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失手
茄丝2018-12-16 19:012,249

  许巍山拨通房东的电话,这事还是得他过来一趟,把话说清楚。

  换作其他房东,懒得理你,白天给他打电话没人接,到了晚上他回电话,并且过来了,许巍山见他的第一面就问:“二楼关着的是什么?”

  “没事你去二楼干嘛?难过魂都丢了,让我看看你的左手腕”

  抬起手看,左手腕上居然冒出一个印记,在灯光下呈黑色一点,许巍山自己都不知道,李塘摇了摇头:“小兄弟啊,你没事上二楼干什么?你的灵魂被人标记了”

  “什么意思?”

  “就是你的命已经不再属于你,没事瞎晃悠啥?好自为之。”李塘显得着急,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许巍山也跟着紧张起来,问道:“二楼关着的到底是什么?还有三楼?会不会害我?”

  “现在说太多也没用了,不过我可以提醒你,不管遇到什么,精神一定要饱满,拿出年轻人的朝气……,你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你什么态度,这是你房子,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这里面住着很凶的鬼,你就不怕挣昧着良心的钱下地狱吗?”

  “我本就在地狱,何怕地狱,”李塘拿出许巍山给的房租钱,放到他的桌子上说道:“我和你签的合同是五百元一年,后来你给的、多出的房租钱我还给你,自己好自为之”

  李塘说完走出房间,许巍山再次把合同拉出来看,原来是他故意写成年的,再去看看桌子上的钱,参杂这许多冥币,许巍山顿时被吓到了。

  当晚许巍山跑回宿舍,很难理解怎么会遇到这种破事,原本想着没什么事,不过是自己吓自己,找房东了解清楚就行了,没想到房东的态度让他知道一些东西的存在。

  躺在宿舍的床上,又回到之前厌恶的宿舍,他极不情愿的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不是在宿舍,而是在租房里。

  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努力回想昨日自己是不是真的回过宿舍睡觉,打电话问室友,昨晚自己真的回去过。

  许巍山看了看手挽上的标记,感觉自己完了,这莫名的标记也许是他生命的终结,他努力的想要把它去掉。

  那层皮磨掉标记依然在,好像刻入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取出,看着地上全是自己的血,许巍山在惊慌中晕了过去。

  刘子一直试着联系他的高中同学毛汶岳,希望他能帮忙收鬼,可问遍了高中同学也无人知道,仿若人间蒸发一般,无法找到他,显得焦虑,如果真有邪祟,到时来找上门怎么办?那日就不该装胖子画那个符,万一邪祟找上门来,自己性命难保。

  咚咚……!

  “救命啊!……”

  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许巍山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原来已经到了晚上,转头看向窗外,居然有一个女人在敲他的窗户叫救命,吓得他不敢吱声,赶忙拉被子蒙住头,被吓得瑟瑟发抖,这次真的遇见鬼了。

  任凭那女人敲打窗户和求救,许巍山都不敢说一声,在被褥里憋了一晚上,天明时那声音才消失,接下来的几天里,许巍山跑回宿舍睡觉,可醒来时都是在租房,一来二去心也变得麻木。

  星期一刘子看到许巍山来上课,心里有些忐忑,赶紧好长时间都没有联系他,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许巍山悄悄的找个没有人的角落坐着。

  放学后,刘子和仓雨挡住了他,说什么也要请他吃饭,许巍山冷眼看两人,自己落难了自己扛,对刘子说道:“这次我信了!”

  “我去道观帮你求了一签,结果是上上签,这一关挺过去了非富即贵”刘子对许巍山说道,看他黯淡和憔悴的脸庞,实在不忍。

  许巍山苦笑,非富即贵?想想都觉得可笑,既然他们请客赔礼,许巍山也欣然接受,毕竟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孤独,难得还有这两个兄弟待自己,那又何必矫情。

  三人吃火锅,许巍山说他窗外每晚都有个女鬼敲窗叫救命,他躲在被窝里多看了几眼,感觉长得还不错,仓雨开玩笑的说把她泡了,都可以吹牛一辈子,这种好事人一生有几个能遇到。

  “万一她把老子阳气吸干了你给我啊,……说实话,我是真的害怕,只从那天听到那个声音后,我越来越觉得那里很好,反而舍不得离开,……我也无法离开”许巍山难过的说道,又几口酒下肚,他就想借这酒麻痹自己。

  一杯杯的喝下肚之后,眼睛越来越看不清刘子和仓雨,他们的面孔模糊不清,以为自己喝醉了,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但还是看不清他们的脸。

  许巍山醉倒在桌子上,刘子和仓雨连背带踹的把他弄会宿舍,他非得回到租房,说什么也不愿看到宿舍那几人的嘴脸,两人也拦不住,送他出去了。

  许巍山跌跌撞撞的回到住处,借着酒劲发了一通脾气,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到了十一点感觉胃特难受,转头就吐了一地,总觉得嗓子里有什么,他用手拉出来,开灯一看,居然是头发,还晕沉的脑袋顿时惊醒。

  看着呕吐物里的头发,他觉得这里的鬼开始对他下手了,躺在床上万般难受,想到屋外烧纸的人,他没有烧纸的时候没事,自从看到他烧纸之后就没有好事,也许这一切都是他搞的过,许巍山顿时就来气了。

  拿起菜刀气冲冲的冲了出去,那个烧纸的人依然在,许巍山把他烧的纸踩灭,红着眼气愤的说道:“为什么要害我?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

  “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己要来的,我只是想儿子了,不关我的事”老头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求饶,害怕的往后跪退,不知怎么的,手里的菜刀砍了下去,将陈业军劈成了两半,头滚落了下来。

  许巍山突然意识到自己杀人了,四周一片安静,他慌张的跑进房间,将门关死,抛了自己一身冷水,在角落里颤抖的抱成团,随后眼泪流了出来,嘴里嘀咕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

  这时窗户边又响起了求救声,不停的敲打窗户,他双手紧紧的塞住耳朵,失魂落魄的坐在角落,感觉自己变得残暴,杀人了,他将为自己的错误得到因有的惩罚,也许一会儿警察就来了,他精神世界好像塌似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装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