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惊吓
茄丝2018-12-14 10:222,185

  许巍山往二楼走去,走到楼梯拐角处,里面伸手不见五指,他吃了一惊,随后打开手机电筒往上照,楼梯上封着一个锈蚀很久的大铁门,好像渗出的血,他没敢碰那铁门。

  咣!

  那铁门后突然传来的巨响吓得他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身体到是滚下去了,可魂被吓在了原地。

  许巍山赶忙跑出房间,拿出手机打刘子的电话,怎么也没有人接,心里万分焦急,只能回宿舍去找他们。

  一边跑一边拨通房东的电话,但一直没有人接,越跑越难受,越跑越力不从心,何时跑到大马路上自己都不清楚,脑子变得昏昏沉沉的。

  脚崴了一下,摔得头破血流,他见了头上的血,才知道让自己安静一点,坐在原地不动,路过的人见他脸色铁青,很是奇怪。

  继续拨打刘子他们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他找个角落呆呆的坐了一下午,越坐越痴呆,感觉丢了什么东西,却有不知道是啥。

  到了下午,刘子醒来,见自己有十多个未接电话,仓雨也是,两人意识到出事了,赶忙给他回电话,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

  两人匆忙跑出来找人,许巍山的电话终于接通了,两人找到他时,被他吓了一跳,脸上的血都干了,仓雨说送他去医院,刘子却说:“他丢魂了,七天找不回来的话,他就会变成痴儿。”

  “怎么会这样?早上还好好的,他真的遇到鬼了吗?我之前去过他那里,我会不会受到牵连”,仓雨担心的问刘子,他可不希望被恶鬼纠缠,接着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真的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天还没黑,魂应该还没有走远,我们先去他的住处看看,趁现在天还没黑”刘子说道,仓雨有点胆怯,可许巍山是他哥们,他不想做一个没有义气的人,和刘子扶着他进了小平房。

  刘子的手指接近平房就跳个不停,整个人变得忐忑不安,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还能感受到丝丝灵气的波动,不可能是阴宅。

  “到底是什么东西吓到他?”刘子很是疑惑,大白天的居然丢了魂,仓雨看着天空越来越暗,心里也担心起来,问道:“要不我们先送许巍山进医院吧,天都要黑了,你知道他丢了魂,肯定能帮他找回来”

  “丢了的魂那么容易找,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疯子了,这房子阳光能照进来,而且很简陋,鬼怪是藏不了的”

  “可你的手指到这儿后就没有停过,我真的很担心”

  刘子想了想也是,说道:“那我们今晚就守在外面,希望他的魂魄能找回来,不然他真的会变傻的”

  “啥?在这儿等他魂魄回来?”仓雨吃了一大惊,怎么可以这么做,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他很害怕,很想拒绝刘子的决定。

  “没事,我们就等一晚,如果等不回来,那我们再送他去医院。”

  刘子在门前画了符,两人在房子八十米的对面坐着,头上戴着柳条编制的帽子,手里握着一大把柳跳,似乎在伪装自己。

  两人才准备好不久,八点的时候居然有人来了,其中一个是刘子最熟悉的身影,他自语道:“有人把许巍山的魂魄带回来了!”

  “什么?在哪儿?在哪儿?”仓雨激动的观察四周,啥也没有,刘子也没有让他看到的打算,那人是谁,居然能把许巍山的魂魄带回来,刘子开眼看,下了一大跳,拖着仓雨赶紧往学校跑。

  到了宿舍刘子才松了一口气,仓雨问道:“怎么了?你不是说许巍山的魂魄回来了吗?你怎么要逃?可是我怎么也没看到”

  “有些东西你看不见最好,给你说说我看到的,我看到:一具腐尸送许巍山的魂魄回来,长相很是吓人”

  “那许巍山岂不是很危险?”

  “不,那腐尸送他的魂魄回来,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这关,我们不能再靠近他,以免惹事上身”

  “我们应该帮他啊!”

  “帮他?你都怕得只打哆嗦,怎么帮?我试着看看能不能请我那朋友帮忙,到时费用我们平摊,我在门前画了符,不能让许巍山认出我们,否则我们都会有麻烦”

  “好,费用平摊,可许巍山一直认得我们啊!”

  这话让仓雨冷汗直冒,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鬼,可他却在其中紧张,不得不信这是真的,若真出现危险,他也逃不掉。

  ……

  送许巍山魂魄回来的正是李塘,门前画了个回子符,他看了看摔得头破血流的许巍山,没想到他身边还有捉鬼师。

  这小子也太不经吓了,魂魄都能被吓出来,李塘见他身体不断抽搐,好像在发羊癫,拍了许巍山魂魄一下,将他打回本体,完成任务似的走了。

  第二天许巍山醒来,自己的头上有个洞,仔细回想,昨日他去二楼被一声巨响震得头昏脑胀,之后就变得昏昏沉沉的难受,头被摔破了也不知道,左脚又痛又肿,嘴里嘀咕着昨日都发生了什么。

  他是在怀疑这是阴宅,所以他想看个清楚,可二楼是锁死的,看着自己臃肿的脚,笑着自语:“老子都住了两个月一点屁事都没有,尽听他们服说八道”

  许巍山嘴里这么说,可心里还是虚的,昨天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上面究竟关着怎样的凶残之物,他许巍山是否在这里继续住下去。

  他想留下来的原因是昨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前方是不可逾越的山川,地下是不可跨越的鸿沟,却有一双祥和的眼睛盯着他,给了他无比的温暖与信任。

  从另一方面来说有什么东西左右着他的思想,使他的想法发生了很大转变,灵魂已被此处标记,已经无法离开。

  坐在床上许久,太阳透过窗台照进他的房间,才知该去吃点东西,调整心态,在学校他算是被孤立了,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也许有一天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发现,似乎生活变得无所谓。

  许巍山处于矛盾状态,好似大脑里有两个人在争论,左右着他的思想,有积极的,有消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