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湿鬼
茄丝2019-01-09 19:242,134

  天慢慢黑下来,室友也陆续下课,见许巍山在宿舍躺着,知道他有一段时间没去上课,与他也没什么交流,所以难得理会,继续忙自己的事。

  许巍山坐起,室友被吓了一跳,他脸色惨白,非常的憔悴,问他这是怎么了,他不说话,又倒下去睡觉了。

  室友陆陆续续的上床睡觉,许巍山反而坐起,他现在害怕回到鬼屋,地上还躺着一半女尸,他很害怕,不敢回去,把眼睛挣得大大的。

  半夜室友突然大吼道:“你给老子过来!”

  这是说梦话,这话又激起了他想害室友的心,他挣着眼睛一直等待,想知道是什么东西把他送回鬼屋,如果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不一会儿,手上的标记冒出黑乎乎的东西,在他想要惊讶的尖叫时,那东西瞬间将他包裹,消失在床上,等那黑乎乎的东西退去时,他已经回到了鬼屋,看了时间是凌晨两点。

  许巍山大声的自语道:“你把我困于此慢慢折磨,不知你是何目的,但我现在有个请求,我要让我室友感受我现在的痛苦,是他们把我害成这样,我要报复他们,你听得见吗?”

  许巍山的话没有任何响应,地上的尸体还在,窗外的一半身体还在敲窗,陈业平依旧烧他的纸,这里平常得并不是那么可怕。

  许巍山躺在床上睡觉,反正逃不了,那就接收这份命运,他真想把可恨的室友带到鬼屋。

  接下来的几天,许巍山居然来上课,他没有寻刘子他们,反而和室友赵孟他们坐一块,和他们不断的靠近乎,宿友见他虚弱惨白的脸,个个都很排斥他,没有和他拉进半分关系。

  刘子见许巍山的行为,他意识到危险,这小子开始恶化,将不幸迁怒于他人,当许巍山双手沾上血时,他将无法回头,可现在的情况又不敢靠近他,也许他已经知道看不清刘子他们的原因了,靠近他只会让他更气愤。

  刘子全力寻找毛汶岳的下落,现在是紧急关头,他不想许巍山陷入癫狂,那样会害死很多人,而他永远也回不了头。

  高中认识不认识的全问了个便,又请高中同学帮忙转发信息,务必让毛汶岳看到,都过去好几天了,还是没有消息。

  许巍山的热贴不断的拉进与室友的距离,上课做同座,下课一起吃饭,晚上一起撸游戏,就为了消除心里的隔阂。

  屋外的女鬼敲窗越来越凶猛,可屋内的那半截身体宁弄不出去,上次在阴间走了一遭,吓破他的胆,他再也不敢干这种事了,门窗给她打开,能不能进来是她的事。

  许巍山住得越久,感觉这鬼屋越神秘,而他似乎成了主人,女鬼得他同意,还不一定能进来,陈业军也不敢伤害他,还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想想要是自己有这么一套房,那该多好啊,现在自己就是它的主人,心里却害怕得发慌,毕竟他不是真正的主人,这背后的神秘让他更难安。

  “别敲了!每晚都来敲,你烦不烦!”许巍山对屋外的半体大吼,这一吼,那敲窗声就停了下来。

  以为女鬼会就此消停,他只想捂头大睡,明天还要和赵孟他们玩,突然闻到一股恶臭,越来是地上的那半女尸躺在他的被窝里,他害怕而又觉得恶心的踹了几脚,怎么也弄不动。

  许巍山爬起来大吼道:“你想让我怎么样?”

  床上的沉默,屋外的低头,其实就是屋内的不出去,屋外的想进来,必须由他引路,床上的尸体慢慢腐化,外面的尸体也开始掉落,许巍山一度的怀疑这鬼是不是把身体也带来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再走一趟,让女鬼牵着短棒,把另一半身体引进来,没有之前的异事发生,很平静,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到跨门槛时,女鬼怎么也跨步进去,屋内的那半截身子突然贴在许巍山的身上,用力的咬了他一口,鲜血哗哗的往地上滴,女鬼踏着他流的血进了房间,与之前的那半身体重新连在一块,又变成那个全身湿漉漉的大美人。

  “你说过不会害我的,为什么咬我?你是不是要吃了我?”许巍山一边后悔的说,一边远远的躲避女鬼。

  “对不起,只有你的血能让我进来,我不是有意害你的”女鬼一边说一边帮许巍山擦拭伤口,这一夜就算过去了。

  天明,一切又恢复正常,很是安静,许巍山继续去上课,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他和几个室友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他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约好晚上一起去网吧撸游戏。

  到了十点,大家都催着回宿舍,许巍山假装玩上瘾,一直拖到一点,没地方住只能去他那儿了。

  一张床四个人挤,许巍山很开心的引他们去鬼屋,进门后见一湿漉漉的美人站在一旁,很是诱人,赵孟说道:“许巍山,你这小子太不老实了,居然金屋藏娇,我们住在这儿不方便,还是先走了”

  “你们快滚,这儿不欢迎你们!”女鬼愤怒的骂赵孟他们,三人也很识趣的走了,不管许巍山怎么挽留,他们都不愿再留下来,毕竟屋子里有个女人。

  送走赵孟他们,许巍山回来后大怒:“是我让你进来的,你居然吼走我朋友,你给我滚,是鬼就和你了不起吗?我现在不怕你,我是这房子的主人,神明也会保护我”

  “你把我带出来,报你三恩,我是在救你啊!这房子阻在隔阳道上,在人间有投影,白天你也能看到它的存在,你现在相当于住在阴阳的交界处,此楼又名将楼。”

  许巍山听了,让自己放松,和气的问道:“你对这楼了解多少?我能不能逃出去?”

  “将楼是通往人间的一条缝隙,它真正的主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它很可怕,能通阴阳,百鬼都很害怕它的威严,至于你手上的标记我就不知了。”

  “你那说救我是怎么回事?”

  “你不能在此杀生,确保你的双手是干净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