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真相
七玄2018-12-15 21:043,279

  眼下,福伯承认自己杀了人,此刻,他知道自己就算不承认,在充足的证据面前,官府完全可以定他的罪。

  ……

  认罪后福伯的神色不像方才那般紧张,反倒有些轻松道:“楚公子,你先前的推断完全正确,但你能猜出老朽是如何将穆贺的尸体吊在红娘房间的吗?”

  的确,穆贺是如何被吊死在红娘房间的?这也是本案的难点,要知道当时红娘的房间紧锁,且只有暮子方有钥匙,寻常人根本无法进入,福伯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将尸体吊在完全封闭的空间内呢。

  ……

  “关于这点我也想到了答案,就不知对不对?”楚尘答道道。

  福伯听闻楚尘已推测出自己将穆贺吊死在房间的方式,心中不由惊喜道:“楚公子请说。”

  “其实穆贺的尸体并非是在李如龙检查房间后才被吊在房间内的。”楚尘直接言明道。

  福伯接着问道:“那是在什么时候?”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在打扫完房间后。”楚尘解释道。

  听到楚尘的回答,暮寒雪觉得楚尘似乎说错了,因为她记得,李如龙在检查红娘房间时,里面并无穆贺的尸体,而且房间也紧锁着,这穆贺的尸体怎么可能是在红娘房间紧锁前被吊在房梁上的呢。

  “就不知我说的正确不正确……”话说罢,楚尘对着福伯反问道。

  而一旁,福伯见楚尘推测出了的回答,并没有惧怕,反而敬佩道:“正确,正确,楚公子真乃神人也。”

  见福伯竟亲口承认,暮寒雪心中越发不解,问道:“楚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暮姑娘,不知你可曾记得,在我们离去是,你爹曾让福伯留下来打扫红娘的房间。”楚尘问道。

  “记得。”暮寒雪点头道。

  “其实在福伯打扫完房间后,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先跑到穆老爷的房间,将他的尸体取出,尔后将其吊在红娘房间的房梁上,等这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他便将门锁住,这样就可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穆老爷吊死在红娘房间了。”楚尘解释道。

  “这不可能,若福伯早就将穆贺的尸体吊在红娘房间,李如龙等人怎会没有发现?”暮寒雪质疑道。

  “其实要让他们不发现并不算太难,只需使些障眼法就可以了。”楚尘点明道。

  “什么样的障眼法?”暮寒雪不解道。

  楚尘解释道:“我想福伯应该是用帘布类的东西将房梁连同尸体一起裹住,这样从外面看就不会发现与先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

  “不错,因为时间是夜间,从房间外看房内本就不算清晰,在加上帘布的遮挡,李如龙没有发现也在情理之中。”福伯承认道,“不知这一点楚公子是如何发现的。”

  “是房梁上扯碎的黑布提醒我的。”楚尘说明道,“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你是用何手段将穆贺吊死在红娘房间的,但当我看见房梁上的破布时,我才想明白……,为了让大家早上发现穆贺的尸体,你故意爬到红娘房间的屋顶,取出瓦片,用钩子类的东西将裹着尸体的帘布勾出,或许是你太心急的缘故,致使帘布被瓦片划破,挂在房梁间。”

  暮寒雪听着楚尘的解释,这时他才发现楚尘为何看见瓦片上的破布会突然发笑,原来他早就知道福伯的作案手法了。

  听到楚尘的回答,福伯无奈摇头摇头,笑道:“想不到我的计划竟会败在一块小小的瓦片身上,真是千里之提溃于蚁穴……”

  ……

  “那萧道成呢,萧道成是怎么死的。”暮寒雪再次问道。

  “或许是在我们发现穆贺死亡之前,福伯就悄悄潜入萧道成的房间,将其割喉,之后在将他吊在红娘的房间,因为当时红娘的房间并没有锁住,这对他来说反而轻松不少。”楚尘解释道。

  “楚公子说的没错,萧道成是我在凌晨时分杀死的。”福伯解释道。

  一旁,暮寒雪见已无法替福伯辩驳,只能问道:“福伯,你为什么要杀人。”

  “因为他们都该死……”说到这,福伯的验证充满了仇恨,“小姐,你知道红娘是怎么死的吗?”

  “红娘她不是上吊死的吗?”暮寒雪吃惊道,红娘是上吊而亡,这官府早就确认了,难道有假。

  “不是。”福伯摇头道。

  “那……那红娘是怎么死的。”暮寒雪有些难以置信道。

  说到这,福伯脸上满是气愤,喊道:“她是被陈飞,穆贺这两个狗贼活活勒死的。”

  说罢,福伯开始回忆起当时所发生之事。

  “当年,红娘状告穆贺陈飞勒死少夫人,最终败诉回家,但红娘并没有就此放弃,她打算离开福威镖局上京城告御状,不想这事却被徐子陵发现了,徐子陵这人贪图便宜,便将红娘上京城告御状的消息告诉陈飞和穆贺,这两人听了之后丧心病狂,竟直接将红娘勒死在自己房间,当然事情并不会这么就结束,为了掩盖杀人的真相陈飞和穆贺贿赂萧道成这狗官不少钱财,这狗官见财起意,便谎称红娘是自杀而死的。”

  “福伯,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是如何知道此事的?”暮寒雪不解道,她不清楚,如果福伯早知道的话,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

  “不瞒小姐,是徐子陵告诉我的。”福伯解释道,“当时我与他喝酒,他喝了不少,不小心将这件事吐露出来。”

  “原来是这般。”暮寒雪心情有些低落道,虽说她现在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但不知为何她完全高兴不起来,因为福伯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之一。

  不过福伯替红娘报仇也情有可原,因为福伯暗地里喜欢着红娘,只不过害怕被拒绝,一直没有说出来罢了。

  ……

  “福伯,那今天夜里刺杀我爹的那人也是你吗?”突然,暮寒雪开口问道。

  “刺杀老爷?”听着这话,福伯一头雾水,不解问道,“小姐此话何意,我何曾加害过老爷。”

  “难道今晚刺杀我爹的不是你?”暮寒雪震惊道。

  “不,不是我,今晚我一直呆在房间,不曾出去。”福伯解释道。

  听着福伯的话,暮寒雪脑中又有些模糊了,如果福伯没有说谎,那便意味着刺杀他爹的另有他人,他到底是谁?

  眼下,福伯知道自己犯下多起命案,铁定是要被杀头的,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福伯忍不住对暮寒雪说道:“小姐,老奴心中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讲……”

  “福伯你说。”

  “我认为老爷这人心地不正,小姐以后还是小心为好。”福伯提心道。

  “福伯,你这话是何意?”暮子方有些诧异道,为什么楚尘和福伯都觉得她父亲不是好人。

  “其实……其实夫人是被老爷害死的,不瞒小姐,徐子陵在酒后曾对我说过,当年是老爷授意陈飞和穆贺将夫人勒死的。”

  暮寒雪听见福伯的话,如遭霹雳,精神差点奔溃,决然否认道:“不,不可能,福伯,你撒谎,阿爹有什么理由杀害娘亲,且这些年他都未曾续弦,他若真不爱娘亲又怎会如此,我不相信。”

  “有些事或许不该老奴说,但老奴相信红娘,也相信徐子陵酒后所说的那些话。”福伯肯定道。

  “不,不是这样……肯定是哪里弄出了。”

  此刻,暮寒雪有些六神无主了,说实话,现在她真不知该相信谁了,一方是自己的父亲,一方是照顾了自己十几年的人,她很难抉择。

  ……

  “还有一事,老奴今日也必须告诉小姐,不然以后怕是没机会了。”福伯说道。

  其实在被发现是凶手后,他心里早就做好了打算,他打算明天就去投案自首,因而现在他必须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不如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福伯你说。”

  “其实小姐也并非老爷的亲骨肉。”

  这一次,福伯的话完全出乎暮寒雪的意料,甚至直接把她弄懵,自己竟不是暮子方的亲生女儿,这种事暮寒雪岂会接受。

  “福伯,你到底在说什么。”暮寒雪难以置信道。

  ……

  “小姐,我知道现在我说的话你很难相信,但我希望你能静心听我道来。”福伯说明道,“这一切还得从十八年前说起,那时夫人才满十八岁,在那个时候夫人曾外出历练,六个月后才归,但回来时夫人身上已有了身孕,未婚先孕是很伤风败俗的时,老爷(暮寒雪的爷爷)知道后非常气愤,一直询问夫人孩子的父亲是谁,可夫人闭口不言,未免夫人败坏家风,老爷不知从何处找来暮子方,让他与夫人成亲,然后……”

  “福伯,你不要再说了……”暮寒雪全身无力道,话说罢,她便托着疲惫的身体独自离开福伯房间,显然,她不愿在听下去了。

  “暮姑娘!”

  楚尘本欲上前,却被暮寒雪制止了:“楚公子,你不要管我,我只想一人静一静。”

  一旁,暮寒雪一脸惆怅地离开了福伯的房间,现在的她脑中一片空白,她怎么也意料不到叫了十几年爹的人竟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此事谁能接受?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意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