  ……

继续阅读:第十章 悬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